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胖球穿着一件刻丝的夹袄,雪白的徒儿毛的滚边,更衬得她两颊红润。是叫继母养得越发好了,小脸肉嘟嘟的,让人看了就想捏。

    宜宁浑然不觉,笑眯眯地问他:“三哥,我这些天都不常见到你。你可在忙?”

    “父亲请了翰林院退休的老翰林来与我和大哥讲制艺,还要管你的铺子,着实忙了些。”罗慎远说,“你在母亲这里可有调皮?”

    他看到胖球眨着眼睛,圆润可爱。还是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和煦了一些:“要听话些,知道吗?等我忙过这一阵,便给你请了老师来授课,免得你整日与宜秀玩。”

    三哥这是什么意思,还真要把她养出个世家小姐的派头不成?宜宁知道罗慎远对她颇有管束,如今林海如一昧的宠她,房里的丫头婆子也顺着她,罗成章也不敢多管她。数来数去管她这差事就落到了罗慎远头上。

    而她三哥很自从担任起了管她的义务之后,就越发的严厉了。

    宜宁有点后悔把罗慎远叫住了,想她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要被罗慎远训,实在不是什么骄傲的事。

    “我还要去母亲那里,就不打扰三哥了。”宜宁笑着跟罗慎远道别,结果走到回廊出口了,却被他突然喊住,“宜宁,你给我站住——”

    宜宁暗想又是什么事,罗慎远却走上前几步抓住她的手。

    她的小手冻得红彤彤的,刚才他还没有注意到,这么一摸才发现冷得跟冰一样。

    罗慎远眉头皱起。雪天本来就冷,他清俊的眉眼显出几分阴郁,问跟在她身后的雪枝:“你是怎么伺候你们家小姐的,手冷成这样?”

    宜宁这才明白三哥为什么叫住她,她为雪枝辩解说:“昨夜下雪太冷,那两只乌龟被冻在水池里了,我好不容易才把它们救回来,手就冻红了……不关雪枝的事。”

    罗慎远盯着她的脸,微微一冷笑:“你倒是有借口了?”

    宜宁又不敢与他辩解,也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她发现三哥依旧很高,和原来一样,她还是只过他的腰部一些。她在长,他好像也高了些。而他盯着自己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似乎逼她认错。

    宜宁吁了一口气说:“三哥,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他的神色才好了些,把她的另一只手也抓来,拢在自己宽大的袖子里,用手包住,直到她的手暖和起来。

    宜宁一双爪子热乎乎的,到了林海如那里。

    屋子里烧着炭火,挑开帘就是一股热气,十分舒服。

    林海如正在清点账目,各院的吃穿用度,有头有脸的婆子丫头都聚在她这里,她是忙得焦头烂额的。让宜宁自己找了地坐。林海如喝了一口茶润嗓子,继续跟婆子说过年的事。

    府中丧事刚过,过年时就要俭朴着,但毕竟是难得的日子。

    宜宁喝着瑞香给她端来的燕窝,仔细听着二房的事。其实二房的人丁简单,除了林海如,乔姨娘的院子之外,还有个不受宠的姨娘,是自小伺候罗成章的丫头抬起来的();。可能因是丫头抬起来的,乖巧谨慎,整日来给林海如请安,低眉顺眼的。

    宜宁跟着林海如住,但是旁边的厢房更似一个独立的小院子,倒座房、后罩房和抱厦一应俱全。只有一日三餐不开伙,在林海如这里解决。林海如喜欢宜宁,若不是因罗成章最近都歇在她这里,她还想拉着宜宁跟她一起睡,她晚上还会给宜宁说故事。

    罗成章那日进门的时候,看到林海如与宜宁并坐在罗汉床上,她从一个精致的瓷盖里,挑出琥珀一样的脂涂在宜宁的手上,笑着问她:“宜宁,你快试试好不好闻?这是杜妈妈从京城买的玫瑰膏子……”

    宜宁捧着手闻了闻,笑眯眯脆生生地说好闻。

    自从罗老太太死后,罗成章很少再看到宜宁这么高兴了。她们一大一小地挨着坐,好像真的是亲的母女一般,宜宁也喜欢她,亲亲热热地贴着她。自从明澜去了之后,罗成章就很少看到这样的情景了,就连林海如的眉眼都显得清秀柔和起来,她待孩子是真心的好,孩子才真心地回报她。罗成章又想到长女的嘱咐,便接连在林海如这里宿了半个月之久。

    宜宁也识趣的每日中午了才到林海如这里来,看到罗成章和林海如关系亲密,她自然高兴。

    一天两天还好,这样半个月下来,乔姨娘却坐不住了。

    她来给林海如请安的时候,总说轩哥儿身子不好,闹肚子疼。第二天又是头疼,总之没个消停。

    罗成章总归还是怜惜幼子,昨晚就去了乔姨娘那里。

    等林海如把事情都吩咐完了,坐到宜宁身边拧了拧她的脸:“燕窝好不好吃?”

    宜宁心道是好吃,她就是担心自己脸上这肉什么时候才能消。林海如像是看得出她在想什么,挥挥手说:“你可别学那些弱柳扶风的闺秀,还是有肉才好看!”林海如很喜欢宜宁胖乎乎的,看着就喜庆,养着也舒服。她说,“你的五表哥,就是林茂那家伙,从杭州给你弄了一箱塘西蜜桔,蜜桔虽然不是稀罕物,这个季节却很难得。一会儿给你搬过去吃……不如我现在就剥一个给你尝尝。”

    宜宁又差点呛住。

    日后的林侍郎青天大老爷,给她送了一箱橘子。

    林海如连忙把手里剥了一半的橘子放下,给她拍背:“吃慢点,你这孩子,燕窝都能呛着。”

    宜宁咳嗽了几声,才问:“林茂表哥我素未谋面,他为何送我橘子?”

    林海如笑了笑说:“他是没见过你,不过我回门后就时常说你,从你大表哥到五表哥都知道你,你还记得我上次送你的金簪子吗,那是你二表哥给你的。你林茂表哥说自己要过来看看,他母亲也想把他送过来让我管教管教。恐怕过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他了。”

    宜宁年纪小,人家送她东西也没什么,只当是给小孩而已。

    宜宁这才镇定下来,把继母手里的橘子拿过来塞了一瓣进嘴里。她差点忘了,林家都是彪悍好玩之人,做出什么都不奇怪。

    橘子倒是挺甜的,就是没什么水分了。

    宜宁回去之后,把一箱橘子捡了些出来,依次给二房的人都送了些,还送了好几个给罗宜秀。

    第二天一早起来,她就听说乔姨娘昨晚又请走了罗成章,理由是轩哥儿吃不下饭。

    宜宁听了就冷笑,乔姨娘居然拿小儿来邀宠?她到林海如门外的时候,又听到了林海如和瑞香的日常,翻来覆去的那小蹄子那狐媚子。

    但是等宜宁进门之后,林海如就不再说了,现在她房里有个宜宁,很怕教坏了小孩子();。要是这种词从宜宁嘴里说出来,恐怕罗慎远要过来诘问她了。

    这晨乔姨娘要过来请安,罗成章与她前后脚进来,乔姨娘给罗成章添了一碗鸡丝粥,就听到宜宁问她:“乔姨娘,我听说弟弟昨晚又不好了?”

    乔姨娘楚楚动人风姿绰约地站在罗成章身侧,无奈地说:“那孩子也不知道怎的,吃不下饭……”

    宜宁看了一眼乔姨娘的站姿,再看林海如也停下了喝豆浆的动作,默默地哀叹了一声。她决定恶心恶心乔姨娘,就笑着说:“为什么会不知道怎么的。我看就是下人照顾得不周到,才让弟弟不舒服了。”

    罗宜怜只吃了小半个饼就没吃了,从丫头那里接过水杯漱口,才柔柔地说:“七妹误会,姨娘房里的丫头都是尽职尽责的,未曾有不周到的。”

    “这可说不准。”宜宁笑得一派天真,“姨娘和六姐也不能时时照看着弟弟啊。我看倒不如这样……”她看向正喝粥的罗成章,“把弟弟抱到母亲房里来养一段时间,我们精心照顾着,弟弟的病肯定能养好。父亲您觉得如何?”

    罗成章这几天也担心极了幼子,一听觉得宜宁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宜宁说的也是,轩哥儿最近老是不好,不如先抱到海如这里来。”

    乔姨娘听到脸色刷的白了,她连忙跪下来道:“老爷,轩哥儿自出生之后可没有离开过我啊!这是万万不可的!太太又一向不喜欢轩哥儿……”

    罗宜怜也跟着求情道:“……弟弟的病不好,父亲也怜惜他一些吧!”

    林海如知道宜宁是在帮她,当即就说:“我这里又不是龙潭虎穴,乔姨娘担心个什么。”

    宜宁点点头道:“六姐,我也是为轩哥儿的身子着想啊。父亲一听说轩哥儿病了,便赶去乔姨娘那里看他,自然是怜惜轩哥儿的。”

    罗成章也觉得乔姨娘和罗宜怜的反应太过了,谁养着不是养,宜宁说的挺有道理的。

    他说了乔姨娘:“就依宜宁的办,我看海如平时待轩哥儿挺好的,哪里不喜欢他了。”听了罗成章的话,乔姨娘也只能恨恨闭上嘴,她知道罗成章定下主意就不会变了。

    当天下午,轩哥儿就被抱进了正房里,林海如安排他住在东次间里,派了得力的婆子照顾他不说,还特地挑了几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来陪他玩,给了好多新奇的玩意儿。

    不过一开始,轩哥儿还吵着要找乔姨娘,要找姐姐。

    乔姨娘听说之后就哭,原来每隔两三天才来给林海如请安一次,现在晨昏定省恨不得都来,来了就伸着脖子往东次间看。但是每次乔姨娘过来,轩哥儿都被抱去了院子里玩。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乔姨娘瘦了好几斤。

    轩哥儿毕竟就是个四岁的孩子,有人陪着他玩,很快就忘了哭闹。厨房里做的都是鸡蛋羹、鱼片粥之类他喜欢吃的菜,养得白白胖胖的,连个头疼脑热都没有。

    他一开始还不喜欢宜宁,但是自从宜宁陪他玩了百索,他就揪着宜宁的袖子整日让她教自己玩。

    罗慎远来给林海如请安的时候,就看到宜宁和轩哥儿凑在罗汉床上,宜宁拍了拍他的手:“不是这么拉线的!”

    轩哥儿嘟着嘴不高兴地说:“七姐姐你又打我!”但只是抱怨了一声,又投入了其中。

    罗慎远嘴角一翘,去了隔壁跟林海如商议田庄上的事,林海如有些管得不恰当之处,他得跟她说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