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八章 水草

第二十八章 水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话都说开了,林淡和胡澈两个纷纷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感觉有些别扭。

    最起码胡澈已经不再那么理直气壮地要求蹭床。晚上两个人依旧肩并肩头碰头地温习完功课后,他就慢吞吞地爬下床,慢吞吞地给林淡掖好被角,又慢吞吞地在林淡肩窝趴了一会儿,再慢吞吞地走出去:“蛋蛋,哥在东厢睡,你要是晚上有什么就叫哥,哥听得见。”

    “喔。”林淡在被窝里眨巴眼,“澈哥晚安。”

    “蛋蛋晚安。”胡澈只能慢吞吞地放下床幔,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一个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最后勉强拽着被角睡了一会儿;但是却睡得极不安稳,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噩梦,天不亮就醒了。

    他今天没赶着先去练武,而是小心翼翼地先跑到林淡的屋子里,看到被窝里躺着个小脸睡得红扑扑的林蛋蛋,他一边感到心里面酥□□痒,一边又感到心里面不痛快,手指头轻轻戳了戳肉嘟嘟的脸颊,咕哝:“小没良心的。”没了他在身边,竟然也能睡得这么香。

    林淡眉头一皱,哼唧一声,扭过头就要翻身,不过因为腿伤,翻身的动作跟个翻壳的乌龟一样。

    胡澈也不帮他,就这么笑嘻嘻地看他在床上扒拉,等他好容易翻过去,才重新走出房门。

    在屋子里打地铺的阿乐,虎视眈眈地看着胡澈进来,又虎视眈眈地看着胡澈出去。他们家大郎对胡三郎真是太纵容,明知道人家对大郎不怀好意,竟然还没一点戒备。偏偏大郎不说什么,他一个做下人的,劝也劝过了,可惜没用!

    只除了两人晚上没再同房外,之后每天依旧按部就班地过。甄慢像是住出了兴头,压根没提回家的事情。秦国公府上又送来了两车东西,也捎带了一条消息过来();。

    “你们两个的事情,已经从书院里传到书院外了。”他看两人没吃惊,忽然想到林淡和书院往来频繁的书信,心下了然,恐怕林淡早就已经知道这事情了。

    听着甄慢的话,林淡和胡澈都不意外,应该说这本来就是他们放任的结果。林淡之前对董师的怀疑,只不过是怀疑。哪怕董师的种种都透着不合理,但是林淡并没有什么证据,也找不到所谓的上线。

    “山长为人正气,书院里的流言早就已经制止了,能传到外面,无外乎有人控制。”林淡在读书方面,就算再多一个脑子也比不过胡澈和甄慢;但是在人情往来方面,却比两个人都擅长的多。

    打从他开始给书院的山长和先生们送礼开始,就没有断过。他从来不送什么贵重东西,逢年过节的送点节令上的玩意儿,平日里送点庄上的出产。他派人送东西的都是细心人,看到先生们家中有什么不便的,当下就找人帮忙做了。

    当然先生们也不会觉得白受了这份礼。能在书院里教书的,在学问上或许比不得林家的一干长辈,但是教书的经验上都有独到之处。他们有些会出题,有些索性拿了自己的笔记出来交流分享。他们这样一方出题,一方回答,往来书信交流,如今和林淡已经能够说些闲话。

    像是这则流言,林淡比甄慢知道得还早一些。山长是不会跟林淡讲这些的,但是其他先生们会。

    胡澈看他不紧不慢的样子,忍不住抓过他的手捏了捏:“有头绪了?”

    林淡也不挣开,含糊道:“嗯,大概知道什么办法了,再看看吧。”

    甄慢拿起杯子喝茶,完全不去看眼前的两个人黏糊。他觉得再这样下去,流言就不是流言,都快变成现实了。

    说白了这件事情和他的关系不大,他就是觉得这事恶心,任谁被自己视为好友的人当做筹码拿来交易算计,都不会感到高兴。哪怕拿来被交易的人不是他,但是这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董师今天可以算计胡澈和林淡,明天为什么就不能算计他?

    更让他感到在意的是:“先生们还会跟你讲这些?”

    山长并不是多嘴的人,就算是书院里有什么流言,除非是太过不像样,他也就是稍微点一句,从来不会明说。山长都这样了,书院里的先生们,自然也是上行下效。再说先生们虽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往来的圈子却也不容易知道一些市井流言。

    林淡狡黠一笑:“先生不说,不是有先生娘吗?先生们少有打理家务的,家里面都是先生娘在操持,有什么不便,学生帮着做了,先生娘都记着呢。”

    他送一把蔬菜几个鸡蛋,先生看到的只不过是桌上多两盘菜,先生娘看到的却是节省了家里的伙食;这个天气下,或许还能当个人情往来的节礼。加上林淡这些天让人打着换季整修的名头,“顺便”将先生们的屋子略微修葺了一番,并没有大动干戈,充其量就是将碎掉的屋瓦换了换,再捉了下漏。

    这种对林淡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可是对先生娘来说,家里不漏雨,可是大大的方便。特意去找人修屋子并不便宜,一般工匠也不愿意就赚几个换瓦的钱。

    再下去就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天气了,林淡这一番算得上是及时雨。林家自家有几户工匠,加上林淡这个月来的生意略微赚了一些,花得起这笔钱。

    有时候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但有时候钱远没有人情有价值。

    就是先生娘他们没自发给他当眼线,他这些天得到的先生们的指点,也让他获益匪浅。连带着住一起的胡澈和甄慢也得了便宜。

    余道长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多听听别人的课,接受一些别人的观点是好事。而且在学问上余道长或许不弱;但是在指点人考试上,还是书院的先生们更擅长一些();。

    当然指点的人多,林淡的功课也多了起来。还好林祥对于真正的管家已经摸到了门路,在家务上已经不需要他多操心。

    在一场秋雨过后,林和诚派人将一张地契送了过来,就是原本属于徐老三的山坡地。他倒是想亲自跑一趟,无奈作为准新郎,他的事情太多,盯着人的人也多。从大宅到小庄,往返一天时间,没人会让他躲这个懒。

    这天午后没什么事情,胡澈背着林淡,带着人过去踩了踩地盘。

    甄慢不想看他们两个人黏糊,干脆和余道长一块儿走,跟着认认一些常见的草药,也当做是长见识。

    胡澈听着林淡和林祥讨论要雇的人手,忍不住道:“这漫山遍野的草,让人清理多费事,干脆放兔子们来吃不就完了?”

    林淡趴在他背上,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这要真放兔子来吃,今后我就看不到兔子了。狡兔三窟,别说这么点山坡地,就是这一整片地都不够它们打洞的。”再说那么多杂草,也未必都是兔子们爱吃的。

    转完山坡地,林祥合计了一番,说道:“大概雇个二十来个人,干个两三天就完了。咱们自己庄上的人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别处的村子可是农闲。再说咱们收兔草差不多也都快停了,我看着到那些村子上去雇点人。”

    “行,每个村子上都雇几个,别全是一两个村子的人。等拔完草,要是干得好,留着他们继续整地,干不好,就换一批人。”剩下的等来年种葵花,也不是庄上这些人能够搞定的。若是这些人能够好好干,他倒是不介意今后农忙的时候,一直雇佣这些人。

    “小人省得。”林祥跟着一路走,看着一片略微平缓的地方,说道,“这片地略微整一整,就能盖几间房子,农忙的时候给帮工住,平时也可放些农具。”

    “嗯,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能建仓库?要是地方够的话,把兔房也搬过来。”兔子的繁殖快,短时间内他肯定只能自己养,哪怕为了繁殖出更多的种兔,兔房的地方也不能小。

    要是早上几天,林祥可能还对兔房扩建的事情不以为然,然而伴随着兔子们陆续生产,他盘算了一下小兔子的数量,觉得现在空着的两间大屋,恐怕要不了半年就能塞满。

    胡澈提议道:“咱们去高处看,能清楚一些。”

    等他们爬到了山顶,不多时余道长他们也走了过来。除了余道长看着还是和出发前一样外,两个道童和甄慢都已经不复光鲜,身上全是露珠草屑泥点,满头的汗,头发也乱蓬蓬的。

    胡澈看余道长和两个道童都背了个背篓,现在里面都放着些草药:“看来道长还有些收获。”

    此刻胡澈的形象没比甄慢好多少,只有林淡被他一路背着,脚底都不见一点泥。

    余道长呵呵笑了两声,从背篓里拿了几株草递给他们看:“几位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三个人都是城里长大的世家公子,就连林祥也是从小在林家长大的。林淡充其量能认识些兔草蔬菜,对其它的也是半点都不知道。

    三个人恭敬道:“还请道长指教。”

    余道长也不谦虚,心情极佳:“这可不是草药。”

    不是草药,他采来干嘛?三人感到奇怪,却并未问出口。余道长是有大才的人,不会有空做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余道长没有吊人胃口,接着就说道:“这个是水草。”

    水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