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十章 纨绔的学问

第十章 纨绔的学问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新掌柜姓赵,年纪三十出头,长得端正,看上去像个读书人更像过生意人。

    “小人幼时曾跟随家中老人略识了几个字,十三岁进到广城的田义斋当洒扫的仆童,十四岁当伙计……”

    赵掌柜的卖相,林淡还算满意,再听他这么三言两语把自己的出身经历说了一遍,不由得点了点头。

    从他的经历不难看出,赵掌柜是个有心人,肯下苦工,脑子也聪明;否则绝不可能进了书局一年就能当伙计。别以为进了书局做事,就能有人教认字了。难道进了酒楼当伙计的,都能成为大厨么?当然不是。

    林淡能听得出赵掌柜在不动声色地夸奖自己,但是这种方式他并不反感,在书斋这种和清贵挂钩的营生中也行得通。

    他没有做过书局生意,并不清楚其中的道道。不过看之前的张掌柜,两年时间就能攒下那么大一笔家业,想来书局的利润不小。

    林淡这边因为不懂,所以不动声色。

    赵掌柜却心头惴惴,大致将他对书局近一段时间的规划说了一遍,才问道:“关于之前张掌柜,他把两处房产,并原先他自己家住的那一处,交还到了账上,算是填补这两年来的亏空。加上他另外私藏的一部分文房器物在内,不知道东家打算如何处置?”

    “南溪巷和西正巷的都找牙人卖了。”那两处房产对他没什么用处,他现在也缺钱,“另外一处在哪儿?”

    “就在离书局不远的通固街上,是个两进的宅子();。”赵掌柜自认也算得上见多识广,然而对他的上任却还是有些叹为观止。

    给人当掌柜,地位看着是东家之下第一人,甚至很多东家对生意方面,还不如掌柜来得清楚。掌柜私下里捞一点油水,也算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然而两年时间内竟然捞出那么大一票家业,不得不说前任的胆子真是够大,也不得不说东家太过粗枝大叶。

    当然,东家不计较,是掌柜走运。现在东家一计较,掌柜就惨了。那位张掌柜生活奢侈,现在一下子别说积蓄,就是宅子都保不住;外室还抱着儿子找上了门。那一通热闹估计一个月都没法消停。不过东家也心善,照着这掌柜的所为,就是丢进衙门里,也在情理之中。

    书局和其它店家差不多,掌柜和伙计一般都是住在店里;一来是为了方便看店,二来也是在外居住开销不菲,尤其是像京城这样的地方。

    林淡的书局是长辈给的,所在的地段自然不会差;附近的通固街,也算的上是富户云集之地。凭着张掌柜那点收入,是决计买不起的,定然其中也有一部分贪墨的钱……

    “你这两个月辛苦一下,尽快把前面的烂摊子收拾掉。”林淡倒是好奇了,难道卖书真的这么赚钱?

    “东家客气。小人最晚下个月中就把账目理清楚了,拿来给您过目。”京城的房子不愁卖,那两处宅子卖了之后,书局的账目上也能有足够的钱,足以让他将书局盘活了。

    “通固街的宅子你看过?”身为地头蛇,通固街他自然是知道的,环境还算不错。

    “看过。”赵掌柜的很快就把那处宅子的布局画了出来,“大致上应该不会错。”

    林淡点了点头,拿了笔在布局图上重新添了几笔:“你找工匠,让他们这么改。厢房隔成十个小间,每间每个月收两百文房租,只租给那些学子。允许他们抄书抵房钱,抄一页算一文钱,多抄的部分可以结钱,也可以从书局换取文房用品。具体的,你自己拟个章程。”

    这年头很多进京赶考的学子,除了少部分京城有人的之外,很多都是在外租住。客栈什么的,短时间租个几天还行,但是长期租住能贵得吓死人。有钱的学子们会租个小院,至于大部分学子很多都是租住在郊外的寺院内。这日子过得说好听是清净,说得直白一点儿,那就是苦逼。

    出远门所费不菲,再加上途中会遭遇到的各种不可预期的危险,所以很多学子进京赶考之后,哪怕落榜了,也不会返乡。撇开这些不提,春闱过后到秋闱的这段时间,几乎所有的学子们都会在京城过夏。

    对于这部分学子来说,花费什么的还是小节,他们留在京城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交际。

    林淡自己在学问上也就这样了,哪怕换了个林大哥的脑子,他自觉自己应该也不会在这方面有所建树。但是出身在林家这样的人家,他对这些方面知道得非常清楚。

    读书人清高,多半读书人其实都不怎么通庶务,有钱也没法过上舒心日子,看他大哥就知道了。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要好,不过是一间宅子的事情,林淡可以得到声名和人际网,远比付出的要多得多。

    赵掌柜多和文人学子打交道,几乎听林淡说完,心里面就抖了抖。果然,原先东家不作为不过是没闲工夫管罢了,现在随便弄弄,在见识上也远远超过他这种满身铜臭的商人。

    通固街的宅子分租出去,并不是为了赚钱。两百文一小间,十间一个月的房钱也不过两贯钱。林家大公子会差两贯钱?

    林淡还真的差钱。前期投入最费钱,而且他现在还不是林家的当家人,做事什么的都得悠着点。小打小闹的,家里长辈不会放在心上;就算折腾出一点动静,多半也不过是笑谈一番便罢。但是他真的想置地置产,那性质完全不一样。

    反正他现在也没钱……

    和赵掌柜一样样说完,时间也晚了();。这个时候回去,城门都关了。林淡让林祥给赵掌柜安排住处,手还没摸上书本,就对上胡澈的双眼,吓得他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走路出点声啊!”

    他大哥的身体真是太弱了。老大哥现在的本事,绝对比上辈子那会儿要差得远,他竟然半点都没发觉人进来……

    胡澈扶了林淡一把,眯着眼睛看过去,把到口的疑问咽回去,拐了个弯说道:“余道长好像要几只兔子。”

    林淡皱眉:“让人去市场买,别动我的兔子。”兔子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坊市内经常能够看到卖兔子的摊贩。各种酒楼内,兔肉也是常见的桌上佳肴。他买的兔子又不是多稀罕的品种,怎么一个两个都来问他要?他现在买的这些兔子都是种兔好嘛!

    胡澈无可无不可地说了两句,反正本来也不是他的事情,只不过是随便找话题罢了。他转而又说起了这两天京城的一则传闻:“徐家老三最近的日子不好过。”

    “徐老三?他怎么了?”上辈子徐老三让自己恶心了一把。原本自己看不上眼的人,竟然想对他强取豪夺,要不是当初他已经有点本钱能使些手段,说不定还真让那家伙给得逞了。这辈子他暂时抽不出手来,身边的班底也不熟悉,借用林和诚的手,他倒是心安理得——爹帮儿子报仇怎么了?

    “你不知道?”胡澈看林淡的表情不似作伪,后来想想这几天林淡前前后后的忙碌,确实没什么精力再去管一个纨绔,还不是同一辈的。只是这事情,林淡不知道的话,他倒有些不好开口,毕竟徐老三这回闹的事情,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而林淡……以前的林炎自然是堂皇君子,现在的林蛋蛋还是个孩子呢!

    林淡不明所以地看着胡澈渐渐涨红了脸:“你倒是说啊。”

    胡澈憋了半天,一声不吭,红着脸跑走了。

    林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叫了阿竹进来问话。

    阿竹也是一脸尴尬,支吾道:“徐大人被言官给参了本子,说是徐家在京郊弄了个道观,在里面做一些藏污纳垢之事。徐大人查了一下,发现是徐三爷所为,现在徐三爷受了家法,听说被关了祠堂。”

    林淡抿了抿嘴,心里面一乐。上辈子的这会儿他还没出生,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当时只不过想着,以徐老三的为人,小辫子定然一抓就是一大把。他倒是没想到,徐老三竟然还当了一回龟公。

    大商的道观为数不少,然而真正能称为道士道姑的却并不多。一些所谓的道观,里面做的是些什么勾当,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过就算是一些爱玩的,通常也就是找人请了那些“道姑”“道士”之流的出门“游玩”。当官的连商人都看不起,别说是做这些下九流的营生。这种事情在朝堂上爆出来,徐家人恐怕要有一段时间抬不起头来,徐老三这个罪魁祸首自然也讨不着好。

    诸如这种道观的存在,都是台面下的事情。道门屡禁不止,只能放任自流罢了。当今的国师就是道士,包括司天监内也道士的一亩三分地。徐家来了这么一出,哪怕是为了面子,老道们都不会对徐家轻轻放下。

    真不愧是小爹,一出手就是瞄准命门。徐老三这种人连纨绔都不合格,竟然会犯下这种原则性错误,死了也是活该。

    真以为纨绔子弟就是成天斗鸡走狗呢?纨绔也分层级的好嘛!像他小爹那种的,和徐老三那种货色,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庄子隔壁的地,应该距离到手也不远了。花种也已经到手,就等着明年开春种下了。

    哦,对了,不止种花,他还得种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