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他要带自己去干什么?

    宜宁还是有点好奇的。

    他现在应该是众人瞩目的中心,他应该在前院接受所有人的赞誉。但是他牵着自己走在回廊上。

    两旁挂着红绉纱灯笼,夜风习习,已经是很凉爽的夜晚了。

    罗慎远终于停了下来,他放开宜宁的手,从袖中拿出一封红纸递给宜宁。

    宜宁接过后展开,上面写的是“捷报贵府罗讳慎远高中北直隶解元,京报连登黄甲。”他给自己的是解元的捷报信!

    宜宁看着他平静的面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对不起他的用心。

    罗慎远却摸了摸她的头,含笑问道:“这算不算有多好考多好了?”

    宜宁前后加起来也算是活了四十多年了,其实很多事都无法让她动容。但是她看着罗慎远的脸,心里却默默地在想,其实无论这个人日后是不是首辅,都不重要。这是她的三哥,她一定会对他好的。

    她突然想起了那块羊脂玉佩。

    说是要送给他,但是他今天一天都没有空闲下来。

    “三哥,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来。”宜宁说完转身就小跑,她把那块玉佩放在妆匣子里了。

    罗慎远没能拉的住她,看着她小小的身影在回廊上不见了。

    宜宁怕他等急了,也跑得很快。过门槛的时候一时没有注意,被绊了一下摔倒了,膝盖一阵的疼。正端着笸箩走出来的松枝看到她摔了,连忙过来扶她:“小姐,您跑得这么急做什么,可摔着了?”

    膝盖火辣辣的疼,应该是摔伤了。宜宁不由感叹自己也是越活越回去了,跑着竟然还能摔了。幸好没让三哥看见了,实在是太丢脸了。

    “没事。”宜宁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让松枝把她那块做好的玉佩拿过来。

    松枝还是很担心:“您还是坐下了奴婢给您看看吧,可不要伤了筋骨。”

    对于让罗慎远等自己这种事,宜宁觉得还是不要做比较好。

    “我一会儿便回来。”宜宁叮嘱她说,“不要跟祖母说我摔着了。”

    松枝点头应了,看她们家小姐一瘸一拐地走远了。心想这下摔着了,总算跑得不快了。

    宜宁远远地看着罗慎远还站在那里等她,夜风吹起他直裰的衣袂,长身玉立,表情淡漠。她三哥果然好看,以后更不知道有多少桃花要来惹他。宜宁不由想起隔壁的高小姐,其实以高小姐的人品样貌,还是能勉强配得上他的。

    罗慎远回头看宜宁,她的小脸红扑扑的,走路的姿势却似乎有点问题,好像有点瘸了……

    他不由皱了皱眉,弯下身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小腿。

    “你这是怎么了?腿伤着了?”

    宜宁把手里拽着的玉佩递给他,笑着跟他说:“这是我从母亲那里搜罗来一块玉原石,她自己又不用,我给你雕了一个玉佩,是貔貅的样式();。三哥你快看看,这可是上等的羊脂玉!”

    罗慎远又皱眉:“宜宁,我在问你的腿怎么了。”

    宜宁见隐瞒不过去,才无奈地说:“刚才跑得太急,被门槛绊了一下摔了。三哥你别问了……”

    罗慎远才拿过她手上的玉佩看,的确是一块上等的好玉,玉质温润细腻。那貔貅也是活灵活现。他把那块玉在掌心摩挲片刻,收了起来。看着宜宁淡淡说:“便是明天送给我也无妨,你跑这么快,这下摔着了怎么办。”

    宜宁有点不高兴了,这人真是,她还不是想今天送才有彩头的意义。

    他那是什么样子,要是不喜欢就还给她。她自己留着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既然三哥嫌弃,那便把玉佩还给我吧。”宜宁伸手要去他的袖中抢,却被他一躲闪过去了,他手一拿高。宜宁年纪小人矮,蹦啊蹦都够不到他的衣袖。

    “送都送出去了,哪有还收回去的道理。”罗慎远看她那么小,怎么都够不着自己,反倒有几分睥睨她的感觉,“下次着急还跑不跑了?”

    宜宁深吸了口气,心想她何必跟罗慎远计较。忍了忍说:“不跑了……”

    他似乎才满意了些。又看着她的脚叹了口气,向她伸出手说:“来。”

    宜宁有些茫然:“怎么了?”

    “你摔伤了腿,抱你回去。”罗慎远也没有多说,把她抱起来。抱小孩子的那种抱法,反正宜宁还小,他抱着她直接朝正堂走。

    宜宁第一次被兄长抱着,下意识搂住他的脖颈,三哥身上有种淡淡温热的味道,挺好闻的。她原先的母亲生了她和两个姐姐便撒手人寰,两位姐姐与她年龄相差不大,并不疼爱她。东西只有这么多,大家都要抢,谁还有空管她年纪是不是最小的。

    罗老太太看到罗慎远抱着宜宁回来,眼皮微微一抬:“刚才不是说手不舒服吗。”

    高家母女已经回去了,乔姨娘和陈氏等二人也告退了。热闹过后反倒是一屋子的冷清。

    罗慎远把宜宁放在罗汉床上,跟罗老太太说:“她摔着腿了。”

    罗老太太才看向宜宁,宜宁觉得祖母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好笑的意味:“平日活蹦乱跳都没摔着,今天怎么了。”

    宜宁已经不想再解释了,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是真的,她已经充分领会了。

    罗老太太叫丫头过来看宜宁摔得严不严重。外头却来了个小厮,说是二爷找罗慎远回去,在书房里等他。

    “宜宁,我明日要去巡抚衙门。”罗慎远跟她说,“这几日不要动弹,好好养伤。”

    罗慎远向罗老太太告退,离开了正堂。

    罗慎远走后罗老太太瞧着宜宁的伤口,其实倒也不严重,就是皮破了,血丝丝的看着有些狰狞。罗老太太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如今有个解元当哥哥了,高不高兴?”

    宜宁心想她自然高兴,只是以后罗家的格局恐怕要变了。

    罗老太太从徐妈妈手里接过纱布给她包扎,宜宁看着罗老太太的手,像是年老而不失光泽的绸缎,这么柔和。她乖乖地静静靠在罗老太太身上,只要有祖母在身边就好,却不知道,她依赖祖母的日子还有多久();。

    罗成章的书房里点着烛火。

    他在等罗慎远。

    今天在衙门里接到捷报的时候,他无比的震惊。怎么会是罗慎远,为什么是罗慎远!这个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庶长子。反倒是大哥很快平静下来,看罗慎远的目光却有平常没有的慎重。

    罗成章房里原是有两个通房丫头,他更喜欢柔顺的那个,却不想被另一个给害死,孩子和母亲都没有活下来,一尸两命。那个通房丫头,天生的心思就比别人多,总是阴沉沉的,却是个无比聪慧的。

    罗慎远生下来之后他就不太喜欢罗慎远,也不怎么管他。不过好歹是自己的庶长子,也未曾苛待。罗慎远一贯沉默,也没有什么出挑的地方,这就更不得他看重了。

    罗成章的心思放在培养轩哥儿上了。想等轩哥儿以后支应二房的门庭。

    刚才席间,巡抚大人笑着给他敬酒,问他日常如何教养罗慎远的时候,他一句话都答不上来。反倒是罗慎远接过话去,淡淡地说:“父亲公事繁忙,家中诸事也不忍让他操心。”

    他有些尴尬,巡抚大人却夸罗慎远后生可畏。

    丫头通传说罗慎远过来了,罗成章才转过身面对他。

    这个庶长子站在他面前,可能是他的确站得笔挺,可能是他自己心里的作用,总觉得罗慎远从容不迫的态度有些压迫感。以往觉得那是沉默寡言,现在才知道是不动声色的隐忍。

    那么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呢?算计什么呢?

    他看着周围的人对他的轻视,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表现。或者他在心里默默记着,冷酷地算计着每一个人的心思,包括他的。罗成章想到这里,总觉得罗慎远的身影和他的生母重叠了。

    让他有些胆寒和恐惧。

    “罗慎远。”罗成章看着他,眉头皱起,“你以前……可都是瞒着我?”

    罗慎远微微一笑,他淡淡地说:“父亲,不是我瞒着你,而是你从未在意过我。”

    罗成章一愣。随即他有些生气了,指着他说:“你这般做派,如何算是光明磊落!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可懂?为人做事便要正直,你这般让我如何在你大伯面前抬头!”

    罗慎远听到罗成章的话,他非常的平静:“父亲,你觉得大伯是君子?还是大哥是君子?”

    罗成章一时说不出话来,随即他语气低沉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您自己想想便是了。”罗慎远背着手,他把罗成章放在书案上的一本书拿起,看了看书目随后说。“您最爱读这本外史,其中有个故事说王府的兄弟相争,为了家中一件神秘的传世玉器。这段您总是反复的看,那您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罗成章一时没有说话。

    “虽是同根生的,利益与共,但毕竟各有各的所求。”罗慎远说,“我这般,父亲难道不该高兴吗?”

    罗成章微眯了眼睛。他最后才说:“以后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请教为父,若是有什么缺的便和你母亲说一声。你如今的资质,家中的先生恐怕是教导不了你的。几月后你随你大伯去京城,我写一封信给张翰林,让他为你引荐一位房师。”

    罗慎远应喏告退。

    他走之后,罗慎远叫了丫头进来说:“今日去太太那里歇息,你去通传一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