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七章 议亲

第二十七章 议亲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家这一天都沉浸在兴高采烈的气氛中。没别的,就是因为家里的老大难问题——林和诚的婚事,总算给解决了!

    要知道林和诚年纪都十八了,过年就十九了。若是有亲事在身,没有成亲还能说得过去,可是他却连个定亲的都没有。

    林祖母难得感性地抹了抹眼角:“老七总算是有人要了。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老七成亲了。”

    林大伯娘在一旁安慰:“哪能啊?不然蛋蛋哪儿来的?”自从被自己相公灌输了一个不靠谱的念头之后,她竟然越想就越觉得有道理——既然他们家的儿子变成了老七的儿子,那以后老七生的儿子,定然是他们家的儿子。

    想想自己的长子,她心里面对林和诚的婚事,比谁都上心都着急。林祖母岁数到底有一些了,为了说亲这事儿,反倒是林大伯娘跑得比林祖母还勤快些。反正长嫂如母,她出面也不算错。

    卓家打听了一番林和诚的名声,本来心里面是不怎么情愿的。可是林家的门第毕竟在这儿摆着,加上自家的姑娘也是个跳脱的性子,若是真嫁个一本正经的相公,反倒是怕处不到一块儿,考虑再三,才总算点了头。

    如此,虽然中间略有些波折,可到底还算顺利。林大伯娘趁热打铁地将婚事定在了年节前。

    林和诚这段时间被压着埋头苦读,只觉得两眼冒金星,听到亲事定下来之后,还木愣愣地傻了一会儿,才突然跳了起来:“孩子他娘,成了?”

    在一旁亲自指点他功课的林大伯,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他背上,厉声道:“坐下,这段还没背完!”

    林家有家学,是个单独辟出来的小院子。家里的孩子都在里面启蒙,平日里教书的是个旁支的举子。他三十来岁赴京赶考,当时也是一腔热血,结果连考了三次都没考上,看看自己岁数也一大把了,也不好意思一直在府上白吃白住,就干脆当了先生。正好可以让林祖父脱出手来,也算是帮了大忙。

    一个举子,指点一群小孩儿开蒙,那根本就是大材小用。可是在林家一点都不出格,林家的孩子自小就能听状元榜眼讲课,教习字之类。

    现在林和诚就享受着被状元亲自捉着辅导童生试的待遇();。换了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偏偏他还坐不住。

    林大伯眼皮子都懒得抬,直接举起手就是一尺子抽上去,带起风声,落下就是一盘新鲜热乎的“竹笋炒肉”:“说了多少遍,集中精神!来年你要和蛋蛋一起考试,若是考得比蛋蛋还差,我看你还有这个脸当人小爹。”

    但是纨绔子/中二病的脑回路,和学霸完全在两个次元。林和诚下巴高高扬起,语气无比骄傲:“我儿子当然得比我出息!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听着好有道理。林大伯在内心默默点头,想想自家老爹是榜眼,自己就考了个状元。老七一样是爹的儿子,而且还和他一母同胞……

    他当下拍板决定:“言之有理。儿子得比爹有出息。咱爹是榜眼,老七,你得考个状元回来。”

    林和诚整个人都懵圈了,他刚才说啥了?怎么就扯到他考状元了?除非就他一个人考试,才有可能考上啊!他小声问林大伯娘:“大嫂,大哥这是受啥刺激了吗?怎的如此口不择言?”

    林大伯娘“噗嗤”一笑:“都要成亲的人了,稳重一点。来年把童生考出来,过两年考个秀才。别的不说,你岳家也是进士出身,总不好招个女婿,身上连一点功名都没有。”

    这话倒是在理。林和诚听了进去,当即重新坐下拿起书本,没看得两行,书房门却被一脚踹开。

    林祖父跟一头暴怒的猛虎似的冲了进来,气得胡子都往上飞:“老狐狸好狗胆!”

    林和诚直觉反问:“狐狸怎么生狗胆?”

    “逆子!”林祖父指着幺儿的鼻子就骂,“你生的好儿子,竟然被胡高旻生的小狐狸精给迷住了!现在老狐狸来找我提亲!”

    “爹啊。”林大伯递上一杯茶水让老爹喝着降降火,纠正道,“虽然蛋蛋不是淡淡,但是淡淡不是老七的儿子,淡淡是我生的啊。”

    “蛋你个头蛋!”林祖父“啪”地一声把杯子摔倒地上,“反正现在那老狐狸说要来提亲,你们这几个当爹当娘的怎么看?”

    林大伯娘眉头一跳:“蛋蛋到底是我林家长子嫡孙,断然没有嫁出去的道理。胡家若是想结亲,是想让他们家三郎嫁进来?”

    林祖父顿时眉头一扬,拍桌叫好:“没错!还是老大媳妇脑子活泛。那老狐狸要是真敢来提亲,拿就让他提!他要是敢嫁儿子,咱们家就敢娶!”事情解决,他顿时就准备抬脚走人,却看到老大正蹲在地上,柴火一样老大一坨,顿时眉头就皱起来,“老大你干嘛呢?”

    “爹啊,这是儿最喜欢的一套杯子。”他拿私房银买的,可贵可贵了,才买了没两天……

    林祖父头一扭:“哼,出息!”

    林大伯娘跟着离开:“我叫个下人来收拾,你们两个继续读书,仔细别踩着碎片。”

    林大伯看自家夫人走开了,才小声和小弟闲谈:“你说爹这脾气,也就是在外面装装样子,在家里这一言不合就摔桌子摔碗的性子,到底是像谁?说起来咱们兄弟姐妹七个人,没一个脾气像爹的。”

    林和诚小声道:“其实火哥挺像爹的。平时八竿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火起来能和人干架,还打不过人家。”他那个大侄子的性子,也是一言难尽。

    林大伯想到自己儿子和胡三郎的斗争史,简直满腹辛酸。可是这儿子都换了个芯子了,难道还一样?

    那当然……完全不一样!

    这件事情,甄慢最有发言权();。在书院里的时候,林胡二人各有胜场;现在在庄上嘛,看着是林淡从头到脚都被胡澈管得死死的,可实际上胡澈不仅对林淡言听计从,还一手包办了几乎从小厮到书童的大半活计,把一个林蛋蛋照顾成了娇气包。

    看吧,平日里的林大郎,哪里会受点委屈就红眼眶?

    甄慢踱步过去,在林淡身边坐下,关心/八卦道:“大郎这是因何事不快啊?”

    林淡现在哪里还不知道甄慢的想法,对着两边高高的菜架长长叹了一口气,良久才憋出一句:“甄兄,小弟心里苦啊。”

    甄慢眼睛一亮,说话的语速都快了一分:“为何呀?”快点说些不开心的事情,让哥哥开心开心。

    林淡摇了摇头:“不说。”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凡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他先是被老大哥作为x梦对象给揉搓了一遍,他还能骗自己说是老大哥睡糊涂了;可是昨天晚上两人一起泡汤,老大哥的反应可骗不了人,就算他当时忍住了;可是今天早上……老大哥又换了亵裤。

    事不过三,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大哥,只能躲菜地里。

    “噫!”甄慢瞪大眼看着林淡。小孩子不地道啊,吊起了他的胃口竟然不说了,太坏了!

    林淡躲的地方实在谈不上隐蔽,不然也不会被甄慢看到。胡澈随便一找就找到了,走上前把林淡打横抱起:“怎么躲这儿来了?今天走动得有点多,不是让你休息了吗?”

    “唔。”林淡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胡澈,被抱在怀里也躲不开,只能把脸往他胸口一埋。

    胡澈盯着林淡透红的耳朵,脚步一顿,吞了口口水,再说话的时候,声音都黯哑了几分:“蛋蛋,哥今天早上又梦到那个和你长得一样的妖精了。”

    林淡把头埋得更紧,假装自己没听到。

    “那妖精越来越厉害了……”

    林淡再也假装不下去,抬手捂住胡澈的嘴巴,求饶:“澈哥,别说了成不?”他懂,完全懂,可是他不能和澈哥这样。

    胡澈看着林淡,突然张嘴舔了一下林淡覆在他嘴唇上的掌心,看着他猛然收回手,才道:“蛋蛋,愚兄鲁钝。”

    林淡扁着嘴不吭声。

    胡澈郑重道:“林淡,我胡澈心悦你。”

    林淡依旧不吭声。

    胡澈的脚步停得更久,抱着林淡的双手微微收紧微微颤抖:“蛋蛋,对不住,别气。”他喜欢将事事安排得井井有条的蛋蛋,喜欢钻研苦读的蛋蛋,喜欢笑得有点小坏的蛋蛋,喜欢撒娇的蛋蛋,喜欢……很多很多,几乎所有的蛋蛋。

    他不喜欢蛋蛋不高兴的样子,却让他生气了。

    “他们今天把帘子什么的都换好了,你看看喜不喜……”

    “澈哥?”林淡拉了拉胡澈的衣襟,小心道,“我没生气。”对老大哥,他大概两辈子都没法真正生气,最多就是闹脾气。如今最多也就是心里面别扭。

    胡澈的表情微微松了松,良久才提了提嘴角:“嗯。”没生气就好,没生气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有希望?蛋蛋才十五,谈这些还早呢。他得等,也等得及。

    甄慢看着两人越走越远,轻轻“噫”了一声。他这么大一个人在这儿呢?怎么就当他跟没的一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