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一章 读书读傻了的

第二十一章 读书读傻了的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书院传什么流言,林淡并不清楚,也根本懒得去打听。

    家里一窝的读书人,他对当官的心思猜不透,难道还看不透几个读书郎?他做了三年生意,和那么多人打交道,全都白瞎了不成?反正那些人无外乎想着没有他林淡,或许还要加上一个胡澈,他们就能成为案首之类了,或许还得添上几句诽谤。但是这不重要,大家明年考场见。他考不过老大哥,难道还干不翻一群只会背后说三道四的?

    胡澈看着这样的林淡,心口突然有点麻麻痒痒,不知怎么的就别扭起来,说道:“那你稍微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林淡看胡澈离开,手上的书本立刻就放下了,拿起拐杖开始里里外外地转悠。

    胡家的房子比林家小了很多,不过胡家总共也没多少人,胡澈住得还算宽敞。小院里甚至还有小厨房,不过看着就是个摆设,也不知道用没用过。

    说起来,明明认识老大哥那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到老大哥的家里来。唔,上辈子他去的地方,恐怕只是老大哥自己在外购置的房子。怪不得他直接登堂入室也没关系,怪不得老大哥岁数那么大了,家里连个女人都没有……不对啊,上辈子胡大学士好像根本就没娶妻?

    他一定是记错了。虽然他们林家和胡家不对付,但是他也不能否认老大哥长得好,为人处世又是一派君子之风,身为大学士又被皇帝倚重,年纪又那么一大把了,怎么家里会连个女人都没有?或许是娶得早,妻族又不显?

    胡澈的小书房就在小院内,听到林淡的动静,看着少年来来回回地转悠也不吭声。在庄上林淡都能来去自如,小院里都是平地,更加没问题。

    以前的笔记都被收了起来,找起来有点费力();。身边的书童小厮都在庄上没跟来,只能他自己动手。

    等胡澈找到笔记,再出去看的时候,发现林淡正在生闷气。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脸:“怎么了?”

    林淡别开头,把拐杖往胡澈怀里一塞,直接就想往他背上扑,结果方向没把握好,直接投怀送抱。林蛋蛋心大,扑了就扑了:“累了。”温暖的气息,和自己衣服一样的熏香味道萦绕鼻端,让他瞬间放松下来。

    胡澈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把还拿在手上的拐杖和笔记随手放在院子里,将人轻轻松松地抱起来:“轻飘飘的,看你也没少吃,怎么就不长肉呢?”

    “不长肉,长个儿呢!”他一定要长高。等他的腿好了,要把功夫也捡起来,就不信将来打不过老大哥!上辈子他比老大哥小了十几岁,输了经验和积累是没办法;但是这辈子老大哥才和他一般大,不对,他上辈子十八岁,比老大哥还大三岁,简直稳赢!

    胡大嫂带着人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家三弟把人家少年抱在怀里说说笑笑的样子。她心中喜忧参半。看三弟和心上人进展顺利,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林胡两家的立场相悖是事实,她没法看好这段感情。

    再说人家林大郎心性智慧不下于胡澈,两人本来就是死对头,如今态度如此转变,谁知道里面不是有什么原因呢?他们家傻三郎别不要给骗了。

    林淡被胡大嫂看得不好意思。这位妇人一看就是主人,看年纪应该是:“你大嫂?”

    胡澈点点头,给两人做了一下介绍。

    胡大嫂赶紧重新堆起笑容:“我们家阿妮做事莽撞,大郎不要介意。阿妮院子里的下人不在,这几个人先用着,要是哪里有什么疏漏,直接跟大嫂说。”

    林淡还没说话,胡澈抢先道:“大嫂!”他哪里莽撞了,“我们就住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就要赶回庄上,不用那么麻烦。对了蛋蛋,我们去见爹娘。”

    少年人的行动力总是很强悍的。像胡澈这种随随便便就能直接冲去参军的少年,哪怕在上次差点出事之后,行为稍微收敛了一些,但是离三思而后行还距离很远。

    胡大嫂只是一错眼,就只能看到胡澈抱着林淡的背影了。她无奈地笑了笑,吩咐下人道:“去把客房收拾出来。”低头看到被胡澈忘记在边上的拐杖和笔记,指了指,“把这些一并放去客房,晚上在房里点个火盆。”现在天气有些转凉,林淡的身子骨本来就比胡澈要弱,加上又是个伤患,比不得胡澈,可得细心照顾着。

    这会儿胡高旻刚回家,就听到夫人对她说胡澈把林淡带回家来了。他换衣服的动作不由得停了停:“不是住庄上么?什么事情回的城,怎么不送林大郎回家?”要说有事进城也正常,两家人安排他们住在庄上,虽说是为了避风头,却也不是关禁闭,偶尔出来走动走动是理所当然的,否则没事都要被人传两句闲话。

    云氏苦笑一声:“说是去了一趟山长家,回庄子上赶不及,就直接回家了。林大郎怎么过来的,还得问你的好儿子。”

    “噫!怎么儿子女儿每次犯了错都是像我,好的都是像你?”胡高旻故意斜眼去看自家夫人,得到后背一个巴掌,不再作怪,“总不能是阿妮直接把人绑来的吧?”

    云氏白了他一眼:“差不多了。你儿子就跟那强人一样,趁着人家林大郎身边没人,直接把人抢了回家。”

    突然觉得自己变成寨主的胡老爷撸了撸胡子,又转过头去看自家的压寨夫人,收拾妥衣物,举步往外走:“一会儿问问他们就知道了。”和林家结亲?还是和林大郎结亲?让林家的长子嫡孙变成他们胡家的媳妇?

    胡高旻嘴角一提,眼睛里都冒着绿光。政敌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什么的,简直就是人生凄凉();。林家那老头子贼精贼精的,肚皮里的坏水比墨汁还黑,偏偏别人总觉得林家人都是翩翩君子,为人正气堂皇。林家人君子了,那自然和林家人作对的别人,就是个小人。哪怕这事情不成,不,应该说自家阿妮想娶人家林大郎是决计不会成事的;但是恶心恶心林老头也好啊。

    现在他们不是临时同盟么?人家可是直接盯着林大郎下手,谅林老头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和他撕破脸。咦?这么一合计,现在正是天赐良机啊。要不改明儿他去林家提个亲?

    胡澈抱着林淡进门的时候,一眼就对上了老爹一脸阴险的笑容,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把怀里的林淡抱得更紧了。

    上辈子林淡远远见过胡高旻,当时他已经取代了他的祖父,成为了吏部尚书,后来还入了阁。面上完全不露声色,形容也要比现在苍老许多。

    林淡拍了拍胡澈的手臂,小声道:“澈哥,放我下来吧。”

    “不放!”胡澈下意识地反驳,出口才意识到不对,悻悻然地把林淡放下,身边没拐杖,就把自己当拐杖,小心地撑着林淡。

    胡高旻看到两个少年的互动,脸上的笑容更加“慈祥和蔼”,说道:“大郎不必拘礼,过来坐,先吃两块点心垫垫,一会儿再用晚膳。”

    林蛋蛋就着这样的姿势,略微困难地向狐狸窝的老大和老大的老大行了礼:“多谢胡伯伯、胡伯母,小侄今日冒昧登门……”

    “哎!这样的客套话可不要再说了!”胡高旻打断林淡的话,瞪着自家小儿子,“我们家阿妮那性子,也就是大郎你性子好,才能处着,换了别人可不成。”咦?不是听说林家大郎的脾气“率真”么?难不成遭逢大难,整个人都转性了?

    胡澈抿紧了嘴,满眼不服气,听着他爹不断数落他,还左一个阿妮,右一个阿妮的。

    然后数落着数落着,话题就转到了今天拜访山长上面。

    林淡显然不愿意多谈,只是说道:“先生不在,山长就相当于先生,多日未曾拜见,今日特意前去聆听山长教诲。”他们确实是听了山长的教诲,教诲了很久,这不都耽搁回庄子的时间了。

    胡高旻当然听得出这其中的避重就轻,既然小子们不愿意告诉他,他也不是人家的正经长辈,干脆就趁着饭前的这点功夫,和林淡天南海北地瞎扯了起来,说着说着就说到屏州了。

    然后胡澈抽着嘴角,听自家老爹和林蛋蛋竟然谈起了生意。

    好吧,哪怕现在只能说是瞎扯淡一样的合作,至少也起了个头。他相信有他和蛋蛋在,将来一定会在屏州种上大片大片,蛋蛋说的那种叫葵花的花。

    “这事情不急。明年我打算在庄上种,届时花会,还望胡伯伯、胡伯母赏脸。”

    胡高旻满面笑容地点头,心里面却在想:明年?明年他们林胡两家的同盟关系早就不存在了,再说没事拿屏州那么多地来种花?到底还是小孩子,读书读傻了。

    胡高旻对合作种花兴趣不大,应该说是毫无兴趣,林淡一点都不意外。说实在的,一整块的肥肉放在面前,他并不想分出去,就算要分出去,胡家不要也有的是人要。再说,胡家的地位还差了点,就算是在屏州,也不是只有胡家一个名门。

    胡澈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小金库,再默默计算着从余道长那儿了解到的屏州的地价,等晚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拉着林蛋蛋盘算:“蛋蛋,我现在手上的钱,大概能在屏州买上百亩左右的田,种花够吗?”

    林蛋蛋随意一点头:“够了。我现在手上的花种就那么多,明年种了全都留做种,屏州的地就算买下来,也要后年才能种,不急。”现在就等着小爹把小庄边上的山坡地给他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