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四章 浑水摸鱼

第二十四章 浑水摸鱼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胡澈觉得人生的康庄大道,突然变成了一条断头路。

    庄上没有长辈,但是这种事情找朋友显然更好开口。唯一不好的就是,甄兄的反应……真是慢啊。

    反应过来了他还只张口说了一个字:“哦。”

    胡澈等他的下文,等半天没有,追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了有妖精扮成蛋蛋的样子……”

    “吸你的阳气。”甄慢打断他,“你刚说过了,我的记性很好,不用再重复一遍。”

    胡澈两眼喷火,急躁地在屋子里转圈。他今天换了亵裤之后,连拳都没有打,就来这边,不是为了听甄慢一个“哦”字的:“所以你到底知不知道?”

    甄慢眉头微微拧起,眼带困惑:“你今年十五,快十六了,难道才刚刚梦遗?”习武之人不是气血足嘛,怎么胡澈看着还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这个年纪父兄应该早就教过这方面的知识了吧?

    甄慢自己虽然也会个三招两式,但那是奔着习武强身去的,最多就是身体反应比常人要灵活一些,等闲一两个壮汉不能近身。和胡澈这种真正的奔着杀人的武功有着彻底的区别,对武功的认识,其实和门外汉差不多。

    梦遗?!梦遗是什么,胡澈当然知道,但是他从来没经历过。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梦遗?

    看他这样子,甄慢倒是好奇了:“你平时都是怎么解决的?”胡澈的年纪虽然小一些,但是男人该有的反应就算不是那么频繁,也应该有啊,怎么就跟一点都不懂的样子?

    “炼精化气。”胡澈回答地毫不犹豫。

    甄慢长长叹了一口气:“你和林大郎要定亲?”

    上次他和其他几人一起来庄上小住的时候,胡澈和林淡还没有像现在这么亲密。本以为两个人都已经住到一起了,那一定是……关系匪浅。虽然他不明白明明前不久林胡两家还是敌对关系,怎么一眨眼两个小辈就能腻歪成这样?朝局变化太快,他一个小小的秀才,实在是看不明白。

    “啊?”胡澈瞪着眼睛,热度却渐渐从耳根子那儿烧了起来,“怎么你也跟别人似的瞎说。”跟蛋蛋定亲啊,好像很好啊。他们可以一起早起;然后他练拳,蛋蛋做早膳;接着两人可以一起用膳晨读;一起温习功课,打理家务;晚上再一起洗澡睡觉……

    “澈哥,你在想什么呢?”林淡本来想看看甄慢起了没,结果看到老大哥一副神游太虚,口水都要流下来的表情,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想晚上和蛋蛋一起洗澡睡觉。”

    什么叫没有一点点防备();!

    回过神来的胡澈立刻就看到,林淡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他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脑海里一阵电闪雷鸣。完了!他惹蛋蛋生气了,他早上不该说蛋蛋是妖精,蛋蛋比妖精要可人……不对,是可口……好像也不对?总之,蛋蛋哪里是个随便什么妖精能比的?他突然又想起早上蛋蛋衣衫半褪的样子,鼻子就是一热,然后就听到林淡一声冷笑。

    “甄兄,早膳好了。一会儿一起到书房听余道长讲课?”

    “劳烦大郎。我这就好。”

    甄慢被自己的小厮服侍着起床洗漱到一半,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三郎对蛋蛋真是痴心一片。”

    胡澈捂着鼻子,心里面百般纠结,却连自己在纠结个什么都不知道。偏偏同窗好友是损友,一点疑惑都不帮他解答,还尽看他笑话!

    甄慢收拾妥当,移步出屋,才慢吞吞道:“一大早被吵醒,愚兄有点生气。”

    所以这么长时间,甄慢是在故意看他笑话?胡澈噎了一下,才慢慢跟着他出屋。他一手的鼻血,根本就没法开口说话,也不擦一下,等到了饭厅的时候,血沿着指缝直往下掉。

    林蛋蛋两辈子都没见过老大哥这么狼狈的样子,到底有些不忍心,让下人端了水过来,拉了胡澈把脸收拾干净,又花了点时间止住血,才坐下准备吃饭。

    在这里,林蛋蛋的年纪虽然最小,但他是唯一的主人,两位客人都是同辈;所以一起吃饭他得第一个动筷子。

    林家人多,哪怕是庄上的饭厅也摆着两张大圆桌。若是全家齐聚,中间会拉一道四扇屏。现在没有女眷,屏风折拢起来靠在墙边。

    余道长不耐烦他们的规矩,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都是遣了道童去厨房取了饭食,在山顶的精舍用的。

    现在一张大圆桌上,三个人分坐三方,各人的面前摆放着各自的配菜,和样子看上去差不多的粥。

    差得多了好嘛!

    阿乐给林淡盛粥的时候,把里面的姜丝细心地挑出来,放在一边的碟子里,用勺子舀了两下,切得米粒般大小的菌菇和肉末翻滚而出,飘散出一股子不甚明显却极为勾人的鲜香。

    甄慢不吃菌菇,他的粥里是除了肉末外,还有切得碎碎的菜叶,也不知道怎么熬的,竟然还青翠欲滴。他的嘴角刚结痂,吃饭不便,林淡还特意让人给他准备了一个小勺。

    胡澈面前的呢?看着和甄慢的差不多。绿倒是绿的,但是绿得有些诡异,而且这味道带了点说不出的微妙,完全不像他吃过的任何一种蔬菜。肉末也没有。配菜也没另外两人那么丰富,面前只有一盘他从来没见过的……草。

    食不言。

    胡澈憋屈地把自己当成一只兔子,把草给吃完了,才问道:“蛋蛋,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要是没今天早起的事情,他现在应该吃着小馄饨呢!为什么总是嘴巴比脑子快呢?这个坏毛病一定要改!以后要向甄慢学习。

    林淡看了他一眼:“从道长那儿拿了点草药,降火的。”

    吃完早饭,休息过一会儿,才是上课时间。以往这段时间过得飞快,但是今天除了甄慢之外,林淡和胡澈都有些难熬。

    胡澈磨磨蹭蹭地靠近林淡坐下,小媳妇一样地期期艾艾道:“蛋蛋?”

    林蛋蛋根本就不想理胡阿妮。这辈子时间过了没多久,刚开始的混乱不提,这段时间好容易安定下来了,没想到自己却成了老大哥的x梦对象();。这心情,简直无异于天打五雷轰。偏偏,他好像还不讨厌。

    早上胡澈看他的眼神,实在太熟悉。他上辈子家道中落之后,就没少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一个个都想把他生吞活剥,不过敢出手的只有一个杨老六。

    想到杨老六,他就感到一阵恶心。可是对象如果换成了胡澈,他虽然不喜欢,却也不讨厌。但是两个人之间太熟悉了,让人敬畏的老大哥,突然会对他起那种心思,他心里面一下子扭不过来。

    在林淡神游太虚的这段时间里,胡澈已经紧挨着林淡,甚至把他的一只手抓在手上。几乎从不做家务的双手柔软嫩滑,手指纤长,每一片指甲都修剪地干干净净。见林淡没反应,他大着胆子和林淡十指交错地握住,然后另一只手圈过林淡的腰身,将他环抱在自己怀里,又轻轻把脑袋枕在他肩上。

    林淡这段时间被胡澈抱过来背过去,早就已经万分熟悉胡澈的气息,被他这么小动作不断,也没惊醒,反倒下意识地往他怀里窝了窝。

    甄慢看得牙酸。在书院里的时候,这两个家伙整天跟斗鸡一样,互相没一处看得顺眼,处处别苗头。受了一次伤倒好了,现在两个人都快好成一个人了。也不知道两家的家长怎么想的,就把他们这么光明正大地安排在一起住着,也没个大人看着,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他本来以为住到庄上是个好主意,有才学相当的同窗好友,有温汤可泡,有新鲜菜蔬美食,又有名士能够指点功课;现在看来,他还是得趁早撤退才是。不然万一这两人发生了点什么,他若是还在这儿,恐怕就不妙了,希望书院里的鱼蠢一些,早点上钩吧。

    甄慢所料不差,书院里的一池水,经过他们昨天那一场架,已经彻底被搅浑了。

    在书院里读书的,除了苦读的学子之外,不乏家长送进来收心的纨绔子弟。明年就要考试的学子们,自然一心备考,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是剩余的那些,却多少有那么一份闲心。

    尤其事关代表着书院内最拔尖的七个人的小团体,这么接二连三的出事,他们的内心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那七个人里面,林淡和胡澈不和,是全书院都知道的事情。几乎所有学子都指着这两人的明争暗斗当故事听,来打发闲暇时间。后来闹出了林淡受伤变成了傻子的流言,又有胡澈从军的消息,这回却是段子旻和甄慢两个人打了个你死我活。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事情,听说两个人都是被抬出去的?”

    “刘兄在上课不知,小弟可是看得真真的。那两人打的,脸都快认不出来了。”

    “真这么严重?”

    “到底什么事啊,他们两不是平时玩得挺好的?”

    “你们说段子旻怎么有胆子打甄慢?”

    “你怎么就知道不是甄慢打段子旻呢?”

    “身为文人,竟然动手,简直粗鄙不堪。”

    “我看他们那七个人离拆伙也快了。到时候其他人不提,那宁明和董师看他们还怎么傲气!”

    “呵呵,原来方兄盯上了那两位。不过我听说……”

    “听说什么?有话快说,别吊人胃口。”

    “我听说,林大郎和胡三郎可不像传言那样一个傻了,一个去从军了;而是两个人私奔了。”

    “私奔!”

    甄慢把信纸递到胡澈和林淡跟前:“傻鱼,快上钩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