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十一章 同窗小聚

第十一章 同窗小聚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兔子养的人之所以不多,就是因为太能吃了,完全想不到那么点个头,竟然能吃下那么多东西,嘴巴就没有停的时候。

    适合兔子吃的草料倒是不难找。温泉庄子的土地并不算肥沃,种点草料倒是合适。而且庄子毕竟位于京郊,就算他们庄上的人少,附近的农户可多。他完全可以向这些农户们收草料,这种事情连孩子都能做。等他把兔种弄出来了,以后就让周围的农户养兔子,他只需要收购就行。

    好吧,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他手上连一只小兔崽子都还没有呢。

    林淡一边思索着将来的计划,一边练字,突然想到刚才胡澈的眼神,低着头一撇嘴:“露馅儿了?”

    字,是文人的风骨。

    读书人有一手漂亮的字,是很好的一个加分项,哪怕是科考阅卷的时候,也能占到便宜。

    林炎的字算得上小有名气,在同辈中更是出类拔萃。林淡在这方面也不差,都是同一个先生教出来的,字体上也是一脉相承。林家人的字,其实都不错——读书靠脑袋靠悟性,但是写字?勤学苦练,总能写出个样子来。哪怕是林七老爷和林蛋蛋这种整天想着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该学会的,也一样都不少。

    但是在行家看来,林炎的字和林淡的字其实相差很大。

    林炎的字中正平和,而林淡的字却肆意随性。

    林淡自己知道差别,这些天就算再忙,也一直坚持每天都练字,想着尽量往老大的方向靠拢,然而成效不彰。一两个字模仿也就模仿了,但是一张纸写下来,总是会半途拐弯。

    胡澈一直跟他共用一个书房,当然看出来了。不过他一直觉得林淡遭逢大难,性情都已经大变了,字跟着变虽然有点奇怪,却也只不过是疑惑了一下,并没有出言。

    问题是他寄回去的信,祖父和大伯……大爹一定是看出来了。如果让两位知道他是蛋蛋不是大哥,也不知道是会被当成妖孽收掉,还是会真的信他的话?父辈和兄长们都还活着,眼前的这些太过奢侈,让他有些害怕,一旦说破了,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他是真真正正的林家子孙,哪怕莫名其妙变成了大哥,他也是林家人,倒是得负起大哥的责任来。

    不过读书真的好烦!

    超!级!烦!

    为啥他大哥的脑子那么好使?他看这些学问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就算身边有个未来大学士也没用,就算面前有个名士余道长当先生也没用!

    林蛋蛋发誓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这么用功过,进步倒是能看得到。然而,他现在连一本大哥的笔记都还没看完。明明这些东西,他以前上课也学过的。

    书房内,余道长的授课结束:“好了,明后两天你们不用上课,好好和同窗们聚聚。大郎,你不能喝酒,今天早点睡。三郎,你看着点。”

    两人纷纷应下,恭送余道长离开。

    指点童生试对余道长来说完全是大材小用,按照林炎和胡澈的学习进度,也早就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他的主讲课程其实已经往后一大截了。

    可惜,林淡不是林炎。他基础课程都还有很多不明不白,让他一下子跳级进入到学霸的世界,自己私底下再怎么用功都追不上进度。

    他也顾不得漏不漏馅儿,干脆破罐子破摔,抓了胡澈的壮丁就开小灶:“温故而知新,给我讲讲这段。”

    未来大学士现在的学问还没精深到未来那种程度,但是辅导一个林蛋蛋是没有问题的。关于林蛋蛋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却不好多问。毕竟连林家都没过问,他一个外人怎么好多嘴多舌?

    更何况,他心里有些不可告人的想法。他喜欢现在的蛋蛋,不喜欢那个死对头,要是蛋蛋一直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于是两个人在书房,胡澈温故,林淡知新。

    林淡的学问本来就学得乱七八糟,现在听胡澈系统地讲学,他现在的记忆力又好,先记下来,等回到房里再翻一下大哥的笔记,两相印证一番,倒是自觉进度不慢,总算是学完了一本笔记。

    然后他发现很有意思的一点。他大哥和老大哥两人虽然是死对头,然而在很多事情的见解上存在着很多相似点,有些看法甚至惊人的一致。所以,这两人这么多年别苗头,纯粹是为了斗而斗么?

    身为在各方面被碾压的弟弟,林蛋蛋自觉发现了大哥和老大哥幼稚的一面,一个人傻乐呵了一会儿,突然就想到明天就会和一群酸书生聚在一起,顿时就难受来。

    如果他们要行酒令肿么办?

    如果他们要吟诗作对肿么办?

    如果他们要讨论经义针砭时弊肿么办?

    林·学渣·蛋蛋感觉到了,学渣和学霸之间不可逾越的次元壁!

    于是第二天一早,林蛋蛋就宣布自己生病了!

    林蛋蛋要生病,靠着管家书童小厮长随等等,来再多的人也是无法阻止的。

    所以,胡澈来了。他只要看着林祥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林蛋蛋是装病。要是他真病了,那被叫来的人就不是他,而是余道长。

    胡澈把其他人都赶出去,自己坐到床沿,摸了摸林淡的脑门:“没发热。”

    “没发热也病了。”林蛋蛋把脑袋往被窝里一埋,“反正我不舒服。”

    胡澈怕他把自己闷坏,轻而易举地把他刨出来,干脆也不讲道理了,仗着习武之人对文弱书生的强大优势,给人一件件穿衣服();。

    他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照顾人,林蛋蛋又不配合,过程各种艰难。

    胡澈也是娇养长大的小少爷,折腾了两三回,彻底失去了耐心,一巴掌把林蛋蛋拍平在床上:“不想穿衣服是吧?那就别穿了!”

    然后林蛋蛋就变成了一只白煮蛋,剥了壳的那种,并且成功打了个喷嚏。林蛋蛋满脸懵圈地看着老大哥,这一招怎么比家法和跪祠堂还凶残。他一条腿还瘸着呢!

    一个喷嚏并不能动摇胡澈,他凶神恶煞冷面冷心,问:“穿吗?”

    情势比人强!

    “澈哥,我穿。”马蛋,敢不给他衣服穿,迟早有一天老子也把你个胡阿妮给扒光了!

    在上辈子,林蛋蛋几乎是在老大哥的看护下长大的。这就造成了,老大哥非常清楚他的死穴,对付他的手段不要太多哦!可是这辈子不一样啊,他们不是才刚认识嘛,林蛋蛋就以为自己能打个翻身仗……还是想点别的吧。

    胡澈倒是很满意,见人终于老实了,重新给人穿上衣服。让抬腿就抬腿,让抬手就抬手。等到一切都折腾完,时间还早。

    书院在城内,哪怕同窗们赶在城门开启的时候出来,到庄子上也得临近中午。

    不过两个人也不是没事做。胡澈背着林蛋蛋四处转悠了一圈,看哪里布置地不对的,检查了一遍菜单和各种器物摆设。

    往年林老太太在这儿开花会,针对的都是女客,这会儿庄上依样布置出来,显得有些别扭。林淡让人把一些杂七杂八地给收了,角角落落摆上几盆菊花。

    梅兰竹菊,四君子。庄子本来除了种菜就是种花,花是不缺的。等摆完这一波之后,还能让同窗们带一些去书院。普通的菊花并不值什么钱,读书人嘛,个个都是是金钱如粪土,图的就是风雅,是格调。

    一番收拾完毕,客人们也到了,都是从书院一起出来的,两辆马车都没坐满,统共就五个人。

    林蛋蛋眯着眼睛把人认了认,和请帖上的人名都对上了号。林淡和胡澈在书院里的年纪算是最小的那一拨。来的这五人,年纪最小的也有二十了,相貌和后来相差不大。其中有三个已经有秀才功名在身,全都是同辈中颇有才名的一些,将来的成就……在他死的那会儿,混的最差的也是个六品官。

    牛掰的读书人的世界,纨蛋觉得自己不太明白。

    当先下来的一个是段子旻,看到林淡拄着拐杖,显然吃了一惊,快步走到近前:“林大郎,你这是……”

    另个人也三步并两步走过来:“你这腿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在家温习功课吗?”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我看……还是进去再说吧?”最后过来的这人叫甄慢,人如其名,出了名的慢半拍,说话做事都慢条斯理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甄兄说的有理。林老弟你慢着点。”

    林淡倒是没什么。他过来等人,又不是站着干等,而是有凳子坐的,还有茶水点心用。充其量就是看到马车过来之后,他才和胡澈一起站了一会儿。

    这会儿拄着拐杖慢慢往回走,一点都不吃力。他怕这些未来的官员们问起功课,先发制人地谈起他准备改造的通固街上的宅子:“小弟见识浅薄,还请诸位兄长帮我参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