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二章 小兔崽子

第二十二章 小兔崽子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淡在胡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大清早就和胡澈一起出发。胡澈自己赶车,都不用下人。这时的两个人外面披着一身粗布衣服,加上年纪,看上去就像是哪个富户家的小厮一般。两人规规矩矩地排队,并没有使用什么特权。

    胡澈见林淡没有睡回笼觉的意思,干脆掀开一点车帘子,扭过头和他小声说话:“大嫂也真是的,竟然还特意布置了客房。”蛋蛋损了气血,晚上睡觉哪里是一个火盆能够解决的?有他在才不怕冷呢。

    “你大嫂也是好意。”林淡的脸庞微粉,对于到别人家做客,结果和老大哥睡在一张床上,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人家又不是没给他安排客房……

    胡澈一声轻哼,转过头去,摸了摸烫热的耳朵。蠢蛋蛋没事脸红什么,弄得他也不好意思起来,明明就没什么。

    清晨,迈入深秋的风些微冰凉,胡澈脸上的热度很快就褪去,心头却因为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火热了起来。

    驴车的速度比马车要慢,两人到庄上的时候,林祥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三郎辛苦了。”他掀开帘子,想扶林淡下车,却被胡澈瞪了一眼。

    “让开。”胡澈的语气并不严厉,却让林祥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他立刻挤上前占据了空出的位置,从车厢里拿出拐杖,丢进林祥的怀里,“拿着。”自己长臂一伸,直接将林淡抱了下来。

    林淡发现胡澈像是要把他直接抱回房,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放我下来,我想走走。”在车厢里困了一上午,偏偏他的一条腿上还绑着木条没法动弹,整个人都绷得难受。

    林祥将手上的拐杖递上,一边说道:“大郎,余道长说今天兔房那里恐怕有动静。”驴车自然有人安排妥当,里面的东西也会有人拿了,放到恰当的地方。

    动静?林淡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算了算日子,也差不多到了。”偏过头看胡澈不明白,解释道,“要生小兔子了。”

    “小兔子!”胡澈眼前一亮,“生了我要挑一只最胖的。”等他把兔子养到很大,扒了皮给蛋蛋做个暖手捂。

    林淡丝毫没察觉到胡澈内心凶残的想法,还觉得这样的老大哥十分……惹人怜爱,弯着笑眼点头:“好();。不过要等小兔子先断奶了。”

    “兔子还吃奶?”

    “嗯。”

    林祥慢吞吞地跟在两人身后,感觉自己有跟没有差不多。他忽然想到下人中流传的谣言,浑身打了个激灵,应该不是真的吧?

    他觉得放在心里憋得慌,等伺候完两人用完午膳,趁着给林淡交代家务的空当,说起这个事情。

    林淡喝茶的动作停了停,嘴角一提:“哦?什么流言?”这倒是有趣,书院里有他的流言;庄子上就那么点人,竟然也会传流言。

    “说是大郎你和胡三郎等童生试过了就定亲。”林祥小声道,“小人已经禁止他们乱说话了。”

    “时间都有了,看来还传得挺像一回事情的。”别的地方他不敢说,自家庄上要是被别有心思的人乱传流言,那个人能耐也不小了。不过这次应该不是有意为之,否则林祥现在也不会是这种表现。

    “似乎是下人们看见大郎你一直和胡三郎同进同出,表现亲密,所以才传了开来。”作为林淡的管家,他了解到的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本来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两个同龄的少年之间,关系好抵足同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但是在听到那则流言之后,他突然就觉得林淡和胡澈之间有点不对劲起来。

    林淡的反应很冷淡:“嗯,这事情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对。余道长还在兔房?”

    “是。”

    “扶我起来,我去一下兔房。你晚上安排两个人在兔房守夜,记得给他们中间准备一顿热乎的夜宵。”林淡拄好拐杖,突然说道,“这两天得空了,你看着把空着的一间兔房收拾出来,暂且给人值夜住。以后值夜的人,挑几个轮换。”

    林祥一一记下:“小人这就去安排。”庄上总共就这么点地方这么点人,比起京城大宅来差得不止一星半点。他以往在大宅里也跟着大管家学过一些家务,然而看着人家做是一回事情,自己上手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大郎明明没做过,在这方面却比他要熟悉得多,给他的提点全都是必要的。像是上次收兔草的事情,现在虽然还算井然有序,但是已经有了些不好的苗头。亏得大郎提醒,让他将事情掐灭了,否则这种事情可大可小。林家人虽然为人正派,可是树大招风,政敌可不会管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攻歼起来只愁找不到借口。他们作为林家的下人,自然是在一条船上。今后,应该是他来替大郎把关这些小节,而不是由大郎来提醒他这个下人。

    林淡不知道林祥的想法,出了屋子没走出几步就看到胡澈等在院门口:“澈哥,你怎么在这儿?”

    胡澈听到林淡的声音,立刻扬起笑脸:“这不是等你一起去看小兔子嘛!”他没有上前扶林淡,而是等他慢慢走到自己身边,才并排往前走。

    “你没自己去啊?”林淡算了算和林祥安排家务的时间,虽说时间不长,但是干等着肯定无聊。老大哥这会儿的性子还挺跳脱,怎么也不像是耐得下性子来等的人。

    胡澈撇了撇嘴:“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咱们两个人一起看才好玩呢。对了,蛋蛋喜欢什么颜色的兔子?”

    “单色的兔子吧?”单色的兔皮好拼接,哪怕兔皮显得有些粗糙,做成的皮裘也好,毛毯也罢,都能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若是雪兔皮,还能卖给裁缝铺子,给姑娘少爷的衣服上滚个毛边,价格更好。只是那个对颜色要求太高,他当年弄出个大肉兔都费尽了心力,实在没空弄那娇贵的雪兔。

    “好();。”单色的兔皮暖手捂!

    林淡完全不知道胡澈在好什么。

    说来也是巧,他们刚到兔房,就听到里面余道长的一声:“生了!”然后就是一阵欢呼,紧接着一群人就被余道长赶了出来,“都待在这儿干什么?出去出去!”

    “大郎!”员工被老板抓到摸鱼,一众人都嘿嘿傻笑,十分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儿才零零星星地想起来招呼胡澈,“胡三郎也在啊,小兔子刚生下来了。五只!”

    林淡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发作下人,笑着摆摆手:“好了,都去忙吧。”伸手一拉胡澈,“澈哥,我们去看小兔子。”

    兔房很干净,被打理地丝毫没有异味。

    余道长正和两个道童蹲守着一窝兔子,两个小道童的脑袋差点就要伸进兔笼子里。

    林淡见状,赶紧上前,把两个小道童往后扯了一把:“离远一些,兔子爪子可利。”上辈子他不知道,可是被这群看着没什么战斗力的家伙挠出过血。

    “你走那么快干嘛?”胡澈皱着眉头,蹲下身就去检查林淡的伤腿,发现没什么问题才松开了眉心,但是嘴角依旧耷拉着,明显还是不高兴。

    两个小道童和林淡接触不多,这会儿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劳动了这位贵人,不由得白着小脸一叠声地道歉。

    小道童一个八岁一个十岁,是余道长收养的孤儿,平日里当半个弟子一样教导着,因为余道长的地位,他们也没受过什么委屈,这会儿不知怎么的,眼眶就红了。

    林淡看着心里面腻歪,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就好,以后注意着,被抓到脸上可不是闹着玩的。”像刚才那样,一个不巧一爪子就直接抓到眼睛了。

    余道长也是心下一惊:“多谢大郎提醒,是贫道疏忽了。”

    两个小道童听着也是后怕,赶紧再给林淡道了谢。

    林淡自然又安慰了一句,见胡澈看了看小兔子,就别开头去看另外那些大肚子的大兔子,奇怪道:“你不是要小兔子吗?”

    “都是花的,等我挑一只好看的。”心里面想着要挑一只单色的,眼睛却盯着一只黑白花的兔子错不开眼。

    笼子里的那只兔子也看着他,草料不断从它嘴巴里飞快地消失。

    林淡看得嘴角一抽:“其实黑白花的也挺好看的。”

    胡澈眼睛一亮:“对吧?你看这只,长得可精神了!”他手指头穿过笼子的缝隙,一戳兔子在不断动啊动的三瓣嘴,立刻就被咔嚓一口,疼得他嘶声抽气,手指头上立刻就渗出血丝来,这还是他抽手快。

    两个小道童看得目瞪口呆。原来兔子那么凶,不但会抓人,还会咬人!

    林淡点点头:“是挺精神的。”原来少年时期的老大哥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看起来……很好欺负啊。

    下午上课的时候,胡澈的手指头包得鼓鼓的,明明只是一根手指头破了点小皮,他非得弄得自己像是整只右手都没了一样。

    “蛋蛋,帮我翻个页。”

    “蛋蛋,帮我记一下这段。”

    “蛋蛋,喂我喝口茶。”

    照做的林蛋蛋:老大哥不是被咬了一根手指头,完全是两只手都没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