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十四章 丹药

第十四章 丹药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淡之所以知道丹药不是好东西,还得归结于几年后发生的一件大事——宁王吃药吃死了。

    宁王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当然,今上是太后所出,宁王的生母连个妃位都没有。宁王没有上蹿下跳的本钱,也看得清这一点,一成年就立刻麻溜地滚去封地,除非传召别说到京城了,就是门都不怎么出,整天就关在家里面和一群道士炼丹,竟然还被他炼出了一点名气,俨然一个活神仙。

    可是这样坚持不懈炼药吃药的宁王,终于把自己给作死了。

    宁王在天家不受重视,那是天家的事情。然而出了自己大门,那就是皇亲贵胄。

    这件事情的具体经过林淡那会儿还小,并不是很清楚。他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那会儿整个大商都处置了许多“妖道”,道门几乎一蹶不振。

    前有“妖道”,后有余道长的“飞升”,林蛋蛋对道门还是戒备居多。

    但是如今无论是林淡,还是林和诚,对上道门那真是鸡蛋碰石头,就连林祖父对上,也讨不到好果子吃。

    两个人到晚间再商议了一回,决定天塌了高个子顶:“小爹你回去先告诉爷爷和大爹。奶奶不是还收着几颗丹药么?别让她吃。”

    “这还用你说();。你奶奶那儿的丹药我早就偷出来了。”自从那大花出了事之后,林和诚可是做了好几天噩梦,总梦到他家老娘变成一只老母鸡,把他老爹给扇死了。

    在庄上待了两天,林和诚赶紧回京城大宅,把事情的始末一点修饰都没有的,向老爹老娘和老哥一并说了,过程当然免不了一顿打。

    “偷鸡摸狗,咱们家七爷还真能耐了!”

    “什么时候在京郊置的小庄?”

    “不对,你私底下还置办了多少东西?”

    林和诚一脸懵圈。他实话实话,是因为清楚地知道,他这点斤两在他爹面前根本就不够看。可是为什么突然就变成盘点他的私房钱了呢?

    林祖母拍桌:“还不快说!”她对小儿子的偏心,家里谁都看得出来,但是谁让林和诚是最小的呢?可这也不表示,林和诚能瞒着家里置办许多产业,连说都不说一声。

    其实看林淡上辈子靠着从他爹那儿学到的一鳞半爪,就能撑起一大家子的生活,就知道林和诚的赚钱手段绝对不低。不然他之前也不会轻飘飘地就要给大侄子买地。别说是一两百两金子,就是银子,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林和诚挣扎了两回,最终心不甘情不愿地回房抱了一个小箱子过来,里面一沓的契纸:“京郊的小庄子,一个有六十亩地,另一个略大一点,有个八十亩……还有一片林子,反正便宜,就买了下来……城里的铺子贵,暂时在贡院那边买了两个宅子,现在还在改,等改成小院子,等明年赶考的学子来了,可以租出去。”

    林和诚仔仔细细交代完,见三座大山谁都不发话,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真的就这些了!”他手上原本就两间铺子,公中给了一个,他老娘私底下又多给了他一个,全都是赚钱的营生。然而到他手上才多久?

    京郊的庄子不便宜,尤其他那些田一多半都是上等田;林子虽然不值钱,但架不住地方大,总价出去也是一大笔;至于贡院附近的宅子就更贵了,还得改造,京城的工匠也不便宜好嘛!

    在坐的几个人里,林祖父是不怎么打理家业,但是身为朝中要员,不可能真的就不知道民生社稷了,他稍微一估量就知道这些产业大概的价值。

    林祖母是多年的当家主母。林家是有钱,然而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光是这一大家子的日常开销,每年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再加上必要的交际和人情往来,每年能攒下一些钱来,那是她有本事。没错,林祖母一直觉得自己持家有道,但是现在她好像输给了自己小儿子。

    林大伯算是最不知道庶务的人了,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私房钱有多少。和小弟的私房钱一比,顿时就想去蹲大街要饭。

    林祖母把小儿子交出来的契纸重新放回箱子里,再把箱子还给他:“行了,你自己的生意,我们也不管你,不过以后但凡添置了些什么,得说一声。”

    “是。”林和诚心口一松。私房钱还在手上,他就可以置办聘礼了!不对,他媳妇儿还不知道是哪家的呢,怎么就忘记问蛋蛋的外公是哪个了!

    林祖母又交代了小儿子两句,就把人放走。

    林和诚看大哥没走,也不奇怪。毕竟他的私房钱只不过是小事,正事提都还没提呢。

    果然,等林和诚一走,室内的气氛一下子严肃起来。

    林祖母直接开口问道:“老七说的这事情,你们怎么看?”

    林祖父没吭声,林大伯自然就说道:“丹药盛行,如今也不过只是验证了余道长的丹药有问题,还是喂给鸡吃的,并不能说明其他人炼制的丹药也有问题,更不能证明对人有害。闹到朝堂上,恐怕不行();。”他好歹在官场多年,哪怕是经过充分的准备,手握了无数确凿的证据,被人抓住漏洞一举推翻的例子也不少见,“不过咱们私底下倒是可以做点实验。娘,老七还给你的丹药你还吃么?”

    林祖母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可不想睡到一半把你爹给扇死,拿去吧。各房私底下收着的肯定还有,赶明儿我找个由头让他们都拿出来。”

    林大伯笑嘻嘻道:“那儿子先谢过娘了。”丹药的价值不菲。林家的另外两房并不是嫡出,于经营方面也并没有多擅长,几颗丹药恐怕也是花了大价钱的。要是他开口要,哪怕他们会交出来,私底下肯定还会藏上一两颗。但是林祖母出面,这事情就不一样了。虽然还不确定这东西要不要人命,但是连鸡都能给药死,恐怕对人也没什么益处。

    林祖父也跟着点头,算是暂且先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官场上那么多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本事。换了他今天是个愣头青,恐怕知道这种事情后,立刻就会和道门对上。

    然而道门虽然盛行炼丹,却也不是每个道士都会炼丹,最起码当朝国师就从来没有听说过炼丹。整个司天监也是以观星为主。

    不过,当今天下会炼丹的几乎都是道士,这也不假。说丹药害人,虽然不是直接说道士害人,但是别指望不炼丹的道士会跳出来大义灭亲。

    反正林家现在还没这么能耐去挑这个事情,只能先做一些准备。既然丹药不是好东西,那今后一定会出事,林家到时候再出手就是。虽然在大义上有些不对,但是明哲保身还是必要的。

    林祖父和林大伯能想通这些在情理之中,至于林和诚就是瞎胡闹的,但是林淡小小年纪,为什么一点都不冲动?林淡虽然身上并无功名,但是他认识的学子和先生不知道多少。读书人只要认准了一件事情,钻牛角尖起来可比他们这些当官的要厉害多了。真要闹起来,那帮炼丹的还真的吃一次亏。可是林淡没有,他只是偷偷告诉了林和诚。说起来,为什么林淡会知道丹药的坏处?

    三个人脸上的表情松快不到片刻,立刻就阴郁起来。

    林祖母把林淡隔三差五写回家的家书,摊开了放桌子上:“这字,可不是火哥的。”

    “是我林家的字不假。”林家人,无论男女,但凡习字开蒙,都是林祖父一手教导的。林祖父的写字习惯里,有一些小细节一个不落地都传了下去,跟遗传病似的。但凡姓林的,这些个小细节立刻就学会,改也改不掉。在外人看来,或许只是觉得他们林家人的字长得像,但是他们林家人自己却一眼就能认出来。

    林大伯看着信纸,脸上阴晴不定:“可那确实是大郎,在咱们眼皮底下醒过来的,哪里还能有假?!”

    子不语怪力乱神。而且到他们如今这地位,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从来没有当真的时候。像之前林和诚说做法给林淡压惊,当时林大伯也像是当了一回事,但这种念头不过是转瞬而过,根本就不会真的去执行。

    再说,要林淡真有什么……差错,难道余道长处了那么多天会一点都看不出来?

    林祖母看了看爷俩,低头叹了口气:“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一件事情,你们说会不会大郎不是大郎,是老七的儿子呢?”

    林大伯顿时就跳脚:“娘,你怎么也跟着老七瞎胡闹!”自己儿子叫别人爹,他这个当亲爹的已经够糟心的了。要不是被叫的人是他差不多当儿子的小弟,恐怕现在不是一桩家里面流传的笑话,而是他得抽断林淡和林和诚两个人的腿!

    不过儿子和小叔叔这一回亲近多了,倒是一桩好事。所以他也么急着掰正,可这并不表示他能不把自己儿子当儿子!就算是小弟,也不能跟他抢儿子!

    林祖父拍了拍老妻的手,又对大儿子比了个手势让他坐下,把另外一封信拿了出来:“这是当时大郎给家里捎来的,说是要去从军的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