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六十六章 乱局

第六十六章 乱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二皇子挥军北上,哪怕现在连京畿都还没到,京中已经呈现出一些乱象,有些人家已经趁着叛军还没到,赶紧收拾了细软,连夜离开京城。

    京城人士在京畿行走是无须路引的,但是这一回这些人逃难,显然不会逗留在京畿。那还不如留在城高池深的京城呢!路引对普通人家来说比较难开,但是对一些有关系的人家来说,倒是不难。

    甚至有些官员,家中亲人悉数离京,就剩下自己一个当官的没法擅离职守,还留在京城。逃难的人目的还很明确,全都往着北疆而去。北边虽然在打仗,但是……反正每年都要打,打到现在也没见外族攻破过防线。而且北疆距离京城比较近,先在往北面跑也不会向南面跑一样危险。

    原本热闹的京城,似乎在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一些没能离开的人家,也开始往家中囤积米粮。京城物价飞涨。

    一些被盯得死紧,无法离京的官宦家庭,开始加强守备,加高院墙,把一些个什么猫洞狗洞的全都给赌上,连角门后门的也封了几个。守备力量不足的文官家族,开始找关系和武官抱团。

    谁都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做事情不能太出格。但是私底下的小动作却愈演愈烈,皇帝直接就摔了手中的茶盏:“想走?好,那就给朕走个干净,全都别回来了!”

    然而这只不过是一句气话。皇帝就算是大商朝的老大,朝臣也不是皇帝家里的奴才,能一句话打杀就打杀的。人口对大商向来是重中之重,虽然皇帝现在说的话,类似于流放;但是凭什么流放呢?

    当皇帝的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咱们都得依律行事不是?虽然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在很多时候都是一句屁话;但既然有这么一句话,那就说明在某些时候还是能够拿出来遛遛,恶心恶心天家的。

    一言不合就拿人开刀的帝王,无一不是强势到了极致的。最起码手中掌握着绝对的兵权,但是暴君也不能想杀谁就杀谁,毕竟哪怕是暴君,也需要文臣来帮他治理国家。真正见谁杀谁的,那个不叫暴君,叫疯狗。

    现在的皇帝远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敢玩一言堂。若是他这么做,那只有一种后果。既然天家不遵守规则,那么其他人也不用跟他在同一张棋盘上玩耍,大家全都掀了盘子自己玩。到时候天家究竟还姓不姓商,恐怕得两说。

    皇帝这话,是在皇后的寝店说的。这段时间,这个大商朝最尊贵的家庭,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她现在的后位岌岌可危,没办法也没有底气出言指责皇帝,没有早早将二皇子立为太子。皇帝看重的皇子有什么用?做事能像太子一样名正言顺吗?

    若是她的皇儿是太子,那些个朝臣敢这么随随便便将一国储君,和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跛子相提并论?

    林永长不过是区区一个吏部尚书,她爹可是当朝宰执。留守庄子的管家,成功将信递到了京城——混世魔王谢思兴到了他们庄上了肿么破?

    第二天,参观过葵花花田,参观过兔房的谢思兴,明确表示他要留在这里画画。

    管家懵圈。谢思兴就算没了世子头衔,也不是他区区一个下人能够得罪的,当下再递了一封信到京城——混世魔王赖着不走了肿么破?

    家务事都是林祖母在打理。信当然是她率先收到的,她不敢自专,拿去给林祖父。

    林祖父也是一脸懵圈。肿么破?破不了啊!只能回信让管家好吃好喝招待着,让谢思兴住到高兴为止。

    而这时候另外一封信,也通过货郎递到了林祖父手上。

    林祖父看完,收好了信,立刻吩咐套上马车,去叶次辅家。

    叶次辅打开封好的信封,一枚络子就掉了出来。他一看那歪歪扭扭地很自成一格的络子,就知道是他女儿的手笔,立刻眼眶通红,抖着手把信纸展开,一目十行地看完,对着林祖父纳头便拜,张了张嘴却已经是泣不成声。

    信里面的消息,是从河州传来的。不过河州不太平,一路辗转,到现在才到了京城。

    当初林淡吩咐阿乐前往河州布置的时候,防的还是十年后林大伯到任时候会遭遇到的危险,想提前做一番布置。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二皇子竟然会提前那么多年发动。

    河州城破的时候,阿乐也正在城内。不过他到河州本来就是干一些暗搓搓的事情,发现苗头不对后,立刻将河州知府的家眷救出,并且找了身材差不多的尸体,套上他们的衣物,摆成上吊的姿势。

    上吊死的人样子格外狰狞扭曲,哪怕熟悉的人看了,也不过认认衣服。除非是至亲才会仔细检验。好悬让他们蒙混过关。

    阿乐的准备充分,一行人虽然受了点苦,好歹保住了性命。等河州的桐油店一开,他才联系上了林淡,辗转把人送了出去,又趁乱将知府的尸体收殓了。

    林祖父怕叶次辅大悲大喜之下,身体扛不住,赶紧安慰道:“万幸令千金无事。如今往京城路途不顺,我那孙子自作主张,让人护送去了吴州。只是钱知府只能草草落葬,还待将来反贼伏诛之后,再重新落葬。”

    女儿和外孙外孙女没事,叶荣是很高兴,但是女婿身死,他也很伤心。他只得那么一个女儿,女婿就跟他的儿子一样。他花在女婿身上的精力,一点都不比在女儿身上少。

    这会儿他勉强稳住情绪,摸了摸脸道:“多亏了大郎。等他回了京城,老夫还得好好谢谢他。如今吴州可比哪儿都好,暂时还是不要来京城为妙。如今老夫也是自身难保,少不得以后还要投奔到吴州去。”他想了想,对林祖父劝到,“林兄在这次的事情上出力颇多,也要早做打算才是。”

    “小弟省得。”林祖父也是无奈。都说官逼民反,他这次也被逼着做了一回逆臣。

    叶荣向林祖父讨了信:“一会儿给老婆子看,省得她不相信。”

    林祖父自然没有二话。这信虽然是他带来的,却本来就是给叶荣的。不过他明白这话是赶客,人家现在要和自家老太太报喜。他本来也无意多留,赶紧告辞。再说,信上发生的事情,他只有更清楚。他家蛋蛋另外写了信,全都说清楚了。

    叶荣送了林祖父到大门口,赶紧回去叫上自家夫人。信纸上三言两语地说着简单,但是过程可不简单。

    哪怕是林淡也觉得不可思议。高高的山岗上,地上垫着一张席子,上面趴着一只巨大的兔子,林淡靠着兔子坐着,跟兔子一样嚼着草:“阿乐怎么就变成水匪头子了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