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屋子里,陈氏看着林海如微微的笑脸,心里一阵不痛快。

    这话没人教她说她就不信了,凭林海如能说得出这些话?

    府中的事本来就是她做主,大房才是罗家的根本,罗大爷,她的两个儿子,那都是支应罗家门庭的。吃穿用度比二房多怎么不应该了!如今不过出了个罗慎远,便想把天翻过来了?

    当着众人打她房中送出去的丫头,那不就是打她的脸吗,以后谁还会尽心帮她做事。

    但是林海如说得句句在理,她也没有理由拒绝。

    陈氏咬着牙说:“那二弟妹怎么说怎么办吧。”

    罗老太太看着陈氏,其实她的心里有些失望。

    自从二房罗慎远中了解元之后,陈氏似乎心里失衡了些。对二房的态度也比原来尖利了。其实两个都是她选的媳妇。陈氏性子要强,总归没有什么坏心肠,处理家中的庶务也是得心应手,她其实也是喜欢的。但现在送给罗慎远的丫头却出了这样的事……

    “老大媳妇,”罗老太太突然觉得有点累了,她抬了抬手,“你是不服气吗?”

    陈氏突然被罗老太太问到,低下头说:“儿媳没有不服气,全听您和二弟妹的。”

    “丫头教养不善,还是你的问题。”罗老太太淡淡地说。

    陈氏这么聪明的人,她会不知道自己选的是什么人?或者早就有这个主意了,只不过她没有料到的是,罗慎远竟然真的无情到半点都不怜香惜玉。

    陈氏站起身应喏:“儿媳一定回去严加管教下人。”

    罗老太太看到堂下跪着的画绿,还低垂着头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出一句。她才说:“把她带下去打一顿,就按海如说的做。给别的丫头也警醒着。”

    林海如立刻吩咐婆子压着画绿出了正堂。

    陈氏要去扶罗老太太起身,却被罗老太太推开了手。她淡淡地说:“郑妈妈,你扶我回去。”

    陈氏有些尴尬地收回手,表情难测,她看着罗老太太走远了。

    偷听的宜宁这才跳下栏杆。她很肯定这些话不是林海如想出来的!这下三哥身边的丫头解决了,大房的人也要警醒着,简直是一箭双雕。

    “赏完花了,我们回去吧。”宜宁对雪枝说,雪枝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要让老太太知道了,肯定要说您!”

    宜宁只不过是放心不下林海如而已,怕她又被大伯母给拿捏住了。但是有三哥在,这个问题明显不需要她操心,刚才那些话定是三哥的意思。

    她和雪枝走了小路,怕被祖母发现,赶在罗老太太回去之前回去了();。

    郑妈妈扶着罗老太太的手走到回廊下。

    罗老太太抬头看着头顶的明月。让郑妈妈先停下来。

    罗老太太突然问:“当初你走的时候,是不是怪我?”她顿了顿说,“明澜的死,你我都心知肚明是心病的缘故,那心病也只能是因乔姨娘……”

    郑妈妈说:“奴婢没有怪过老太太。奴婢虽然恨乔姨娘,却还没有恨到想她死的地步。她那时候毕竟已经是六小姐的生母了。现在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奴婢也早想忘了。”

    罗老太太只是苦笑,叹了口气说:“这些天你也看到了,总是我不想管的缘故。陈氏性子又要强,家中乱糟糟的。若是你肯为宜宁留下来……”

    “老太太!”郑妈妈打断了她的话,“若是您问奴婢当年那些话,奴婢的回答还是不会变的。”

    罗老太太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郑妈妈扶着罗老太太回去。罗老太太到时看到宜宁早已睡下,站着看了她的睡颜好一会儿,才让徐妈妈扶去歇下了。

    那晚画绿就被打了一顿,根本没有起得来,天没亮就被一副门板抬出了罗家。罗慎远问都没有再问一句。

    这件事就仿佛没有发生过般静悄悄的,只是罗慎远房中的下人个个都小心谨慎起来。剩下的那位画棠姑娘连书房的门都不肯进了。

    宜宁知道画绿的下场之后什么都没有说,罗慎远本来就是冷漠无情的性子。她想这次大伯母肯定也深刻体会到了,不会轻易往三哥那里送人了。

    这事没过两天,顾明澜的忌日就到了。

    宜宁由林海如带着,给母亲的排位上了香,又拜了三拜。罗宜怜和轩哥儿也依次拜了。郑妈妈也拜过排位,去见了罗老太太。如今她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也该要离开了。不过随着她一起来的青渠可以留下来照顾罗宜宁。

    青渠是她养大的,虽然尚年轻,但是心肠极好,也会一些浅显的医术。

    罗老太太见郑妈妈执意要走,什么也没有说,她也不想要青渠。这样的丫头府上有许多,而且个个训练有素,比青渠好使唤多了。

    青渠听说罗老太太并不想让她留下来,涨红了脸说:“正好,反正我也不想留下来!”

    郑妈妈暗叹了一声,并没有再坚持。

    宜宁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郑妈妈。她已经收拾好了随身的木箱,真的要离开了。

    其实这位郑妈妈对她也很好,时常让青渠给她送东西过来,小首饰小糕点的。每次看到她时神情也很复杂,眼眶微红目光闪烁。宜宁每次都扭过头,只当自己没有看到。

    虽然知道郑妈妈心里失望,但是她也没有再对郑妈妈表示亲昵。

    倒是那个叫青渠的丫头,可能是刻意想跟她亲近,时常到她这里来遛弯。指着她养的乌龟说:“——你养这个做什么,河里到处都是,也没有人吃,它的肉又不好吃!”

    宜宁边练字边忍耐。

    青渠看到她练字,又笑她:“就你们这些官家小姐才学写字,写来做什么,能当饭吃?”

    宜宁有点忍不住了,但是她涵养好性子温和,不被逼到极致不会发火。她只是吩咐守门的丫头:“下次看到青渠,不必再放她进来了。”

    结果她从林海如那里回来,就看到青渠蹲在门口等她,不知道等了多久了();。看到她回来之后,走过来拉开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放了一大把红红的小果子。

    “这个是山果子,酸酸甜甜的。我看你家里种着许多,却没有人摘来吃,就摘来给你尝尝。”青渠说,“我等了你好久了,你的丫头不让我进去。”

    宜宁握着那把红果子又差点忍不住。

    这是一种景观树的果子,谁会去摘了景观树的果子来吃!只是种着它好看而已。

    她把果子还给了青渠,说:“这个我不吃,你拿回去。”

    青渠见她不吃,很是奇怪地说:“怎么了,你可是嫌弃它?灾荒年间它可以用来当粮食的!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呢。”

    宜宁知道她也是好意,但是现在又不是灾荒年间,她一个罗家嫡出的小姐,也不能用这个东西果腹啊。

    她继续让门口的丫头别放青渠进来。

    青渠来了几次都碰了灰,就来得越来越少了。

    宜宁想着她好歹是郑妈妈的丫头,也没有真的驳她的面子,每日都叫丫头送一些点心过去给她。

    所以罗老太太推拒了郑妈妈的建议,她也没有什么感觉。这位青渠实在是太难以应付了。

    罗老太太让宜宁带着郑妈妈在府里逛一逛,临走的时候留个念想,日后说不定再也见不到了。

    宜宁应下来,带着郑妈妈四处看了看。最后几人走到了顾明澜的旧居。

    顾明澜的旧居一直没有人住,但是罗老太太时常派人打理,草木葳蕤,清幽雅静。

    宜宁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她静静地看着这个院落,院子里种着许多花草,庑廊下还放着一张贵妃椅,窗棂半开着,能看到放在小几上的一个箩筐,里面放着一个布老虎,还有好几个拨浪鼓。都非常陈旧了。屋子毕竟没有人住,年久失修,*却是在所难免的。

    郑妈妈看到很是动容,她眼眶微红地说:“那些还是您小时候玩的,您喜欢玩拨浪鼓,总是摇得叮叮咚咚响。”

    她走到罗汉床边,又说:“您小时候很早就会爬了,又顽皮。爬着从罗汉床上面摔下来,疼得哇哇大哭。太太哄您都来不及……”

    宜宁似乎真的看到一个温柔的妇人,抱着小小的孩子在哄,她有些出神。

    郑妈妈半蹲下来,轻柔地跟宜宁说:“姐儿,这世上有很多人护着你的。老太太会护着你,你远在京城的长姐也是疼爱你的……我也是护着你的,姐儿,我就要走了。”

    宜宁心里默然,是啊,有这么多人护着小宜宁。但是老太太能护着她多久?长姐已经为人妇,更管不了她。而郑妈妈立刻就要走了。

    宜宁点了点头,淡淡问道:“郑妈妈,要我送您到门口吗?”

    郑妈妈苦笑着摇了摇头,她让青渠拿上东西。跟宜宁道别了,看着宜宁小小的身影消失了,她才出了垂花门。

    她本已经松了一口气,但是她刚过垂花门门口,却看到早等在一旁的徐妈妈。

    徐妈妈微微一笑说:“郑妈妈请留步,咱们老太太,请您过去。”

    郑妈妈捏紧了衣袖。

    罗老太太又要找她做什么,难不成还是不肯放她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