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雪枝看到宜宁突然坐直了身子,似乎在想什么的样子,有些疑惑。

    “姐儿,你是不是渴了?松枝还带了一壶绿豆汤出来……”

    宜宁摇了摇头,她定定地看着满池的荷花苞。罗宜玉一个小姑娘,拿荷叶来泡什么水!她突然说:“雪枝,我也要荷花苞,但是不要你给我摘。我看那些丫头刚才送的那些荷花苞就很好,等她们走出四姐姐的院子之后,你去问她们要一朵吧。”

    雪枝不太理解宜宁想做什么,这满池的荷花苞,摘那朵不是一样呢。非要人家已经选好的。

    宜宁却不好跟她解释,她不过是有点怀疑而已();。

    说完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对还在抓枝蔓的罗宜秀说:“五姐,我累了,想先回去。我们快走吧。”

    罗宜秀根本没有玩尽兴,手里抱着几朵荷花走过来。还在抱怨宜宁:“你现在弱得跟小猫似的。”她捏了捏宜宁的小圆脸,“脸上的肉白长啦?这么不禁得累。”

    宜宁从来不觉得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她拉着罗宜秀的手往回走,边走边说:“我那中午做的糯米鸡还没有吃完,剩了半只。让小厨房给你蒸热了咱们一起吃吧。”

    罗宜秀觉得宜宁小气,但是想到罗老太太的小厨房里糯米鸡是做得最好吃的,又巴巴地跟着宜宁回去了。在宜宁这里吃了小半只鸡,灌了两碗甜甜的绿豆汤才离开。

    傍晚的时候,宜宁拿到了雪枝给她带回来的一朵荷苞。

    罗成章与林海如、陈氏来给罗老太太请安,听说罗老太太旧疾犯了,都在外面关怀她的病情。还说要把京城里的大伯请回来。几个人在商量事情,宜宁就先回了自己的碧纱橱。

    雪枝给她摇着团扇纳凉,看到宜宁拿着一朵荷苞看来看去,又不说要干什么。有些好笑地问:“您这是瞧什么呢?”

    宜宁看着花苞随口说:“明日学女红,我就绣这个,这不是在好好的观察吗。”

    松枝给宜宁端了盏烛台进来,发现宜宁开始掰荷花苞,她惊疑地道:“小姐,这荷花苞好好的,你把它掰开做什么?”

    宜宁默然不语,掰下的花瓣扔进脚下的铜盆里,她最后看到花心里夹着一张纸条,当真是心里咯噔了一声。雪枝好奇道:“奴婢拿回来之后就没有动过,这花苞里如何会有一张纸条呢?”

    宜宁把纸条轻轻展开,看到上面只写了两句诗。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宜宁心里冷笑了一声。

    她本来还只是这么猜测而已,没想到她这位四姐居然真的如此不知所谓,学着戏文里的小姐和别人传诗?她就不怕真的被陈氏给打死了。这事真要是捅出去了,别说是她罗宜玉,整个罗家还未嫁的姑娘都要被她连累!她胆子倒是大。

    松枝看到她表情都有点变了,凑过来小声问:“姐儿,可有什么不妥的?”

    宜宁把纸条递给松枝看了,松枝也是个机灵的,很快就反应过了是怎么回事儿了。脸色有些发白:“这……这如何使得!四小姐也太糊涂了,咱们府都和刘家定亲了!这事若是传出去,您都会被她连累了去。七小姐,这事咱们得告诉老夫人,您不能这么担着。”

    宜宁握着字条若有所思。现在难就难在要是她把这事告诉了罗老太太,罗宜玉以后必然会埋怨她。但要是不告诉老太太,凭着宜玉这胆大妄为的个性,日后要是闯出什么祸事来怎么办。

    她摇了摇头,轻声道:“屋子里只有你们两人贴身伺候我,这字条就当咱们没有见过,你们也不要往外说……”她看向雪枝,“你把烛台取过来。”

    雪枝看到宜宁年纪虽小,神情却镇定自若。深吸了口气,转身取了烛台过来。

    火苗随风颤抖了一下,宜宁把纸伸上去点燃烧了,松枝在旁看着,雪枝又取了香炉过来,让宜宁把烧尽的字条放进了香炉里。盖上了香炉的盖子。

    雪枝也有些犹豫:“姐儿,这事咱们真的不管?若是日后东窗事发了……”

    罗家的声誉被连累,宜宁自己估计也逃不了被牵连。

    宜宁也怕她们看自己是智多近于妖,一个孩子哪里来的这么多考虑();。就只是说:“宜玉姐姐本来就与我不和了,我若是再向祖母说了这事。恐怕宜玉与大伯母都会不满于我。”

    雪枝还是有些担忧,但东西都烧了,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候外面的小丫头进来通传,说罗老太太让宜宁出去。雪枝服侍宜宁穿了鞋,牵着她走到了西次间,陈氏已经离去了,林海如和罗成章还陪罗老太太坐着。罗成章看到她出来,露出一个微笑招手让她过去:“眉眉儿,我给你带了点东西过来,你看喜不喜欢。”

    自从碧玺那事之后,罗成章对她十分愧疚,近日时常给她送一些小玩意儿过来,宜宁都没有收。她也是心疼原来受这些委屈的小宜宁,就连她对这些都是防不胜防,何况是那个真正七岁的孩子。对这位便宜爹的印象就更不好了。

    雪枝牵着她走过去,宜宁看到罗成章是提了个小篮子来,那里头装着一只奶狗,巴掌大的一点点,雪白微卷的毛,尾巴只有宜宁的一截小指长。趴在篮子里不知所措的,可爱极了。

    “这是我托人买来的,听说京中许多人喜欢养,你要不要养?”罗成章哄着她说。

    宜宁面无表情地道:“我已经养了乌龟了,照顾不过来。”

    罗老太太笑了笑,让宜宁到她身边来,她把宜宁搂进了怀里。“姐儿不要就算了,你不要勉强她。”

    罗成章笑容讪讪,只能让下人把那只奶狗收起来。

    宜宁知道罗成章是对自己愧疚,难不成随便送点东西就好了吗?才没有这么简单。宜宁靠在罗老太太怀里,看到林海如在烛火下望着自己的笑容,又轻轻说:“爹爹,我也想要个弟弟。”

    罗成章这段时间对女儿的态度都是极好的,闻言道:“轩哥儿就是你的弟弟啊。”

    “轩哥儿不是我的弟弟,他是六姐姐的弟弟。”宜宁知道自己是童言无忌,也不会有人跟她计较,就更好直接说了。她抿了抿嘴唇,捏紧小手说,“我要是有个弟弟,肯定不会像轩哥儿一样诬陷我……”

    罗成章咳了一声,他知道宜宁的意思。

    他抬头看去,罗老太太和林海如都沉默地不说话,他就只能说:“宜宁,这弟弟的事……”

    “爹爹,你和母亲给我生个弟弟吧。”宜宁突然笑了笑说,“那我就能带着弟弟玩了。”

    林海如这才知道宜宁的意思,饶是她坦荡,难免也有些脸红不好意思。

    “宜宁说得对。”罗老太太顺着孙女的话说,“二房没有嫡出的男孩,是该给宜宁添一个弟弟。”

    林海如更是脸红,嘟嚷了一句:“以后再说也不迟。”不一会儿就告辞要回去。

    等他们夫妻二人走了,罗老太太才笑着拍拍孙女的头:“好你个鬼精灵,以后你母亲要是真给你生了个弟弟,你可要带他的。”

    宜宁笑眯眯的应是。

    徐妈妈扶着罗老太太进内室准备休息了。

    宜宁心里一紧,刚烧过那张纸条,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味道……她走进内室却松了口气,雪枝点了一炉百合香,整屋子弥漫着百合香的味道,已经完全闻不出异样了。

    她与雪枝对视了一眼,雪枝的笑容看不出什么不同。

    宜宁开始对她远嫁京城的长姐罗宜慧产生了好奇,能培养出这么出色的丫头,这位长姐罗宜慧必然不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