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十六章 牛道长

第十六章 牛道长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和诚到庄上,林淡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全家也就只有他小爹一个闲人,其他人都挺忙的。

    男人们都有官位在身,妇人们也要忙着管家交际,就连小辈们都得忙着学业功课。

    可是林淡从来没想过全家会突然到庄上!

    真的是全家出动,载人的马车就有好几辆,更别说随后跟着的装各种日用的牛车了。看样子还只是小住两日,不然规模更大。

    而且看这时间……

    “大爹,今天一下衙门就出发了?用过饭了没?离晚膳还有些时候,要不要先吃一口垫垫?”

    林大伯千言万语憋在喉咙口说不出来。虽然儿子比起以前是傻了,但是看这几句话,听着比以前熨帖多了。以前大郎出口成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虽不是样样精通,却也能拿得出手。

    然而人有所长尺有所短,林大郎除了在功课以外,生活方面疏忽得很。他对自己都这样了,对父母长辈的关心,也就不提了。倒不是说林大郎以前不孝顺,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个孝顺法,也就是晨昏定省,偶尔长辈生病了,伺候个汤药什么的也用不着他。像是饿了冷了之类的……家里那么多下人,要来做什么的?

    林大伯陷入陌生的柔软中,不由自主放轻声音道:“别弄太麻烦的,随便煮碗面,浇一勺卤汤就好。不要弄太多,还得吃晚饭。”

    “知道了。”林淡一转身,发现林萦闷不吭声地站在他背后。

    林萦板着一张小脸叫了一声:“哥。”

    “嗯。”林淡指了指大锅,“切个卤蛋吃?”听着三哥叫自己哥哥,总是有种莫名的底气不足。不行,他得担负起大哥的责任来,把弟弟妹妹们照顾好!

    没错,是弟弟妹妹,才不是哥哥姐姐!

    “好。”这个年纪的少年就是个饭桶,读书消耗的体力一点都不少,更何况最近林祖父就还在家里搞练武强身什么的,林萦早就饿了,现在一听大哥这么说,干脆就在厨房的桌子边坐下,乖乖地等待大哥投喂。

    一颗卤蛋哪怕一切二,放盘子里也有些单薄,林淡干脆又切了一叠牛肉牛杂,一摆顿时就是一大盘,放在林萦面前,递给他一双筷子交代:“看喜欢哪样,随便吃一点。一会儿还有面,别撑着。”

    庄上的厨房不比大宅里,没那么多厨子和帮厨。他们正忙着擀面条,没注意就发现林淡自己动手了。在他们的想象中,林大郎那是多金贵的人,手是用来拿笔杆子的,哪里会拿菜刀?可是林淡的动作竟然非常利落,刀工看着还不错。

    “嗯。”林萦虽然也没见过大哥动刀子,但是大哥在他心目中简直无所不能,无论多难的功课大哥都能轻松搞定,切个卤味算什么?

    林大郎是真的没进过厨房,林淡上辈子可是开酒楼的人();。当年门庭一落千丈,除了种菜之外,林淡还摆过摊。别说,生意非常不错。

    味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很多人都来围观他这个昔日的大家公子。就着他这张脸下饭,确切的说是他过去的身份,那些人饭都能多吃两碗。

    他没脸没皮惯了,让人多看两眼又不会掉块肉,还能多赚钱,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一年时间,他就从小摊摆成了饭庄,到后来的酒楼。至于各种菜的方子,他们家从来不缺。林家任何一个女人拎出来,私房菜的菜谱都足够撑得起一个酒楼,光是腌咸菜都有不下三十个方子。

    现在他弄的卤味,就是集合了几位女眷的方子,考虑过成本、工序和口味之后改良的。

    庄上的厨子手艺没有大宅里的好,林淡盯着火候,结果一错眼,林萦面前的盘子就空了。他没说责怪的话,只是问道:“一会儿面还吃得下不?”

    林萦摸了摸肚子,肯定地点头:“少盛一点。”卤汤那么大一锅,想吃马上就能吃到,不急。

    “嗯。一会儿吃完,哥带你去看兔子。”哪怕这个年纪的肚子是无底洞,好歹也转两圈消消食。

    “好。”

    林淡转过身,嘴角一勾。乖乖听哥哥话的三哥也是很可爱的嘛,完全想象不到今后会变成那么可怕的人。

    林淡的同窗们刚走了没几天,庄上的各个院子刚收拾过,现在那么多人来也不用特意怎么收拾。

    等香气勾人的汤面端过来的时候,众人已经全都在饭厅里集合完毕。

    林家人多,摆了两个大圆桌。

    男人的那一桌上各式各样的牛杂;女眷那一桌的面碗里,只放了肉和蛋。

    林祖母顿时有意见了:“大郎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咱们的桌上少了那么多东西?”

    林淡抿嘴一笑:“姑娘家吃得精细,下水什么的还是让糙老爷们吃。这些肉和蛋都是分开卤的,放心。”

    林大伯娘抓过儿子打了一下:“对妹妹们照顾是应该的,不过你娘可不是小姑娘家,快去让厨房给装一盆过来,别让糙老爷们给吃光了。”

    “大哥偏心,妹妹们怎么就不能吃下水了?”二房的林梅立刻就接口。她和林萦同年,不过比林萦小了两个月,如今也是十三岁的大姑娘了。

    同是二房所出,林梅的嫡亲哥哥,今年十四岁,排行老二的林滨接口道:“放心吧大哥,她什么都吃!”

    林梅顿时柳眉一竖,要不是在饭桌上,立刻就能打过去。

    林老二瞪了一眼大儿子:“别老欺负你妹妹。”

    林二伯娘哭笑不得:“两个活猴,天天在家里打打闹闹。”看着自己的女儿,“明明生了个闺女,比人家小子都野。”看着是林滨挖苦林梅,她这个做娘的哪里不知道,女儿给儿子挖了多少坑,而且每次女儿都把儿子一顿打,儿子都不敢还手的。

    林三伯娘掩嘴一笑:“小梅在外人面前能装一装就行了,将来当管家娘子,要真斯斯文文,还不被人给欺负了去?”

    这个话是实话,可从来没人像她这么耿直地说出来。不过在场都是自家人,这么说说也不妨事。

    就这么一小会儿,女眷桌上的下水也端了过来。喷香的卤味,勾得几个从来不吃下水的姑娘,也动了动筷子,然后就再也没停下筷子。其实她们以前不吃倒不是挑食,而是在家里的时候,厨房绝少买下水,更加不会端来给主人家吃();。

    于是,林家人成功吃了一顿早晚饭。等到晚饭的时候,只有没吃那顿的林淡和胡澈两个人一起吃了。

    吃完时间还早,胡澈拉着林淡转圈消食:“稍微走两步,一会儿我背你回来。”

    林淡现在已经习惯了拐杖,走路不说健步如飞,那也是如履平地:“好,去哪儿?”

    “去兔房。余道长弄了小竹筒给兔子耍。”胡澈的脸上还带着兴奋,显然这事情他也有参与。

    林淡完全不明白:“你们给兔子做玩具了?”他养的真的是肉兔啊!不是人家姑娘家养的那种小兔子,还要弄个绣球玩的。

    “不是玩具。”胡澈比划了两下,“兔子可聪明了。”

    没错,兔子是挺聪明的,都会自己喝水了!

    那兔笼顶上吊着的一个个小竹筒里,装着的是泉水。一根细细的小竹竿连在竹筒底部。也不知道余道长是怎么弄的,水并不会漏下来,兔子一抬头就能喝到水。

    林家那一窝小鬼,全都凑在这儿围观兔子喝水呢。

    余道长扬着眉毛说道:“大郎,这么做不错吧?比放水盆方便多了。”

    这倒是。兔子好动,经常打翻食盆水盆。食盆翻了就翻了,反正都是干粮,打扫也不困难,但是水盆翻了湿哒哒的就比较难弄。

    “多谢余道长。”林淡道谢,“不知道这制作竹筒的方法?”

    余道长一摆手:“这个简单。三郎也会。”

    胡三郎点头:“明天我把图纸画下来给你,挺简单的。”材料是竹子,也不贵。

    林三郎默默看着自家兄长和那个狐狸精。他才是三郎好嘛!胡澈是外人!

    等晚上林三郎跑来蹭床,结果发现兄长的床已经被胡三郎给占了半边后,顿时就怒了:“哥!”

    林淡看看身边的胡澈,再看看站在床头的林萦:“三弟,哥的腿不方便,晚上得让你胡三哥帮忙。”

    林萦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哥早点睡。”说完就虎着脸默默走了出去。

    林淡一回头,看到胡澈呲牙咧嘴地冲着林萦的背影扮鬼脸,嘴角一抽,险些笑出声。他认识的老大哥虽然不是时时刻刻都板着张脸,但也从来没有过如此……活泼的时候。果然,他那会儿年纪小,老大哥就在他面前端架子吧?

    林淡这边还是和往日一样,睡前温习一段时间功课。

    林大伯那边却完全睡不着。

    林大伯娘被他弄得烦死了,使劲一摁被子:“要睡就睡,睡不着就出去喂兔子!”

    林大伯“啪”地一声坐起来,拍被子大怒:“为什么我睡不着就要喂兔子?!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老夫老妻了,给点关心会怎么样,干嘛嫌弃得这么明显?

    “说吧。”林大伯娘把掀开的被子拢了拢,全都拢到自己身上盖好,完全不顾林大伯就穿着一身中衣,反正庄上暖和,一时半会儿的冻不着。

    “说什么?”说他怀疑自己儿子不是自己儿子,而是自己侄子?他怎么好开口?

    林大伯娘干脆转过身:“说儿子给掉包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