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宜宁去她三哥的新院子逛了逛,他的新住处的确是气派了不少。两进的院子,院中还有一口小池子,里头养着睡莲,这个时候正开着碗口大小的淡黄色睡莲花。旁边堆砌着假山,养着藤萝。

    可惜那棵枇杷树没有移过来。

    屋子里垂手站着几个婆子,穿着蓝绿比甲,看到她之后恭敬地屈身喊七小姐。

    宜宁才从婆子那里知道罗慎远不在院子里,他跟着罗成章去拜访宋督学了。

    宜宁就让他们别管自己,她自己随便在院子里看看。

    她本来还给罗慎远带了几盒蜂蜜糕来庆祝他乔迁之喜的,既然主人都不在,她把东西放在罗慎远的书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丫头走过来。

    这两个丫头一个穿着湖绿褙子,白色月华裙,模样楚楚可怜。另一个穿着白底红缨的褙子,人比海棠花娇。

    两人看到是府中老太太娇宠的七小姐来了,连忙屈身请安。

    宜宁看着她们漂亮的脸蛋,心想这就是陈氏送给罗慎远的丫头了,就问道:“你们现在伺候三哥的起居?”

    穿湖绿褙子的柔声答道:“禀七小姐的话,奴婢们是在书房伺候的。三少爷的起居还是嬷嬷在伺候。”

    虽然不是伺候日常起居,不过三哥读书的时候有红袖添香,也挺享受的嘛。

    宜宁暗想着,她注意到这个丫头居然有模仿乔姨娘的痕迹,衣着打扮都挺像的。想来说不定现在这款受欢迎,宜宁也没有多管,放下东西去了林海如那里。

    林海如让她过去拿上次说要给她的冰种翡翠手镯。宜宁知道以林海如的性子,那些东西不用也就是扔在库房里积灰。对于林海如来说,玉镯子什么的又容易碎又不好看,再名贵的她都不能鉴赏,干脆一股脑送给宜宁算了。

    宜宁听了之后很心动,林海如那里好东西可不少!

    她现在年纪小,虽然老太太和林海如经常送她东西。上次让雪枝帮她清点了一下,光长命锁项圈之类的就是十几个,但是太值钱的东西并不多。算下来四五千两银子是有的。宜宁前世出嫁的时候,祖母给她添了八十担嫁妆,她自己却是捉襟见肘,只凑了一千多两银子的首饰。

    反正林海如又不要,她拿来自己收着,以后当小金库用。

    宜宁心里打着小算盘,去见林海如的时候还顺带拎了一盒蜂蜜糕给她做礼,虽然林海如可能也不爱吃。

    林海如看到宜宁过来了却十分高兴,让丫头端她早准备好的冰镇西瓜给宜宁吃();。她指挥着婆子在库房里翻,搞得灰头土脸的,给宜宁翻出了数十只玉镯。也不管成色好坏,手一挥让宜宁全部带回去。

    林海如喝着茶休息的时候,宜宁就一个个打开来看。

    里面有一对冰种翡翠手镯,水色极好,绝对的上品。还有一块羊脂白玉的玉原石,玉质触手生温,毫无瑕疵,比翡翠手镯还要价值连城。以这两个最为名贵,别的却也不是一般的货色。

    宜宁啧啧称奇,不由对林海如的家世有些好奇:“母亲,你们家原来究竟是做什么的啊?”

    林海如毫不在意地道:“也没有什么,不过我祖父做过盐引生意,后来就在苏州经营丝绸……现在我大哥,也就是你大舅已经韬光养晦了。毕竟家里没有大官,还是不要太张扬比较好。咱们家繁盛的时候,苏州小半个城的铺子都姓林,苏州城外的田庄,三成都是我们的。”

    宜宁听了之后差点被林海如给吓到了。

    她知道继母有钱,没想到林海如还是有来头的!

    她是日后苏州林家的小姐。

    苏州林家世代商贾,富得流油。士农工商地位森严,林家却出了一个因为经商太好,最后做了官的人。后来官至户部侍郎,也算是个异类了。她还记得这个人叫……林茂!

    她握着林海如的手,问她:“母亲,你家可有个叫林茂的人?”

    林海如点了点头,有些疑惑:“你也知道茂哥儿?他是你大舅的幼子,宠得不像样子。整天走马打鸟的,叫你大舅母好生头疼。骂他骂不停,打他他又笑嘻嘻的不当一回事。你大舅母几乎都不想管他了。”

    宜宁听到后有点傻眼了,这是那个逼得文武百官不得不捐出几十万银子赈灾款,刚正不阿足智多谋的林茂林大人吗?

    她还记得林茂和罗慎远的关系很好,几乎算是罗慎远唯一的挚友了。原来还是有这层渊源在里面的。

    林海如继续说自己的侄子:“……让他读书又不好好读,让他跟着学做生意又不愿意。上次你大舅母被他惹怒极了,说扔到保定来给我养着。”

    宜宁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大人物的小时候都有点不同寻常呢。

    她仔细想是不是自己记错了。

    她作为玉簪子被摔碎的时候是至德十四年,但那是二十年之后的事。现在是承平八年,陆嘉学刚当上陆都督,才二十八岁。罗慎远十六岁,这位林大人应该和罗慎远年纪相仿。

    宜宁问起林茂的年龄,林海如只说约莫是十四、五岁,具体多大也说不清楚。

    对于以后会发生的事,宜宁虽然知道,却并没有什么能力去插足。这位林茂林大人也许还在年少轻狂的时期吧,她没有多问。把那些玉镯子玉佩拢紧怀里,告别了林海如抱回去了。

    罗老太太看到她抱了这么多玉镯回来,啼笑皆非。让丫头赶紧给宜宁登在册子上,免得她以后随便拿着玩弄丢了,这些可都是价值不菲的。

    宜宁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睡着都笑着。第二天早上起来还特地拉开小抽屉看。

    林海如早上来请安的时候,罗老太太就说她。“那些贵重的东西你也敢随意给她,她年纪小,弄丢了可怎么好!”

    林海如不以为然地道:“放在我那儿也是没用,我还嫌占地头。宜宁丢就丢了,再给她买就行了。”

    罗老太太又好气又好笑,看那小丫头财迷一样搂着自己的玉镯子,又不好让她再交出来();。

    宜宁拿着那块羊脂白玉的原石,却想为罗慎远做一个玉佩。

    他常年用的是一块青玉的玉佩,成色一般。她上次着意看过,玉佩可能是摔过一次,上面有道裂纹。

    羊脂白玉,还挺配三哥的气质的嘛!

    做好之后正好能在三哥乡试回来之后送给他。宜宁想到这里,下午就让雪枝给她找了个玉匠过来。年老的玉匠长了一把白胡子。把料子握在手里打量,有点激动,半天都舍不得放手,这绝对是极品的玉质!

    他问宜宁想做个什么花样,宜宁想了半天都拿不定主意。

    福禄寿喜的花样太过寻常,那不如做一个瑞兽的。龙凤之类的也太常见了,宜宁拿定主意说:“那就雕一个貔貅的吧!”

    又能辟邪又能招财,挺好的。

    玉匠是罗家的老伙计了,宜宁倒也放心地把玉石交给他,他恭敬地捧了装玉石的盒子退出去。

    丫头进来跟罗老太太说大少爷等人回来了。

    他们跟着罗成章去拜访宋督学,宋督学对罗怀远赞不绝口,说他这次中举是肯定没有问题的。陈氏听说之后非常高兴,让人给宋督学包了几幅字画送去。

    罗怀远等三人回来之后,陈氏和林海如也过来了。

    明日一早他们就要启程去贡院参加乡试了,大家最后来给罗老太太告辞的。

    陈氏看着儿子长身玉立,已然是个成人了。忍不住动容地道:“你是长子,要给你的二弟、三弟作榜样。这次一定要中举回来,日后你二弟、三弟也能受你指点,罗家还指望你光耀门楣。”

    陈氏也根本没想过罗慎远会中举,连可能性都没有想过。虽然罗慎远是被林海如收入嫡房了,但毕竟是个丫头所生的庶出,能有多大的出息。

    罗山远这次已经打定主意自己是去给大哥当陪练的,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中举有点困难。所以母亲拉着大哥的手叮嘱,却没有跟他说什么的时候,他也不在意。

    林海如看着罗慎远,心里现在他也算是自己儿子了。陈氏都拉着儿子在叮嘱,要不要她也叮嘱罗慎远几句。但是说什么比较好呢?

    林海如看了罗慎远好一会儿,才定定地说:“慎远,这次不中没关系,多考几次就中了。”

    宜宁在旁喝桂枝汤,差点被林海如的话呛到了。

    她咳嗽了几声,雪枝连忙给她拍背:“姐儿怎么喝得这么急!可要当心被呛着了。”

    罗慎远看了看林海如,又看着不停咳嗽的宜宁。回头淡笑着说:“我知道了,谢母亲叮嘱。”

    宜宁这才缓过气来,心想下次可别在林海如说话的时候喝汤了。

    林海如觉得莫名其妙,自己这话说得很对啊。一次考不中多考几次就是了,运气好总能撞上一个。运气不好回来继续读就是了。她按了按宜宁的手,压低声音问:“我又说错话了?”

    宜宁心有余悸,放下茶盏说:“母亲说得极是,没事,三哥不会在意的。”

    陈氏含笑盖上茶盖,她虽然觉得林海如说话直接,倒也没有什么。她现在全副的心思都放在儿子的乡试上,别的她都不在意。只要罗怀远能中举,不怕老太太不给她好脸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