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宜宁不等雪枝来叫她,就已经坐了起来。

    雪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半蹲下身子跟宜宁说话:“姐儿,四小姐那事……”

    宜宁摇了摇头:“我刚才已经听到你和松枝说话了,不用多说。给我换件衣服,我们去正堂。”

    雪枝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姐儿,这事咱们虽然也发现了。但既不是咱们败露出去的,也与咱们无干……您不用担心。”

    宜宁却不是这么想的。

    发现字条的时候,她知道这是个很棘手的事。若是告发了,以罗老太太的性子必然不会放过罗宜玉,罗宜玉与她关系本来就不好,撕破脸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若是不告发,让别人发现了,她们都要被牵连。所以宜宁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她告诫了罗宜玉一番,希望她能收敛。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想必罗宜玉也不会蠢到再让别人发现,但是她没料到这事居然被发现了。

    那么究竟是被谁发现了?而且还直接说到了罗老太太这里。

    雪枝牵着宜宁起来,给她梳了丫髻,换了一件短褙子,陪着她一起去了正堂。

    院子里静得可怕,简直是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因为太过安静,反而显得越发压抑。

    宜宁的脚步放得更轻,她想起前世的时候。有个家里的小姐因为喜欢上了家仆,与之私相授受,还叫那家仆给宣扬了出去。那家人的女儿们都是避嫌远嫁,或者拖到很久都没有人说亲。最后那小姐实在忍受不住了,自尽了事。那家人也恨极了这个家仆,乱棍打死之后埋都不让埋……

    她越想着这些事就越心惊。

    正堂的槅扇仅仅关着,半点声音都听不见。外面的庑廊下守着罗宜秀、罗宜怜两人。一大群的丫头婆子也被清退出来。

    “宜宁,你快过来!”罗宜秀抬头看到是宜宁,拉过她的手和自己同坐下。宜宁感觉到她的手心濡湿,似乎正在出汗。

    罗宜秀神色不安地道:“宜玉刚才被祖母叫过来();。我从来没见过祖母脸色难看成这个样子。屋子里只有我母亲和四姐。就连我想进去……徐妈妈都请我出来了!”

    此事事关重大,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宜宁听到这里反而松了口气,连罗宜秀都还不知道,证明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她看向罗宜怜,发现她脸色虽然平静,但是手中的纱巾紧紧攥着。

    “四姐被母亲叫去的时候……她正和四姐一起做针线,所以一起过来了。”罗宜秀压低声音说。

    罗宜怜看着宜宁,就自内而外的觉得不舒服。她柔和地笑了笑,轻轻道:“七妹怎么也过来了。这个时候七妹不是该在午睡吗,难道七妹是听到了什么?”

    罗宜怜不愧是乔姨娘的女儿,反应得很快。

    宜宁笑道:“六姐想多了,我也是被屋子里的小丫头吵醒了而已。”

    宜宁刚坐下,就听到院子外头传来嘈杂的脚步声,走进之后看到那人穿着茜红的褙子,是林海如带着丫头婆子过来了。她向宜宁招招手让宜宁到她身旁去问她:“……我才被喊过来,你可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

    宜宁也不知道。

    林海如有些紧张,想到刚才来通传的婆子的脸色不好。她紧紧地蹙眉。

    正堂的槅扇却吱呀一声开了,徐妈妈从里头走出来,屈身说道:“老太太请二太太和七小姐进去。”

    宜宁暗自皱了皱眉。这倒是奇怪了,叫林海如进去还是有原因的,但是叫她进去干什么?

    林海如却牵着她的小手,整了整鬓角走进正堂。

    罗宜玉跪在正堂的地面上,哭得双眼通红。委屈地不停幽咽,她抬起头时冰冷的目光却看向宜宁,藏着掩饰不住的怨怼。

    宜宁心里叹了一声,果然和她猜的一样,罗宜玉怀疑是她告密。

    罗老太太坐在太师椅上,脸色肃穆。陈氏根本不敢坐下,侧立在她老人家身边。

    “罗宜宁,你不是说过不说出去的吗!”罗宜玉的身子颤抖,语气低哑得带出了一丝尖利,“你答应过我的!现在却让别人知道了,你就好过了是吧!你平时就看我不顺眼,我却不知道你小小年纪,心肠竟然如此歹毒!让别人知道了之后我身败名裂,你就能得偿所愿了?”

    陈氏听到这里,目光也看向了站在林海如旁边的小小的罗宜宁。

    罗宜玉的话说的的确不好听,也的确是她犯了错。但是这事宜宁怎么会知道……要当真是她往外传,教别人知道了去。陈氏自然不会轻易饶了宜宁。虽然她也想一巴掌把罗宜玉打死在这里,但是女儿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在这种情况下,她必须得护着自己的孩子。

    只是这话叫罗老太太听去了,难免会更加的厌恶罗宜玉。

    陈氏冷下脸,低声斥责女儿:“罗宜玉,如今该是你认错的时候!怎么能去指责旁人。宜宁年幼,她又能知道什么,你可莫要糊涂!”

    “宜宁就是知道。”罗宜玉倔强地说,“不是她还能有谁!总不可能是我那丫头说出去的。”

    “宜玉姐姐,凡事未下定论的时候,可不要随意说话。”宜宁轻轻地道。

    她提点罗宜玉,虽然也是为了自己考虑,但未尝不是想救她。原来罗宜玉是半点不领情的,知道事情泄露之后毫不犹豫地反咬她,那她那点好心还不如拿去喂狗吃了。

    宜玉现在表现得越激动,一会儿她吃得亏就越大。自己又没有犯错,宜宁自认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罗宜玉脸颊边带泪,冷笑道:“还不承认吗!这事不是你告诉那两个丫头的,那还能是谁!”

    林海如又怎么听得宜宁被这么说,当即就上前一步站在宜宁面前道:“我与宜宁刚过来,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让四小姐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宜宁犯了什么错呢,跪着的明明就是你罗宜玉。怎么句句都指着宜宁来了!”

    宜宁看到了林海如头上明晃晃的嵌宝石的金簪子。

    她知道林海如是想护着自己的。她只是怕林海如说话没有轻重,反而跟陈氏有了冲突。

    陈氏听到林海如的话之后,果然脸色也不太好看。

    陈氏的祖父是原来翰林院的掌院学士,嫁到罗家的时候,自以为也是下嫁来的。幸好后来罗大爷官运亨通,也算是有了些安慰。

    但是和出生商贾之家的林氏做了妯娌,她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平日惯不和林氏来往。陈氏一向觉得她是识书的女子,自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看到林海如居然出来为宜宁说话,还言语之中对罗宜玉不客气。她不禁的就冷笑道:“二弟妹这话说的。你来还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上来就说是宜玉犯了错。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长辈,竟然对小辈说如此苛刻的话。”

    陈氏看不惯林海如,林海如又何尝看得起陈氏了!

    林海如一向觉得,难不成能念几句酸诗就能吃饭了?没有金银元宝,她看那陈氏能嚣张到哪里去!视金钱如粪土?那没有这粪土谁能过得下去。陈氏能有多少矜持气派。

    林海如根本就不认输,反唇相讥:“要不是她犯了错,能罚她跪吗?我是没听说什么,难不成我还没有眼睛看了!”

    陈氏也不服气,张嘴就要继续说。

    罗老太太看自己还没说上正事,这两个人已经吵起来了。一拍金丝楠木的小几,冷冷道:“都给我住嘴,究竟是嘴皮子重要还是事情重要,能不能分清楚了!”

    两人这才没有说话了,虽然心里还有怨气,但也不敢再吵。

    陈氏知道这事真正做错的毕竟是罗宜玉,要是表现得太咄咄逼人,反倒遭了老太太的厌恶,那真是得不偿失的事。而林海如也明白,周围的丫头都屏退了,还把一贯高傲的罗宜玉逼到这个份上,恐罗宜玉真的是犯了天大的错事。

    所以当罗老太太让两人坐下来的时候,林海如心里还隐隐有些好奇。

    罗老太太扫了两人一眼,才长叹了口气,直视着罗宜玉问:“你可知道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错?”

    罗宜玉有些说不出话来,低喊:“祖母,我……”

    从宜宁一进来开始,罗宜玉就指责宜宁,似乎丝毫不觉得自己的错大了去了。罗老太太看着本来就生气了,现在看到她吞吞吐吐,更是怒极攻心,厉声道:“难道你有脸做,还没脸说吗!”

    陈氏面色不动,心里却是一惊。

    罗宜玉毕竟是姑娘家,罗老太太能用这话说她,看来是生了大气了。

    林海如却更加好奇了,罗宜玉究竟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竟然让罗老太太气成这个样子!

    罗宜玉吓得眼泪不停地流,不服气地哽咽道:“祖母,是我错了。可是……可是您就没有错了吗!我自幼长在保定,谁不说我是一等一的好。为什么您非要把我嫁给刘静!他哪里比得上程二公子,又如何配得上我!我与程二公子两情相悦,您为何不成全我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