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宜宁();。”罗慎远看着埋在他怀里的脑袋,把她轻轻拉开些。

    宜宁才看到他的脸。浓眉依旧轩昂,眉间却越发的沉稳阴郁,少年的清秀已经变成了青年的俊朗儒雅。肩背似乎都宽了些,越发的高大了。

    但是她也长高了啊,刚到他胸口的位置。跟他说话还是要仰头,费劲。

    宜宁已经不是个小女孩了,似乎该避嫌了。

    罗慎远看着她渐渐张开的五官,圆圆的杏眼清媚,虽然稚气未脱,却有种逼人的灵气。脸蛋还带着婴儿肥,白皙粉嫩,有种孩子才有的的娇态。身量似乎也抽长了一些。

    两年未曾见过了。

    罗慎远握着她的手腕不觉有些用力,看她似乎并无不妥。半晌才松开了手,皱眉缓缓道:“怎的年岁长了,性子还是没有长进。以后不可这般冒冒失失的,你就认出是我了?”

    宜宁笑眯眯地看着他。反正她肯定不会认错就是了。

    她主动牵住他的温厚的大手,一边往正房走去,一边跟他说话:“……母亲已经把风谢塘收拾好了,你回来就可以住。你让我练的曲子我也练了,虽然弹得……一般吧!但四姐说好歹有调子了……宋老先生教我下围棋,我现在都能与宋老先生勉强下个平手了。不如什么时候你跟我下?”

    宜宁心想罗慎远总不会样样精通吧,平日都不怎么看他下棋,搞不好还真能赢他。

    看着小丫头很期待的样子,罗慎远嘴角一弯,轻声道:“好。”

    宜宁非常高兴,走路都很雀跃。一旦她的手会松开了,罗慎远便再次握紧她。一路上他虽未说过什么话,牵着宜宁的手却丝毫没有松开。

    跟在他身后的小厮和护卫先把箱笼送去了风谢塘。罗慎远牵着小丫头去给林海如请安。

    他一撩衣袍跪下,林海如连忙来扶他。这可是她的解元儿子,跪来跪去岂不是折了他的身份。

    罗慎远坐下来,下人给他上了茶。他问林海如:“眉眉可还听话?”

    宜宁就坐在他旁边,撑着下巴叹气。

    罗慎远不在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是真正的罗宜宁。等罗慎远回来了,又立刻变回了孩子。

    听话吗?林海如有点纳闷。这两年乔姨娘被宜宁整治得服服帖帖的,乔姨娘但凡称病,宜宁就派青渠去给她看病,回回都是乔姨娘脸色铁青地把青渠送回来,而青渠一脸的莫名其妙。罗成章从漳州弄了套上好的玉器回来,听说极其稀罕难得,一并都赏了乔姨娘和轩哥儿。宜宁就去开了罗老太太留给她的私库,寻出一尊送子观音供在她房里,让她每日上香,最好能对着观音哭几声命中无福啊有心无力啊之类的话。罗成章看到没说什么默默走了,第二日林海如就拿到了一套漂亮的玉杯玉碗,而乔姨娘当晚就因生气,打罚了屋子里的两个丫头,又遭了罗成章的训斥……

    这些事简直就越想越舒坦,林海如道:“眉姐儿很听话的。”

    她又接着道:“如今你大哥成亲了,你二哥听说是要取你大伯母的侄女的。你眼看也不小了……”

    罗慎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林海如有些惋惜地道:“本来咱们隔壁那高大小姐挺适合你的,是嫡长女的出生,模样性子都很出挑,又是有意于你的,我瞧着甚好。可惜你不喜欢人家……结果如今人家连孩子都有了。你不如跟我说说喜欢什么样的,或者有看上哪家的女孩儿,我好帮衬着你。”

    罗慎远淡淡一笑:“母亲,我心里自有打算();。你不要帮倒忙就是了。”

    林海如有点疑惑,他有什么打算?……还有,她怎么就帮倒忙了!

    罗慎远还要去与顾景明见面,带着宜宁从林海如那里出来。宜宁看他下巴坚毅,嘴唇微抿,就觉得他心里又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摇了摇他的手问:“三哥?”

    罗慎远本想抬头摸她的手,手抬起只放在她的肩上,笑道:“你可见过你顾家的表哥了?”

    宜宁点了点头,心想莫不成罗慎远还认识顾景明?

    他带着她走到竹苑外,罗宜秀已经回去了,罗宜怜还在院中与顾景明二人饮茶。看到罗慎远带着宜宁走进来,罗宜怜站起身,柔声地喊:“三哥。”

    顾景明则笑着向罗慎远拱手道:“慎远兄,京城一别,半年未曾见过了。”

    还真的认识啊!

    顾景明此人宜宁当然也听说过,虽没有罗慎远的名气大,但也算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了,后来做了太常寺卿。没想到他们俩居然是认识的。

    宜宁不由看向旁边的林茂,这个明明才是日后罗慎远的左右手。她发现林茂也正看着她,嘴角带着一丝懒洋洋的笑意:“宜宁表妹,你哥哥回来,便把我们都抛到脑后去了?”

    罗宜怜笑了笑说:“七妹一向与三哥亲近,算来也有两年不见了。”她藏在袖子里的手握得紧紧的。

    罗慎远如今的地位在罗家超然,她也从不曾怠慢他。罗慎远在京城中的时候,她还听闻京城中格外寒冷,寄了些厚实的衣物给他。但是罗慎远对她们一直淡淡的,刚才也是正眼都没有看过她。

    同样都是他的妹妹,罗慎远未免太厚此薄彼了一些。

    罗宜怜面上依旧柔和地笑着,不然又能如何。难道她就看不出顾景明对她的敷衍了?她就不知道罗慎远对她的无视了?但是没有人把这些送到她手上,她不争就什么都没有。

    顾景明与罗慎远进了屋内说话,竹苑的丫头给宜宁端了些糕饼和蜜饯上来给她吃。

    罗宜怜别过脸,若真的由她选。她要选就选罗宜慧的出生,嫡长女的尊贵出生,父亲重视,罗老太太宠爱。夫家也是一等一的世勋贵族,还生下了儿子坐稳了世子夫人的位置,就连世子也是千般万般的宠爱。

    罗宜慧回来省亲的时候,阖家上下哪个敢不尊敬她?

    罗宜宁虽然也是嫡出,但再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罗宜慧去。毕竟祖母已经没了,她又是林海如教养的。

    她想嫁给顾景明又怎么了。顾景明出生虽好,但她的容貌才学也不差,为何就不能想想了?

    罗宜怜深吸一口气,随后告退带着丫头婆子出了竹苑。

    宜宁是看到罗宜怜离开的,她其实知道这些庶女在想什么。庶出的姑娘一般就是两种,低眉顺眼的长大,乖乖听主母的安排。以后虽说不会太富贵,但总能嫁个殷实人家对付对付。例如罗宜秀的两个庶出的姐姐,最后嫁了个普通的殷实人家做正妻。再一种就是心比天高的,妄想要攀高枝,成则富贵傍身,失则被主母厌弃名声扫地,别想有个好出路。

    比对乔姨娘的性格来看,罗宜怜绝不会是第一种。再者罗宜怜得罗成章娇宠,虽然不是嫡女的出身,但是也没有哪样比罗宜宁差了的。一样的教导,一样的月例银子,和大房的两个姑娘都是平起平坐的。

    罗宜怜这样长大,又怎么可能忍受议亲的时候低别人一等。

    单就以她自己来说,现在还小,但过几年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宜宁一边嚼着蜜饯,一边想事情。

    林茂看着她半天,突然问:“你这么出神,在想什么?”

    宜宁瞥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表情难得挺正经的,也很正经地回他说:“看我那两个姐姐的亲事,想自己以后会怎么样。”

    林茂笑着看她,狭长的丹凤眼倒是很好看,有种说不出的俊朗。“你担心自己以后不好嫁?”

    宜宁默默地把金桔蜜饯吃了,决定以后为了自己的身心愉悦,还是不能跟林茂说太多话了。她微笑道:“我想起今日的琴曲还没有练,先回去了,茂表哥告辞。”

    林茂想跟她说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她已经走远了。她那些丫头婆子都簇拥在她身后,浩浩荡荡的。

    罗慎远在屋中看到这一幕,许久后他放下了帘子,跟顾景明说:“林茂此人,心性不定。”

    “倒是个极聪明的,有歪门邪道的感觉。”顾景明也笑了笑,“就是有些不着调——总是欺负宜宁表妹,其实他极喜欢表妹。若是别人跟他这么说话,他早就不耐烦了,也就是宜宁才忍些。”

    罗慎远默默地看着桌上养的一盆水仙,淡淡道:“他怎么对宜宁了?”

    “今儿还被宜宁表妹给咬了一口,我看他倒不像生气的样子。宜宁表妹性子好,总是被逼急了才咬他的。”顾景明摇头,又笑着说,“你和宜宁表妹关系倒是挺好的,我还以为你跟罗家的人并不亲近呢。”

    罗慎远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他道:“我这次从京中回来,大人告诉我皇上龙体欠安,我先告诉你一声,这事还没有几个知道的。陆嘉学派了精兵护住乾清宫,恐怕情势危急。”

    顾景明的脸色肃然了一些。

    他曾是太子的伴读,祖父又曾是帝师,顾家自然早被人算作了太子派系的人。但是太子年轻孱弱,反倒是当朝大殿下更龙精虎壮,偏偏他不是太子……

    “谢谢,我会传信给祖父的。”顾景明低声说。

    罗慎远微一颔首,也没有再说什么就离开了竹苑。

    宜宁说是回去了,但她刚见到罗慎远,还想跟他多说些话,问问他在京城中待得如何,长姐可还好。其实她还想知道更多,陆家的情况,程琅的现状,甚至还有陆家的长嫂……可惜这些都不能问。

    宜宁在风谢塘等罗慎远,天色渐渐黑了。

    风谢塘的婆子怕她着寒,抱了件披风给她搭上,又给她端了碗梨子水。宜宁吃多了蜜饯,正好喝些甜甜的梨子水解渴。她抱着迎枕望着天上寒夜的星子,心想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她没什么想吃的,派了小丫头回去传话,让林海如不要等她。

    宜宁靠着迎枕有点犯困,昏昏沉沉的还做了个梦。然后她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抱她,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就看到三哥俊朗坚毅的下巴,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三哥。”她伸手抱住他的脖颈,轻声道,“我总觉得你好像瘦了些,你瘦了吗?”

    她还没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罗慎远握了握拳,终于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眉眉、三哥回来了……”

    他不再说什么,宜宁却觉得他抱得很紧,还能闻到他呼吸之间的气息。

    她有点困,又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