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宜宁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都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哭过了();。

    自从她二十多年前死了之后,便是再怎么悲伤愤怒都哭不出来。也许小宜宁也委屈,也许她也委屈。现在居然怎么都止不住眼泪。

    宜宁总是想起前世,那个时候大雪纷飞,陆嘉学来向她提亲。她隔着帘子看他,那么高大文雅的少年,澄澈的双眸柔和而带着笑意。就算他没有回答上祖母的问题,宜宁也不觉得有什么。

    这个是她将要托付终身的人。

    所以她才悲伤,愤怒,对陆嘉学的冷漠充满了恨意。她又怎么会不伤心呢,但是日复一日的困境消磨了她的恨,也消磨了这些人对她的记忆和愧疚。

    林海如不停地拍着她的背,屋子里静悄悄的,雪枝轻手轻脚地端了一碗梨子甜水来。

    宜宁泪眼朦胧地看着她面前的这些人,林海如,雪枝,还有罗老太太。她们都关怀地看着她。宜宁心里渐渐地想,那些她再也不会提了,也不会想了,她们如今才是她的亲人。

    罗老太太心疼地来抱她,低声说:“眉眉儿,祖母知道你委屈。可不要再哭了。”

    雪枝把缸里的一只小乌龟捧出来,凑到她面前:“姐儿,你看这乌龟可不可爱?你要不要玩?”

    乌龟在她的掌心里缩成一只壳,只有一只尾巴尖缩在外面。被雪枝戳了戳屁股,才不情不愿地探出一个尖尖的小脑袋。

    宜宁看到之后勉强笑了笑,难为她们费心逗自己开心。林海如和罗老太太看她不哭了,才松了口气。

    罗成章走到门外,听到孩子稚嫩的笑声,屋子里笑语喧嗔的,似乎很热闹。

    他叹了口气,低声让丫头进去通传。

    罗老太太听说他来了却冷下一张脸,让罗成章在正堂等着她。她扶着徐妈妈的手慢慢走出去,坐在太师椅上悠悠问道。“这事,你打算如何处置?”

    罗成章低声说:“我已经训斥了乔姨娘。只是轩哥儿还太小,着实不好说什么。”

    罗老太太脸色稍稍好看了些,指了指椅子,让罗成章坐到她对面:“轩哥儿年幼,我也不是真的要你跟小孩计较。只是轩哥儿由乔姨娘养着,我还是觉得不妥。倒不如让轩哥儿记到海如名下。海如是正室,也没有孩子,正好可以养育轩哥儿。”

    罗成章听到这里,却又有点急:“若不是林氏大字不识,行事市侩。我又怎么会让乔姨娘养着轩哥儿。母亲,轩哥儿可万万不能跟着林氏,他以后还要读书的。”

    罗老太太一想,林海如这个脾性倒还真是不好改。当初她选了林海如进门,也是看重她为人善良,没有什么心机。但是转念一想,这些何尝不是林海如的缺点呢。

    罗老太太沉吟片刻:“乔姨娘养着轩哥儿倒也可以,但是等他满了五岁就不能跟着了。还是要记在海如名下才行,最多我派个仔细的婆子照顾他。”

    罗成章心想也只能如此,想到乔姨娘临走时拉着他的衣袖苦苦哀求,轩哥儿又哭得可怜。要让他们母子分离,的确是太强人所难了一些。只不过轩哥儿可不能再让乔姨娘一昧纵容的养着了。

    罗成章看了看内室,有些犹豫地道:“母亲,那宜宁还好吗……”

    罗老太太冷冷地说:“宜宁才七岁。昨晚她还跟我说过,以后再也不会淘气了,你却这般冤枉她。你说呢?”

    罗成章沉默片刻,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布老虎,说:“宜宁估计也不想看到我,这是我给她带的,您给她吧。”

    罗老太太看了看身旁的丫头,丫头把东西接过去走进了内室();。

    过了一会儿之后丫头走出来屈身说:“七小姐不要,说让二爷拿回去。”

    罗成章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个丫头竟然还记仇。

    他心里非常的愧疚,除了对宜宁的愧疚之外,还有对宜宁的母亲顾氏的愧疚。恨不得自己能做点什么来弥补宜宁,可惜小丫头这次真的被他伤了心,根本不想看到他。

    罗老太太让徐妈妈送罗成章离开,她看着自己的二儿子走远的背影,心里却默默下了一个决定。

    她总有一天会死的,不能让宜宁孤零零地留着。

    不能让她受了欺负。

    罗老太太闭上眼,似乎还能看见那有少年雏形的孩子跪在自己面前,嘴边带血,一脸的阴沉冰冷。

    不知道她这么做是不是对的……

    罗老太太捏紧了手里的帕子。

    夜晚冷风乍起,胡同尽头的宅子,屋檐下挂了两个红纸灯笼,照出一片红色暖光。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辆马车从门中驶出来。

    马车驶出了宅子,正要越过胡同口,突然眼看着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车夫吓得吁了一声勒住了缰绳。“前面那是谁?半夜三更的,你也不怕吓着人么!”

    那人低声道:“我还想问罗三公子,半夜三更的出门,究竟是做什么打算的?”

    车内一阵寂静,然后有人伸手挑开了车帘。

    月光下,程琅长身玉立,夜风吹得他衣袂飘飘,脸上的笑意似有若无。眼神中带着微微的冷意。

    罗慎远看到他站在面前,嘴角露出一丝罕见的微笑:“程二公子实在是无事做,半夜起来可以读书。跟着罗某做什么?况且罗某要去哪里与你何干?”

    程琅抬起头,他第一次看的罗慎远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看去那般平和沉稳。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看清楚罗慎远脸上的表情,微带着嘲讽的冷漠。与平日里的罗慎远判若两人。

    “怀远要是知道他弟弟是这么个人,肯定是要大惊失色的。”程琅微笑着说,“你知不知道他平时怎么说你的?”

    罗慎远端着茶低头喝,淡淡问道:“怎么说。”

    “我想罗三公子应该不用问。”程琅语气很轻,“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

    罗慎远笑了笑,抬起头。

    程琅发现他的目光几乎是有重量的,有种淡淡的逼迫感。但是罗慎远依旧平静:“程二公子想必是误会了,我一个不受宠的庶子,能知道什么呢。”他看了看天色,继续说,“起这么大的风,想必一会儿该下雨了。我还有事,就不奉陪程二公子了。”

    马车绕过他,继续往前行驶。

    程琅也不过是对这个罗三公子好奇而已,发现他经常半夜不见之后,程琅才摸到了线索,想截住罗慎远。只不过对于罗慎远究竟是去干什么了,他是不知道的。

    看到罗慎远的马车不见了之后,程琅笑着叹了口气往回走。这又不管他的事,还是不要浪费力气了。

    有水滴打在脸上,程琅抬起折扇遮雨。看了看黧黑的天空,果然下雨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