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宜宁则是被雨声吵醒了。她今天实在是有点累了,因此睡得也早。外头电闪雷鸣的阵势吓人,她挑开帘帐一看,看到守夜的小丫头睡在脚踏边,裹了一床被褥正是酣睡的时候,倒是没有被吵醒。

    雨声中夹杂阵阵似有若无的咳嗽声,宜宁仔细一听,似乎是隔壁房中祖母在咳。

    罗老太太是有咳疾的,只是发作没有个定数,说来就来的。咳疾一犯的时候晚上就睡不好,白天整个人都没有精神。罗成章与罗大爷都找过许多偏方来治,却都不见好。

    宜宁复躺进被褥里,听到咳嗽声未见停歇,反倒压抑得越来越重();。连外头守夜的丫头都被吵醒了,一阵烛光透进来,传来丫头们窸窣说话的声音。

    还有徐妈妈轻声道:“小声些,姐儿在睡。莫要把她吵醒了……”

    宜宁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子。祖母的身体的确是越来越不好了,她原来见长嫂用川贝枇杷汤治过咳疾,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用。明日吩咐厨房给祖母熬一碗试试好了。

    第二日起来,宜宁就找了小厨房的管事婆子来。

    管事婆子见七小姐半跪在罗汉床上画花样,笑着屈身:“奴婢在,七小姐有什么事吩咐?”

    “我要一些枇杷叶。”宜宁边描花样边说,“还要川贝,但是川贝要越小越好,只要‘怀中抱月’的。嬷嬷能寻来吗?”

    管事婆子见她一团孩子气,以为她只是要来玩耍的。和煦地说:“倒是没有问题,只是不知道‘怀中抱月’是什么?七小姐要这些来做什么?”

    宜宁用笔头抵唇,正想该如何跟这管事婆子解释什么是‘怀中抱月’。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怀中抱月是最佳的川贝,唯有蜀地才能出产。”

    宜宁听到这个声音却十分的惊喜,忙要下罗汉床。雪枝扶了她一下,宜宁才跳下来。朝他跑过去,笑着喊他:“三哥,你怎么回来了!”

    罗慎远扶住这小丫头的身体,让她稳住势头。嘴角露出一丝淡笑:“怎么的,你倒是活泼了许多。”

    宜宁是看到他惊喜的,他身上有淡淡熟悉的味道。便是他救自己的时候,那种最温热安全的味道。宜宁拉开他的手臂,又瞧到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包,立刻自己取了过来。

    她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粽子糖。

    一个个小小的尖角,亮的棕色,里头嵌着松仁,散发着糖的香甜。

    罗慎远低声说:“给你带回来的。”

    宜宁做了二十多年的簪子没得吃喝。加上小宜宁本就爱吃,见到好吃的就欢喜。粽子糖她的确也是很久没有吃过了,宜宁吃了一颗,剩下的让雪枝给她收起来存在攒盒里,笑眯眯地向罗慎远道谢。

    宜宁的攒盒打开,足足有个五六层,每层都有不同花样的吃食,干果蜜饯,糕点糖饼,甚至还有肉脯。

    罗慎远见她含着糖,包子一样的小脸鼓起一团。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觉得有些好笑。

    他坐下来问她:“你拿那些来做什么?”

    宜宁随便胡诌说:“我从书里看来的方子,说是能止咳。炖了给祖母喝的。”

    “七小姐一片孝心,老太太知道了一定高兴。”管事婆子含笑说,“奴婢这就让人准备去,一定按照七小姐的吩咐来做。”

    罗老太太这时候刚从小佛堂回来,罗慎远起身给她请安。他早上出发回到家里,是最先到的,因此最早来给罗老太太请安,随后罗怀远、罗山远也来请安了。罗老太太细细地问他们的学业如何,那位宋先生教得怎么样。

    “再过两个月就是秋闱了。我们罗家书香传世,子弟读书向来是好的。你们三人这次一同去考,都不要懈怠了。”罗老太太叮嘱道,“从今日开始,每日读书不能少于七个时辰。怀远,你三年前便考过一次,这次能中的希望极大。得给弟弟们做个榜样。”

    罗怀远起身恭敬应是。

    罗老太太又捂着嘴咳嗽了几声,让罗怀远和罗山远先回去了。舟车劳顿,他们也要休整一番才是。

    她独独留下了罗慎远说话();。

    宜宁就坐在西次间里描花样,他们说话她都听得一清二楚。她听到罗老太太低声问他:“这次你可有把握?”

    罗慎远却是沉默了一下,才说:“祖母说什么,孙儿听不明白。”

    “三年前你的文章,叫那位曹大人看到了,便说必能中举无疑。”罗老太太声音冷凝,“我现在问你,你这次能不能中?你可知今时不同往日了,你也大了,我不会再那般对你。”

    罗慎远却说:“祖母对我从来都是淡淡的,没想到暗中是在留意的。”他似乎自嘲了一声,“我却也知道您并非真心,不过是……”

    后面声音就低了下来,宜宁恨不得把自己扒到屏风上,好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雪枝在旁边守着她,她又不能明确做出偷听的模样。宜宁只能收敛心神继续描花样,渐渐隔壁就没有声音了,罗老太太却被徐妈妈扶进来,叮嘱她要好好描花样,明日就照着这些花样做女红。

    宜宁应是,看到罗老太太进了内室休息,心想难不成罗慎远就这么走了?

    她下了罗汉床穿好鞋,探头往屏风后一看,发现罗慎远还坐在圈椅上喝茶。瞧她探出了一个脑袋,他头也不抬地继续喝茶说:“宜宁,我临走的时候让你练字,你练的字帖呢?”

    原来是留下来检查她的功课的。

    她不知道罗慎远会这么早回来,那本字帖只练了一半不到。

    宜宁想了想,笑着问他说:“三哥,你要不要吃糯米鸡?今日中午有糯米鸡,你可以留下来吃午膳。”

    罗慎远抬头看着她,语气不变:“去把字帖拿来。”

    宜宁心里腹诽,她内里怎么着也是个大人,竟然叫罗慎远这么管着。她爬上了罗汉床,从床头的柜上拿下那本字帖,递到了罗慎远面前。他接过之后一页页地翻开着,渐渐地蹙起眉。

    宜宁站在他面前,能清晰地看到他眉心一道皱痕,浓眉下就是低垂的睫毛,鼻梁到下巴的弧线都非常好看,坚毅俊秀。其实若要是论起外貌来,程琅应该才是最俊秀好看的,但是宜宁看罗慎远久了,觉得他真的有种独特的好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

    她这位三哥,日后也不知道会找个什么样的娘子。宜宁暗自想着,她似乎不怎么记得罗慎远的妻子是谁,当然她毕竟身在内宅,见识有限。能配得上三哥的人,也不知道要如何的优秀出众才行……

    “我听说,父亲冤枉你摔了一串碧玺。你哭了许久。”她突然听到罗慎远的声音。

    宜宁抬起头看着他。他不是出门在外吗,如何会知道这事的的?

    罗慎远顿了顿,继续说:“宜宁,这些都是无妨的。关心你的人自然关心,若是不关心的人,再怎么也不会改变。字帖写的不好,明日我重新写一本给你。”他站起身,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提步离开了。

    宜宁被他这么突然地摸一摸头,整个人有点怔住。等她回过神来,罗慎远已经不见了身影。

    其实宜宁倒也不是真的因为被人冤枉而伤心。真正伤心的是小宜宁吧,而她也实在是压抑很久了。倒是三哥,似乎真的对她比原来亲密些了。居然还摸了摸她的头。

    除了罗老太太,宜宁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摸过头了。大概也就是原来养大她的乳娘,才如此慈爱地对待她吧!宜宁想到这里又有些感叹,她死之后,这位养大她的乳娘不久也就去世了。

    她正想着这些事,小厨房的管事来告诉她川贝枇杷汤已经熬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