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四章 临时结盟

第四章 临时结盟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自从胡澈当天发表了要嫁进林家的“豪言壮语”之后,他就被严格看管。连最疼他的大嫂,这回都不买账,帮着劝:“阿妮啊,你就这么喜欢人家林大郎?”

    胡澈当然不认:“我这不是嘴巴一秃噜嘛!”

    然而胡大嫂不信,径自理解道:“也是,平时看你们两个打打闹闹的,十来年在一起的情分,哪里是说换个人就能换个人的。”

    胡澈干脆躺平在榻上装死。他这几天已经解释得够多了,偏偏家里人死活都不信,认准了他对林蛋蛋一往情深……一往情深个鬼啊!他和林炎是十来年的“交情”,但是明争暗斗从来不断,在这种情况下,他要看中林炎那才是见了鬼了!

    倒是林炎这回受了伤之后……

    “蛋蛋~”不对,死孩子别以为叫他一声澈哥,他就能原谅他砸枕头之仇!而且明明是他被砸枕头,林蛋蛋还委屈上了,简直岂有此理!

    胡大嫂一听,顿时觉得无可救药。少年时期的感情最是真诚,虽说往往来得快,去得更快;但那是属于自然消亡,一旦遇到点阻力,不是变得愤世嫉俗,就是容易变得情比金坚();。

    她叹了口气,看着在书房里老神在在的自家相公,顿时就气上心头。敢情这不是他弟?

    胡钧被老婆看得老脸一红,清了清嗓子发话:“阿妮啊……”

    “干嘛?”胡澈放下根本就没对上视线的书册,转头看自家大哥,习惯性地反驳一句,“说了别叫我小名!”

    “哦。”胡钧点点头,一开口又是,“阿妮啊,听说林家要送他们家大郎去庄上养病,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接下来就是童生试了,庄上清净,你也可以安心读书。”

    “啊?”胡澈眼睛瞪得溜圆,“童生试不还得大半年?”再说,林家能让他跟着一起去庄上?

    “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林大郎这伤的还不只是筋骨,等养好伤时间也差不多了。反正你们先生这段时间出去云游了,也不定什么时候回来。书院里的功课你们也早就学完了,你想好了,要是同意的话,大哥给你去向山长说一声。”胡钧说得十分在理,就跟他们胡家和林家好得跟世代通家似的。

    胡大嫂也愣住了,问道:“林家能同意让阿妮跟去?”

    “林家同意了。”胡钧不咸不淡地说道。其实他现在的征询胡澈的意见,不过是做做样子。具体的事情,他们家老爹和人家祖父早就已经商定完毕。

    这还不是养伤的问题,林淡这伤本来就伤得蹊跷。他们家胡澈确实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人,想去从军之类的念头也不是突然就起来的。可是林淡呢?怎么会想着跟着胡澈一起去从军?撇开这点不提,林淡可是跟着胡澈前后脚走的,没道理胡澈前脚走过毫发无伤,林淡后脚走过来,就突然变成了匪窝。

    就是胡澈当时说的情况,那里面也有很大的问题。十几个盗匪,能被他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给吓跑?

    当时要是胡澈不折返呢?林淡那伤势要是迟上一时半刻,那可是彻底救不回来了。

    林胡两家本来就是面和心不合,可是立场相悖并不表示一定要置对方死地。若是两家中间夹了一条人命,还是林家的长子嫡孙……哪怕林家理智上知道和胡家关系不大,但这种事情能说揭过就揭过吗?恐怕到最后林家和胡家就会立刻撕破脸面。

    林家根深叶茂,林祖父又位高权重,就是他们胡家背后站着那位,真要斗起来,也一定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至于他们两家的势力弱了,能够得到好处的人家实在太多太多。他们现在也是千头万绪,两个小家伙短时间内最好还是避着点。

    这些话他们倒不是不能明着说,但……这也算是对小一辈的考题吧。

    林胡两家,政见不同立场不同,但是这件事情却把他们绑在了一起。至于其它的……反正现在老皇帝不说春秋鼎盛,显然也还没到自认精力不足的时候,不说防儿子如同防贼,但到现在连个太子还没立下,许多事情还不是那么着急。

    相隔不远的林家书房里,林祖父也对林大伯说道:“火哥……淡淡现在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剩下的得靠时间静养。家里人多嘴杂的,还是去小庄上好。老七闲着没事,让他送淡淡和胡家那小子去庄上。”

    “是。”林大伯心塞得不行。他给林蛋蛋请了数位名医,全都没在林蛋蛋头上研究出什么花来,最后全都给开了几幅大同小异的安神药。但是儿子现在不认爹,那肯定是有问题。

    林祖父看大儿子这幅样子,忍不住笑:“怎么?淡淡还不肯叫你爹呐?”大孙子伤了脑子,认自己小叔叔当爹,把自个儿亲爹抛诸脑后什么的;虽然他这个当人爷爷和爹的看着很同情,但是他偷摸着已经笑了好几回了();。

    “他倒是叫了。”林大伯憋屈,“淡淡现在叫我大爹,管老七叫小爹!”糟心透了!

    难道是他平时对儿子太严厉了?可儿子平时和老七也不熟啊!怎么这一病就连睡觉都要扣着老七不放,偏偏自己小儿子也还跟着凑热闹。想想现在林淡的一张病床上,晚上躺了叔侄三人,他就喉头一口老血。

    不行!看这样子,他还真得去请个老道,给儿子收收惊。这种事情在家里闹腾不大妥当,还是得等儿子他们去了庄上再折腾。

    林祖父嘴角一弯,勉强不发出笑声:“你也别着急。淡淡这回伤得重,脑子一时懵住了也是在理。那么多大夫都看不出什么来,过一阵子就好。明年淡淡要考童生试,你也该把心思放在考绩上。等明年考评出来,你就该外放了。”

    这是正经事。林大伯父赶紧称是:“等明年儿子去了任上,淡淡和虫哥还得累父亲都照看。”虫哥是林萦的小名。身为亲爹,他平时对两个儿子那是标准的严父,但并不表示他不疼爱。只是儿子也十多岁了,到那会儿他新上任还不知道会碰到多少牛鬼蛇神,必然没有精力来辅导两个儿子功课。他夫人是必须要跟着他去任上的,两个儿子大了,是时候试着放开手……

    林祖父没好气地看着儿子红了眼眶,嫌弃道:“行了行了,你就是爱瞎想,现在你儿子都快要成亲的人了,你这个做老子的不能有点出息?淡淡和虫哥是你儿子,就不是我孙子?瞎担心个啥?”

    成亲?!林大伯父脑子里的一根弦立刻绷紧:“爹啊,大局为重,我也不反对让胡家那小子跟着一起去,可是他要是敢再对淡淡……那样!休怪我直接……”他气得话都说不下去了,直接撩袖子。

    林祖父看着儿子露出来的那白斩鸡一样的细胳膊,再想想胡家的小儿子,额角就是一抽:“胡家小子自幼习武,你还能打得过他?行了,别想这些个事情,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他们还小呢。有空你自己也跟着护院练两手,等到了任上可不比在京城,身体要紧。让女眷也跟着一起练练,别整天不是这个头疼就是那个脑热的。看看人家胡家小子,小时候不是说体弱多病差点养不大,现在习武也长得人高马大的。”

    林祖父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立刻就叫了护院头子进来。

    林大伯父总觉得老爹愈发心血来潮,他这头劝不住老爹,转身就去找老娘告状……不对,告状还是缓缓,等老爹尝到了习武的苦,他自己就知难而退了。他现在还年轻!对,他还很年轻!

    林蛋蛋和林萦看着哼着小调打着扇子进来的老爹,眼神简直就像是看着一个蛇精病。现在虽然不是大冬天,秋收也早就已经过了好不好!

    林萦比较耿直,直接问道:“爹,您不冷么?”

    年轻哒林大伯父脖子一梗,啪地一声收好扇子,模样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不冷!”他左右一看,发现最近越来越碍眼的七弟不在,不由得心情大为舒爽,“淡淡啊,天气马上就要转凉了,你身体弱,过两天大爹安排你去庄上,那儿有温汤,暖和。”不对,他干嘛自称大爹!

    林蛋蛋“哦”了一声,转而问:“那我爹……小爹呢?”

    “你小爹会送你过去。”为啥就不记挂他这个大爹?!不孝子!“爹就不送你过去了,庄上离京不远,三五天就有车马往返,你多写书信,若是学问上有什么不懂的,爹找了清风观的余道长一同过去。余道长学问和医术都绝顶有名,你大可放心问。”

    林蛋蛋脸皮子一抽:“余道长,是余采华道长么?”清风观似乎就那位余道长了。

    “没错。”

    林蛋蛋脸皮子又是一抽。他这个梦做得简直玄奇。怎么尽是死掉的人?别说是余道长,就是清风观,不也被余道长一个丹炉炸上天了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