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雨越下越大,瓢泼般的大雨,淹没了纵横交错的街檐巷闾。夜晚十分寂静,只剩下雨淅淅沥沥的声音。

    马车进了胡同里,又有一扇门悄然开了。

    跪坐在正堂中念佛的僧人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佛经,抽了三根香,供奉给了堂上金身的释迦牟尼佛像。随后起身让下人布置茶水。

    “说是二更到,你倒是准时。”僧人淡淡地说,“外面下这般的大雨,看来是入夏了。”

    屋檐的灯笼照得暖黄一片,一个高大的人影背着手走出阴影,罗慎远沉默地看着他小几上布置的棋盘,烛火照下的阴影让他的侧脸更加深邃。他低声问:“今日还是解棋局?”

    僧人摇了摇头说:“师父临走的时候说过,棋局上你的造诣已经太深,我不能应对了。这是盘残棋是我陪一位姓程的施主下的,你看看他的走法该作何解。”

    罗慎远坐下来,拿了僧人所执的黑子,指尖摩挲着棋子思索片刻,略一看全局就放了子();。

    僧人看到他的落子之后笑了笑,合手道了一声阿弥陀佛:“这位程施主倒是能与你一较高下。”

    罗慎远淡淡道:“程二公子少年中举,他也是心智超凡。”

    “若不是你三年前被意外所伤,也该如他名扬天下了。”僧人说。

    罗慎远只是一笑,并不说话。

    僧人声音一低,表情变得有些落寞:“师父留了一个问题给我,让我每次见到你都要问。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了,你的回答应该是不会变的。如此的话,师父的遗愿你不必再遵守,以后可以不来了。”

    罗慎远沉默了一下,他说:“道衍师兄,你不必自责。我知道自己的性子……是如何都改变不了的。”他眼中冷冰冰的,顿了顿才说,“我的确是冷酷暴戾,你教我念再多的佛经都没有用。”

    僧人叹道:“这些年来,也只看到你对家里那位嫡出的妹妹不同些。就是她重伤于你,你竟也没有做什么。”

    听到僧人提起宜宁,罗慎远就想到那个小小的身影,趴在长案上委委屈屈地练字。

    他走的时候还给她留了一本字帖,让她好好练字。也不知道现在练得怎么样了。

    他出门在外几日,倒是真的有些想念那个小小的孩子了。她时常跟在他身后,迈着小短腿努力跟着,小心翼翼努力地讨好他,又生怕自己做得明显了,叫他看出来了。

    其实这些小把戏,罗慎远一开始就知道,只是他一直没有说过。

    “她……还太小了。”罗慎远说,语气也轻柔了一些,“虽然顽皮,倒也可爱。”

    回廊外还是大雨滂沱,屋檐下一道雨帘隔开漆黑的雨夜,让屋子里显得格外的寂静。下人端了姜汤过来,道衍接过姜汤递给罗慎远,说:“喝了便走吧,日后也不要再来了。我也不会在这里了。”

    罗慎远接过姜汤,看着碗底淡黄的姜丝,一饮而尽。

    “道衍,那便再见了。”他披上了斗篷,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毫不留恋地走进了雨夜中。大雨很快淹没了他高大模糊的身影。

    道衍闭上了眼叹息了一声,师父,也不知道你这般是对是错。

    屋子里还响着木鱼的声音。一声,两声。

    罗家里,外头是泼天的大雨,乔姨娘披着衣靠在迎枕上,却睡都睡不着。

    倒是轩哥儿,吓得哭了一整天,早早地让婆子服侍着睡着了。

    罗成章刚才在她这里,指责她说“你教养孩子不善,竟叫这么小的孩子会撒谎。我以前实在是看错了你!还差点叫他冤枉了他嫡姐,今日倒是让宜宁受了委屈。”

    乔姨娘鲜少有这么被毫不留情地指责的,浑身颤抖,轻弱地道:“老爷,孩子还小,妾身如何管得了他说什么。再说丁点大的孩子,又如何能分辨对错。我可从来没教过他说谎啊!”

    罗成章想到宜宁躲避他抱的动作,心里还是一阵难受。继而又道:“不论如何,母亲已经说了,等轩哥儿再大些,便不能让你养着了。日后自然会选了合适的人来教导他。”

    乔姨娘却拿着帕子擦了眼泪,哭得更加可怜了起来:“老爷莫不是想让太太养着轩哥儿!我十月怀胎产下轩哥儿,他从不曾与我分离啊!他两岁的时候发高烧,是我整夜守着他,一勺勺的喂药,才把他从阎王那里拉回来。您把他夺去了,叫我怎么活!妾身当年跟您从扬州回来,也不过是想着能为您生儿育女,守着您过日子罢了();。如今这般,叫妾身怎么办……”

    “轩哥儿年纪是小,但是宜怜却是已经大了。”罗成章沉声说,“那串碧玺是大嫂早年的陪嫁,十分珍贵,幸好大嫂也没有追究。只是宜怜怎能轻易给轩哥儿玩?”

    乔姨娘听到这里却十分的委屈,继续道:“若是四小姐、七小姐一看,自然知道是碧玺。但是怜姐儿哪里见过这种好东西,不过是当成寻常的玉件罢了。怜姐儿是庶出,配不上嫡出的待遇,妾身也是知道的。只是一样是罗家的小姐,怜姐儿却要比别的姐儿眼界低些。往日府里的小姐们想要什么东西,都是先照顾着七小姐那里,怜姐儿也从不曾抱怨过……”

    罗成章想起往日罗老太太也的确是如此,好东西先将就着宜宁,别的孙女都要差一些。又想起罗宜怜自幼就身体孱弱,在罗老太太和他面前也是乖巧守礼的。就先缓了一口气。

    “姐儿们怎么样我都是知道的,我也不是不心疼怜姐儿,要是真的说出来,毕竟怜姐儿才是我看大的,更疼爱一些。不过宜宁是嫡出,自小没有母亲,老太太疼爱她些自然的……”

    罗成章的语气一转,又坚决道:“但是轩哥儿的事着实让我惊讶。日后若是再有这种事,我是不会轻饶的。”

    乔姨娘只管垂首低泣,红唇轻咬。哭了好一会儿,罗成章见此也放软了语气,安慰了她几句,随后叫了小厮,去了林海如那里。

    罗成章走之后,罗宜怜被丫头叫到乔姨娘这里,看到母亲望着大雨发怔,有些忧心道:“母亲,你也不要难受了,都是女儿不好。”

    乔姨娘看着槅扇外的大雨,叹道:“怜姐儿,你知不知道娘担心什么?”

    宜怜声音稍低:“您不是担心……父亲吗?其实父亲便是这个性子,想起来的时候冷落您两天。不日还是觉得您更好,也会回来的。”

    乔姨娘摇头,冷笑道:“你以为我心头没数,他能跟林氏相处几天?没几日他就会受不了林氏了。娘怕的是老太太要让林氏养着轩哥儿。你弟弟年纪还小,要是让林氏养着,以后必定不和我们亲热了。咱们没有你弟弟这个依靠,迟早是不稳定的。”

    “但您不是说,太太大字不识,父亲不会让她养着弟弟吗?”

    乔姨娘缓缓地叹气,摸着女儿瘦弱的肩膀说:“你哪里能猜透老太太的心思呢。我只盼着她早日……”乔姨娘咳嗽了一声,没有继续说,“娘也不说明白了。老太太心里警醒得很,一心一意为她那嫡亲的小孙女打算呢。你这般庶出的,她又如何会放在眼里。”

    罗宜怜也是有些委屈:“祖母从来都偏心,若是论别的,她罗宜宁哪点如我?”

    “娘也是心疼你。”乔姨娘语气变得冷冰冰的,“那串珠子宜玉、宜秀一拿,便知道是上好的碧玺。你又何尝有这么好的东西,难怪你分不出来!我一说这个,你父亲便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你且等着吧,日后娘能让你有好千倍、万倍的东西。你只管在你父亲面前比宜宁好,你父亲自然偏心你。”

    罗宜怜点点头,坐下来为乔姨娘揉肩膀。

    乔姨娘闭着眼睛说:“庶出的孩子,你不去争,没有人会给你找来这些。姐儿啊,你可要记住。你弟弟年纪还小,但若是日后长大了,咱们这靠山就是谁也夺不走的。罗宜宁就算有老太太撑腰,又能撑几年?她那嫁出去的长姐毕竟是外家的人了,管不了罗家的事。她又没有胞弟,迟早是不行的。”

    罗宜怜听后乖巧应道:“孩儿知道。孩儿一定好好照顾弟弟。”

    乔姨娘这才放松了一些。

    幸好她有个儿子,这是谁都夺不走的。林海如也只能看着干瞪眼,谁让她的肚子不争气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