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章 谣言

第二十章 谣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送走了家里人,林淡就开始专心安排家务起来。

    他现在已经把温泉庄子,完全当成了自己的地盘。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换季,到那会儿再做换季的准备,那肯定是来不及的。

    当月的月例到手,再加上书局的赵掌柜把两处房产已经卖了出去,除了留一些做账面上的周转之外,其余的也交到了林淡的手上。

    虽说要开卤味店,但大头也就是铺子的租金,总共就那么一点地方,完全费不了多少钱。

    胡澈也跟在边上,帮着林淡管家。他对这方面完全是生手,听着林淡一件件事通过林祥安排下去,看着林淡的眼神又是钦佩又是心疼。

    等林祥走了之后,他才伸过手去,把林淡腿上的毯子拉严实:“这些事情你交给下人不就行了,干嘛亲力亲为?”

    林淡手上刚放下账簿,就拿起书本:“阿祥说是管家,以前就是打理一下我那个小院罢了。现在机会难得,刚好让他趁机学一学。”谁都不是生下来就会的,他当年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纨绔,也能撑起一大家子,能有什么难的?难道还能比念书更难吗?!

    胡澈看林淡看着看着书,就面目狰狞起来,忍不住大笑:“你真是的。难道读书还能比管家难?童生试的那些你不是都背下来了吗?”

    死对头以前记性就很好,现在更是到了几乎过目不忘的地步。童生试的内容又不多,林淡光靠背的以前那些笔记什么的,就妥妥能过了。

    林淡的眉头还是皱得死紧:“记下来,又不表示吃透了。”他不能给大哥丢脸。大哥要是考童生试,那一定不是名列前茅的问题,而是数一数二的问题。他就算达不到大哥的水准,至少前五一定是要做到的。

    吃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老实说,考试内容就那么薄薄的几本书,然而考到进士,考得依旧是那么几本。如果林淡这会儿去问他那状元出身,现在供职在翰林院的大爹,他也没敢说自己就真的吃透了。

    胡澈看着林淡这么拼命的样子,忍不住也开始埋头苦读起来,还得盯着他作息,免得一个不留神就晨昏颠倒();。

    这边林淡读书家务两不误,那边书院里却悄悄流传起了一则关于林淡的流言。

    “听说林大郎傻了?”

    “哪儿听说的?”

    “不知道啊,都在这么传。否则怎么都两个多月了,还不来书院里?”

    “人家先生又不在,在家自学也一样,人家家里那么多进士,随便指点一下都比在书院强。”

    “那也不至于连脸都不露一下啊?”

    “胡三郎不也没来么?”

    “胡三郎不是说从军去了吗?”

    “唉,要这回考试没了胡三郎和林大郎,说不准案首就是我了!”

    “想得美!林大郎那可是状元公的儿子,就是傻了也比你聪明!”

    “背后非议他人,把《论语》每个人抄十遍,明天交上来!”山长黑着一张脸走过,手上捧着一盆宝贝菊花。上次林淡送了几盆名品,结果被几个浑小子放在鸡笼边上,又没看着,等到了书院的时候,菊花都被鸡给啄完了!

    他心里面疼得抽抽,却没好意思向林淡索要。虽然几盆名品菊花对林淡来说不值什么,但也价值不菲,想不到这次林淡又捎了一盆给他,特意说明时节快过了,请先生赏个余兴;又送了些鲜嫩的蔬菜鸡蛋过来,明言是请先生们尝个鲜。

    做事比往常还伶俐几分的人,傻了?传这话的人脑子才傻了!

    读书人的开销不小,教书育人说着清贵,但是要养活一大家子人,并不容易。很多书院里的先生,家中人口少的还好,家中人口多一点的,日子过得都有些紧巴,往往还要找些别的来钱路数。但是读书人似乎天生对这些少了一根筋,能把小日子打理得不错的,要不就原本就是商家出身,要不就是其他家人生财有道。读书人和赚钱,似乎就是一对反义词。

    但是,读书人并不反对过好日子。

    眼下虽还没有到冬日,市面上的新鲜蔬菜已经不多。山长本人原先倒是没将之前董师他们带来的那点蔬菜蛋禽放在心上,只是后来听饭堂的厨子说了几句,才知道现在这些东西,价钱都不便宜不说,还很难买到。

    随后,林家的驴车总是隔三差五送点东西过来,无非就是几把青菜一筐鸡蛋的事情,说出去都不值什么钱。哦,对了,还有那香得诡异的卤味;不仅里面的各式杂煮十分美味,单是那卤汤用来拌饭,他就可以吃下两碗!

    山长捧着宝贝菊花,悠悠哉哉地往回走,还没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谈笑声。他不由得一阵惊讶。大门没关,进门就看到卸着一驾车厢,一头小毛驴正低着头嚼草料。

    小毛驴最近经常来这里送菜,已经认识了山长,看到之后只是懒洋洋地抬了抬眼。

    山长把菊花往怀里紧了紧,生怕被毛驴当成草料给啃了,思忖着找个什么好地方给藏起来,好不让牲畜们糟蹋掉。

    山长家的房子很小,院子丁点大,进门转过一个影壁就能看到正堂。两个少年郎正紧挨着坐在一起,正对着他家的夫人。

    胡澈第一个看到山长过来,赶紧站起身,又小心地扶起身边的林淡,两个人一起恭敬地给山长行礼。

    山长点头示意:“不用拘礼,都坐。林大郎受伤的事情,我已经听你爹说过了,现在看来恢复得还不错?”

    林淡等山长坐下了,才慢慢扶着胡澈的手臂坐下:“是,家人不放心,劳烦余采华道长一同在庄子上();。”

    “余道长?”山长一阵感慨,“那可是真的名士啊。大郎你能听余道长教导,也是机缘,别光顾着学问,有机会多听余道长讲讲别的。胡澈,你也是。你们两个于学问上,胜过同辈人良多;然而在见识和为人处世方面,却远远不及……”

    胡澈低着头听训。山长叫林淡为林大郎,显然是把蛋蛋当成了自己人;他却还是胡澈。哼,不稀罕!

    好不容易等山长训诫完了话,林淡才得以开口说起正事:“不瞒山长,大郎此次前来,其实有一事不决,想劳烦山长。”

    “哦,什么事情?说来听听。”山长当然知道这两个小家伙会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情。倒不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而是林淡现在还瘸着一条腿呢,又住在郊外的庄上,这一来一回的时间可不短。

    “是。”林淡长话短说地将自己准备开办宿舍的事情说了,还拿出一份章程递给山长,“我本以为还需过一段时日,才能将通固街的宅子弄完,没想到这就完成了。这是关于一些住宿的条例,以及如何抄书抵换文房日用的章程。山长帮忙看看,可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山长听他讲宿舍的时候,就已经眼睛闪亮,如今看了这条理清晰的章程,顿时就心下了然。什么来找他拿主意是假的。他们林家,不说当吏部尚书的当家人;就是如今在翰林院供职的林和颂,作为林淡的亲爹出面,不仅面子上说得过去,而且分量也比他要重得多。

    如今林淡却将这份现成的名声,捧到到他的面前……

    读书和做官是两回事情。如山长有自知之明,他曾经也是做过官的,但只不过是个无功无过;当然他的书读得好,也懂得教人。

    不过读书和做官有一样确实共通的,那就是名声。读书人对名声尤为看重。

    山长考虑良久,最后郑重道:“既然大郎将此事托付于我,必当尽力。好了时间不早,想来你们还要赶着回庄上,我就不留你们了。”

    林淡和胡澈拱手道别,相携离开。

    山长送他们到门口,提了一句:“你们回去路上小心。若是赶不及,直接去清风观上住一晚。书院里有些闲话,大郎不用放在心上。”

    这个时候确实已经晚了。驴车的速度本来就慢,两人干脆就没出城门,驾车的胡澈直接把驴车赶到了自己家,进门就把林淡背回了自己院子:“晚上赶路太危险了,咱们还是明天一早再回去吧?”

    林淡最近跟胡澈住习惯了,被带回狐狸窝也没觉得不对,只是有些小想法:“我想回家看看。”不知道爹和娘定亲了没?他家爹爹在京城里的风评可不算好,而且十八岁都没说上亲事,已经能算得上是个没人要的老男人了。

    “前两天才来过,有什么好看的。有空来回跑,还不如多看书。”胡澈霸道地驳回林淡的请求,随手抓了一本书递过去,“等等,我去书房把以前的笔记拿出来,你看看或许能相互印证一番。”

    “好。”

    胡澈走出门前,突然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显得格外纤弱的少年,正乖乖坐在椅子上,拿着他刚才递过去的书在看,表情有点小严肃。他忽然开口道:“蛋蛋?”

    林淡自然而然地抬头看向他的方向:“嗯?”

    “山长说的书院里的谣言,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会查出来是谁在造谣的。

    林淡摇了摇头,嘴角一弯,眯着眼睛笑:“嗯。澈哥,让他们去传吧。过了冬就是童生试了,咱们到时候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