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院门外十分的吵嚷,好像有什么大喜的事,寒暄的声音,丫头们迎来送往的声音,各房的婆子们忙着布置宴席的声音,吵得乔姨娘头疼。

    前天林海如和罗成章吃早膳,林海如让她在旁边伺候。站了老半天也没让她坐下,乔姨娘多少年没受过这种气了,脸都黑了。但是当着罗成章她又是一贯的柔弱可怜,怎么能在主母未吩咐的情况下坐下来。她扶着丫头的手表示自己体力不支。但是偏偏罗成章担心着几个侄子的举业,心神不宁的根本没注意到她。

    乔姨娘回来之后就满面阴沉,第二天称病没去,下午反倒真的得了头风。

    她现在靠在贵妃榻上,枕着玉枕才勉强舒服些。旁的小丫头跪在她身侧,手指沾了点清凉油抹在她的太阳穴上慢慢揉按,这外面的声音吵起来,她只觉得头风更加厉害了。

    “外头做什么呢,怎么这么吵?”她问刚进门的一个小丫头。

    小丫头回答道:“姨娘,咱们少爷中举了呢。府里正忙着庆贺,听说好多大官都来了。”

    乔姨娘听到这里,又倦怠地闭上眼,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中举就中举,罗怀远中举不是铁板钉钉的事吗。怎么反倒吵到我们这边来了,又不是多大的喜事……”

    那小丫头笑嘻嘻地说:“姨娘,外头是庆祝咱们三少爷中举,不是大少爷。奴婢听说三少爷乡试得了第一,刚才二太太还让下人到门口去散铜板和糖,听说好多小丫头都跑去领钱了!”

    乔姨娘听到这里,霍地睁开眼。浑身的懒散都不见了踪影,她冷冷地看着小丫头:“你刚才说什么?谁中举了?”

    那小丫头从未见到过乔姨娘如此严厉的眼神,吓得顿时就不敢笑了,支支吾吾地说:“就是咱们三少爷……中了解元。奴婢也是听二太太房里的红儿说的……”

    “这么大个事,就没有人来跟我说一声!”乔姨娘一点都不觉得倦态了,额头突突直跳。她站起来,脸色阴沉地对给她按摩的丫头说,“去叫碧衣给我过来!”

    碧衣是服侍她的大丫头。

    那丫头跑出去之后,乔姨娘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心里扑通直跳。

    她知道罗慎远过继给林海如的消息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是一个庶子而已,能有什么了不得了。何况罗成章也未曾把这个庶子放在眼里。

    总是因着罗慎远那个歹毒生母的缘故,大家平日看他都有几分古怪。

    乔姨娘闭了闭眼睛。

    怎么罗慎远就突然中举了,还成了解元!

    中举也就罢了,要是以前他中举了,那说不定她还会送点贺礼去,请他日后仕途坦荡了,也提携提携她的轩哥儿();。然而却偏偏是在他过继给林海如之后。

    乔姨娘心里十分的焦躁。

    碧衣很快就过来了,她听了消息之后也被吓到了。这么大的事没及时跟乔姨娘说,她肯定不会轻易饶了自己。

    她进来之后立刻跪下,乔姨娘却冷着脸好久没有说话。半晌才轻轻问道:“二爷回来没有?”

    “已经有人去传信了,估摸着快到了。”碧衣很快回答道。

    乔姨娘深吸了口气,吩咐道:“去把姐儿叫来,让她好生打扮一番,与我一同去老太太那里,再把轩哥儿也抱上。”

    碧衣连忙应喏去了。

    外头宾客喧天,热闹非凡。宜宁她们也没有闲着,同住胡同的高夫人领着她女儿高娴上门来拜访,陈氏带着她们几个见高夫人。女眷也在花厅里摆了一桌宴席,高夫人平日不常与罗府的人往来,更不常与林海如往来,如今却拉着林海如笑着说话。

    高夫人和陈氏一个出身,她是江南人,父亲曾任当年天子的侍读学士。她问林海如罗慎远平日读什么书,可有定了亲家……

    林海如整个人都不在状态,飘乎乎地说:“他读什么书的我也不管,亲家好像也未曾有。”

    宜宁听到这里却回过了神来。高夫人这话问的……像是有所图的样子。

    她不由看向旁边端坐的高娴。这位也是保定出名的世家女,长相与她四姐一样的水平。年方十四,身材高挑,清丽婉约。一副黄英出谷的好嗓子,说起话来含羞带怯却端庄持重。却比罗宜玉更有世家贵女的修养和派头。

    少年解元,难怪高夫人迫不及待。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月要是被别人给得去了怎么好。

    罗老太太刚从前院回来,高夫人起身给老太太见礼。

    罗老太太有些疲惫,含笑让她坐下。高夫人正想着林海如那榆木疙瘩一问三不知的,如今正好问罗老太太。却都叫罗老太太打着太极的推回去了,既不答应也未拒绝。

    这时候丫头来通传,说乔姨娘牵着轩哥儿来给她请安了。

    罗老太太的脸色淡了下来。

    乔姨娘牵着轩哥儿进来,轩哥儿却直往老太太怀里扑,甜甜地喊着祖母。

    一旁高夫人就笑着夸道:“这就是轩哥儿吧,果然长得虎头虎脑,十分可爱!”

    轩哥儿搂着罗老太太的手臂,稚嫩地说:“祖母,我听说三哥中了举人,要来恭喜三哥的!”

    自从上次轩哥儿撒谎之后,罗老太太看这小孩总觉得心里硌得慌。因此只是敷衍地摸了摸他的头说:“你三哥在外面待客,一会儿才能过来。先去你姐姐那里玩,莫要扰到了高夫人。”

    乔姨娘听到罗老太太这话,笑容僵了僵。

    罗老太太嫌弃她她知道,哪个正室出生的看得起她这种小妾了,她就没指望过罗老太太给她好脸看。但她却没有料到,罗老太太连轩哥儿都嫌弃上了……

    眼看着天就黑了,这一天都忙碌得很,府里吵吵嚷嚷的没个清净。宜宁却闲得跟罗宜秀一起看缸里养的乌龟吃鱼,高娴跟她们俩个小孩子玩不到一起,含蓄优雅地同罗宜玉说话,聊得很投机。

    吃过了晚宴高氏还不曾回去,罗老太太让婆子拿了牌九出来玩。她们四人正好能凑一桌。林海如根本不会玩儿牌,求救地眼神看向罗宜宁();。

    她现在对宜宁有种盲目的信任,好像宜宁就该什么都会似的。

    宜宁前世端正得很,半点不敢逾越那位祖母不喜欢的东西,又怎么会玩儿牌。她也是两眼一抹黑,幸好罗老太太早就知道,叫徐妈妈过来指导林海如,四人才勉勉强强打下去。

    高娴、罗宜玉二人就坐到了母亲身边看牌。

    世家女子生活闲暇无聊,也就靠这些打发时间了。

    牌局刚转过两圈,外头又来通传说三少爷过来了。

    高氏精神一震,手里摸起来的骨牌久久没有打出去。抬头就看到一个高大瘦削的身影走进来,他长得十分隽秀清俊。脚步沉稳从容,气质偏又有几分震慑力。

    宜宁分明就注意到,高娴在看到罗慎远的一瞬间就脸颊薄红,微微低下了头。

    高娴可没想到这位少年解元如此的俊朗。

    罗老太太依次说:“这位就是同住胡同的高家高夫人,这位是高家小姐。”

    罗慎远便向高夫人点头,又看向高娴,似乎顿了顿。

    高娴轻柔地道:“罗家哥哥好。”她水般的漂亮双眸柔婉动人。

    宜宁一边看着乌龟,一边心想她三哥的桃花到得太快了。前有大伯母的两个丫头,后有一个高家嫡女。瞧高夫人满意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就能把罗慎远定下来当自己的女婿。

    高家母女刚坐回去,那边轩哥儿就非要拉着罗宜怜的手走到罗慎远面前,向他伸出小手:“三哥,轩哥儿要抱!轩哥儿要抱!”

    宜宁嘴角微微一扯,轩哥儿叫乔姨娘娇宠着,平日根本看都不会看罗慎远。现在还会主动要他抱吗?怕是乔姨娘授意的,毕竟是个孩子,罗慎远也不可能当面拒绝。

    罗宜怜也柔柔一笑:“三哥,这次还要恭喜你了。”

    罗慎远摸了摸轩哥儿的头,笑了笑说:“三哥手不舒服,便不抱你了。”他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真正要找的人却是跟罗宜秀半跪在罗汉床上,正看那高几上放着的一口青瓷缸。

    他想听到的一点没听到,没想听到的却来了一箩筐。

    罗慎远朝罗宜宁走过去,在她背后低声道:“这对乌龟便这么好看么,连我你都不看了?”

    宜宁抬起头,她刚才自然是注意着罗慎远的。不过这么多人在恭喜他,她暂时没有凑热闹而已。

    “乌龟当然好看了。”宜宁笑着说,“前有王阳明格竹子,今有宜宁格乌龟。你说好不好看?”

    罗慎远见她连“格竹子”的典故都搬了出来,便敲了敲她的脑袋。“不要格你的乌龟了,你随我出来。”

    宜宁不知道他找自己做什么,她一抬头才发现满屋子的人都看着她。

    罗慎远却牵着她的手带她出去了。

    那高娴这才注意到宜宁,早就听母亲说过这是罗二爷上个夫人留下来的女孩。即又不是现在的二太太亲生的,也未闻名保定府。她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上个太太留下来的女儿居然跟新任的解元如此亲近?高娴不由得看向旁边坐着的罗宜玉。

    罗宜玉只是淡淡地解释道:“她便是我最小的妹妹,祖母最宠爱的罗宜宁。”此外半句不肯再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