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骗砸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林蛋蛋的信任名单上,排行第一的当然是自家爹,要零花钱自然是找自家娘亲大人。但是商量事情,却是他的老大哥。

    倒不是说林家其他人就不能商量事情了,而是林蛋蛋从小就被排除在“能够商量事情”的名单之外的。作为家中的幺儿,林蛋蛋只要负责快乐地玩耍。而随着家中变故,男人们固然都没了,女人们困于内宅,知道的事情本来就没有男人们多,但是她们知道一点——要想保全林家唯一的血脉,她们必须让林淡继续纨绔下去,不然林淡只有和他的父兄长辈们走同一条路。

    但是林淡可以么?他又不是没心没肺。林家死了那么多人,他能当什么都没发生?但是他只能假装,一装就是三年。

    三年来,唯一能让他放松一点的就是……

    “澈哥,你来啦!”

    坐在床上的少年,笑容灿烂无比,要不是还不良于行,恐怕他都能跳下来拽胡澈。

    胡澈被笑得浑身别扭,最后发现自己站着也不是一回事,只能姿势怪异地走了进去,别别扭扭地叫了一声:“蛋蛋。”

    对于胡澈的走路姿势,根据林淡丰富的“斗争经验”,简直一目了然。他充满同情地看着老大哥:“疼不?”

    老大哥·胡澈觉得有些丢脸。在听到林和诚让他坐的话后,脸色涨红,拒绝道:“不,不用了。”

    林淡把自家老爹……亲爹和三哥往屋外赶:“你们先出去,我和澈哥有话说。”

    林萦很不解,小少年还有些耿直,直接问:“哥,你和胡大哥有什么话要说的?”他哥和胡澈两个从小到大的死对头,他有什么不明白的?两人之间除了冷嘲,就是热讽。

    林淡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把林萦往床下推:“你走你走。”现在的三哥看着还没他大呢,他才不怕。

    等人真走了,他突然反应过来,低头喃喃:“胡大哥……澈哥?”脸下意识地一扭,“胡澈?”

    胡澈不明所以,点点头:“不记得我的名字了?”听了几声澈哥,再听这么连名带姓的称呼,他十分不习惯,上手就去掐小肉脸();。

    小肉脸猛然往后一靠,“嘭”地一下撞到了床档上,林淡疼地一呲牙,眼角挤出一滴眼泪。

    胡澈赶紧靠上去,扶着林淡的后脑勺,摸了摸,又小心翼翼地放回枕头上:“怎么这么不小心?”视线对上近在咫尺的林淡,猛然发现对方的神色有些复杂,像是惊讶,又像是愤怒,“怎么了?”

    林淡抿了抿嘴,涩声问:“你爹叫胡高旻?”

    “对啊。”胡澈的眉头拧紧,“你到底怎么了,蛋蛋?”

    回应他的是一个枕头!林淡从脑袋下抽出枕头就使劲砸胡澈:“你这个骗子!”

    胡澈猝不及防,被枕头糊了一脸。亏得林淡睡得是软枕,不是瓷枕或者木枕,又是病人,身上根本就没几分力气。饶是如此,胡澈也感觉自己的脸皮受到了伤害:“我骗你什么了?”两三下抓住枕头扔到一边,双手扣住林淡的手,又用身体压住他,免得他乱动,让自己伤上加伤。

    “哼!”林淡拒不配合,把头扭到一边。面上很硬气,内心却在默默流泪。他简直被自己蠢哭了!

    他很小就认识老大哥了。小时候他总是偷溜出去玩,十次里面总有七八次能碰上老大哥。小时候老大哥会带着他一起玩,等他玩累了走不动的时候,老大哥会背着他,送他回府。不过老大哥从来不和他一起进家门。

    从小他就叫对方“澈哥”,日子久了,他竟然连对方的姓氏都没想到问。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是那个老狐狸家的狐狸精!

    他就算再怎么纨绔,自家的政敌还是知道的。他爷爷是吏部尚书,胡澈的爹是吏部侍郎,看着是上下级的关系,然而在吏部这种地方,认真扒拉一下派系,五个人就能有三个后台。

    他不知道自家和胡高旻的后台到底具体是哪个,但绝对不是同一挂的。他们林家和胡家也就是表面上一团和气,私底下什么绊子没给对方下过,根本就是势同水火!

    在这种情况下,胡澈竟然还和他私下往来,甚至花费了那么多年时间,不说处心积虑,也一定是在看他笑话!

    否则,怎么解释他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学士,竟然会和他这么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来往?亏他还当他是老大哥,结果竟然把他骗得团团转!

    “骗子!”

    胡澈觉得,要不是自己最近对死对头有那么点不能说的想法,看他这幅样子早就已经开嘲讽了,哪里会由得他这样闹别扭?他耐着性子再问一遍:“那你倒是说啊,我怎么骗你了?”笑话,他们两个几乎从小一起长大,对方那点根底哪一样不知道得清清楚楚?怎么骗,拿什么来骗?死对头难道以为自己改了个小名,就能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了吗?

    “你瞒着我,连名字都不告诉我……”

    胡澈猛地深呼吸两口气,爆吼一声:“我还用得着告诉你我叫胡澈?!”特么的!他可不可以把死对头揍一顿?

    林淡趁着他运气,用力挣开钳制,伸手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家伙:“你走开!我以后不跟你玩了!”

    胡澈暴怒:“你敢?!”

    今天胡澈是他娘陪着一起来的。林胡两家到底只是表面关系不错,林大伯娘和胡云氏根本就说不上几句话,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带着儿子告辞。

    她们两个没想到一进门就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孔武有力的胡澈,正把瘦弱的林淡压在身下,人家林淡眼眶都红了,一看就是被强迫的,胡澈还在大吼威胁();!

    胡云氏一个箭步蹿上去,伸出两根指头就把小儿子给揪下来:“混账东西!你在做什么?!”

    “嗷!痛痛痛痛!娘,耳朵要掉了!”胡澈一路惨叫着被他娘拖走,和刚才欺压林淡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胡云氏面色尴尬地向林大伯娘告罪:“今日让淡淡受惊了,我必然给淡淡一个交代。”

    林大伯娘的脸色也不好看,任谁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欺负,都不会心里不起一点毛刺。但是从表面上来看,两个少年郎之间的行为都能归结为打打闹闹。她要是上纲上线地追究,要是外面起一点闲言碎语,那她儿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想到这里,林大伯娘只能勉强扯了一个笑脸,说道:“小孩子之间,开个玩笑罢了。云姐姐也莫当一回事情。”又对胡澈说道,“澈哥儿有空来找我家淡淡玩。”

    林蛋蛋还病着,还是被欺负的那个。林大伯娘拿儿子没辙。

    云氏却不一样,她几乎是把儿子丢上马车的。

    胡澈已经习惯,惫懒地往车厢座位上一趴,咕哝:“娘你干嘛啊?我还没找蛋蛋算账呢?”可恶的林蛋蛋,竟然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说要好就要好,说翻脸就翻脸,把他当什么人了?

    云氏看他这幅样子,就开始运气,直接问道:“你看上林大郎了?”人家才改名没几天,这死孩子连人家小名都叫得那么顺口了!也是,要不是两个人之间毫无关系,怎么她家儿子偷溜,能勾得别人家儿子跟着一起出门?那可是从军,又不是出去游个湖!可恨她早没看出来两个人之间的猫腻。

    “啊?”胡澈一愣,“我看上谁了?”

    云氏狠狠拧了一把儿子:“在你娘面前还装!”她内心暗暗舒了一口气,亏得她还没把小儿子的婚事敲下来。本来她和丈夫都觉得任家是一门好亲事,如今看来,还是缓缓为妙。不过有些话,该说清楚的还是得先说清楚。

    车轮在青石板路上咕噜噜地滚动,车厢跟着一摇一晃。云氏整理了一下头绪,才说道:“阿妮,你现在十五了,该懂的事情都懂了。娘也不拘着你究竟是喜欢女的还是男的。我们大商,男皇后都出过不止一个,你要是想娶个男媳妇儿,爹娘都不会反对。”

    胡澈感到莫名,小声抱怨:“娘,别总是叫我小名。还有,我什么时候想娶男媳妇了?”

    “在娘面前你还装!”云氏瞪了儿子一眼,“你敢说不是看上林大郎了?”

    胡澈一时间没把林大郎和林蛋蛋划上等号,等反应过来,猛地坐起来:“我什么时候看上蛋蛋了!”嘶~忘记屁股肿着还没好了,好疼!

    “没看上你左一个蛋蛋,右一个蛋蛋的,叫着起劲?”云氏看着儿子没好气道,“娘跟你说这话,是让你趁早死心。林家同咱们家的关系,难道你不知道?”

    胡澈感觉胸口猛地一闷,撇了撇嘴重新趴下。林胡两家立场不同。老皇帝在位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四位皇子也个个人中龙凤,偏偏老皇帝还没立太子。在这种时候,站队不同几乎就等同于你死我活。他都明白的。

    “就算撇开咱们两家的关系不提,林淡是林家的长子嫡孙,怎么可能会嫁进别人家的门?儿子,你别想了。”

    道理他都明白,但是天性反骨让胡澈想也不想地回嘴:“那我嫁进林家不就行了,反正我是小儿子,家里还有大哥!”

    “嗷!娘,别打了!爹,救命!哥~大嫂~救命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