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天气刚暖和起来不久,林海如正指挥着丫头把屋子重新洒扫一边,换了湘妃竹帘,换了罗汉床上的提花葛靠枕。正打算着把宜宁屋子里的东西也一并换了,原来给她置办的那些东西正好能用上,那头就有婆子兴高采烈地穿过了回廊来通传。

    “太太,两位表少爷已经到门口了!”

    林海如喝了口茶,不咸不淡地说:“大嫂不是只送林茂一人过来吗?还有谁过来了。”

    大嫂给她写了很多信,把罗家族学夸得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目的不也是只有一个,赶紧把她那小儿子打包塞给他,听说他在扬州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上次在铺子里炼丹一连烧了半条街,气得林老太爷拿着拐杖追着他打。虽然林家也赔了钱,但他现在不好出门了。不然林茂怎么舍得离开扬州,他就是扬州的土霸王,到保定来束手束脚的,不好发挥。

    林海如觉得林茂也是个麻烦,根本不想接手。但人家说了是来喝喜酒的,她还能说什么。

    “是顾家的表少爷。”婆子依旧笑着,“林表少爷在路上遇到顾家表少爷,两人就结伴过来了。”

    顾表少爷?那可是宜宁的亲表哥。

    林海如可是早就听说过顾家的,顾老太爷曾是当今圣上的帝师,顾家在真定是最大的世家,打个喷嚏真定都要抖三抖。宜宁的大舅还是工部侍郎,听说很得某个阁老的器重。

    她顿时就有点紧张起来,怎么顾家也来人了!那可要好好招待才是,别怠慢了人家顾少爷。林海如一改态度,让婆子赶紧去厨房吩咐多做些好菜,再去跟宜宁说一声。头先以为只是林茂过来,她就没打算给这厮好脸。

    宜宁把自己摊在罗汉床上休息,因大房筹备亲事太忙,干脆放了先生一个月的假,她又闲了下来。

    她打算好好睡一觉,昨夜听了半宿罗宜秀对罗宜玉的控诉,累得直打瞌睡。

    刚把被褥裹在身上,就听雪枝说她的两个表哥来了,过来掀她的被子,要她赶紧去正房。

    宜宁迷迷糊糊地想,这究竟是哪里来的表哥?

    宜宁被雪枝揪起来梳头,刚除服的那天,林海如就往她房里搬来了许多的珠钗首饰,叮叮咚咚的好几个匣子。能看得出来林海如已经忍了很久了,对于往宜宁屋子里塞东西,她有种超乎寻常的热情。

    雪枝选了个珍珠发箍给宜宁戴上,带着宜宁去正房。

    正房外连着一条水上的回廊,回廊当中有个亭子,这处的风景最好。湖面清波泛起,小荷尖尖角,远些就是粉白粉白的花架。到了夏日更是凉快,宜宁还没有走到正房,就看到两个人站在亭子里,似乎在远眺。

    其中有个人听到动静回过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眉眼狭长,漂亮的丹凤眼。却离经叛道地穿了一身道袍,看到宜宁远远地站着,笑了笑就回过头去了();。

    惊鸿一瞥之间,宜宁已经认出了日后的林青天。

    他曾骗过文武百官近百万两银子出来赈灾,一战成名,宜宁也见到过他一次。

    另一个长身玉立,玉冠束发,看背影便是潇洒俊逸。似乎看风景看得正出神,头都没有回。

    隔得太远,宜宁也没有先喊他们,先进了正房之中。可巧,罗宜秀正和乔姨娘给林海如请安,已经五岁多的轩哥儿长得很壮实,这些年守规矩了不少,喊了宜宁“七姐姐”。十三岁的罗宜怜纤细柔婉,清丽的脸雪白秀美,一双翦水秋瞳,着实让人惊艳。自从那个随时会晕的病被青渠给调养好之后,她的脸色红润许多,每顿能吃两碗饭,偏偏一点都不发胖,让多吃一点就胖的宜宁很羡慕。

    看到少女的罗宜怜,便明白罗成章当初把乔月蝉养在身边时,如何会忍不住了。

    单说姿色,罗宜怜还要胜过罗宜玉去。至于宜宁自己么,虽然进入了标准身材行列,脸蛋还有些婴儿肥,看着娇憨而已。不过听说宜宁的生母明澜是出了名的大美人,想来也不会太差才是。

    罗宜怜捧着一杯银耳汤喝,低眉之间看到又有两人进来。

    为首的那个长了一双凤眸,不笑都含着笑,看着很是平易近人,还穿了一身道袍。另一个却是潇洒极了,玉冠束发,俊俏清朗。穿着一件月白的直裰,背手站着。

    林海如笑着请了后面那个公子上前,亲热地问:“可是顾四公子?我从未见过你,今儿见了倒真是一表人才,远道而来可是劳累了。”

    月白公子温和地说:“姨母不必客气,唤我景明就可。”

    一旁站着的林茂悠悠地道:“姨母,你未免也太偏心了吧!你亲生侄儿也劳累了,你怎么不问几句?”

    林海如瞪了他一眼,道:“你给我闭嘴,败了家里这么多银子,还好意思开口!”

    顾景明噗嗤一笑,更加俊朗温和了:“我与林表兄一道来的,打扰姨母了。”

    “不打扰不打扰。”林海如看到顾景明就乐呵呵的,看人家家里的公子是怎么长的,再看看她那个不着边际的林茂,她怎么就没有顾景明这样的亲侄儿呢!林海如打量顾景明是越看越满意,很想捉他来给自己当个亲侄儿。

    林海如想起了罗宜宁,指了指座上正瞌睡的她,笑着道:“景明,你表妹在此呢。”

    宜宁靠着扶手困得不行,听到林海如叫她才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约莫十五六的公子站在她面前,长得竟然很俊俏。宜宁晕乎乎地没有回过神,林海如看了就急:“宜宁,这是你明四表哥啊!”

    罗宜宁的瞌睡这才勉强醒了,乖乖喊了一声明表哥。

    喊完之后她觉得有点不对,她记得林海如跟她说过,林家的四少爷是个大胖子啊,怎么这个如此俊秀出尘……

    “宜宁表妹,许久不见了。”顾景明笑着颔首,“你舅母很想念你,让我过来看看你。”

    宜宁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是顾家的四少爷,她的亲表哥。

    “这位是宜宁表妹?”林茂在旁问,看了她许久才慢慢说,“百闻不如一见。”

    宜宁嘴角一抽,站起来说:“谢茂表哥称赞。”

    “你知道我是林茂?”林茂笑着问她。

    宜宁也慢慢点头,笑着道:“百闻不如一见。”

    林茂看她脸蛋圆圆,一双杏眼却清澈漂亮,眉尖殷红小痣,实在是玉雪可爱();。他有点手痒了,他有个坏毛病,喜欢可爱的东西,家里还养了好些京巴狗。看到可爱的就想捏一捏才好,特别是这种看起来就很好捏的。

    林茂强忍着把手背到身后,人家姑娘年纪不小了,怎么能让他捏捏。

    但是真想捏捏啊……不知道她会不会哭。

    林海如又不知道她那亲侄儿究竟在想什么,看他不说话了,才往旁边一瞅。乔姨娘母女一直没有说话,罗宜怜却目不转睛地看着顾景明,连银耳汤都忘了喝。

    “这位是府上的乔姨娘,还有六姐儿宜怜。”林海如向顾景明介绍了乔姨娘母女。

    顾景明向罗宜怜略颔首,和缓地喊道:“六小姐。”

    “明表哥不用客气。也唤我表妹即可。”罗宜怜起身一福,看着顾景明的眼神如秋水含波。

    这位是顾家的四公子,她怎么会不知道呢。顾景明是宜宁的大舅母嫡出的独子,清贵出身,顾家底蕴还要比罗家深。听说顾老太爷对这个老来得的嫡孙十分看重,亲自带在身边教导,顾景明还曾当与太子一起读过书……没曾想居然长得如此俊俏出尘,还这般温和有礼。

    林海如听了心里冷笑,人家顾景明摆明的是要划清界限,称她为六小姐,她偏要喊人家表哥。

    她让林茂两人先去休息,等罗宜怜与乔姨娘退下后,她才拉着宜宁说:“你林茂表哥是个不着调的,平日不要与他玩。我看倒是你明表哥温和有礼,十分出众。”

    宜宁嘴角一抽,继母对两个表哥的态度当真截然不同。看她赏识的样子,简直恨不得顾景明是她亲侄儿。

    她安慰地拍了拍林海如的手背说:“母亲,其实茂表哥也很出众啊。”

    林海如听了,却恨恨道:“眉姐儿你是不知道。他最近迷上了炼丹。在扬州烧了少说十间铺子。你大舅母才把他送到我这里来管教的,刚才我特意让婆子去看了看,丹炉还挂在他马车后面一并运来了的。我得找人给他扔出去了才是,不然惹了祸事没人给他收拾。”

    宜宁听得哭笑不得,这大人物的年少轻狂啊,她真是理解不了。

    林海如雷厉风行,说干就干,派了瑞香带了几个婆子去处置林茂的丹炉。

    宜宁见没她什么事了,干脆回去继续补觉。她没睡好的时候反应有点慢,总是昏昏沉沉的。

    那边林茂却在打量他的新住处,林海如安排他们住在外院的竹苑中,四周遍植茂林修竹,十分清幽。顾景明随行的小厮正在收拾东西,顾景明拿了本书在旁看。

    “你的丹炉怕是要不保了。”顾景明见东西都抬进来了,唯不见林茂的丹炉,笑着道,“你还是别炼了吧,古籍里有记载,丹药多有丹毒,服食伤身。”

    林茂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他:“你以为我炼来自己吃?”

    顾景明:“……”

    林茂继续打量着屋中的陈设,跟顾景明说:“我看那六小姐似乎对你颇有意的样子。”

    顾景明只是一笑,淡淡道:“我没什么感觉到。这次来一则是受了母亲的嘱托看看宜宁表妹,二则还是来见见罗慎远的。就怕你会无聊了。”

    “我有什么无聊的。”林茂摆了摆手。突然想到了宜宁软软的脸颊。

    ……他还是想捏捏怎么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