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十二章 菊花又不能吃

第十二章 菊花又不能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全都是读书人,真让他们谈论什么病情的,全都是生手中的生手。但是谈起这些事情来,那脑子转得可快了!

    “宿舍虽好,可是地方有限。依蔡某看,林老弟大可不必拘泥在那方寸之地。”蔡聪嘴角一弯,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林淡心里就是一跳:来了!这位在将来高中之后就去当了参军,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让敌人屡次吃瘪,身为文官却诡异地和武官集团保持非常好的关系,简直一代奇人!

    菜虫大人,咱们一起合作做生意坑人肿么样!

    胡澈看林淡热切的眼神,鼻子里喷了一口气。臭小子,折腾宿舍什么的,竟然没跟他提前说!

    两进大小的宅子绝对不能说小了。而且位于通固街那种地方,所处的坊市内遍布书局、文玩字画等店家,无论是往来的交通,还是读书的氛围都非常好。

    然而蔡聪说的也有道理。

    “没错,就算将宿舍全都廉价租出去,所惠及的也不过是十位学子。明年来京城赶考的学子不下数百,有困难的定然不少。”

    虽说穷文富武,然而读书也不是一件便宜的事情。像是普通人家,能认得几个字已经算是非常难得,至于做学问,一般的小地主人家也供不起。进京赶考一趟,平均下来的开销约莫在百两银子左右。

    然而有多少人能一次就高中呢?

    读书也不光是埋头做学问就可以,还得有必要的交际。从读书开始算起,考秀才得找秀才举荐,考举人自然也得找人举荐。这年头考试并不是说花钱报个名就能去考试的,很多人连考场的门槛都摸不到。

    能在读书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不能说一定都是有钱人;但是有相当一部分读书人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靠着举家或者是举族之力供养出来的。

    这一行五人中,段子旻本就是官宦子弟,甄慢出身世家,蔡聪家也是一方豪绅,剩下的两位条件要差一些。

    宁明家是个地主,日子过得不算拮据,却也不宽裕。供养他读书到这个程度,家里面日子也已经有些紧巴。

    董师却是个真真正正的寒门,家里统共就三五亩地。不过他从小就吉星高照,小时候扒学堂的窗户偷听,学得比里面的学生还好;大了点之后,偶然又帮了一个小官的忙,发现他的天才之处后,不仅被收做了学生,还几乎当儿子养,去年还给娶了个家境不错的老婆。如今秀才功名在身,家里夫人会经营,小日子过得越来越不错。

    但是,宁明和董师却都苦过,哪怕蔡聪也曾经处处碰壁,完全明白外来学子们没有钱没有关系,在京中交际时会遇到的困难。

    这时候这三人说起赴京学子们的困难时,话题那是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蹦,简直像是在吐苦水。

    “唉,当初蔡某来京城的时候,全然没想到竟然连一间屋子都租不到。”

    “没错,人生地不熟的,还差点给骗了。”

    “当初在寺院里住了几个月,吃的不用提,屋子还漏水();。”

    “冬日里炭火没准备足,还靠着同窗接济。”

    这些话题对段子旻、甄慢、胡澈、林淡四人来说,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倒不是他们就真的顺风顺水,而是他们面对的困难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

    对于宁明之类几乎没有任何背景的读书人来说,只要他们表现得足够出色,自然会有人拉拢他们。而林淡他们就不一样了,出身就是他们的天然立场,左右逢源的事情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身上,还得处处提防敌对势力的各种出招。对付小辈虽然不入流,但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人。

    一行人边说边走,倒也不觉得林淡走得慢,只觉得没一会儿就到了屋内,讨论得正在兴头上,直接移步去了书房。

    林淡只能让人将先送了热汤过来:“先喝一口驱驱寒。”

    几个人分别接过汤碗,将温热的鸡汤喝完。

    “你们这些有钱人家就是讲究。”董师第一个喝完,把空碗递出去,“还有吗?再给我盛一碗。”

    一直板着个脸的胡澈也忍不住笑骂:“放心,咱们家大郎还不差一只鸡。”

    几个人听着脸皮子一抽,暗忖:不久前两人在书院里还掐得你死我活,这一会儿倒好,成了“咱们家大郎”了。

    林淡接口道:“你别不当一回事。现在白天不觉得,早晚寒凉,你们今天出来的早,还是小心为妙,没得生病耽误了功课。”

    正在拿笔准备记录的甄慢,抬眼斜睨林淡一眼,拿笔杆子戳了戳林淡的伤腿:“林老弟此言甚是。”

    “生病耽误了功课”的反面教材林淡,脸皮涨红。他一个纨绔,说不过这群靠嘴皮子吃饭的!

    这些人岂止是靠嘴皮子吃饭,察言观色的本事也不小。既然最初问了林淡怎么受伤的,被他避而不谈,而且连向来不对付的胡澈竟然都在庄上,看样子还住了不短的时间,显然这里面的事情,不是不方便对他们说,就是他们没法管。

    所以与其在这种地方做无用功,倒不如陪着兄弟……沽名钓誉一番?

    没错,林淡开设宿舍这种事情,说白了就是赚名声。但是怎么把名声赚得漂亮,其中却大有学问。

    蔡聪在这方面明显要比其他人的见识要多一些,提出的几条建议颇为实用。

    其余人包括胡澈在内,都要差上一些。

    林蛋蛋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能够扳回一城,说道:“兄长们不通庶务可不行啊。将来兄长们定然是一方父母,若是不知民生社稷,如何治理地方呢?”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话讲得有点无理取闹。撇开胡澈只有十五岁不提,剩下的这五人虽然都二十出头,然而在读书人的行列里都还是小年轻,经义都还没学明白,当官治理地方什么的,距离他们还远得很。

    但是林淡这话一出,他们所有人竟然都觉得十分有道理,一点都不怀疑将来能够治理一方。

    “林大郎所言甚是。”

    “做学问归根结底还是要为江山社稷,为天下苍生。”

    “没错,否则所谓学问也不过是无根浮萍,空中楼阁罢了。”

    “听林老弟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

    “林老弟还请受我一拜();。”

    林蛋蛋眼睛瞪得溜圆,他不过是胡扯来着。眼睛转过去看坐在边上的胡澈,撇撇嘴想到:他一定是跟老大哥处太久了,胡扯什么的,果然是被老大哥给带坏了!

    胡澈莫名其妙:自己瞎扯淡,看他做什么?

    感觉获益匪浅的五人组,在庄上显然有些不愿意回去。原本预计着就住一个晚上,结果一连住了三天,直到记起山长的戒尺,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收拾东西回去,还打包了几篮子蔬菜。

    董师人实在:“菊花又不能吃,过几天就败了。给点菜多实在,说不定山长一个高兴,就不抽咱们板子了。”就算今天立马赶回去,旷课一天也是旷课,按照山长的严格,该抽的手心一下都不会少,最后还得肿着爪子罚抄书。

    林淡憋住笑,严肃地让人把早就准备的一笼子鸡和一筐子鸡蛋放进马车:“别嫌味大,等到了书院就宰了吃。”

    菊花当然也得捎上几盆,特意挑的名品。

    不过几个人都没放在心上,将菊花就放在鸡笼旁,等马车到了书院,菊花已成残花。五个学霸被山长抽肿了手心,闻着其他人吃鸡,他们喝菜粥……

    同在京城的林和诚日子也不那么好过。别看他对付徐老三手段干净利落,然而在自家人面前,能瞒得住什么?

    林和诚被老爹和老大联合起来削了一顿:“就为了一块地,你竟然直接闹到朝上!”

    “就是给蛋蛋买地,有我这个当爹的呢,用得着你这个当叔叔的嘛!”

    林和诚忍不住辩驳:“徐老三真要不肯卖,我也不会强买;但是他敢对我狮子大开口,就是欠教训。”再说,他这个当叔叔的不给买,难道靠着老爹和大哥手上攒的那几个私房银子?那才几两?

    此言大大刺激了林家的两位当家人,林老七当时立刻就被教训了一顿,最后青着半张脸出门逛街去!

    他这幅样子,摆明了气不顺,连几个狐朋狗友都不敢靠近,任由他一路气势汹汹地到了庙会。

    人都还没站稳,就看到一个小贼偷了一个姑娘的荷包——来得正好!小爷正愁没处撒气呢!

    “兀那贼子,哪里跑!”

    林和诚的“学问”,那跟没有差不多;那一身武功,也算不上多出众。然而习武之人毕竟是习武之人,撂倒一个小贼也就是三下五除二的事情。

    那姑娘显然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荷包被偷了,等追上来的时候,小贼已经被林和诚踩在了地上。

    “这位姑娘,你看看,有没有短了什么?”林和诚将手上的荷包递过去,视线在上面的图样上停留了片刻,忍不住道,“这小兔儿绣得可巧。”他看过的绣品不知凡几,然而绣兔子的倒是少见,尤其是绣得这么活灵活现的。

    追得小脸红扑扑的姑娘,喘了几口气,才接过荷包,轻声细气地道谢:“多谢这位公子,小女子卓白薇,若是公子喜爱这兔儿,过些日子我多绣一些送上。”自己用过的东西不好送人,但是做了新的送人……好像也不太好。可是话都已经说出来了,听说京城规矩大,家中父母来之前耳提面命,没想到这才几天,她就破功了……

    “不敢劳烦。”林和诚对其中的道道要清楚得多。他对眼前的姑娘没什么恶感,也因为没有恶感,他才不会顺着这姑娘话给人挖坑。私相授受传出去可不好听。可惜了这么好玩的兔子,送给蛋蛋一定喜欢……等等,蛋蛋说他娘叫什么来着?他刚才好像听到……

    “敢问……姑娘芳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