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七十章 葵花籽油

第七十章 葵花籽油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淡感到眼睛一热,赶紧稳定下情绪。他上辈子多少艰难的时候,除了老大哥之外,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一句,还能有人给他撑一撑。

    最初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懂,只能各种横冲直撞,差点没头破血流。他是有老大哥,可是老大哥毕竟和家人长辈是不一样的。

    林大伯被大伯娘给抽了一顿,因为他欺负林淡了。

    “天地良心,我怎么就欺负你哥了?”

    林萦嫌弃地看着他爹霸占了他的床:“你不欺负哥,娘怎么会打你?”他娘撞见他哥嚎啕大哭呢!要不是被欺负惨了,他哥怎么会哭成这样?肯定是他爹不对,被抽了也是活该。

    要不是后背被抽得生疼,林大伯都得跳起来:“怎么跟爹说话的?你到底站爹这边,还是站你娘那边的?”夏天衣服薄,完全没有冬天的袄子好使,藤条抽在身上,一抽一条红杠杠。

    “当然是站娘一边!”林萦回答地没有半点犹豫,“娘给零花钱。爹你又不给。”而且爹那么穷,每个月就那么点俸禄,还全都上缴给了娘,他们家要不是他哥,早就喝西北风去了。

    林大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逆子!”然后状元公引经据典地把小儿子狠狠骂了一顿。

    林萦早就听惯了这一套,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巍然不动地扎着马步写大字,过上一刻钟就给他爹第一杯水:“吴州这天气比京城要热多了,爹您一大把年纪了,可得小心身体。”

    他怎么就一大把年纪了!他身体有事,那也是被小儿子给气出来的!

    林大伯和小儿子关起门来斗嘴,林淡则吩咐阿竹:“我这里有个凉茶方子,你照着去药房多抓几付,明天开始让茶摊老板去煮了卖。衙门这里不能少。”一个夏天他在山上倒是没感觉到什么,现在都已经是夏天的尾巴了,在山下还是热得慌,现在还能赚到个夏天钱的尾巴,一文钱都不能放过。他一副字画值多少钱?在外面真心千金难求。但是对他们自家人来说,一把伞能值什么?总共加起来的花费也不用几两银子。

    现在这茶棚用的油布,只不过染了最普通的素色,更多的花样一概没有。以前吴州不产桐油,几乎所有的油布油纸都是从别的州运过来的,价格自然高。

    但是现在,他们自家就产桐油啊。身为吴州地区潜藏的民间最大的桐油商人,林淡表示桐油多得是,不就是做点油布嘛,小意思!

    汶城内很快就多了个布庄,专门卖油布的。

    油布的作用很多,但是人们还是第一次知道油布也能有那么多的花样。各种染色的就不用说了,油布伞也是老身长叹,最受欢迎的是一种油布衣,平时穿着当然不舒服,可是下雨天穿着,比蓑衣要好得多,做事情也方便,关键是这价格还真算不上贵。

    一件普通的油布衣四百文,料子式样好一点的,六百文、八百文的也有,最贵的也不过是一贯钱。

    汶城本来就富庶,这个价格对于很多人家来说,都不是个事。就算是普通人家,也能买得起四百文一件的。在汶城,随便买个布裁一件衣服,也得这个价钱呢!

    可以预见的日进斗金的生意,林淡终于把林大伯的私房银,算在了这家铺子的账本上。听说大爹要给小虫发零花钱,那可不是一点点,每天光是吃的,都得把普通人家给吃穷。现在小虫还越来越挑嘴,大伯娘又管着不让他多吃,要不是家门口就有一个算得上是自家开的茶摊,不然他那点零花钱哪里够?小虫在书院里的开销可不小,还是他私底下偷偷给吧。

    当茶棚的各种换装,一路换到京城的时候,天气已经转凉。整个京城一片肃杀。

    秋后问斩,实际上按照大商朝的律令,真正被处斩的人数量很少。每逢到大赦,什么哪里发生灾难了要祈福啊;太后寿辰要与天下同庆啊;各种各样的名目还不少,许多囚犯都能因此重新做人。但是有一种情况叫大赦不赦,改弄死的一定得弄死。

    皇帝的罪己诏刚下完,二皇子就被带到了刑场。

    他现在已经不那么痴傻了,哪怕是被关在刑部大牢,他所受到的待遇,比起其他重犯来说,也要好得多。最起码,他住的牢房,就关了他一个,还能称得上纤尘不染。他的妻妾和孩子就在他的隔壁,从每天泣不成声,到如今的麻木不仁。

    他以为自己会害怕会怨愤,然而并没有。

    这天的京城几乎都被染红了。围观的人很多,但是天很快就下起了大雨,将刑场上的血水或者还有些别的污物都冲刷了一遍,留下一下日积月累留下的痕迹。

    前皇后在冷宫里投了井,被人发现及时救了上来,但是整个人都傻了。

    林家人却事不关己似的,全家都窝在小庄上,看着一道金黄澄亮的油,从榨油的管道里出来,落在早就准备好的缸里。

    胡高旻眼睛都要瞪秃了,半天才道:“油?”

    林和诚不耐烦地咔吧咔吧磕着炒熟的葵花籽,没开口,就是点了点头。

    林二伯完全不知道胡高旻干嘛在这儿,根本就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自然说话没多客气:“自家小孩儿随便折腾的,小生意而已。将来给咱们大商百姓多一样零食。”

    胡高旻的眼睛都快瞪突了。什么小生意?!这可是油,素油!这能是小生意吗,这能只不过是一样零食吗?然而他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都没用,当初林淡跟他提过一起种花,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要是他早知道是油,哪里还会这样?

    秋风习习的京城街头,开始有人卖烹香的炒葵花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