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六十七章 捡漏

第六十七章 捡漏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战乱中能够保存自己,都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别说阿乐不过是林淡的小厮,虽然会骑马,识两个字,还会几手粗浅功夫;可是在破城这样大事中,能抵什么用?

    偏偏他还真的把知府的一家给救了下来,还安排人一路送到了吴州。自己则大胆地继续留在了河州,趁乱将战死的河州知府的尸身给收殓了。办完这些事情之后,他并没有离开河州;而是在二皇子反叛之后,趁着河州的守备力量就剩下一个空壳,一边积极联系紧邻河州南部的桐州守备,求救出兵收复河州,一边又在当地组织百姓自救。

    能做到这些,全都是因为阿乐救下了一个水匪头子。阿乐在信上也没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主要就是讲了他现在已经是河州一支水匪的大头目;到底要不要让这些水匪变成良民,还得看林淡的意思。

    照林淡的意思,虽然他还是需要一些暗中做事的人,但是他绝对不希望自己的小厮折进去。

    “身边可用之人还是太少啊。”林淡感慨了一句,吐掉草根,看到胡澈三两步走过来,“澈哥怎么也来了?”

    胡澈没好气地看着他:“扔了一堆事情给我,你倒是在这儿偷闲?”他脱了鞋子,盘腿在席子上坐下,一手把林淡揽到自己身上,一手把暖手捂推开一点,“这么热的天,你靠着暖手捂也不怕热。”

    “能者多劳嘛!”林淡被换了个姿势也没动,不过他还是发表了一下意见,“暖手捂靠着软乎,你身上太硬了。”

    胡澈嘴巴上一本正经地回答:“暖手捂都开始长毛了,小心它再染上虱子。”心里面猥琐地想着:哥身上还有更硬的你没领教过呢。

    幸亏林淡不知道他的想法,否则的话……明明对别人很牛气,但是对胡澈下意识就变成怂包的林淡,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最多就是内心羞愤一把。

    暖手捂因为被剃光了毛,原本不太灵光的脑子,对虱子两个字竟然变得十分敏感,听到胡澈说出禁语,立刻转了个方向,兔视眈眈地看着胡澈,还用粗壮有力地后腿拍击了两下地面。

    胡澈一脸错愕,随即大怒:“身为一只暖手捂,竟然敢挑衅主人?!反了你丫的,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暖手捂属于光长块头不长胆子的兔子,平时看到个外人,要不就躲在房间里不出门,迫不得已要出门的话,也会紧贴在林淡脚边,跟粘住了似的,绝对不会走开。不过可能它兔妈咬过胡澈,它还从胡澈手上逃脱过好多次,在山庄里的时候,暖手捂和胡澈玩惯了,哪怕胡澈装模作样生气,它也不害怕。但是他这时候已经三天没合眼了,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状态,神仙都要被累垮,竟然被胡澈偷袭得手,虽然没立刻毙命,也动弹不得,被随后扑上的萧护院一刀给结果了。

    剩下一个二皇子,武学方面不过是三流水准,当然只能束手就擒。身为一个被当做储君培养的皇子,武功能到这种水准,已经相当不错。毕竟将来若是他登基的话,身为一个皇帝,一生中也未必能有一次上战场。皇帝的价值也不在战场上。所谓的御驾亲征,象征意义更加大于实际意义。

    事实上,如果一个国家已经连一个能够打仗的将军都没有,需要劳动皇帝去指挥打仗,这个国家不说败亡吧,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将领的数量是不足够的。当然,那些特别爱打仗的皇帝例外。

    对于大商来说,皇帝坐镇京师,已经算得上是惯例。所以哪怕当今皇帝和二皇子都在暗中养兵,想得也不过是手上多一点兵权,就能够多一点话语权,在必要的时候一支暗中的势力是如何有用,从来没想到过哪一天会亲自率军征战。

    二皇子手下虽然不缺能臣干吏,但是他到底知道养兵这样的事情是多么敏感,做事全都避着手下不算,还不能明目张胆地去挖那些勋贵的墙角。他本来让“水匪”发动原因也不过是练兵,河州素来官府*,守军不过是个摆设,攻下府城,捞一票就走。

    他再临危受命,率军收复河州,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罢了,妥妥的军功到手。到时候他在留守河州,帮助一下受灾的百姓,稳稳的就是政绩。哪里想得到局势会变化得那么快?在开头顺利的情况下,情势竟然会急转直下!

    但是二皇子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被胡澈抓住了,挥手推开前来绑缚他的人,抬起下巴,表情倨傲道:“不用这些,本王自然会跟你们走!”

    胡澈却没理睬,指挥着人把二皇子捆成一个粽子,嘴上还道:“商二少人在外面,恐怕对消息不太清楚。您已经被陛下贬为了庶民,自称本王甚为不妥啊。对了,队伍中没有囚车也没备下枷锁,委屈商二少了。”

    二皇子只觉得胸口一闷,几乎被气得吐血。眼神跟猝了毒一样盯着胡澈,暗中盘算着等他到了京城,一定要好好磋磨这不分尊卑的家伙,不对,光是一个胡澈哪里够?整个胡家他都不会放过。真以为他是庶民就能随意折辱了吗?就算他是庶民,他爹也是这天下的皇帝!

    他在京城经营了这么许多年,难道还怕区区一个吏部侍郎?他还有当首辅的外公呢!

    可怜二皇子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外公已经辞官,而且老头子做事比较决,在辞官当天,就简单收拾了点细软,带上家人回老家种田去了。动作之快,等到皇帝过了气头想起来的时候,人早就跑了个没影。

    然而这会儿的二皇子完全没想到,胡澈对付他的手段还远不止于如此。一天就给他灌了两碗米汤,三天下来二皇子连瞪人的力气都没有了。更恶心人的是,胡澈还不让人给他解开绳索,人有三急,他能憋半天,却憋不了一天,更加憋不了数天!

    二皇子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人物,哪里遭过这种罪。不过两天时间,他整个人都已经生无可恋,只求速死。到了第五天,他已经眼神涣散,整个人就跟个活死人似的,连给他喝米汤都没什么反应。

    胡澈在山寨上的那段时间,没少跟着余道长打下手,一般的诊断也学到了一点,这会儿替二皇子把了个脉,知道他底子好,暂时死不了,亲自拿了粥碗,扣住他的下巴给他灌了进去,也不管他呛没呛住。

    眼看着就要到京畿了,他终于吩咐人烧了热水,准备了干净的衣物,给二皇子洗漱干净。二皇子此刻倒是恢复了一点精神,但是看着胡澈的眼神明显有了畏惧。他完全不以为胡澈这么干,是有存了什么好心。

    果然,胡澈看到不过是清瘦了一点憔悴了一点的二皇子,表示很满意:“学生饱读诗书之人,可做不出虐待的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