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八章 同床共枕

第八章 同床共枕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淡糊在胡澈脸上的巴掌半分力气都没用。

    胡澈感觉自己就是被只暖烘烘的手摸了一把,抓住了就直接凑过去,成功抢占到一半枕头。

    枕头总共才那么一点大,被胡澈这么一弄,两个人直接就是头碰头。林淡觉得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近距离,仰着脖子往后退了退,很快就被胡澈扣住后脑勺:“你腿还伤着呢,别乱动。”

    林淡感到很不自在,就算是在上辈子,他也没跟老大哥这么亲近过。这辈子……这辈子他还没满月呢!

    胡澈这个轻度伤患,成功欺负了一把林淡这个中度伤患:“咱们说好了啊,回头你得分我一只小兔子。”

    林淡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嗯。”一只兔子又没几个钱。再说他养的是肉兔,又不是姑娘家喜欢的那种一根杂毛都没有的雪兔,希望老大哥拿到手之后不会失望吧?不过老大哥竟然会喜欢兔子,难道不是只有姑娘家才喜欢小兔子么?

    林淡完全不知道,其实胡澈心里面也是这么想的。蛋蛋竟然喜欢兔子,还了买了这么多兔子来生小兔子玩~

    于是,两个人突然有了共同的兴趣爱好什么的……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时间还早,林祥进来看了看,发现两人在睡觉,就又悄悄地退了出去。

    等他们睡了个回笼觉起来,阿竹也带着书局的掌柜来了。林淡的私房,胡澈自知不好参与,干脆找了个借口出去看兔子去了。

    两年的账本加一起也没多少,林淡一边看,一边笑,一小藤箱的账本,看完也不到半个时辰。

    这么点时间,书局掌柜却等得额头冒汗。在林大郎手底下做掌柜,是一件非常舒心的事情。林大郎不通庶务,只要隔三差五能找到林大郎喜欢的文房和书籍,就万事不管,甚至于他做的那些小动作,林大郎也浑然不知。

    但是林淡和林炎可不一样。掌柜的这点花招在他眼里粗糙得很。

    他把账本往桌上随手一丢:“张掌柜,是吧?”根据当时他让阿竹把这掌柜带来时的反应,他就知道他大哥大概都没见过这个人。

    “不敢不敢!”张掌柜坐在椅子上的半拉屁股立刻就蹦了起来,把背弓得跟虾米一样,“不知道东家有什么吩咐?”

    “哦?南溪巷的三进宅子,西正巷的外室,对了,你那外室还给你生了个儿子。百日宴办得挺热闹的啊?”在京城开铺子,大多都被人整倒的,赔钱的不是没有,但是赔成这样的还从来没见过!

    南溪巷和西正巷在京城算不得什么金贵的地面,但也不是一个书局掌柜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就能够买得起的();!

    要不是腿脚不便,林淡恨不得跳起来,把这狗胆包天的张掌柜给踹到门外去!他有脸每个月到主家面前哭穷,害得他现在手边的私房银才三十五贯……不对,买了那么多东西,三十五贯都没有了。

    张掌柜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浑身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林淡虽然不知道他大哥的为人,但从跟在他身边的人,和周围人对他的风评就知道,林炎绝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甚至还颇为仗义。在钱财上有些疏忽,这对于林炎这样地位的世家公子来说,只不过是小节。但这并不表示,他可以在这方面任人欺瞒到这种程度!

    林淡喝了一口茶润喉,慢条斯理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回去自己看着办。”

    不过是一小会儿时间,张掌柜已经满脸惊吓出来的眼泪鼻涕,腿软得根本走不动路,几乎是被阿竹拖走的。

    林淡在外界的强压下,锻炼出来的气势可不同一般。别说原本林炎这样还主要以功课为主的读书郎没有,就是林大伯父这样的,在气势上也还差了一点。

    张掌柜被吓懵圈,阿竹其实腿肚子也有点转筋。等把张掌柜搬上驴车,阿竹摸了摸额脑门上的虚汗,弯腰拍了拍腿,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跑回去,一进门就跪下了。

    “请大郎责罚。”

    残障人士林淡抓了一本书,刚翻了两页,被阿竹这一跪,弄得有些莫名:“怎么了这是?”

    阿竹的脑门直接磕在地上,说道:“张掌柜的犯事,是小人监督不力。”

    林大郎是什么人物,这种商贾之事本来就应该是他们这些下人给他打理清楚。然而他们非但没有觉察到张掌柜的欺瞒行径,连这一次的事情都是大郎提醒他了之后,他才想到去查的。他没想到张掌柜竟然敢如此大胆是真,但失职也是真。

    林淡摆了摆手:“起来给我磨墨,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再犯就行了。”谁都不是完人,能够面面俱到。他当初刚进商场的时候,也不是没交学费。

    阿竹重重磕了一个头才起来,脑门上一片通红:“多谢大郎。新掌柜已经找到了,最晚后天上午就能接管书局。大郎稍等,小人这就去拿笔墨纸砚来。”

    “嗯。”老爹……不对,小爹走了;老大哥……这辈子还管不着他。林蛋蛋用力体会了一下家里没大人/山中无老虎的感觉,顿时觉得浑身的毛孔都透着舒爽。

    现在可不是上辈子的时候了。那会儿从商是被逼无奈,为了一大家子上下活命,甚至连报仇雪恨都是其次的事情;至于现在嘛,那当然得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背后那人隔了十年才对林大伯、他大爹出手,说明他为了做下这次的事情,定然耗费了许多。直到过了十年,才有信心让林家真正遭受重创。只要针对调查,总会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十年,是一个足以让树苗长成栋梁的时间。林炎的死或许只是对方的一次试水,也未尝不是因为对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力气来对付林家。

    幕后之人现在还扳不动林家!

    “阿竹,你去看看胡三郎在做什么?要是没事,你让他过来一趟。”

    胡澈当然没事,蛋蛋传召,就算有事也没事,直接跑了进来:“蛋蛋,什么事?”

    林淡让阿竹出去,等阿竹带上门后,他才神色怪异地往胡澈的下三路扫:“你的……没事了?”这两天上课的时候,不是还不能坐凳子,和他一起躺在榻上么?

    胡澈猛然一捂屁股:“没事();!”音量之大,把他自己都给吓了一跳,赶紧清了清喉咙转移话题,“你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嗯,有些事情想一起商量一下。我脑子不清楚,不记得了。”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澈哥还记得怎么想到去从军的么?”

    提到之前差点发生的惨剧,胡澈立刻严肃起来:“我想从军不是心血来潮的事情。身边熟悉一点的人,差不多都知道。”

    林淡在内心呵呵,他就不知道自己文质彬彬的老大哥,心里面还存着从军的念头。

    “明年就要童生试了,你这时候怎么会突然就走了?是哪里听到什么消息,还是觉得有什么好机会,一定不容错过么?”

    “我是听段子旻说的,保城关恐怕大战在即。段子旻有族兄在保城关,消息应该可靠。”

    “段子旻就算有族兄在保城关,战事也不会直接告诉他。恐怕他也是哪儿听来的。”林淡这么说着,在纸上写下段子旻三个字,“段子旻就告诉你这件事情了?还是边上有其他人在?”

    “有其他人。”胡澈又说了几个名字,还把当时那些人的话都给复述了一遍,最后添上一个人名,“还有,你也在。”

    林淡微微一皱眉:“所以,你是当时就确定了要去从军?我当时是什么态度?”

    “当时是热血沸腾,但并没有确定一定要去。你当时就是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后来……我准备了一些东西,具体有……到了第二天傍晚,赶着城门关闭前出去的……这些事情,其实我把你带回来之后,就已经自己梳理了一遍,我爹也在查。”

    林淡点点头,在纸上迅速还原那几天的场景。他问地很详细,甚至连衣着配饰都会问到,要不是胡澈强记功夫了得,恐怕还答不上来。

    阿竹已经送了两刀纸进来,最后又拿了朱笔。

    林淡在有疑问的地方都圈出来:“准备准备,过几天找同窗们来庄上聚聚吧。”

    这回他和胡澈都出了大事,对外自然是各种语焉不详,但是两人这么长时间没去书院,哪怕明面上挂着先生出去云游了的名义,也说不过去,他们肯定会私下里查探。好歹都是同窗一场,可不能真冷了交情——无论是真交情,还是假交情。

    对此胡澈没有意见:“也好,我们现在就把名单拟定下来,把帖子写了,明天一早就发出去。”

    “时间就定在五日后吧。”五日后有个不大不小的节,书院可以放三天假。

    两个人做事都不喜拖沓,当下就忙碌起来。庄上的仆役们更是忙成了陀螺,心中暗暗叫苦,往年老太太办个花会,都得提前一个月通知,这会儿却只有五天!可是他们也只敢心里面抱怨两句,面上却是一个比一个勤快。

    林大郎的才名如何和他们这些仆役们毫不相干;但是林大郎是未来的林家当家,这一点就和他们关系大了。再说他们这个庄子在林家的地位一直是不尴不尬,明明花了大价钱,然而每年的出产连他们自己都感到羞愧。当然,他们也少有机会高升。趁着这个机会,在林大郎面前露露脸,不说立刻就被调到林家主宅,就是让林大郎留个印象,那也是大好事。

    一切该安排的都安排妥当后,林淡闭着眼睛想着从佩春锻造坊内传回的消息——提领兵器的时间,和林炎出发的时间对不上。

    依照佩春锻造坊出示的契纸,上面确实是林炎提走的,可如果是林炎本人,在那个时间,他应该早就已经追着胡澈出了城才是。

    “长公主?”不至于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