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郑妈妈随着丫头去写药方,给罗老太太调养身子用,郑妈妈的丫头就暂且留在了正堂。这位丫头名唤青渠,郑妈妈说是这她家接连生了四五个丫头,老爹嫌丫头片子是赔钱货,便以一两银子的价把她卖了出去。本来是要去穷山沟子里给人家当童养媳的,被郑妈妈救下来一直养着。

    她抱着箱子站在正堂上,既不胆怯也不害怕。好奇地打量着宜宁。

    “你便是那个郑妈妈一直念叨的七小姐么——”

    宜宁许久未听到有人这么跟她说话了,她抬起头,发现这丫头一张国字脸,不怒生威。要是投身成了男儿必定还好,却偏偏是个女子。她又长得高大,比雪枝高了足足一个头。

    松枝一旁说道:“你这丫头好不懂礼,这是我们七小姐!”

    青渠接着就说:“我说的不就是七小姐吗,你们家里一个个的都好生气派。这有什么可凶的!守门的都那么凶,我跟郑妈妈在真定的时候,哪个乡绅老爷对我们不是恭恭敬敬的!”

    松枝还欲再说什么,宜宁拉住她说:“松枝,不要紧();。”这女子自幼长在乡间,想来是随性惯了,何必跟她计较。

    青渠听到宜宁说话又娇娇软软的,还是特别好奇:“小姐都如你一般细皮嫩肉吗?你要是在我们农庄上玩,肯定会被那些野丫头打哭的。你怎么长得软趴趴的……”她走过来捏了捏宜宁的手,似乎想感受一下。

    宜宁却被她捏得一咬牙,这女子的手劲儿怎么这么大!

    雪枝和松枝却惊呼,连忙把她拉开:“你做什么,莫要乱动!”

    “我又没有怎么样。”青渠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这些人都一惊一乍的。

    郑妈妈来之前就叮嘱过她,要她好生待这位七小姐,跟这位七小姐亲近。她在农庄上的时候还经常跟那些长工的孩子玩,把他们举起来,他们一个个不都高兴得不得了吗。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娇贵、软软的小姑娘。生得白嫩娇小,圆圆脸蛋,五官也都小巧秀气。穿着一件缂丝的小褂,脖子上戴着精致的长命锁。收拾得整整齐齐,矜贵极了。跟农庄上的小孩完全不一样。

    她也不过是好奇而已。

    宜宁深吸了一口气,揉着手腕说:“青渠姑娘,你要不先坐下来吧。”

    青渠看到她白嫩的小手浮起了一个红印子,有点不可置信。她的皮肤也好娇气!

    郑妈妈说过要对这个七小姐好的,她把人家捏伤了,好像真的不太好……

    青渠抱着木箱坐下来。

    宜宁在想祖母的事。祖母突然让她把郑妈妈留下来,肯定是因为她自己的身子不太好了,她在为自己的日后打算。却不知道她的身子究竟坏到什么地步了……

    郑妈妈写好药方之后,徐妈妈便亲自带着两人下去安顿,随后才吃了午饭。

    因郑妈妈来了,宜宁她们也没有去高家。罗老太太在内室受郑妈妈的针灸调养,宜宁就在西次间,趴在小几上写字。

    刚写过了两篇,外面就响起来鞭炮声,锣鼓喧天的。

    是新晋的解元回府了。

    宜宁看到院子里好些丫头都跑出去张望。她听说中解元回府的时候,九街十巷都会很热闹。人们竞相来看解元的风采,堵得走都走不动,何况少年的解元——本朝也只有三人而已!

    她搁下笔跑进内室,跟罗老太太说三哥他们回来了。

    郑妈妈听到的时候似乎微微一愣:“中了解元……可是当年那个含蕴留下来的孩子?”

    罗老太太闭着眼握着宜宁的手,她也听到外面喧嚣热闹的声音,慢慢说:“你还记得那个丫头。”

    郑妈妈道:“那丫头太过聪慧,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当年若不是我发现了,恐怕谁都还不知道是她下的毒……”

    郑妈妈的语气很平常。

    当年那些事一次次面容模糊地呈现在宜宁面前,但是再惊心动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只余一个老妇平淡不过地叙述此人。宜宁看着两人说话,心里却在暗想。

    郑妈妈施针的动作不疾不徐,罗老太太虽然累,但是精神尚好。那么如此看来,祖母的身子虽然不好,但是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问题。她现在担心又有什么用,唯有好好的孝敬祖母而已。

    罗老太太侧过头问郑妈妈:“你可想出去看看?如今罗家是越发的热闹了();。”

    郑妈妈慈祥的笑容后有一丝深意,“奴婢自然愿意去看看的。”

    罗老太太又把手伸向宜宁:“宜宁,你也过来。”宜宁牵着祖母的手,三人站在正堂外。远远地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来。

    宜宁第一次看到父亲走在罗慎远身旁,身边簇拥着好些人。他看着三哥的眼神有种与有荣焉的赞赏。罗成章带着罗慎远走上前,对罗老太太一拜:“母亲安好。”

    罗慎远则一撩衣摆,跪下去说道:“祖母安好,孙儿归来给祖母请安,万望祖母安心。”

    那些原来看不起他的人,现在都只能站在她的身后,滋味复杂地看着他。

    罗慎远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跪得极稳。宜宁却真的感觉到了不同,他身上那种隐隐的锋利越来越明显了。她突然想起自己曾经,隔着人海看到过青年的罗慎远,他那时已是吏部侍郎,冷厉而阴沉。他们素不相识,而她不过是长嫂头上的一只簪子。

    他已经有了那个样子的雏形了,而且他以后将一步步的成为权倾天下的首辅。

    宜宁微微一笑。

    罗老太太看着罗慎远也满是赞赏,把他扶起来。罗怀远等人才上来请安。两人参加了鹿鸣宴回来,这才算是真正的扬名了。昨日虽然高兴,但是几个月人都忙着应酬来道贺的客人,反倒是没有空闲。今日家里人才聚一聚,罗老太太就吩咐晚上在她这里吃饭,叫丫头去请陈氏和林海如。

    正好今日罗慎远要给林海如和罗成章各奉茶,以示教养之恩。林海如这是第一次做举人的娘,第一次接受别人给她敬茶,心里还有些忐忑,竟然穿得比平日还要华丽几分。罗慎远给她奉茶的时候,她接过茶杯,从袖中拿出一个封红送给了罗慎远。

    “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送你些什么好,银子你拿着方便。我也懒得想一些文绉绉的酸话,”林海如自己说得都有点不好意思,“无外乎就是前程仕途什么的,你知道就好!”

    准备了一肚子文绉绉的酸话想跟儿子说的罗成章咳嗽了一声,不禁在心里暗自责怪林海如。这话让他怎么接下去,难不成也掏出个红包递给罗慎远?这太俗气了!

    罗慎远轻轻一捻,就知道里面塞了不下十张银票。

    他也没有表示任何不情愿,笑了笑说:“谢谢母亲了。”随后把封红收入袖中。

    既然罗慎远都不在意收了,罗成章也不好意思再说林海如了。他严肃端正地说了很多鼓励罗慎远的话。

    宜宁在一旁看得差点喷出茶水,继母啊继母,你这未必也太直接了吧!哪有人直接送银子的。

    而罗怀远给陈氏和罗大爷奉茶的时候,众人也没有这么注意了。陈氏接过儿子的茶,看到罗怀远望着自己略带愧疚和不甘的眼神,她又想到了这两天来,所有人对林海如都似有若无的奉承着。

    她咬着牙微笑着夸赞自己的儿子,半点不露出异样。而罗大爷官场磨练多年,早已经是个成精的人物,喜怒早已习惯了不行于色。一时间倒也和睦。

    随后罗家的男子们要聊制艺的事。罗老太太把郑妈妈介绍给林海如认识。郑妈妈当年离开罗家的时候,林海如还没有嫁进来。

    郑妈妈当年在罗家很有地位,她治好过罗老太爷的腰病。所以就连罗大爷和罗成章都要恭敬地喊她一声“郑妈妈”。陈氏生产罗宜秀落下病根,也是郑妈妈调养好的。她对郑妈妈也很恭敬。

    宜宁这一番看下来,发现郑妈妈的确是个八面玲珑、说话滴水不漏的人();。

    这家里不管是什么关系的人。都跟她相处甚好,给她几分面子。

    罗老太太看着林海如片刻,突然有了主意。她侧头跟郑妈妈低声说:“我这儿媳体寒……肚子多年都不见有动静。不知道你有没有法子调养?”

    郑妈妈含笑道:“有没有把握的,总得看过了再说。”让林海如跟她进内室看看。

    林海如听了有点不好意思,拉住一旁喝着茶百无聊赖的宜宁说:“我看反正你也无事,跟我一起来!”

    宜宁被林海如拉着进了内室,看到郑妈妈从怀中拿出一个小枕头垫在林海如腕下,她搭脉的方式有点特别,指尖下按,小指扣住林海如的手腕。听了半晌之后睁开眼,笑了笑说:“这倒是有得调理,半年就可好了。”

    林海如非常惊喜,连问郑妈妈是不是真的。她这五年看的郎中可都是跟她说没有办法的。雪枝听她不信,才在一旁说:“二太太莫疑心,郑妈妈的圣手之名不是白来的。她说半年能好,那就肯定能好。”

    林海如这才高兴起来,宜宁看她高兴她也舒心,连看郑妈妈都觉得果然是圣手。

    林海如转头就笑眯眯地跟她说:“宜宁,你不是要个弟弟吗?我给你生个弟弟好不好。以后等他长大了还可以护着你。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叫你弟弟去给你报仇——”

    宜宁听了,哭笑不得地应了声“好”。等那弟弟长大了,恐怕她早就出嫁了。

    罗老太太本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让郑妈妈给林海如看看。没想到还的能调养,这倒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了。她让郑妈妈赶紧写了方子,决定从明天开始就给林海如调养。能怎么调养就怎么调养,赶紧生下个孩子才是正经。

    这时候丫头来通传,说乔姨娘带着轩哥儿和罗宜怜过来给老太太请安了。

    宜宁分明就看到,郑妈妈听到乔姨娘的名字时,神色微微一冷。

    乔姨娘牵着蹒跚走路的轩哥儿进来,轩哥儿乖巧软糯地叫了祖母。罗宜怜先看到了站在宜宁身后的郑妈妈,正疑惑怎么内室里多了个不认识的婆子。身旁的乔姨娘已经有些惊讶道:“这位……这位可是郑妈妈?”

    宜宁发现乔姨娘的语气中有些隐隐的惧怕。

    郑妈妈微微一笑,旋即缓缓道:“这么多年了,乔姨娘还认得我这个老婆子,我是老了的。我看乔姨娘这些年倒是过得挺好,哥儿都生下来了,也算是为罗家延续香火了。”

    乔姨娘咬了咬唇,目光闪烁。

    郑妈妈说话其实不太客气,但她怎么敢跟郑妈妈计较。当时她不过是小小算计郑妈妈,都三番四次被郑妈妈不动声色地报复了。所以郑妈妈最后离开罗家的时候,乔姨娘真的是松了口气的。她本以为这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她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乔姨娘看到了她旁边年幼的罗宜宁,心里有些发凉。

    林海如不了解这其中的恩怨,她刚知道郑妈妈是个医术很好为人和善的婆子,却没想到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乔姨娘会惧怕郑妈妈。林海如对郑妈妈的好感立刻又增强了许多。

    乔姨娘很快定下了心神。她已经不是那个孤苦无依的乔月蝉了,现在她有儿有女,还有罗成章的宠爱。郑妈妈再怎么厉害,她也已经老了,她怕什么!她于是微笑着对郑妈妈说:“当年郑妈妈求着离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没想到您还有回来的时候。”

    郑妈妈微笑着没有说话();。

    陈氏进来说晚饭已经摆好了,请老太太先入座。

    宜宁想着乔姨娘和郑妈妈的对话,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她下了椅子,没有让雪枝等人跟着她。而是小跑着进了东次间,郑妈妈正在给林海如写药方。

    郑妈妈刚写了一味白术,看到宜宁远远地站在门边,正静静地看着她。外头的灯笼光照进来,她只有门的一半高,烛光把她小小的影子拖得长长的。外头这么热闹,显得十分宁静。

    郑妈妈心里又酸又软,明澜就这么走了,留下这么个孩子孤零零地在世上。就算有这么多人照顾她,那毕竟都不是她的生母啊!母亲是谁都不能替代的。

    她放下笔,笑着对宜宁说:“眉姐儿,到我这里来。”

    像在诱哄小动物一样。

    宜宁慢慢地走过来,她想来问郑妈妈一些事。她仰头看着郑妈妈说:“祖母告诉我,你原来是伺候母亲的。”

    郑妈妈见她终于肯稍微亲近自己,心里一阵动容,她点了点头,又问:“眉姐儿,你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了?跟着照顾你的丫头呢?”

    宜宁摇了摇头,她问:“郑妈妈,你会留下来照顾我吗?”

    郑妈妈被她问得微微一怔,她问得这么直接,没有一点成人的婉转。就是这样的话,反倒让郑妈妈不好回答。本来她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老太太怎么劝她,她都会不动声色地推诿的。

    但是看着宜宁和明澜相似的,干净的小脸。那些话她怎么说得出来。

    郑妈妈蹲下身,揽住她的小肩膀,语气一低:“眉姐儿,如果我说不能留下来,你……你会不会怪我?”

    宜宁又摇了摇头。郑妈妈当年非要离开罗家,一定有她的原因。虽然她还不能确定郑妈妈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但是从她所见来看。郑妈妈不该是那种凉薄的人。何况她也不在意。

    “我不怪郑妈妈。”宜宁开口说,她抬起头静静地说,“宜宁没有母亲,身边也没有母亲留下来的人。宜宁已经习惯了。”

    郑妈妈苦笑了一声,她摸着宜宁的头发,神情居然有些悲伤:“眉姐儿,你还小不明白。有的时候有人不留在你身边,是为了保护你的……”

    宜宁不懂郑妈妈的意思。这话说得实在是奇怪,为什么她不肯留下来是为了保护自己。

    非要离开罗家,不管小宜宁会如何,是为了保护她吗?

    郑妈妈深深吸了口气,她说:“眉姐儿,虽然我不能留下来,但是我给你带了一个人过来。你要是喜欢她,就让她留下来照顾你好不好?”

    外头还是很热闹,罗老太太却被徐妈妈扶着,站在槅扇外静静地听着里头说话的声音。

    徐妈妈听完之后已经是脸色发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罗老太太示意扶着她去坐坐,徐妈妈把她扶到屋子里坐下。语气有些担忧:“老太太,您看郑妈妈说的那些话……恐怕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留下来的。奴婢却不明白,郑妈妈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罗老太太淡淡地道:“我已经想了这么多年还不明白,你岂能听几句就懂了。她郑氏那般心思的人世上少有,她在想什么别人怎么知道。”

    徐妈妈缓缓叹了口气,也觉得心里凉丝丝的。

    她居然还是不肯留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