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当天下午,宜宁就看到林海如指挥着婆子,把那张阔别已久的金丝楠罗汉床搬进了她的屋子里。许是认床了,宜宁晚上在自己奢华的新床上翻来覆去半天才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被罗宜秀揪起来,宜宁抱着被卷儿犹不肯起,罗宜秀恨铁不成钢地道:“你两个表哥正和二哥开诗会呢,你不去?你六姐可早早到了。”

    开就开呗,吟诗作对什么的她又不喜欢。

    罗宜秀揉了揉她的脸:“罗宜宁,你赶紧些起来!”

    怎么还连名带姓地叫她了。

    宜宁终于睁开半拉眼,她看到罗宜秀居然穿了一身宝蓝色十样锦妆花褙子,梳了个发髻,簪了两朵珍珠攒成的头花,一对玉滴子耳坠儿,映得她的脸格外白皙。

    姑娘们素了两年了,都是花朵儿一样的年纪,自然要打扮起来了。只是宜宁突然这么一看还不太习惯,如今陈氏正在给罗宜秀寻摸婆家,恨不得从头到尾给女儿休整一遍。

    罗宜秀平日不爱打扮,这般装扮起来竟然也挺明艳的。

    宜宁打了个哈欠招了招手,雪枝等几个丫头就走上来笑着说:“五小姐且去西次间稍等片刻,姐儿马上就好。”

    松枝拥着罗宜秀出了暖阁,雪枝领着几个丫头上来。那小丫头的大红方漆托盘上是一件茜红色折枝花褙子。宜宁看了摇头,让她们换了一件豆绿色云纹褙子上来,颜色清新,看着也舒服。服侍宜宁换上衣裳后,又依次递上了绞好的热帕子、涂手的香膏,等宜宁做到妆镜前时,雪枝轻声问他:“姐儿,可要梳个垂髫髻……”

    雪枝想着宜宁也渐大了,若是寻常些的人家,这时候都可开始说亲了。偏偏宜宁还一团孩子气。

    宜宁也把包包头给看烦了。

    听说雪枝原来伺候长姐的时候,梳头的手艺就是一绝,挑心髻凤尾髻堕马髻信手拈来。结果派到了宜宁身边,这么多年只能日复一日的梳包包头,高手估计也是寂寞了。看到宜宁的包包头就手痒。

    “好吧。”宜宁终于点头肯了,“梳个简单的就行。”

    雪枝立刻笑起来,让丫头给她端玫瑰花汁子来,她梳头可是很有一套章程的,先用滴了花汁子的水润了梳子,再轻轻地揉发,几个晃眼的动作过去,一个漂亮的发髻就梳好了。

    宜宁的头发极软又细,梳了发髻更是好看。清秀明丽的小脸还粉嫩嫩胖嘟嘟的,既有少女的清媚,还有孩子的娇憨。松枝一时都怔住了,然后感叹道:“要配那茜红的折枝花褙子更好看,姐儿的衣服太素了。”

    雪枝笑着摇头道:“姐儿是看四小姐穿得明艳,才要简单些罢。”

    “四姐姐最近要说亲,大伯母正寻摸着合适的人家,我老老实实地当绿叶就好。”宜宁笑了笑。

    罗宜秀见她出来,拉着她就往正房去。

    他们确实是在凉亭里做诗会,以‘夏’为题在红笺上写诗。水波淡淡,春夏交接的清风拂面,几个公子都是长得好看的,端然是一出好风景。

    罗宜怜立在旁侧,穿了一件杏白色褙子,身姿纤细。发髻只是松松一挽,簪了翡翠簪子,耳朵上是小小的白玉丁香。那风姿实在是漂亮,立刻把罗宜秀衬成了庸脂俗粉。

    罗宜秀一看就知道罗宜怜与自个儿的差距,拧着宜宁的手说:“你这庶姐长得……真遭恨();。”

    宜宁龇牙咧嘴地拉开她的手,低声道:“我还想问,六姐怎么在这儿?你又过来做什么。”

    “你大伯母让我过来的。”罗宜秀漫不经心地说,“我让她捯饬了半个时辰才出来,她让我跟你的顾家表哥说说话。但是我跟你家表哥有什么话说……”

    宜宁被她这话给吓到了。心里突然生出一个荒谬的猜测。陈氏这个意思,莫不是看上了顾景明?

    “哪个是你顾家表哥?”罗宜秀又问她。

    宜宁指了指中间穿月白直裰,正提笔写字的那个。然后低声道:“四姐姐,大伯母究竟是怎么说的。”

    罗宜秀没有回答,她已经带着丫头婆子拉着宜宁走过去了。

    宜宁正想该如何介绍,林茂就已经回过头了,他一看到宜宁就笑眯眯的。人家姑娘都是规规矩矩的早起点卯,他刚才本也想去请她一起做诗会,没想到她却还在赖床。忍不住就嘲讽道:“宜宁表妹来了,你起得好早啊。”

    宜宁皮笑肉不笑地道:“茂表哥安好,听闻昨夜您找不到丹炉,过来找母亲索要。竟还能起得这么早。我是佩服的。”她未曾惹他,才见过两面而已,林茂跟她说话总是戏谑得很,她是觉得莫名其妙的。

    顾景明就笑了笑,这一笑着实好看,温柔俊朗极了。他打圆场道:“宜宁表妹莫与他计较,他这人嘴巴厉害而已。”

    他们俩倒是很熟的样子。顾景明温和谦逊,林茂则一副无赖潇洒的样子,倒是有种奇异的平和。

    宜宁正要坐下,手却被狠狠揪了一下。

    她差点嗷了一声,罗宜秀也是,使这么大劲儿做什么!

    她瞪罗宜秀,罗宜秀却回瞪她。

    宜宁这才反应过来,她并不是真的被罗宜秀拉过来参加诗会的,她是来当介绍人的,于是向林茂和顾景明介绍了罗宜秀。着实让她吃惊,她这仿佛林海如亲生的四姐,竟然低眉柔声地向顾景明问好。

    顾景明长得好看,出生又高。估计从小就见惯了向他各种献殷勤的人,对谁都是有礼又温柔的。但却又有种高高在上的疏淡感,别人看不出来,宜宁却看得很明白。

    做诗什么的宜宁并不擅长,罗宜秀更不擅长,唯一擅长的就是罗宜怜了。写了之后递给顾景明看,声音娇柔婉转地道:“明表哥帮我看看,我总觉得最后一句的平仄不对。”

    顾景明顺手就拿了过去,也十分温柔耐心:“平仄没有错,的确是难得的佳句。”

    宜宁抓了一把瓜子嗑,罗宜秀在她身边沉着脸压低声音道:“你瞧瞧你那六姐——身子都快依到人家顾公子身上去了。”

    宜宁叹了口气,让罗宜怜去吧,她才不管呢。罗宜怜心思活络,又长得那样一副楚楚可怜的风姿。但那又如何,就算顾景明真的会喜欢她,难不成以顾家的身份地位还会要个庶出的小姐许给顾景明?顾景明是大舅母三十才得的孩子,顾老太爷亲自养大的,比小宜宁还要金贵几分。

    “四姐,你要不要瓜子。这瓜子是我教下人炒的,加了大料和花椒,吃起来特别香——”宜宁希望她多吃少说免得出错,便把自己的手凑过去。

    谁知道立刻就被人抓走了,林茂凑在她身边,笑眯眯地道:“谢宜宁表妹,茂表哥就不客气了。”

    他依着栏杆,似乎无意般自己一些重量压在宜宁身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顾景明教罗宜怜作诗();。

    宜宁深吸了一口气,小手指捏得咯咯响。

    “茂表哥,瓜子可香?”宜宁笑着问他。

    林茂俯下身,眉宇间竟格外好看,他低声说:“茂表哥想问问你,橘子好不好吃?”他的气息不经意地拂过宜宁的耳际,笑了笑之后就坐正了。

    这小丫头实在不是知恩图报的料。像当年姑母给他们哥几个下达指令,每个都要送宜宁东西。他在杭州寻摸了多久才给她弄了箱橘子来,不过吃她些炒瓜子,便要跟他急了?

    炒瓜子根本就不是重点。宜宁觉得自己是有苦不能言,跟林茂这种离经叛道的人比有什么好说的。

    幸好那边顾景明应付罗宜怜也有些不耐烦了,微微一笑对林茂道:“……大老爷请我们晌午过去,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如先过去吧。”

    罗山远陪他们俩过去,罗宜怜见顾景明走了,根本就不想跟宜宁和罗宜秀相处,声称自己身子尚未痊愈就先走了。

    丫头们端了盘芙蓉糕上来,宜宁问了才知。宜怜姑娘今天起得特别早来给林海如请安,很勤奋。然后就偶遇了同样来给林海如请安的顾景明和林茂,一切都是美丽的意外。

    罗宜秀想到宜怜风姿绰约的样子就不是滋味,幽幽道:“她一个庶出的,费这般劲做什么……难不成人家顾公子就瞧得上她了。”

    宜宁听了就盯着罗宜秀看:“四姐,你莫不是喜欢……明表哥?”

    罗宜秀脸色略红了些,却摇头道:“喜欢倒也说不上,但是你明表哥长得真俊俏。”她说起来又神采飞扬的,有些少女明媚的意味,“反正都是要嫁,总要挑着长得好看的嫁!若要是遇到个既不好看又还没本事的,对着都难受。对着那好看些的,至少我看着舒服。”

    罗宜秀的婚嫁宣言很有道理。

    宜宁补了杯茶,很佩服她四姐的真知灼见,若是要让陈氏听了去,四姐必然少不了的一通教训。

    罗宜秀赖在她这里吃午饭,宜宁这里的厨子手艺好,松鼠鱼做得最好吃,她吃了整条鱼。

    吃过饭两人让丫头搬了棋盘出来,在院子里下围棋。

    罗宜秀这么多年棋艺还是没有长进,宜宁却与宋老先生——就是那一把白胡子的老翰林交流许久,宜宁发现自己在下棋上竟然还有几分天分。宋老先生捧着胡子啧啧称奇,在他快要放弃七小姐的时候,总算还找出个能教的地方,不然可白领了林海如给他三倍束脩。

    罗宜秀被她杀得片甲不留,死的死残的残,能动的活棋已经不多了。

    宜宁转着白玉棋子道:“四姐,要我让你几子你说就是。”

    罗宜秀拧了拧她的脸蛋,没好气地笑:“我棋品有这么差?”

    林茂刚从外面走进来,就看到罗宜秀在拧宜宁的脸。他顿时觉得很惋惜,别人都捏得,他怎么就捏不得了。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理,他怎么就捏不得了?反正今天姑母陪大伯母去看催妆的东西了,谁管他呀。

    宜宁看到林茂笑眯眯地站在门口,放下手中的子问:“茂表哥不是去大伯父那里了?”

    “初来乍到,对罗府不甚熟悉。我想四处走走,不知道宜宁表妹能不能带个路?”林茂已经虚手一请了。

    林茂远道而来,她的确是应该陪他四处看看。这几日府中诸事太忙,别把他怠慢了。

    他热衷的事炼丹已经让林海如扼杀在萌芽中了();。宜宁觉得比起炼丹,走走逛逛什么的的确很文雅。

    结果她是完全被林茂给拉着在走。他长得高,迈一步当她两步,走得又快。宜宁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他还在前面等她,精神奕奕地道:“听说罗家后面有片后山,山顶能眺看到大慈寺的塔,你带我去看看?”

    宜宁有些无力了:“茂表哥,今日就逛前院不行?”

    “你要尽地主之谊。”林茂很认真地劝她,“宜宁表妹,我来者是客,你可不要怠慢了我。”

    宜宁咬咬牙站直了身子,又陪他走了一段,直到他看宜宁走得越发慢了,才问:“走不动了?”

    宜宁幽幽地道:“茂表哥觉得我地主之谊尽得如何了……”

    她的脸颊有一层薄薄的粉,白里透红好看极了。脸颊有婴儿肥,但一双杏眼已经长出了少女的清媚。林茂忍了一路了,只堪堪走快些免得真去捏她,如今停了下来,真是越发的手痒。

    他终于还是伸手去捏了捏,笑道:“今日先到这里吧,明日来找你玩。”

    软软的柔柔的,果然很好摸!林茂强忍着激动才能继续微笑。

    他有点惋惜地想,若宜宁真是只小京巴就好了,便是多贵他都能买下来。抱回去养着多好玩。整日在自己面前撒欢,讨食吃。眷恋主人的时候还会围着主人的脚转圈。

    他的手倒不是用力,而是轻轻的,只是触感陌生,宜宁反倒愣了愣。

    这不太合规矩啊,如今她也不算是孩子了。不过想到捏她的人是林茂,宜宁又觉得没有什么。

    林青天做出什么事来她都是可以理解的。

    林海如到下午才回来,准备好的二十四担的催妆礼已经全部抬回了罗家。三牲祭品,糕饼点心,海味干货应有尽有。府里也开始张灯结彩了。到了晚上,陈氏的外家来了人,府里越发的热闹了。

    宜宁都被林海如提出来陪客,陪的是隔壁高家二小姐。

    高家大小姐本是想嫁给三哥的那一位,但三哥要守制三年,人家小姐也不是等不得。只不过罗慎远就是捂不热的石头,再怎么热枕都没有用,高家大小姐没等多久,就嫁给了同县一个进士的儿子。现白白胖胖的孩子都已经生出来了。

    府里热闹,陈氏也笑得乐开花,带着罗宜秀与罗宜玉四处拜见来访的各位夫人。

    高二小姐滴溜溜的眼睛就盯着吃食打转,话都不跟宜宁说一句。宜宁见状,把整盘子的核桃枣泥云片糕放到她手上,反而被她感激地看了一眼。

    宜宁很感动,这姑娘比高大小姐好糊弄多了。

    过了会儿陈氏却找了她过去,三分的笑七分的讨好,问宜宁道:“眉姐儿,大伯母问你,你那明表哥可有婚配了?”

    宜宁看了看罗宜秀,摇头。陈氏正要高兴,宜宁却说:“我不知道。”

    陈氏拉了宜宁的手握着,叹道:“头先是大伯母做的不对,如今一家人却不说那些了。宜宁可还怪大伯母?”

    宜宁只是微笑。

    她当然不会忘记祖母刚死的时候,陈氏就要让她搬出正堂。也不会忘记陈氏要用祖母留给她的东西来抵二房应得的财产。但毕竟都过去了,如今大房和二房面上倒也和睦。

    “大伯母想为四姐说明表哥吗?”宜宁直接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