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十三章 真有其人

第十三章 真有其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小女子卓白薇,多谢这位公子援手。”庙会上人来人往,一番追逐之下,少女难免有些钗环凌乱。

    跟着的丫鬟竟然没跑过自家姑娘,在边上一边喘气一边戒备的看着林和诚。

    可是林和诚却全然没注意到这些,耳边只不断回想着三个字——卓白薇!

    这不就是林蛋蛋时不时对他耳提面命的……“娘?”啊呸!林和诚老脸爆红,赶紧纠正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姑娘,卓姑娘……”混账蛋蛋,竟然害他如此丢脸,他这几天定要去一趟庄子上,把蛋蛋给教训一顿!

    不过……但是……难道眼前这个姑娘真的是他的媳妇儿?

    林和诚气势汹汹地出门,魂不守舍地回家,晚饭的时候把筷子往鼻孔里戳,把林祖母给吓坏了。

    “诚哥儿,你这是怎么了?”

    林祖父和林大伯也有些心慌。老七从来就心大,还没这么失魂落魄过,难道是下午那一顿骂过头了?也不会啊,连手掌心都没抽一下呢。

    “娘……”林和诚放下筷子,干脆不吃了,眼神茫然道,“我见着孩子他娘了。”

    林淡醒过来之后,叫林和诚爹,这是全家都知道的笑话。林和诚也叫过林大伯孩子他爹,现在他说孩子他娘,别人自然以为是见着林大伯母。

    都在一个屋子里住着,叔嫂见个面怎么了?现在不还同桌吃饭么?

    林大伯撂筷子:“孩子他娘是你叫的吗?”臭小子,没大没小,怪不得都那么大了还说不上亲事!

    林大伯也不吃饭了,揪起林和诚就是一顿暴打。让这臭小子随便吓唬人!

    只有林大伯娘慢条斯理地吃完饭,等林祖母和林祖父吃完后,小声说道:“我想七弟今天看见的不是我,是七弟今后的孩子……他娘。”噗……

    换了别个人今天敢这么叫她,她定然恼怒。但是林七,岁数相差太大,就跟她儿子差不多,算得上是她看着长大的。

    林和诚趴在地上都懒得挣扎:大嫂,你高兴就好。

    林祖母为了小儿子的婚事可谓操透了心,如今一听大儿媳的话,再看小儿子竟然没跳起来反驳,反倒是在地上装死,顿时就觉得有门:“诚哥啊,看中哪家姑娘了?”

    “卓白薇。”林和诚把这个名字记得可牢了,不对,“娘!你瞎说什么,我没看中人家姑娘!”他就是听蛋蛋乱说。

    素来严肃的林祖父也绷不住笑了笑();。没看中,把人家姑娘的名字都给记住了?

    大儿子养来顶门立户,得威严;小儿子养来就是逗乐玩耍的。

    林祖母顺口说道:“哦,你没看中就没看中吧。哪儿认识的啊?”

    “庙会上。卓姑娘的荷包被小贼给偷了,我帮着追回来的。”

    “荷包好看吗?”

    “好看!”林和诚的眼睛都亮起来了,“上面绣的小兔儿可漂亮了!娘,你让绣娘们得空也绣几个耍呗?”

    “哦,绣的小兔儿啊~”林祖母笑容可掬地点点头,转过头问林大伯娘,“属兔,今年几岁了?”姑娘家绣这些,多半是因为生肖。

    林大伯娘同样笑着回答道:“有十六了,年龄倒是配得上。我这几天找找,想是新搬来京城的。”她这个小叔子,她还能不明白?嘴上说着是她婆婆挑剔,实际上还不是他自个儿挑剔?能被林和诚看中的姑娘,还能被赞一声绣工的,出身应当不会差。

    林和诚红着耳朵趴在地上,纹丝不动。

    林大伯拍了他一下:“怎么现在倒是知道害羞了?还装死?”

    林和诚翻了个白眼:“弟倒是想起来,大哥你挪一下尊臀呢?”那么大一个人就坐在他背上,他不趴着还能怎么样?

    林和诚的“尊臀”被抽了。

    借着“养伤”的借口,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做贼一样地跑去庄上,看到“儿子”和同窗在用功,没好意思开口;到了下午,林淡在处理庄上和产业方面的正事,他不好打扰;一直憋到了晚上,看到林淡还在挑灯夜读……

    “七爷?”阿竹就走开了一会儿,回来就见一个黑黢黢的人影在林淡门口徘徊,好悬认出是自己人,“您请进,大郎还没睡下呢。”

    林淡正坐在床上看大哥留下的笔记,只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隔着一道屏风也看不到人,只能问道:“阿竹,谁来了?”

    林和诚不等阿竹回答,快步转过屏风,往林淡的床头一坐:“儿啊……”

    跟在后面的阿竹,听着手就是一抖,勺子在碗边碰了个脆响,努力装作自己啥都没听到!

    林淡抿了抿嘴:“小爹,我让厨房做的莲子羹,您也喝一碗?”

    莲子羹只有一盅,边上只有一个小碗一个小勺。父子两个当然不会互相嫌弃:“阿竹你也去睡吧,碗明早收走就好。”

    阿竹呆滞了一下:所以七爷您今天晚上准备和大郎一起睡么?七爷您的睡相怎么样,大郎的腿还没好呢!

    两人分着吃完了莲子羹,林和诚心里面藏着事,味同嚼蜡,好容易等林淡吃完洗漱好,立刻就道:“我今天见着你娘了!”

    林淡顿时就激动了:“怎么样怎么样?娘现在还是个小姑娘吧?长得好看不?”他很快就能看到小姑娘的娘了~

    “好看!”林和诚回答地斩钉截铁,“你娘长得可好看了,跟京城的这些个闺秀不一样……反正就是好看!”

    林淡一抬下巴:“当然,那是我娘!”虽然娘很凶。

    两个人也不知道在得意个什么,连人家姑娘家人住哪儿都不知道呢,就跟已经是自己老婆/娘一样自吹自擂,一直吹到天蒙蒙亮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胡澈推门而入:“蛋蛋,起来早读!”虽然他不知道死对头的功课为何一落千丈,但是蛋蛋每天在刻苦用功却是摆在眼前,实实在在看得到的事实();。他这个借住在人家庄子上避风头的同窗,当然要略尽绵薄之力。

    林淡只感觉到自己刚合上眼睛,就被叫醒了。其实估算着林淡是个病人,胡澈每天来叫人的时候并不算早。通常这时候,胡澈已经打过一遍拳,而林淡也已经起床洗漱完了。

    结果这一天他却看到林蛋蛋睡得迷迷蒙蒙,小脸红扑扑的样子,忍不住心口就是一跳,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手指头就要往那脸上戳过去,嘴上很正经:“怎么今天还没起?不舒服的话,让余道长过来看看?”

    然后他的手指头就被人给捏住了。

    林和诚皱着眉头看着胡澈,把捉住的手指头给丢开:“三郎起得早。”臭小子,随随便便就这么进到屋里来,得好好跟大郎讲讲防人之心不可无。对胡家人就更加需要防备,胡家一窝子狐狸精,就没一个好东西!

    胡澈的眉头皱得比林和诚还紧,心里面的火苗蹭蹭地往上蹿!他戳蛋蛋的脸怎么了?凭什么不让他戳蛋蛋的脸!林老七都多大的人了,凭什么跟自家蛋蛋睡一张床上!不行,他以后也要和蛋蛋一起睡!

    林淡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完全不知道身边两个人之间的风起云涌,伸着爪子虚虚地扒拉了两下,挣扎着坐起来:“我……起来了。”

    功课不能耽搁。要是功课学得好,他也不算是辱没了大哥的一世英名……才名;要是没学好,让大哥过去十几年的积累付诸东流,那他真的要蛋碎了。凭着他爹,可没法在祖父和大伯的怒火下护住他。

    再说,他现在都这么大了,分得清轻重缓急。反正功课读得好,怎么都不是一件坏事,最起码能结交很多人。

    趁着洗漱的一点功夫,反正屋子里也没别人,林淡抓紧时间问道:“对了小爹,你上次不是说拿丹药去喂大花么?”已经过了几天,应该有个结果了吧?

    “嗯。”他好容易把注意力从孩子他娘,转移到大花身上,脸色顿时一变,压低了声音和林淡头碰头,“亏得我没放在家里折腾,不然房子都得给拆了。”

    斗鸡这种活动在纨绔圈子里很流行,大花是个常胜将军,身价不菲。不过再怎么不菲,对林和诚也好,还是对大花的主人杨老六也罢,都只是一个炫耀的玩物。杨老六丢了大花着急都不会超过半个时辰,林和诚偷走,也不过是损友之间的一个玩笑。否则林和诚要只鸡还不简单,干嘛非得去偷人家的?

    林和诚也不会大摇大摆地把大花提溜回家,而是放在了一处京郊隐蔽的小庄内。

    “开头喂上一粒半粒的丹药,大花兴奋得不行,拴的绳子轻轻一扯就断,扑腾着都能飞到屋顶上,我真还以为大花这是要变凤凰,上天了都……”他的声音压抑着,脸皮子都绷紧,“到第二天大花就蔫儿了,喂米粒都不吃,就啄了几口菜叶。再给喂了一颗丹药,大花倒是立刻就活泛了,就是看着样子不对,负责喂的人赶紧躲进屋子里,没一会儿就看大花把庄上养的大黄狗给啄死了。”

    林淡看着比划出的大黄狗的高度,嘴巴张得大大的:“那么凶?”杨老六喜爱斗鸡的事情,他当然知道。不过他上辈子可没见过大花,想来一只鸡是决计活不到他长大的。

    林和诚叹了口气:“没用,大花啄死了大黄狗,自己也死了。”

    “啊?”林淡虽然知道丹药不是个好东西,也知道拿来做实验的大花肯定没有好下场,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怎么死的?”

    林和诚比划了一下姿势:“就这样,蹬着腿死的。”

    赶巧胡澈过来催人,推门进来:“蛋蛋,你好了没?余道长已经来……”早知道林家老七不靠谱,没想到……以后还是让蛋蛋和他家七叔少来往的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