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五章 旁观者清

第二十五章 旁观者清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京城里,林、胡家,都能算得上是高门大户。甄家虽然不在京城地面上,但是门第仔细算起来,比林家还要高出一头。在书院的一亩三分地上,更是少有人能和三家媲美。尤其当三家联合起来,敢上前叫板的根本就没有。哪怕林、胡不和,但他们也是在一个小圈子里的人。

    先生面前最受器重的七个人,剩余的四个人,多少都受了这三人的庇荫。

    但是得到庇荫是一回事,领不领情是另外一回事。

    林淡率先丢开手:“是董师吧?”

    一则新的还没来得及查证的流言,林淡却轻易地将源头指向多年的同窗好友,语气中的淡漠让甄慢都为之一怔:“林弟如何肯定?”

    胡澈也是不敢置信。

    若是林炎,恐怕也不会直接将矛头指向同窗好友。毕竟相处数年时间,可谓志同道合。除非有确凿的证据摆在面前,才会下结论。可是对林淡来说,董师不过是个陌生人。他能率先看得明白,并不是他比甄慢、胡澈聪明,只不过是占了个旁观者清的便宜。

    “书院里知道我和澈哥在一块儿的,除了山长,就是咱们这几个人了。”他和胡澈一起住到小庄,这件事情做得一点都谈不上什么隐秘。但是能知道这些消息的,掰掰手指头也就那么几家,没有一家的子弟在这所书院读书。再说书院和外界的接触时间不多,一般的先生学子们大多连读书都来不及,就算是有闲心,也八卦不到这样的消息。

    “苍蝇不叮无缝蛋,传流言也是一样。总不能什么依据都没有,光凭着我和澈哥两个全都不在书院内,就说咱们俩个私奔吧?不在书院内备考的,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再说,就我们两个以前的关系,说私奔,哪里会有人相信?”

    他之前听胡澈讲起董师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奇怪,“而且你们不觉得,董师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一点吗?”在他看来,这人的运气已经不止是好,已经好到了玄奇的境界。

    “再芝麻绿豆的小官,那也是一个七品的县令,是一方父母;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让一个‘家中只有三亩薄田’的村娃帮忙?而且,他说自己幼时读书是扒了学堂的窗口听的,甄兄、澈哥或许没见过村学,下回我带你们去见见。”他当年收兔草的时候,身边就一个一直跟着的小厮,很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农村里的事情他见得多。虽然他不太清楚董师老家的情况到底如何,但应该大略不差。

    “能办得起村学的村子已经非常富裕();。村学多半是由族人捐助修建,由族老主持,能请到的先生,能是个童生就已经很了不得了。这些童生还多半屡试不第,在村子里教书是为了糊口,断然不会任由人扒窗口白听的。”否则都扒窗口就好,干嘛还教束脩呢?教书先生也是要吃饭穿衣的。

    哪怕是有村学的村子,能上得起学的村民也只有少部分。先生的束脩对大部分家庭来说,都是一笔额外的开支,再加上笔墨纸砚等等,对任何一个家庭都是一项沉重的负担。

    不说先生没有白教的道理,就是其他村民看到了这种扒窗口的行为,逮到了也免不了一顿教训。未必会打,但是这户人家将来的日子定然不好过。凭什么自家出了钱,你家孩子就能不出钱听课?这就跟自家花了钱买了东西白给人用一样,没人心里面会痛快。

    “撇开这些不提,就说到了京城之后,你们看看宁明过的日子。宁明家还有三十亩良田呢,日子竟然过得比董师不如许多,日常还要咱们几个不时帮扶一把。董师家的靠着卖几盆花,就能赁下一个小院儿?蔡崇住的也不过如此。”董师这个人的违和之处那么多,亏得他们几个跟瞎子似的,这么多年都没看出来。

    单论钱财,谁家都比不上蔡崇家有钱。当然,蔡崇不过是个小辈,手头能动用的钱财有限;可是再有限,也比他们要多。蔡崇也是赁屋而居,身边的钱多是用来交际。

    董师当然比不得蔡崇,他家的妻子虽然有钱,却也只能说是小富,最多就是比宁明家有钱一些,跟蔡家相比,那是天上地下;而他的日子过的,竟然能和蔡崇差不多。

    也许是上辈子的经历,也许是受限于眼光,林淡看人看事,总喜欢从钱财着手。他对物价了解,找几个人盯一盯,就大致能算出董师一家的日常收支。

    当然,他没光盯着董师一个人,其他四个人,他一个都没落下。

    宁明的情况最差,不过也算过得去。宁明来京城读书,身边就一个小厮帮忙打理家务,直接就住在书院里,根本就不用在外租房;得空的时候还时常去外面,帮着人写信读信赚点钱,勉强紧巴巴地过着。

    蔡崇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拿钱换关系。蔡家足够有钱,然而背景不够。蔡崇将来若是想在官场上站稳脚跟,只能用钱铺路。花钱看着大手大脚,实际上身边也没什么余钱。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决计没法和达官贵人们搭上关系。

    至于段子旻,和胡澈、林淡差不多,每个月就那么点月例,比他们还少上一些。就是日常开销有家里,他手上的钱只管买自己喜欢的,对庶务方面也不精心,属于不到月底就“安分守己”的人。

    甄慢嘛,世家嫡出的公子,在京城借住的舅家是国公。林淡没本事,也没那胆子去盯。人家真要对付林家,也用不着算计不算计的,明刀明枪的来,林家也挡不住。

    胡澈和甄慢听着林淡的分析,只觉得羞愧难当。尤其是甄慢,他反应虽然慢半拍,但一直觉得自己不说算无遗策,那也是思虑周详,而且在他们七个人中间,他一直就是隐隐的老大,如今却还没有年纪最小的林淡看得透彻。

    “想来大郎已经有计了?”

    林淡想说话,却被胡澈捏了捏爪子,疑惑地问道:“澈哥想怎么做?”论起阴人,他绝对玩不过他们这些读书人。

    胡澈眼睛闪亮:“要不咱们将计就计?”他看林淡不解,解释道,“不是说咱们两个私奔了吗?那咱们就私奔,去屏州怎么样,种上两年花再回来?”

    林淡久久不语,看着胡澈的脸,跟他脑子里开了花一样:“没睡醒?早点去睡。”

    这会儿已经用完了晚膳,距离睡觉的时间还略早,三个人就聚在一起聊了聊。现在聊得差不多了,也是该睡了。

    林淡向甄慢随便拱了拱手道别,便拄着拐杖,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胡澈蔫头耷脑地跟在林淡身后回房,然后突然被在房门口拦住了。

    胡澈一惊:“蛋蛋?”

    林淡抬着下巴一扬:“澈哥,你的房间在那儿。”

    胡澈扭头看了看敞开着门的东厢房,突然心头的小火苗就窜了上来,把小混蛋一把抱起,大步走到床上放下:“闹什么别扭!”再一看床上,原本两个枕头变成了一个,显然也是收拾出去了。这是要把他扫地出门?!这个坏蛋简直反了!

    林淡抓起枕头就砸了胡澈一脸:“我才不是闹别扭!”发生了今天早上这样的事情,他得多心大,才能继续和老大哥睡一张床上?

    胡澈把枕头抓开,熟门熟路地把林淡摁倒在床上:“那干嘛要分房睡?”一想到要和林淡睡两个被窝,他就心底一阵不舒服,掰着手指头列举自己在的好处,“有什么问题你不明白的,哥在边上可以直接给你解惑。”

    “不用,我可以第二天问余道长。”人家余道长的学问比老大哥精深,讲得还透彻。

    “你睡觉想翻身,哥在边上可以帮你翻。”

    “不用,我自己能翻。”他的睡相很好的,现在腿也略微可以动动,自己翻身也就是吃力了一点。

    “哥可以帮你暖被窝。”

    “庄上不冷。”庄上不说四季如春,比外面绝对要暖和许多。

    胡澈看小坏蛋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眼睛一眯:“真不要哥一起睡?”

    这神情和上辈子林蛋蛋熟悉的老大哥的表情重合了,通常老大哥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他要是再不听话,下场通常都很惨烈。林蛋蛋微微抖了抖,但是一想到这辈子的老大哥也就十五岁,顿时胆子就肥了,脖子一梗:“说不要就不要!”

    胡澈俯身,几乎贴上林淡的脸,也不说话,就是冷笑一声。

    林蛋蛋刚才聚拢的胆气瞬间就破灭了,讨好地用脸颊蹭了蹭胡澈的脸:“澈哥,我们还是一起睡吧?”

    胡澈冷哼一声,叫了小厮进来洗漱;完了把林蛋蛋往床上一抱,拿了昨天林淡看的笔记,翻到昨天看的地方,往他手上一放,语气凶狠:“看书!”

    “喔。”林淡觉得自己在各方面都饱受威胁,简直身心受创!但是出乎预料的,他竟然能照常把书看进去,还一觉到天亮。

    醒过来之后,林淡看着床顶板思考人生。明知道枕边人对自己不怀好意,为什么他还能和他同床共枕,还睡得一点防备都没有呢?

    胡澈打完了拳,洗完澡,顶着一身水汽走了进来,看到林淡这个样子,坐在床边,伸手把人扶起来:“醒了还不起来?”

    “唔。”林淡在他怀里扭过头,抬起脸研究起来。怎么看都是一只胡阿妮啊?阿妮怎么会对自己有那种想法呢?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胡澈低头看过去:“怎么了?睡糊涂了?”

    “唔。”没错,大家都是好兄弟!

    阿乐端着洗漱的水盆进来,看到自家大郎又被那个胡三郎抱在怀里,竟然还亲上了!不对,没亲?没亲抱这么久干嘛?胡三郎个禽兽,他们家大郎才几岁,竟然就敢下手?不行,他得让胡三郎去别的地方住,不然大郎的贞操?……好像有哪里不对,名节?……好像也不对。反正就是大郎危险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