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二十九章 泉眼

第二十九章 泉眼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片山坡地上虽然草木繁茂,却没有什么山涧。徐老三当初也找人来看过,也不曾挖出泉眼来。可若是真没有,那这水草是哪儿来的?

    “贫道帮大郎找到泉眼,大郎可得包个大红包给我。”

    “这是自然。”他本来还打算着从庄上引水过去,若是山坡地上就有水源,那方便不止一点点,花费也能节省下许多。区区一个红包算什么?

    既然余道长说得这么有把握,林淡他们当下就跟着他来到发现水草的地方。要不是余道长宣布已经到了地头,他们根本就看不出这里和别处有什么区别。

    “就这儿?”

    “就这儿!”余道长肯定。他弯下腰,两三个一扒拉,就从到膝弯高的杂草中,又拔出一根手指长的水草来,“这不是挺多的嘛。”

    别说林淡看得眼酸,就是自诩眼力过人的胡澈都对余道长的这一手叹为观止。

    甄慢也跟着摇了摇头:“我一路跟着道长,看着他采,还特意找了找,根本什么都没找到。”

    余道长笑呵呵道:“这是贫道多少年采药练出来的本事,你们这几个少年郎想学没那么容易。”

    两个小道童闻言,顿时脸露钦佩,小脸仰着,眼睛看着余道长闪着光。总有一天,他们也能和余道长一样厉害哒!

    林祥兴冲冲地问道:“咱这就开挖吗?”

    林淡看向余道长:“道长,这有什么讲究吗?”

    “这倒是没有,等贫道给你们圈一下,找人可以来挖了,先挖个蓄水的池子,不知道大郎是怎么个打算?”

    林淡早有准备,拿了大概画的规划草图,给余道长看,指着两处地方说道:“这两个地方打算起几间屋子,这里修路……其余的种葵花……还请道长指点。”

    他拿出来的草图真心只是草图,连地形都是照着自己的想象画的,也就是大概勾了个轮廓。

    余道长一看就问了些葵花的种植要点,了解到之后,点了点头道:“贫道一会儿去画个草图,大郎到时候看看,大略能参考一二。”

    “道长客气了,淡求之不得。”林淡简直像是捡到金子一样高兴。身为一个纨绔,他天生就对读书好的这些人怵头。上辈子他躲都来不及,这辈子接触下来,发现倒是挺好相处的。而且懂得多真的是好有用啊!

    胡澈也想在林淡面前多多表现,可是他对这些种地之类的,根本就一无所知,就是想帮忙也无从下手();。

    林淡察觉出老大哥莫名低落的情绪,等到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才问道:“澈哥,你怎么了?”

    胡澈本来不想说,但是对着林蛋蛋的眼睛,不知不觉就吐露了心声:“蛋蛋,是不是觉得哥很没用?我什么都不知道,也帮不上忙。”

    他是家中幺子,出身又体弱,自小就受到家中宠爱。及到大哥娶了妻,大嫂待他也极好。往常他读书好,武功也好,长相也自认过得去;要不是爹娘拦着,媒人恐怕早就踏破了他们家门槛。他嘴上不说,心里面却一直隐隐自傲,觉得自己哪怕不能像大哥那样继承家业,将来的成就也未必会比父兄差。

    但是一朝离了家里,只不过是住在林家的庄上,他第一次知道这其中有许多不亚于书本上的学问,而他根本就一丁点都不知道。

    林淡很诧异:“澈哥怎么会这么想?”不说以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大学士,现在的老大哥作为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知道得已经够多了。

    胡澈还是很沮丧,伸手把林淡的手握在手心,扁嘴:“我都帮不上忙。”

    林淡两辈子加一块儿,也才第一次看到老大哥这么……惹人怜爱的时候,不由得往胡澈的方向靠了靠,伸手拍拍他的后背抚慰:“澈哥你还小呢!”

    他们两个刚从山上下来,哪怕林淡一直被胡澈背着,也难免沾到点水汽。他们一回来就洗了个澡,现在靠坐在床上等吃饭。两个人本来就离得近,林淡再往胡澈那儿一靠,顿时就没了空隙。

    “说的什么话?你比我还小呢!”胡澈表面正经地瞪着眼,一只手却悄悄绕到林淡背后,顺着腰把人揽住,看到林淡没反对,才暗暗咽了口口水。

    其实他知道自己这样,老是想着占蛋蛋的便宜不好,可是手脚总是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一看到蛋蛋就想要黏过去,总想要碰碰他,可他却连连偷偷亲亲他都不敢。

    林淡歪过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澈哥别胡思乱想,今后你一定能很厉害。”虽然胡澈变得厉害,对林家未必是好事情。

    林胡两家目前不过是临时合作,上次他提议和胡高旻在屏州合作种葵花,结果没能成功。当然一来是他还太嫩,没有足够的地位和成绩来说服胡高旻;二来也是基于双方的总体立场依旧对立,一点点利益并不足以让胡家改变立场。

    他忽然想到胡澈对他……情愫。如果把他自己加上去当筹码,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打动那位。只是,他算得了什么筹码?

    他不想这么想,但脑子下意识地就去思考这些。他的脑子没有大哥那么聪明,就算他现在记忆力好,也在慢慢补上进度,但是他的时间不够。

    十年时间,他如果勤学苦读,运气又足够好,或许能够考上个举人,甚至是进士。然而也就这样了。一个进士能做什么?进士连个官员都不是,他当吏部尚书的爷爷都没撑过去,他一个进士能有什么作为?

    如果把胡家绑在林家的船上呢?

    “蛋蛋?”

    “嗯?”

    “如果将来……要是我们能够成亲的话,到时候我们就去屏州种葵花养兔子吧?”

    林淡猛然一怔,撑着坐直了身体:“澈哥?”

    胡澈笑得有些腼腆,数着林淡的手指头慢条斯理道:“虽然现在我们两家看着关系还不错,可是等到把那个背地里阴我们的家伙揪出来了之后,无论怎么应对那个人,咱们两家还是会回到原先那样。到时候,除非我们两个离开,才能……”他说着说着,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如果他们两家的关系,并没有到这个程度,恐怕现在只要林淡不讨厌他,他就可以说服自己的爹娘上门提亲,过程就算不会太顺利,却也不会太曲折。就像他之前说的,林淡是长子嫡孙,不能嫁到他们胡家;他作为幺子,嫁去林家也未尝不可。再加上本朝有不少男子与男子的婚事,并没有什么嫁娶之说,成亲之后分门立户的也多。

    摆在他面前的最大的难题,并不是如何让林淡喜欢上他;而是两家的立场,或者再往上推一推,直白点说就是两家究竟在哪个皇子背后站队,究竟更看好哪一位登基。

    在这一点上,林淡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左右自己的家族,胡澈同样也没有;无论他们在同辈中表现得有多么优秀。

    林淡并不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讨人喜欢,却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会这么讨人……喜欢。胡澈对他来说一直是个外人,可却是外人中唯一对他真心以待的一个,无论是在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他在刚才还想着要算计胡澈,而胡澈想的却是怎么和他两个人过日子,甚至为此不惜脱离家族,放弃唾手可得的锦绣前程。这个人三十不到就当上了大学士,却肯为他放弃……

    他张了张嘴,喉咙却跟被什么哽住了似的,说不出话来。

    胡澈被他看得心头一跳,觉得自己刚才那番话,至多在自己心里面想想就好,何必多嘴说出来?蛋蛋现在虽然不反感他的靠近,却也谈不上喜欢,怎么会想到两个人的将来呢?

    “蛋蛋,对不住,哥吓到你了。”

    林淡摇了摇头,依旧巴巴地看着胡澈不说话。

    “三郎,林大郎,可以用晚膳了。”胡澈的书童阿德进来叫人。打从他跟着三郎到了林家庄子上后,就跟个废人一样,一天到晚需要做的事情,加起来都不超过半个时辰,像今天这种叫人吃饭的跑腿活,还是他好不容易争取到的。

    然后他就迎来了自家主人的杀人视线。阿德的脸一阵僵硬,他不就是叫个人嘛,到底做错了神马?!

    林家的大宅内,此刻已经用完了晚膳。几个林家的男人都留了下来,一人一个茶盏端着开始商量事情。

    林和诚强烈要求与会,于是他就捧着一本还没背完的书。

    林祖父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开口带了点小心翼翼:“你们说蛋蛋现在气头过了没有?”

    “蛋蛋几时生过气?”林和诚不明白,他这个当小爹的怎么不知道?

    林大伯一巴掌就拍在了小弟背上:“你闭嘴。二弟、三弟,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林淡当初摊牌的时候,林二伯和林三伯都不在场,可是后来都被告知了经过。他们虽然觉得这个事情过分玄奇,但是看着林淡和之前林炎迥异的作为,倒是在心里面信了个七八分。

    林二伯首先开口道:“这件事情,于咱们来说还没有发生,但是对蛋蛋来说,是杀身灭门之仇,要报仇怎么也该让蛋蛋参与。”

    “二哥说的没错。”林三伯赞同,“就算蛋蛋再怎么生气,总该第一个生仇人的气吧?”

    林和诚听得一头雾水:“什么什么事情?什么仇人?”

    林祖父笑眯眯地看着小儿子解释道:“就是将来把你爹、你大哥、二哥、三哥,包括你,还有你儿子全都杀了的仇人。”

    林和诚一脸懵圈:他们家什么时候发生这么凶残的事情了?咦?等等,好像蛋蛋提过……难道他媳妇儿还没过门就要守寡了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