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五十八章 来不及

第五十八章 来不及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不知道是不是下厨练出来的,林淡对气味十分敏感。

    空气中为不可查的血腥味和某种腐臭的味道,余道长几乎闻不到,但是林淡已经感觉有点恶心了。

    两个小道童一前一后地问道:“这个怎么会是匪寨呢?”

    “不是前朝遗民的寨子么?”

    大商立国百年,其实现在哪里还会有什么真正的前朝遗民?现在的所谓前朝遗民,其实都是不堪苛捐杂税,逃到山林里避世而居的流民,俗称黑户。

    黑户不需要缴税,不需要服徭役,只需要找到一个足够隐蔽的地方,就能够修生养息。不少人做流民,往往都是一个村子一个家族地逃。

    听起来似乎只是换了个地方生活,还不用缴纳花样繁多的税收;但是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自给自足是非常难做到的。譬如说盐、各种药材、铁器等等,甚至于就算是有药,也没有大夫。流民没有路引,没法进入到城镇采买各种必需品。

    他们不像盗匪,会有很多钱,能够在城内安插眼线,帮他们采购物资和销赃。

    他们不敢和人往来。人口对于当地的官员来讲是政绩,能够将逃民纳入治下,平添数十户人口,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但是这馅饼只是对官员们来说的,对逃民来说,他们得先缴纳相当的赋税,在必然缴纳不出后,得用徭役偿还……

    许多行走山林间的猎户,如果胆子足够大的话,会和逃民做交易。当然他们也得足够艺高人胆大,否则的话,逃民为了保护自己的隐居地不被发现,很可能让猎户永远都出不了山林。相对而言,像是余道长这样懂得医术的,又是方外之人,会比较容易赢得逃民的好感和信任。

    事实上,在林淡闻到那不祥的气味之前,他一直以为余道长会带他来的是一个逃民的聚居地。

    林淡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受不住了?”一名道骨仙风的道长从树上飘然而下。

    有一点倒是道门公认的,应道长的武功已臻化境。

    这一点,林淡很快就有了认识——应道长带着他去剿匪了。

    匪寨目测人口不下上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个略有规模的逃民村落,附近的许多山坳开垦成了农田,山坡上种满了果树,在期间忙碌的农人都有百十来个。

    有身着皮甲,手持兵刀的青壮年男子,往来巡逻穿梭,手上提着山鸡野兔,看上去倒更像是猎户。

    应道长指着几处地方:“那是几处岗哨,咱们得先把那些地方挑掉。”

    林淡听着抽了抽嘴角。挑掉什么的,是你一个前任国师随口讲的话吗?他现在有点怀疑,应道长辞去国师之职,根本就是想打家劫舍……不对,是当个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的大侠。

    他左右看了看,余道长听得认真,两个道童也是摩拳擦掌,暖手捂正在吃草。他上辈子或许还能当个战斗力,这辈子……能保全自己就不错了,上阵杀敌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转眼之间,应道长已经把匪寨的布置讲了个清楚,然后他就说道:“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把这匪寨收拾掉,诸位还请帮贫道掠阵。”

    掠个毛的阵啊!根本就是应道长一面倒地推进。那一身形如鬼魅的轻功,没有一个盗匪能在他手上走过一个回合,一照面就被放倒,根本连呼救都没法喊出来。这还是青天白日!

    一个人的武功真的能够高到这种程度吗?林淡感觉自己做梦还没睡醒,摸出刷子给暖手捂一边梳毛,一边思考人生。如果他上辈子有这样的功夫,那……

    远在京城的胡澈却一头冷汗地从桌案上惊醒。

    胡钧刚好走进来,看着面无人色的弟弟,忍不住皱眉道:“你才十六,这么拼命做什么?累了到床上去睡,别趴在书桌上,也不怕着凉。你身边的人呢,连条毯子都不晓得给你披一下?”

    胡澈还有些惊魂未定,看着胡钧的眼神有些恍惚,半晌才道:“哥……我就是眯一下,阿德他们被我派出去办事了。对了,这里是最近收到的消息,我发现一点不妙的迹象,爹什么时候回来?我要找他商议一下。”

    他刚才好像做了个什么梦,好像还是个以前也做过的梦。梦里的内容有些记不住清楚了,但是那种恐惧却直到现在还停留在心口,手还是抖的。他直觉和林淡有关,很想不顾一切去吴州找林淡,没有林淡在身边的日子竟然有些难熬,明明他们关系转变至今,其实并没有多少时日。甚至于,他听旁人说过自身相似的经历,情到浓时情转淡……似乎说他和林淡也没错,情转“淡淡”嘛……真是越来越想他了。

    胡钧依旧眉头紧锁:“哥跟你说话没听到?你得多注意休息!”他得找人问问,也不知道三郎一天究竟休息多少个时辰。总感觉胡澈前不久还是个做事冲动,经常心血来潮活泼过头的活猴,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似乎有了心机城府的家伙。而且他之前留心了一下胡澈的处事,竟然有了几分他爹的影子,活脱脱一只翻版的老狐狸。

    “哥,我有分寸。”胡澈抿着嘴。他最近是没休息好,常常想林淡想得有些睡不着,反正一样睡不着,他干脆就多处理一些事情。一个茶摊能够传递的情报有限,能够做的事情更加少,他手头的资源还是太少,但是如今越来越不妙的局势,却让他有一种紧迫感。

    他得抓紧时间,不然就来不及了!

    胡钧一把拍向桌子,质问:“你到底在急什么?”

    胡澈说道:“天下将分,民不聊生。”

    胡高旻推开书房门的时候,就听到小儿子的话,一只脚刚踏进门口就呆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