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十七章 知子莫若母

第十七章 知子莫若母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大伯彻底惊呆了,想开口,却立刻打了个喷嚏,赶紧从媳妇那儿刨开被窝,往被里面一钻:“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火哥是什么样子,我这个当娘的还能不知道?”林大伯娘叹了口气,“火哥就被你给教成了一个书呆子,就算到了庄上养伤,哪里会想到往家里捎东西?咱们家这些天吃的那些菜苗、鸡蛋、鸡肉,都是淡淡从庄上每天一大早让人送回大宅里的。火哥哪里会想到这些?”

    往常这时候,出现在桌上的蔬菜,大约也就是白菜萝卜之类,还得配上一点菜干腌菜什么的。家里虽然是有温泉庄子,可是那产出却有限得很,长成了菜都得掰着手指头计算着吃,哪里能这么吃菜苗?

    今天大概在庄上转了转,心里面的想法就更加肯定了。他们家大郎绝不是个笨人,却哪里会知晓农事?

    “书局被前面那掌柜都掏空了,火哥还傻傻的不知道,还每个月往我这儿支银子往里面贴补。现在,书局的掌柜换了人,听说淡淡还和几个同窗在弄什么宿舍之类的,这方面你清楚,有空和淡淡聊聊。”

    “哦,我明天问他。”林大伯被自己媳妇儿说得一愣一愣的,突然反应过来,“怎么你一点儿都不……伤心啊?”他们的儿子被掉包了啊,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若是不能回来,这不是相当于大儿子没了么?

    林大伯娘的嗓门顿时就拔高起来,一拍床板:“老娘前些天哭得眼睛都肿了,你没看到?!”

    “火哥没醒来那会儿,你不也每天都哭么?”

    “那是火哥没醒来!醒来的要真是我的火哥,我高兴还来不及,哭什么哭?”

    “我怎么知道你哭个什么?”

    “啪!”

    林大伯大半夜的被暴怒的老婆踢出房门,关在门外,拉了拉中衣的领子,咕哝:“老娘们,岁数越大越不可理喻。”

    睡觉向来雷打不醒的林萦小盆友,第二天睁眼看到自家老爹和他睡在一张床上的心情略有点复杂。

    林大伯拍拍小儿子:“虫哥醒了起来打拳。”这一次家里老头子的坚持时间格外久,不过锻炼锻炼也不是什么坏事。

    “哦。”

    一年没来,庄上竟然多了个小小的演武场,像模像样地立着梅花桩、木人什么的();。不过地还是泥地。

    已经在演武场上打了一会儿拳的胡澈,看到蛋蛋的爹和弟弟过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小紧张,勉强打了两拳,结果全是胡乱挥舞后,干脆停了下来:“林伯伯和虫哥起来了?蛋蛋在厨房做早饭呢,应该差不多能吃了。”

    今天林淡特意和他一块儿起的床,洗漱完后立刻就一头钻进了厨房,说是让他等着吃他的招牌面。

    现在他打了大半套拳,林淡那儿的面应该也好了。蛋蛋养了那么多兔子,招牌面难道是兔肉面?

    林淡端上来的是一碗阳春面,巴掌大的小碗里,堪堪一筷子的面条,半勺清汤,好吧上面有两根小菜苗。是的,有且仅有两根!

    然而,闻着很鲜。

    “先吃一口,没想到大爹和三弟那么早起,没多煮。”本来就准备了他和胡澈吃的两碗,量也不大,现在要分成四个人吃,也就这么一点了。

    胡澈扶他在桌边小心坐下,把拐杖放在墙边靠好,才在他身边坐下,等胡大伯动了筷子,才开始吃。

    面条筋斗有嚼劲,入口有些微微的弹牙,一口咬下去,细细的面条里迸发出一种清爽的鲜香。单纯喝面汤略有些寡淡,然而配上这样的面条,口感却恰恰好。两根菜苗也是鲜嫩无比,再吃一口……没了。

    竟然没了!

    林大伯对食物不怎么挑剔,一个晚上下来,现在肚子里本来就空着,不过也吃不了什么油腻的东西,平时家里面也不过是粥或者面轮流着来,他也一直没觉得什么。今天这一口面倒是打开了胃口。

    林大伯都觉得如此不满足,更不用说其他两个长个中的少年了。

    胡澈是习武之人,消耗本来就大。林萦现在的胃口算起来,一点都不比胡澈小。刚才还没吃倒是没什么,现在吃上了又没吃饱,顿时就感觉饿得要命。偏偏林淡吃得慢,拢共就那么一筷子的量,吃得跟闺阁千金似的。

    不过没人催。在坐的都知道,林淡之前伤得不轻,五脏六腑都有受损,哪怕诊断上现在已经没问题了,但是今后吃饭还是得挑着软和清淡的。昨天的卤味他也就是尝了个味道,没吃上几口。

    林大伯本来心里面还有点别扭,看着林淡这样,鼻子又酸起来。

    “哥,还有别的什么吃的没?”林萦实在是饿了。虽然昨天他算是吃得最多的,可是到现在早就没了。

    胡澈没说话,只是和林萦一样眼巴巴地看着林淡。

    林大伯也饿,不过他要面子:“淡淡啊,你看着给弄点什么。昨天晚饭吃得早,估计今天大家都会早起。”

    厨房里有厨子在,听见他们这么说,赶紧往锅里扔了一把小馄饨:“大老爷、虫哥、三郎,稍待。小馄饨很快就好。”

    林淡嘱咐道:“闻叔,你多放点小馄饨,忙了一早上了。爷爷他们没那么早起,赶紧吃点垫垫。”

    厨子一听,憨厚地笑了笑,意思意思往锅里多扔了几个小馄饨。他虽然是厨子,可也是下人,主人家吃的东西,是没有他的份的。

    林大伯一看,瞪眼道:“你一个大老爷们,吃这几个小馄饨能饱?利索点!”心里面却是一阵抽抽。能顾及到下人有没有吃饱饭的,看来还真不是火哥。

    林萦的眼睛一眨,嘴巴就要嘟起来,他想吃刚才那个面条~

    小盆友的表情实在太直白,林淡忍不住嘴角一弯:“小馄饨也很好吃的();。馅儿都是哥亲手调的。”皮子也是他特别弄的,小馄饨的精髓就在于皮。

    林萦想了想昨天的卤味,还有刚才的面条,点了点头,姿势端正表情严肃地坐下。

    胡澈有些意兴阑珊,要不是人家爹在面前,他就要忍不住抱怨了。小馄饨什么的简直就是邪物!馄饨就该包满满的馅料,皮子擀得薄薄的,包得鼓鼓的,一煮能看到里面粉色的肉和绿色的菜。小馄饨,就那点塞牙缝都不够的肉,全都是皮子!那跟没有切条的面有什么区别,根本就是面片汤!

    林淡不用看胡澈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他能不知道老大哥不爱吃小馄饨?他弄这个小馄饨就是特意为了征服老大哥来的。后来当然成功了,全京城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都抢着吃他一碗小馄饨?

    胡阿妮,咱们走着瞧,有种以后别求着他吃小馄饨!

    小馄饨没有多少馅儿,煮起来非常快。厨子麻溜地切了蛋皮丝和细香葱放在碗底,撒了一点盐粒,舀猪油的时候顿了顿,问了一声:“要放猪油吗?”

    林大伯早饭受不了油腻,摇了摇头:“我不用了。”

    林淡吃清淡的,也不放油。另外两个少年则点了点头:“要放。”

    雪白的猪油被之前准备好的面汤一冲,顿时就化了开来。大漏勺往锅子里一盛,一个个小馄饨噗通噗通地掉进碗里,很快就被端到了他们面前。

    照例还是林大伯先开吃,小馄饨拖得长长的皮子像透明的丝绸一样挂在勺子边,小小的一点点馅料,看上去竟然十分紧实饱满,一口咬下去汤汁饱满,肉嫩鲜香,还带着一丝清爽,皮子更是入口即化,似乎进到嘴巴就直接滑到了肚子里。那香滑的口感和混合着米香的味道,不是舌头尝出来的,而是在肚子里爆发开来的。

    一时间,厨房里十分安静。

    等到林大伯娘出来找人,厨房里还是十分安静。三个主人一个客人再加上一个厨子,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定格状态。

    林淡到底是“有见识”的人,只不过是再度尝到自己的手艺,发现没有退步感动的,这会儿看到大伯娘,立刻就回过神:“娘。”他叫得有些别扭。

    林大伯娘一听心里面就是一阵叹息。眼前这个明明是自己儿子,却又不是自己儿子……她心里面的纠结一点都不少。可这也是林家子孙,又这么孝顺,又会做那么香的……

    “一大早的,你们躲厨房里偷吃!”

    厨子赶紧继续包小馄饨,问道:“大夫人,早饭有面和小馄饨,现在可以煮了吗?”

    林大伯娘说道:“过一刻钟再煮吧。量少一点,不要放油。”说完立刻提着裙子追了出去,“林和颂,你给我站住!”有胆子偷吃,有胆子留下啊!趁她吩咐家务偷跑算是什么意思?!

    还有胡家那小子,背着她家淡淡跑得贼快!就算不是自己儿子,难道她还能吃了他不成?林萦那臭小子还帮着拿拐杖!

    一个两个的,别给她逮到!

    林祖父睁开眼道:“这一大早的,老大又怎么惹他媳妇了?”

    “他们两个一直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林祖母正坐着让丫鬟给她梳妆,看他坐起来,说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不睡了,想淡淡的事情,有些睡不着。”

    林祖母让丫鬟出去,自己走到床边坐下,轻声问:“你想好了?”

    “……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