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准备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祥觉得自己这个管家简直是无用透顶,面对林淡的问题,竟然回答不上来,脸色涨红道:“小人不知。”

    林淡愣了一愣,不过很快就转过弯来:“不怪你。我脑子摔得有些糊涂。你去帮我查查我在佩春锻造坊到底造了什么,再找找东西在哪儿。”他话是这么说,心底知道东西找回来的可能性不会大于一成。

    大商律令,明令禁止私人锻造兵器。但是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屡禁不止,再加上兵器这种东西本来就有些不太好划分。一般的锻造坊或者是铁匠铺子,也能打个菜刀啥的;整个大商每年都有几个倒霉鬼被菜刀砍死;但是能说菜刀是兵器么?再说,菜刀打小一点,是算菜刀还是算匕首?又如一些山民或者边民,生活的地方不太平,手边没有一点像样的武器可行么?

    所以,很多锻造坊和铁匠铺私底下打造个几件兵器,官府就算知道,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能够拥有这种“特权”的铺子极少。

    佩春锻造坊就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一间。铺子的老板叫商佩春,乃是当今长公主殿下。而这位岁数不小的长公主殿下,业余爱好就是锻造各种器物,手艺还颇为不俗。主要客户是京中的权贵。当然,像林淡这种身份的少年,是无法劳动长公主殿下出手的。不过锻造坊内的其他匠人们也技艺极佳,管理也很严格……

    林淡让林祥去一趟佩春锻造坊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挂失。佩春锻造坊是属于半官方性质的,每年的接单的数量极为有限,对外接取的每一单生意,不光是考虑酬劳,还要考虑委托人的身家背景。对于从锻造坊流出去的武器,也会一一记录在册。

    林淡不知道大哥究竟打造了什么兵器,也未必一定要知道是什么,但是在佩春锻造坊挂失的效果,未必会比在衙门那儿做一下记录的效果要差();。

    衙门那儿的调查结果,他根本就不抱希望。那些人既然敢对他下手,那自然是不惧林家势力的。更何况袭击的人不过是一群盗匪,找一群盗匪当替罪羔羊还不简单?

    这件事情盯着的眼睛不少,他还瘸着一条腿,又换了个身份,就是想做什么都不容易。相较之下,让他现在更感到棘手的是:“三十五贯……”

    他的两个十五岁,怎么都过得那么穷?!上辈子十五岁的时候,为了活命,他只能散尽家财。这辈子倒好……

    林祥是个很仔细的人,从林淡七岁自己单独住一个院子的时候起,就跟在他身边。从那时候起的每一笔收支,林祥都做了详细的记录。

    林淡翻看着手边最近的几本账册,发现上面简直了!他家大哥过得日子在吃穿方面倒是没多大讲究,衣食都是公中所出,自己都没瞎添置过什么。

    林大哥的主要支出是两方面。

    一个是笔墨纸砚还有文玩。在这方面,林炎年纪虽小,却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藏家。他还有一个书局,非但不赚钱,还要每个月往里面贴一部分钱。

    另一个是人情往来。林炎身为老大,有不少机会跟着长辈出门,结交的小伙伴们,自然身份也不低。其中有辈分略高年纪略长的,自然也有年幼的。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收支平衡。但是别人赠送给自己的东西,不好再转手送人;自己送出去的东西,这部分公中却是不会出的。而林炎在这方面是个实诚人,花费不菲。

    林淡在学问方面和林炎比起来,自然是拍马不及。白天余道长给他们讲课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有一多半没听懂。不过也不知道林大哥本身就学过,还是真的记忆力非常好,反正余道长讲的那些,他都记下了。

    在生意方面,林淡很有自信。虽然行商不属于君子所为,但有钱总比没钱好。当家了三年的林蛋蛋,觉得他是做不出每个月去向长辈要钱花的行为来的。

    “阿竹,你明天去一趟书局,把两年来的账册都给我拿过来。”

    “阿节,你看看庄上有没有人会木工,不用太精细,这几天给我打几个木架子出来。”

    “阿乐,研墨。”林淡很快画下几张图,“你明天和阿福去城里找番商,看看他们有没有这种花。如果有现成的最好,如果没有,那问问他们有没有种子,或者能不能尽快带来。另外再去收兔子。”

    “兔子?”阿乐一呆,“大郎你要兔子作甚?”

    林淡头也不抬:“养着玩。反正你明天看到有人在卖的兔子,每个品种都买个一两对带回来。对了,记得让阿节找人多打些兔笼。”

    三十五贯钱,买地那是杯水车薪;但是买点花种和兔子什么的,简直轻松。

    整整三大车的兔子运到庄上,不仅让庄户们跑出来看热闹,就是余道长也从山顶跑下来看稀奇。

    胡澈更是直接就要上手去揪一只黑白花的兔子:“蛋蛋,你怎么买这么多兔子,咱们一个冬天也吃不完啊!”

    “谁说拿来吃的?”林淡站得远远的。这些可不是姑娘家养着玩的兔子,打理得比人都干净。阿福大概都是直接从菜场买来的,三车兔子散发出的臭味,简直能飘出三里地。

    林和诚看着这么多兔子,笑容发苦,暗忖:大侄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对兔子感兴趣的,反正这种“糊涂事”只有他会干;等他回去之后,这笔账一定算在他头上。

    然后他发现用不着等他回去,林祖父就让回来的林祥带了口信给他:“老太爷说让七爷尽早回去();。”

    林和诚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径自回去收拾行李。他这几天算是看出来了。胡家那小子虽然没脸没皮,可对上他们家淡淡似乎并不占优势。再说,庄子是林家的地盘,谅胡家小子也不敢多做小动作。

    林蛋蛋不明白亲爹的忧心,还站在兔笼前。

    倒是胡澈和他瞎掰了几句,担心他腿伤,走上前略微扶了他一把:“不是用来吃,那你买那么多兔子做什么?”

    “用来生兔子。”这倒是没有什么好瞒的。他上辈子在兔子上赚了一大笔钱,培养出来的兔种个头大、长肉快、强壮少生病、繁殖也快,缺点就是肉质不太好,皮毛也糙了点。要不是中间出了意外,让他一下子从林蛋蛋变成了林老大,他这会儿培养的另外一种肉质更嫩的兔子,也应该出成果了。

    他又问阿福:“阿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阿福回道:“咱们打听到一个番商有大郎要的花种,不过那人昨天就离京了。阿乐正骑了快马去追。”

    林淡点点头,让阿福去休息。这么多兔子,林祥自然会安排。

    第二天,林和诚起了个大早,也没讲究什么,直接跑到林淡房里和大侄子道别:“小爹先回去,你别起来,躺着。”

    林淡被摁着肩膀,只能窝在被窝里,从边上挣扎出一只爪子,握住林和诚的手,不放心地嘱咐:“爹,你回去记得赶紧把娘娶回家啊。”

    林和诚假装板起脸:“你还闹?”臭小子一定是和胡澈待久了,满嘴都说胡话。

    “好吧。”林淡一撇嘴,“那爹你记得把大花抓来,我看你向余道长要了不少丹药呢。”

    一提起那丹药,林和诚就疼得心口直抽抽。

    林家已经算是非常开明的人家了。每个子女到了一定年龄,都会从公中拨给一两样产业,当做是私房。像林淡现在手上的书局就是。

    林和诚这种在仕途上显然不会有作为的幺子,除了公中所出的产业外,老太太还另外给了几样颇为赚钱的产业。他在这方面还算有点天分,手上的钱不算少。想想他给大侄子买山头都不多做考虑,买几颗丹药却心痛成这样,背地里不知道骂了多少声贼牛鼻子!

    林七老爷前脚刚心塞塞地离开了庄子,胡澈后脚就钻进了林淡的房间,还直接顺溜地爬上了床。可惜林淡把被子攥得死紧,没让他成功钻进被窝。

    “手松松,外面冷。”他和林淡住的院子说是相邻,可中间也要穿过一段游廊。林家的这片园子也不知道是谁的手笔,明明相距不远的路,非得弄得九曲十八弯的。他一大清早没穿外袍就跑了过来,还真有点凉。

    林淡想了想松开了手:“你不是每天早上都要练武的吗,这会儿过来干嘛?”想想他上辈子的武艺,其实有一半是老大哥手把手教的。教导一个没定性的小孩儿练武,教的人要比学的人吃力得多。

    他林淡就算再缺心眼,也不至于将老大哥上辈子的付出全盘推翻。若是胡澈真的心思重一点,他去勾搭随便谁,都比勾搭他这个对家里的事情啥都不知道的林蛋蛋强。

    只是,任谁被骗了一辈子都会心有不甘。更何况是在两家敌对的前提下,胡澈会平白无故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力,来应付他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想也知道肯定有阴谋!

    胡澈刚钻进被窝,舒服得舒了一口气,挤过脑袋去蹭枕头,就看到林蛋蛋不信任的小眼神,张口道:“我就是想来问问,等你生了小兔崽子,能分我一只养么?”

    林蛋蛋一巴掌糊在胡澈脸上:“你才生小兔崽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