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六章 泡汤

第二十六章 泡汤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主人家决定的事情,通常做下人的是没法阻挠的。

    尤其是林家的规矩严,除了诸如厨房绣房之类公用的地方外,其余各房的下人都是各自管着。像现在阿乐察觉出林淡的行为不妥,也绝对不会越过林淡,跑去和林大伯娘或者其他人告状。

    他只能私下找机会跟林淡单独说。

    但是!胡三郎是没别的事情了吗?成天粘着他们家大郎,算是怎么个事情?凭什么胡三郎傍晚打个拳耍个刀,也要让他们家大郎在一边坐着?

    晚饭过后的这段时间,对林淡来说是休息时间,他倒是不拘自己在什么地方放风。胡澈说要看他练武,那他就看看呗,等他掌握了这个时候老大哥的真实水平,等他伤好了,也好齐头并进,赶超揍趴!

    庄子上的演武场,本来就是胡澈随便弄了点,方便自己练武;但是现在越来越像那么一回事儿了。

    余道长也习武,还颇为不弱。至少现在的胡澈是打不过余道长的。他现在带着两个道童,圈着一角不大的地方,一招一式地比划,时不时停下来纠正两个道童的错处。

    甄慢全身上下就伤了一张脸,看到有伴儿,也跑过来做晚课。比划了两下,他干脆跑到另外一边,重新拉开架势:“三郎打得呼呼地尽是风声,没得乱了我的节奏。”

    林淡对甄慢的功夫还是挺好奇的。甄家传承数百年,加上这人还有个国公舅舅,哪怕是一套养生的功夫,一定也颇为奥妙。他倒是想偷来教给家里面的男男女女女,反正指望他们举刀杀敌,还不如习武强身更实际一些。

    余道长的功夫虽然高深,可他现在教道童的是打基础的功夫,这些林淡自己也会。

    胡澈的那些功夫,林淡最是熟悉不过,根本就用不着看。

    只有甄慢的……右手成掌,左手握拳,左手推……推……推出去……

    然后,林淡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显然已经是第二天了();。

    林淡眨巴两下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浑身一个激灵。甄家的功夫,果然好厉害,竟然让他不见了一个晚上!

    胡澈没好气地看着他:“没见你睡得这么沉过。余道长给你把过脉了,说是这些天累到,今后要早一个时辰歇息,午间睡半个时辰,听到没?”

    林淡瞪眼:“这哪能行?”这么一来,一天一个半时辰就没了!他现在的时间本来就很紧,事情那么多,明年还要考童生试呢!他只是从小玩到大的林蛋蛋,又不是真的是从小读书到大的大哥,敢去明年拼童生试已经够有胆色的了,更何况为了不丢脸,他还得考取个好名次才行。

    胡澈低头看过来:“嗯?”

    “喔。”林淡耷拉下脑袋,只能服从阿妮媳妇儿的安排。他就是个怂包!

    大概真的是睡足了,林淡感觉今天精神好了很多,连伤腿都灵便了一些,吃过早膳后,稳步走在前面,随口问落在后面的甄慢道:“甄兄,你换季的东西准备妥当了没?”

    胡澈落后他半步,小心看着他,别让他走路摔着,低声:“走路看着前面。”

    等快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甄慢才像是刚听到一样,回答道:“大郎这是要赶愚兄走?”

    “当然不是。小弟的庄上,甄兄想住多久都可以。只不过家里这两天会送换季的东西来,若是甄兄不介意,那就将就着用用。”换季的家务事烦杂。他还真不知道甄家这种贵门究竟是什么排场,怕一个不小心准备的东西犯了什么忌讳。

    其实既然已经钓到了书院里的“鱼”,甄慢已经没什么必要再继续住在庄上。但因为那鱼竟然是自己以诚相待多年的好友,他心里面难免不痛快,干脆就决定在庄上多住上一段时间。喝酒泡汤,也是惬意。

    至于胡澈,他的一些习惯,恐怕林淡知道的比他自己都清楚。再说胡家必然有安排,倒是用不着林淡再额外操心。

    过了两天,一大队车马果然驶进了庄子。

    当先的是胡家的一辆马车,里面不过是几箱换季衣物。自从胡澈住到小庄上之后,胡家就隔三差五地送东西。倒不是怕胡澈被亏待还是怎么的,主要就是家长们不放心,再加上寄居在政敌的地盘上,反正就当是交个房租。再说,自从天气转凉之后,人家林淡也经常送一些新鲜蔬菜到胡家。

    跟在后面的是甄慢的舅家,秦国公府上的车马。各色东西要考究得多,不过算来就是一些日常用品,什么甄慢平时用惯的茶具之类的,还有些书簿,两辆车直接拉完。

    后面跟着的最多的,才是林家的车队,用的都是牛车。

    小庄虽然小,屋舍却并不小。而且园林造景比京城大宅更讲究,要打理起来绝对是一项大工程。

    庄上虽然温度不见转凉,但是挂了一季的帘子帐幔都得换新的,房子也得彻底洒扫一番。

    林家特意拨了五六个人手过来帮忙,也是忙得够呛。

    当然,这些和主人客人都没关系。林淡这些天嫌吵,干脆和胡澈、甄慢一起搬到了山顶的精舍,和余道长作陪。

    精舍虽然不大,但是收拾出两间屋子来还是可以的。

    是的,两间。

    林蛋蛋没能逃脱胡阿妮的魔掌,被可怜兮兮地剥夺了独住一间的权利();。甄慢袖手旁观,一点都没有同窗之谊,自顾自地让小厮收拾了自己的房间,等他从房里转了一圈出来后,看到林淡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由得失笑:“大郎因何沮丧啊?”

    以前他倒是没怎么意识到过林淡的年龄问题,不过这一次林淡受伤之后,倒是显出一番小儿娇态来。他第一次见的时候,还颇为讶异了一番;随后想想,林淡这般娇养长大的公子,受了那么重的伤,再加上才这点年纪,私下里撒撒娇才是正常。

    林淡哼唧两声,指着眼前的一池清澈见底的温泉,说道:“温汤在前,小弟却无福受用,怎么能不沮丧呢?”

    余道长正巧听到,笑道:“大郎的伤口早已愈合,等这两天拆了板子,略微泡一泡倒是无妨。”林家的这口池子很不错,他泡了这些天,整个人都松快了许多。

    “伤筋动骨一百天,蛋蛋这才多久,就能拆板子了?”胡澈一走过来就反对,眉头皱得死紧。

    “也快两个月了。大郎恢复得快,不过也不能大意,泡完之后还得重新绑上。若是再断,可就难办了。”同样的伤势,在老人家身上恐怕早就一命呜呼。哪怕是林大郎这么一个少年,他看之前的诊断,能活下命来也是叨天之幸。连他都没想到,林大郎竟然能恢复得这么快。林淡所受的伤里面,看着最严重的腿伤反倒是其次,主要还是伤在内腑。他本以为起码得好好调养个三五年,没想到……恐怕至多一年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余道长虽然说得严重,但是在场谁都能听得出他话里面的轻松。

    尤其是林淡,一得到泡汤许可,就浑身痒痒起来。天知道因为这条破腿,他都两个月没洗澡了!虽然天天擦身,但是怎么也比不上泡澡舒服啊。

    这会儿胡澈倒是没拘着他,而是干脆当天傍晚就给他解了禁,亲自帮着余道长一起,把他腿上的夹板给拆了,再亲自抱着一起泡澡。

    山顶的这口泉眼出水有点热,平日里泡澡是引了泉水进屋,屋内用砖石砌了浴池,需要往内加的反倒是凉水。

    林淡被抱坐在胡澈腿上,感觉浑身不自在:“澈哥,我自己洗。”

    胡澈认认真真地给林淡搓背,闻言不解道:“我手重了?”好像是搓出了点红印子。

    “不是。”林淡的整张脸都热得冒汗,偏偏不好意思开口,委委屈屈道,“澈哥,这种事情让阿乐来就好了。”

    阿乐?胡澈想到那个总是偷摸着瞪他的小厮,想也不想地回绝:“不行!以后要不就哥帮你洗澡,要不就你自己洗澡,洗澡不准让别人伺候!”想到别人会跟他现在一样,一寸寸地触碰蛋蛋的肌肤,看到他在水汽氤氲中的粉嫩可口的模样,他心里面就满心不痛快……不,说不痛快还太简单了一些,光是想象,他就有些压制不住怒火。不行,他不能再那么遇事就冲动。

    “喔。”林淡蔫蔫儿地答应。反正这种事情在老大哥眼皮子底下,只能照做没办法;但是离了他的眼睛,他爱咋样咋样。上辈子他阳奉阴违的事情又没少干,就算被发现了,也不过是稍微撒娇卖乖两句就能过去的事情。

    胡澈这会儿还没领教到林·奸商·蛋蛋的狡猾,满心还把君子志诚的那套价值观往一个小坏蛋身上套,觉得林淡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继续高高兴兴地给林淡擦完后背擦胸口,擦完胸口擦小肚肚,擦完小肚肚擦……

    胡澈的手被林淡给抓住了:“怎么了?”

    林淡的耳根子红得滴血:“下面我自己来。”

    胡澈大笑:“蛋蛋是在害羞吗?放心,你有的哥也有,没事啦!”

    “不!我觉得有事。”林淡扣着胡澈的手腕不放,语调都快哭了,“从刚才我就想说,澈哥,你顶到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