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章 别乱认儿子

第二章 别乱认儿子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被坑了!

    胡澈趴在床上,眼神阴郁地挠着绣了富贵花开的缎面软枕,身体保持着一种不自然的僵直,只要动一动,屁股就疼得要命。

    那天去探视死对头回来,他就被爹娘联合起来暴揍了一顿,要不是大嫂求情,他这会儿恐怕还光着屁股跪祠堂呢!

    裤子?屁股肿得根本就穿不上好嘛!

    死对头九死一生回来,坑人的段数又精进了……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那天他看林炎的样子,就跟另外一个人一样。他的死对头会用那种信赖,甚至是撒娇的态度对他么?换了以前,他会想去戳死对头的脸么?

    那种软嘟嘟滑嫩嫩的手感,似乎还停留在他的指间。他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个憨笑,随即醒过神来,差点没被自己给蠢哭,狠狠一口咬在枕头上。

    死对头哪怕现在就剩下半条小命,也不容小觑,挖坑的本事已经到了杀人不见血的程度了!真不愧是他宿命的敌人!

    林·宿命的敌人·蛋蛋正在懵圈。他依稀觉得这个梦境有点长。

    那天少年版的老大哥被提溜走之后,就剩下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地面对林家的一大家子。

    林大伯竟然自称他爹,再看看他缩在墙角的真·爹,如今才十八岁的年纪,跟他一般大。

    一般大那也是爹,他才不会认错人,就算是做梦他也不会叫别人爹,哪怕那个别人是他大伯。真心的,他跟大伯又不熟,大从他记事起,大伯就在外当官,一年到头最多也就见个一两次,没事别乱认儿子成不?

    大伯没的那会儿,他才十岁。换别人家,十岁的孩子已经算是个小少年,知道点事情了。可是他整天就跟他爹耍,每天不是把他爹气得跳脚,就是被他爹揪住胖揍,家里发生的大事,他知道归知道,但具体如何却不清楚();。

    关于大伯去世的原因,还是后来他慢慢查了个大概。说出来是家丑,大伯死得很不光彩,但恐怕其中另有隐情,否则爷爷也不会跟着被气死。随后就开始了树倒猢狲散的过程,从那之后,大厦颓倾总共就花了五年。

    他十五那年,他一直乐乐呵呵的爹也没了……

    想到这里,林蛋蛋懵懵懂懂的眼神立刻变成了水泡眼,“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爹——”

    林大伯登时被吓了一跳。他儿子自小到大,还没见他这么哭过。想想自己好端端的儿子出门,回来的时候被揍得几乎不成人形,他嘴上骂归骂,心里面也是疼得直抽抽。现在儿子这样,显然是忍不住了。

    林大伯登时就摆出慈父的样子,坐到床沿安抚儿子:“火哥,不疼不疼,爹给你去叫大夫……”

    “大……呃……”林蛋蛋哭得打了个嗝,大伯不要乱认儿子成不,转头向自己爹伸了伸爪子,“爹~”

    这个指向性实在太明显,林家一屋子男人都愣住了。

    林二老爷砸吧了一下嘴:“火哥这是碰坏脑袋了?”

    儿子连爹都不认了,这个问题显然很大。林大伯的脑子一下子有点懵,看看岁数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弟,同胞所出,样子和他年轻的时候确实挺像。所以儿子这是一下子变成小孩儿了?

    林七老爷林和诚,满脑门子官司。他虽然只比大侄子大了三岁,但是他是一个纨绔子,大侄子却是长子嫡孙,从小就优秀非常,如无意外那就是林家这一辈里的领头人。现在大侄子冲着他叫爹是怎么回事?

    林和诚瞅着大侄子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小可怜样,双腿自动迈过去,爪子一伸把大侄子的小爪子握住,硬着头皮对上他大哥:“孩子他爹,您看这……”

    林大老爷对自己儿子还有几分耐心,对这个不学无术的幼弟,那叫一个爱之深责之切,当下就开始运气,爆吼一声:“好好说话!”孩子他爹这是随便什么人能叫的吗?信不信他请家法,抽得他三天下不了地!

    林和诚瞅着大侄子抓住他的手,就像抓住什么似的心满意足,也不哭不闹了,心里面突然软得一塌糊涂,跟瞅见亲儿子似的,掏出手巾给林蛋蛋擦干净脸上的泪痕,才对上他大哥:“哥,火哥这一回是遭了大罪了,看这样子想是一时糊了心窍,您还是先张罗着去找个道士给火哥收收惊?”

    幼弟这话说得有道理,林大老爷想了想,点点头:“别叫火哥,他就是这把火烧太旺了才出事,以后家里叫他淡淡。”又交代幼弟,“你没事别出去乱逛,这两天在家好好照顾淡淡。”儿子不认他这一点有点心塞,但是儿子毕竟还是自己的儿子。

    见林大老爷走了,二老爷和四老爷也跟着出门,交代一声:“那就劳烦小弟了。咱们回去吩咐家里的那几个活猴,让他们别来闹腾火哥……淡淡。”

    “行,二哥四哥慢走。”林老七发现了和大侄子能够培养一下“友情”,顿时就不留两个哥哥了。

    等屋子里就剩下爷俩,林蛋蛋巴巴地扯着林和诚:“爹,陪蛋蛋一起睡。”

    林和诚本来就是贪玩好动的年纪,被大侄子叫一声爹,一点都没觉得尴尬,反倒是只觉得好玩,还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蹬了鞋子就爬到床内侧,不过话还是要说明白:“淡淡啊,我可不是你爹,我是你小叔啊。”

    难道爹年纪小了几岁就不是爹了么?那必须不成!林蛋蛋眉头一皱,嘴边就要扁起来:“爹!”

    林和诚怕大侄子再哭,手忙脚乱道:“行行行,爹就爹。”一想又摸摸自己的脸皮,“爹还没娶上你娘呢();!”他长得不老啊,都还没成亲呢!怎么就被大侄子瞅准了叫爹呢?

    林蛋蛋猛然噎住,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爹,嫌弃地撇嘴:“噫~爹你好没用。”

    这个“爹”怎么听着这么顺耳呢?明明儿子是别人家的,说话间分明还嫌弃他来着。林和诚一巴掌照着林蛋蛋的脑门呼噜上去:“臭小子,还嫌弃你爹来了。”他的动作看着生猛,到底只是做做样子,毕竟大侄子这样子是铁板钉钉的弄坏了脑袋,要是再磕着碰着啥的,后果可说不准。

    “嘿嘿。”林蛋蛋被打了也不生气,扒拉着跟自己一样大的爹傻乐呵,“爹啊,你快把娘娶回来吧?娶回来之后,你少惹娘生气,等你死了,娘可伤心了。”

    卧槽!林和诚一咕噜从床上站起来,脑门直接撞到床顶板,发出“嘭”地一声,都顾不得疼,又盘腿坐下,脸色煞黑:“臭小子,你爹我还没娶媳妇呢,你就咒你爹死?”要不是大侄子现在一身伤,他非得跟他好好理论一番……不对,他干嘛跟个弄坏了脑子的较真?

    “我说真的,你别不信。”

    他信才奇怪了!看看大侄子一副很正常的样子,林和诚还是调整了一下坐姿:“那你说,你娘是谁?”谁不知道他林老七只会吃喝玩乐,比不得几个兄长出息?等闲人家根本就不愿意将闺女嫁给他;愿意嫁进来的人家,他老娘又嫌弃人家出身才情品貌等等。反正高不成低不就的,所以他拖到十八岁,别说是定亲,连个目标都没有。大侄子一个两耳不顾窗外事的书生,能知道他们全家都不知道的事儿?那不是坏了脑子,是神仙下凡了他!

    “我娘叫卓白薇。”他还能不知道他娘的名字?

    卓白薇是谁?林和诚在脑袋里过了一遍京城差不多的人家的适龄女子,别说是一个叫卓白薇的,就是一个姓卓的都没有。

    “臭小子你随便胡诌一个名字来骗老子!”他还差点信了!

    “谁骗你了!”臭老爹你等着!等娘过了门,他立刻就撺掇娘收拾爹!

    两个人在房内的争吵声,连门外都听得见。林蛋蛋的声音中气十足,一点都没有前两天只能哼哼的虚弱。

    林大伯娘站在门外,笑了笑没进去。大儿子一直规规矩矩,说好听是君子谦谦,可是十几岁的少年,哪个不会点调皮捣蛋?现在这幅样子,倒是和小叔叔玩在了一起。

    林萦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眉头紧皱,不解地看着他娘,小声问:“里面的……是我哥?”

    林萦是林淡的胞弟,比林淡小两岁,家里排行第三。有一个出色的哥哥,他从小就活在崇拜哥哥的道路上,样样都向着哥哥看齐。现在哥哥突然换了个风格……

    林萦敲了敲门:“哥,我进来了?”

    “哦,进来吧~”林淡想都没想,就应声,有人叫他哥~好棒!

    一个身量不高的小少年推门而入,步履稳重,眉目间已经有了成年后的威严。

    林淡看清楚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卧槽卧槽卧槽!这是他三哥啊啊啊啊!林家长房就两个儿子,老大林炎早逝,就剩下一个林萦。林萦也非常不负众望,各方面表现非常突出,抽人的藤条挥起来格外疼!

    林三哥看着大哥猛地往小叔叔怀里一躲,暗忖: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吗?他立刻就脱了鞋子,爬到床上,有样学样,跟着往小叔叔怀里一钻……

    林大伯娘没想到自己就比小儿子晚了一步进来,就看到这样的画面。

    胡澈肿着屁股过来探病,没想到就看到这样的画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