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六十二章 根据地

第六十二章 根据地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没人能够想到,胡澈竟然能够找到林淡的下落。

    寨子非常偏僻,山里面连一条正经的路都没有。但是只要有人,就会有活动的痕迹。山寨内那么多的人,每年光是销赃和采买就不是一个小数目,若真的全是小路,光靠着人力背进来,那肯定不成。

    因为林淡在汶城要一住三年,胡澈自己人不能过去,就对周边进行了大量的布置。他还把权限给了林淡。那些天林淡天天在茶摊上坐着,可不光是喝茶吃饭。包括汶城在内的周边地区,他都进行了一定的安排;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些安排会把自己给绕进去。

    胡澈分析线索的能力,是连胡高旻都要点头的,若不是小儿子年纪还小一点,还得兼顾学业,他简直恨不得把胡阿妮拿来给自己打下手。他不是没这么要求过,然而被胡阿妮毫不留地拒绝了!

    “我现在一个茶摊,都还没有打理清楚,再接手其它的事情,未免有些揠苗助长。”胡澈回答地很理智。情报搜集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要剔除大多数无用甚至会误导的信息,归纳整理出这些信息中隐藏的内容,甚至于通过这些信息,来将事态把控到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那么多杂乱的事情,光靠着胡澈一个人做,肯定是不行的,哪怕他在这方面有着再高的天分也一样。他现在不仅需要大量的人手,而且还需要有用的可靠的人手。

    掌握大量信息的甜头,他刚刚尝到一点味道,足够喂养起他的野心。别的不说,屏州的庄子已经入手,因为及时发现了一户急着用钱的人家,庄子入手的价格比起实际来,要便宜了足足三成。他现在手头的钱不多,还问他娘借了一点;不过按照他现在名下产业的赚钱能力,要把这些钱还掉,只需要一两个月。

    虽然他知道他娘不会管他要这个钱,可是他都是准备娶媳妇的人了,既然已经从家里拿到了立业的根本,就不能事事靠着家里。想想林淡已经给公中赚钱了,他都还得靠着他娘的私房贴补。

    就是谈声望,他现在也远远不及林淡。哪怕他在考场上压了林淡一头,在别人看来,也是赚了林淡重伤未愈的便宜;在宿舍那边的努力,也是林淡对同窗的照拂。虽然他也算是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没有一样是足够能和林淡相提并论的。

    他只有三年时间,三年后他得成为能够配得上林淡的好男儿,好阿妮。”更难的是能够把握住着个度,也能够按下不必要的同情去执行。很多时候,对于遭逢苦难的人们来说,他人的同情和怜悯,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林淡在做的事情,其实是在不断告诉他们,他们还能够做很多事情,能够很好地生活下去,哪怕只是靠着自己的双手,甚至于哪怕一辈子都在这个寨子中……

    林淡笑了笑没接口,反而问起来:“说来得送一批人出山了。”他也得给家里面报个平安。

    一些家中尚有亲眷的人,开始想着要返乡。他们多半是家中的顶梁柱,家中没了他们可过不下日子。其中有一些是商人,能够被盗匪们看中了劫掠的,多半生意做得还不错;对于他们原先被盗匪们劫走的财货,他们只字未提。作为商人,他们最能够理解林淡让他们做工还债已经是非常厚道的做法,救命之恩哪怕让他们签卖身契也是在情理之中;什么发还被劫掠的财货之类的,他们根本不想都不会去想。

    刚被救出来的那些天,他们的脑子确实还是懵的;然而伴随那么多天的修养,生锈麻木的脑子也能渐渐转动起来,开始想到家中的老小,纷纷提出能够回家交付欠下的救命钱。

    对于这些人,林淡并没有为难,他知道肯定不会让所有人都留下来,也肯定跟会把人送出去,但是他却有些担心,寨子的位置会暴露。毕竟这是他作为整个林家的后手来经营的,隐蔽性方面肯定很重要。

    在这方面,余道长有办法。过了几天准备妥当后,他就裁了一匹黑布,用黑布条蒙了人的眼睛,用一根绳子让这些人握着,首尾让他的两个道童牵好,他自己在旁看着以防万一,带着人就出去了。

    林淡注意到余道长走的是和来时的另外一个方向。

    应道长解释道:“那里有条官道,不过太过偏僻,官兵不达,原先这个匪寨就经常在那里埋伏过往商旅。”

    林淡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可有暗道?”要不是寨子中事情太多,他早就想探查一下周边。光是看匪寨仓库里的东西,他就敢肯定有可供马匹行走的路径。

    “有三条道。等大郎空下来了,贫道带你去认一认。”

    山路比较难走,但是有余道长护持,哪怕蒙着眼睛,想要出山的人们也没有遭遇到危险,只是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才终于走到平地。

    “好了,咱们就快到官道上了。此去诸位应该认得路了,同路的可结伴而行。大郎准备了些许盘缠,诸位可带在身边,若是有什么困难,尽可去汶城,向林同知求助。”

    那些人听余道长这么说,不禁心下松了口气,问道:“敢问道长,不知大郎和林同知是何关系?”

    余道长笑道:“这点倒是无需隐瞒,不过诸位知道了也不用多做声张。大郎是这位林同知的长公子。他之前所说的救命钱什么的,诸位不用放在心上。大郎并不差这点钱,当时也是事急从权,怕诸位容易想不开,才如此行事。只望你们将来能够好好过日子,大郎就没有不满足的了。”

    几个人一听不由得肃然起敬,刚想说什么就听到马蹄声。

    余道长抬头一看,偏僻的官道上两人双骑正看过来,其中一人还是熟人。

    胡澈坐在马匹上看到余道长压着一群蒙着眼睛的人下山,就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

    萧护院见状却立刻跳到胡澈前方,紧张道:“三郎小心强人!”这老道看着就是高手,他今天难道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胡澈勉强维持着表情,看着余道长:“道长多日未见,难道是落草了?”

    余道长抹了一把脸,抬头望天:“此中缘故,一言难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