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信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当初林炎捎回来的信,他们全都看过。

    如今过了这许久,该冷静的也都冷静下来了,重新翻看一下倒是让林大伯看出点不对来:“是大郎写的没错,就是这字看着有点奇怪。”

    林祖父也看出来了,手指在桌上敲了敲道:“我本以为是大郎遇事紧急,写得匆促。”

    林祖母也说道:“大郎以前从未提起过要从军,但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想一出是一出,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究竟大郎当时遇到了什么,又是怎么想的,大郎自己最清楚不过。但是,大郎醒来后却不记得了。”她的脸上有些疲累,长长叹了一口气,“究竟是不记得,还是根本就不知道?”

    林大伯梗着脖子道:“那不是脑袋被人打懵了么?”

    “醒来都一个多月了还懵?”林祖父没好气地看着他,“那么多大夫都看不出什么来。就算懵了,也没道理只和老七亲近。”

    他开始还以为大孙子被打傻了,一下子变成了两三岁的稚儿,才会将和老大年轻时长得相像的老七认作爹。但是自己大孙子是什么样子,他还能不知道?

    林大伯困兽一样地在不大房间里转圈:“再怎么样,那也是我儿子!”

    林祖父把信纸放下:“你有这个心就好。等过两天休沐,咱们去一趟庄上,听说大郎这些天弄得挺热闹的,咱们也过去看看。”

    林淡还不知道会被家长突击检查,伤腿的恢复进展喜人,读书也逐渐让他摸到了一点门道,就是给他开小灶的先生脾气不太好。

    胡澈并不是没有见过接受程度比较慢的学子,事实上和他比起来,大部分书院里的学生反应速度都不算快。但是林淡从前是和他同一挂的,哪怕他知道现在的蛋蛋和以前的林炎不一样,有时候也会下意识地用曾经的标准来要求林淡();。

    林淡那是被教得苦不堪言,偏偏还不能反抗。谁对他好,他知道。曾经有太多人对他好,他骄纵任性,完全没将那点好放在心上。然而一朝家族覆灭,曾经的所谓好友叔伯全都离他远去,很多甚至还落井下石,算计他林家剩下的这些孤儿寡母。

    那时候对他好的,除了家里人之外,就剩下眼前这个老大哥了。

    应该说,林淡对胡澈已经有些逆来顺受惯了。倒是胡澈在骂完后,常常一身冷汗:“蛋蛋对不住,我不是那个意思。”蛋蛋要是翻脸了,不让他晚上一起睡了怎么办?

    没错,现在胡澈已经登堂入室。

    林淡觉得挺方便的,没别的,老大哥实在是太好用了!

    大哥留下的笔记,最早的那些基础知识,他自己看看倒是能明白;但是伴随着功课的精深,很多笔记靠他自己看已经有些勉强了。

    这时候有胡澈在旁边,他只要随口请教就行。至于胡澈的语气凶一点,对林淡这个从小被揍到大的皮蛋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学里的先生还打板子呢!

    撇开这点不提,其它的福利还有每天晚上有人暖被窝啊,有人可以帮着翻身啊之类的。

    听到老大哥的道歉,林蛋蛋非常大气地拍了拍他:“没事,澈哥费心教导我,耽误了自己的功课,我感激都还来不及呢。”哪怕老大哥上辈子对他是好意,但也不能掩盖自己傻乎乎地被骗了一辈子的事实。这辈子该讨的账,还是得讨回来!给他当免费先生,只是第一步。

    胡澈一听更觉得羞愧:“温故而知新,我的功课并没有被耽搁。”

    童生试考的是基础中的基础。胡澈的进度早就已经超出不知道多少。在学问方面,其实已经开始接触举人级别的内容。他自认考童生试完全没问题,没想到这回辅导林淡,被抓着一顿问,还真发现了一些疏漏的方面。虽然不影响大局,但是素有才名的他,万一在童生试上发挥没有满分的话,谁的面子都不好看,回家还免不了一顿抽。

    庄上的日子很悠闲,没有京城那么多东西吸引走注意力,林淡每天不是温习功课,就是照看他的一群宝贝兔子。菜苗只需要隔三差五看两眼就成,农户们种菜比他强多了。

    胡澈对兔子很感兴趣。今天兔笼全都搬进了刚建好的兔房,经过几天的照看,兔子们已经没有刚来时候的脏臭,每一层笼子下面全都设置了一个“小抽屉”,里面垫了木屑,会有人定期更换。

    兔笼一层叠一层,很快就放满了架子。新起的一排三间大屋,连一间都没放满。

    他注意到有人把几只兔子放在单独的一间内,笼子比其它兔笼还大,问道:“这是怀了?”这才几天?怎么速度这么快?

    余道长在边上凑热闹。他最近炼丹的兴致不高,虽然把丹炉带过来了,可是一次都没有开炉,天天好吃好喝,还有温泉可泡。要知道在道观里洗个澡可不容易,十天半个月的能洗一次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而他每天要做的,只不过是给两个少年讲个半天课,再注意着一点林淡的腿伤就好。

    林淡算是余道长接触过的最省心的病患,凡是余道长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绝不多做或者少做;用的药也是顶好的,恢复的速度快到让余道长都觉得自己的待遇好到有点心虚。

    “兔子一年能生五六胎,再过个把月,应该就能有小兔子了。”不过他怎么好像看着这些兔子,好像配种的兔子品种有些不一样?

    林淡对这个有经验,看过几眼就知道,仔仔细细地交代照看的农户注意要点,确保都对方都记下后,才拉着胡澈和余道长离开:“想不到道长对此也有涉猎?”

    要说刚开始他见到余道长的时候,对这位道长只是担心会跟着一起“鸡犬升天”,现在倒是对这位道长的“早日飞升”充满了遗憾();。

    他自己是不学无术不假,但并不是不欣赏真正有才华的人。余道长的名士的声名又不是他自己叫出来的,身上绝对不止两把刷子;不仅学问方面堪称大家,医术方面也是有数的名医,尤其擅长外伤和蛇虫咬伤。这些日子讲学以来,只要讲到的方面,他几乎就没有不知道的。

    甚至他自己还在庄上种了一点菜地。不多,就林淡弄出来的两个木架子。里面的蔬菜涨势喜人,完全不输给农户们种的。

    余道长笑呵呵道:“小道而已。”

    胡澈的求知欲很旺盛,抓着余道长不停地探究“小道。”

    剩下一个学渣,回到书房,看书之前还得先安排家务:“阿祥,晚上请农户们的酒席你再盯一盯。菜色不用多丰富,量要大。肉菜看着点别让一下子吃太多,我怕他们肠胃受不住,等明天再挨家送上一份肉菜。”

    造房子搬家都是大事,哪怕造的是兔房也一样。另外他也想找点借口给农户们稍微补一补,马山就要到温泉庄子忙碌的时节了,身体不好可吃不消。

    林祥点头称是:“大郎放心,这些早就备下了。另外,大郎让收下水,小人也已经联系好了屠户。永兰巷的摊子也租上了,桌椅板凳都是齐的。收的香料和药材都已经够数目,厨子目前也联系了几个,不知道大郎接着要怎么做?”

    林淡对管家的办事能力很满意,把早就准备好的纸递给他:“拿去找咱们自己人按分量调配好,让厨子熬卤汤。下水怎么处理,上面也有写。做好的卤水和卤味,送去让七爷尝尝。七爷点头了才能卖。”

    他小爹那就是个老饕,自己不见得会做,但是舌头却是一等一的挑剔。有小爹把关,卖吃的绝不成问题。

    下水本来就便宜,调制卤味的香料什么的虽然有点贵,但是卤汤可以反复用,等成了老卤之后,味道更好,想想就有些馋。

    林蛋蛋在心里面流着哈喇子,表面严肃道:“这些东西咱们厨房有吗?”得到肯定答案后,立刻吩咐,“晚上让厨房弄一锅出来,里面记得多放几个蛋,明天晚上吃。”

    庄上不缺蔬菜和鸡蛋,就算农户们不一定吃得上,也绝对不会短了林淡的那份。

    林淡一声吩咐,厨房里顿时就用上了最大的一口锅,下足了料开始熬煮。

    然后,当天晚上除了林淡之外,其他人半夜就醒了。

    温泉庄子是山地,适合建房的区域类似一块盆地,卤味的香气根本飘散不出去。就连住在山顶的余道长,也天蒙蒙亮就跑了过来,仗着自己是林淡的先生,舀了一勺卤汤拌饭,瞬间下去两大碗,才勉强感到满足地回去继续睡个回笼觉。

    胡澈倒是勉强挺住了。他吃的好东西多,虽然没闻过香的那么勾人的,但不至于让他馋到放弃每天早上的打拳和晨读。

    卤汤一直熬到了下午,林淡尝了尝,点头:“分出一半来,送去家里……”

    林和诚一脚跨进厨房:“怎么这么香,大老远就闻到了。大郎你在弄什么好吃的?”

    “小爹你怎么来了?我刚弄了点卤味。”林淡亲自盛了一碗递过去,“小爹你赶紧尝尝。”

    跟着林和诚背后走过来的林大伯,看林淡和林和诚两个头碰头的样子,心里面顿时就抽抽了。

    他大儿子对吃的可从来没什么讲究,难道他家老大真的变成了老七的儿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