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鞭炮鸣过,到了傍晚时分轿子才抬进了罗府。新娘抱着宝瓶跨过火盆,被全福人扶进了正堂拜堂。

    宜宁站在正堂门口看着新娘子进门。

    自从祖母没了之后,正堂就很少再开了。屋中布置红绸贴着喜字,她总觉得物件有些苍老了。

    罗宜秀悄悄从新房外过来,问她要不要去后院看戏。

    后院请了戏班子来唱戏,拜过堂之后要唱一些喜庆的戏,锣鼓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

    宜宁跟她一起去了后院,有丫头端着放喜糖和桂圆干的喜盘过来,罗宜秀抓了一把放在宜宁手上,自己也抓了一把。陈氏看到她们两个过来了,便叫她们去坐,笑着问罗宜秀:“可见了你新嫂嫂?”

    罗宜秀剥着桂圆干说:“隔着盖头只看得着胖瘦——”她侧头问宜宁,“你觉得怎么样?”

    反正明天也要出来见人的,早晚知道。听说周大人的千金长得还不错。

    宜宁只是说:“温婉得体();。”

    林海如叫人来请她过去,说是她舅母刚赶过来。宜宁听了有些哭笑不得,来个传话的人也不说清楚,这究竟传的是哪个舅母!她可有两个舅母啊。

    罗宜秀听了却有些高兴:“你舅母来了?”

    陈氏因要看着这边的戏台子,保定有头有脸的太太们可全在这里看戏呢!因此她不能亲自过去,笑着问宜宁:“要不让你五姐陪你过去?”

    宜宁只能带着罗宜秀过去,路上不禁叮嘱她:“不要多说话,我也少见我舅母。”

    罗宜秀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拉着宜宁的袖子跟着进了正房。林海如正在不太熟练地扯酸词:“……景明这孩子知书达理,谦谦如玉,我让茂哥儿跟着他多学学。”

    宜宁屈身给林海如行礼,看到她旁边坐了一位妇人,穿着对襟湖绿的褙子,气度不凡,一眼就能认出顾景明与她有几分相似。她看到宜宁之后有些激动,把她拉到跟前来,细细打量:“可是宜宁?”

    宜宁点头喊她舅母,顾夫人更是红了眼眶:“老太太当年没了我便想过来的,偏偏她二舅母有了身子,府中离不得人,只能让她舅舅过来一趟。宜宁,你可还好?”

    当年明澜还没有出嫁的时候,便是顾夫人养大的,因此情分格外深一些。后来明澜生下宜宁郁郁而终之后,顾家就与罗家往来的少了。现在两家的关系才缓和了一些。

    宜宁对顾夫人有些陌生,望着她温婉的眉目笑了笑道‘好’,罗宜秀也上前给顾夫人行礼,顾夫人给了她一只金簪做见面礼。罗宜秀眼珠子转了转,就说:“我听说三哥刚才在院子里和顾家表哥写字。我爹刚才还在旁看着,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写得怎么样了。”

    顾夫人也早听说过罗慎远,他在北直隶很出名。

    “景明跟解元比,学问还是不足的。”顾夫人笑着对林海如说,“是你教导有方。”

    林海如僵硬地笑道:“哪里哪里。”

    她不太习惯跟顾夫人这种世家夫人打交道,特别是有学问还特别有礼的那种。

    宜宁也觉得林海如不太能应付舅母,帮她解围道:“不如我们也过去看看三哥他们吧。”

    正好让罗慎远也见见舅母,顾家在朝中是三代宠臣。宜宁仔细算了算,现在是至德十六年,距离新皇登基不足一年,新皇登基之后朝政动荡,顾家和罗家等家族还会受到影响。

    顾夫人早就对罗慎远好奇已久。

    一路上顾夫人拉着宜宁的手,问了她许多话。问她可通读了四书,宜宁答都读了,她便有些欣慰地摸了摸宜宁的头:“乖孩子,读书是最好的。”

    林海如只能在旁面无表情地摸手上的金镯子,她唯能给宜宁的就是那金银阿土之物。读书什么的,让她三哥操心去吧!

    女眷们在后院看戏,这边的花厅里罗家的几个少爷都在,罗慎远正在写《兰亭序》,顾景明写《赤壁赋》,两人都用馆阁体。罗山远和林茂也在旁,林茂却用的是罕用的瘦金体。

    顾景明看到顾夫人后叫了母亲,请了罗慎远过来:“这位就是从嘉,北直隶的解元,宜宁的三哥。”

    宜宁听了疑惑,然后才意识到从嘉是罗慎远的表字,可能是孙大人给他取得。

    她看着罗慎远淡然的脸,心里默念了几声从嘉、从嘉,觉得这个表字念起来朗朗上口。

    罗慎远见了顾夫人,顾夫人看他的目光十分欣赏,两人竟然说得上话();。刚说了两句罗成章就派人过来,说叫罗慎远去见罗家的远方叔祖,罗慎远只能告辞,临走时跟宜宁说:“眉眉,不可玩太晚。”

    宜宁正和罗宜秀剥桂圆干吃,应付般点头应了送他离去,他怎么一回来便要管着她了。

    林茂随后就走过来,捏了捏宜宁的脸问她:“你刚才看成亲好玩吗?”

    他的指尖有些粗糙,宜宁正在嚼桂圆干,被他捏得一愣。她怎么觉得林茂有点不对。

    然后她闻到了林茂身上淡淡的酒味,他喝酒了?

    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茂表哥?”

    林茂抓住她的手,认真道:“宜宁表妹别晃,我头晕。”

    宜宁有点想笑,她发现林茂喝了酒还挺好玩的。她往桌上一看,果然是摆着一壶酒。

    “他是喝多了。”顾景明笑道,“你过来,可别扰着了宜宁!”

    林茂的狭长的眼睛亮亮的,笑道:“我哪里扰她了,跟她打招呼罢了。再者一壶酒罢了,我怎么会喝多!”林茂让小厮再拿一壶酒来。以酒助诗再来写两篇,顾景明连忙摆手道:“我是不行了。我得去外头吹吹风。”他被林茂灌得最多,脑瓜仁都疼。

    顾景明出去醒酒,顾夫人就让人把他们刚写的字拿过来看。跟林海如讨论究竟是哪个写得最好,林海如硬着头皮胡扯了几句。抬头一看发现宜宁正看着那酒壶,不由道:“宜宁,你看什么?”

    宜宁缓缓道:“这酒壶的样式是咱们房里特有的,可是你们有人从二房带过来的酒?”

    林茂摇了摇头:“这是小厮拿来的。”

    那边突然有人急匆匆地进来了,是在林海如房里伺候的婆子,跪在地上欲言又止地看着林海如。

    林海如皱眉道:“你有话直说便是!”她最不喜欢人家说话吞吞吐吐的。宜宁却拦住了林海如,对那婆子说,“可要避去旁边的暖阁说话?”

    那婆子感激地看了宜宁一眼,点了点头。

    林海如这才意识到事情恐怕严重了,跟顾夫人说了一声,带着宜宁一起进了暖阁。

    片刻之后宜宁脸色铁青地走出来,指了指桌上的那壶酒说:“雪枝,给我把那酒带上。”

    她们一起去了花厅外头的竹林外,顾景明阴沉着脸先走出来,而罗宜怜跟在他身后低着头,眼眶通红似乎有些委屈。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诡异,跟着的顾夫人一看到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林海如走过去,径直问那站在庑廊下的小丫头话,她吓得语无伦次的:“我刚出来……就看到、看到顾四少爷搂着六小姐,但是看到奴婢之后,片刻就放开了。奴婢立刻去告诉了杜妈妈……只有这么多!”

    顾景明被冷风一吹,酒早就醒了。他平日的柔和全无踪影,冷冷道:“六小姐说她伤了腿,我才扶着她一些。偏巧六小姐就没有带丫头出来——”

    顾夫人听了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知道儿子恐怕被算计了,但偏偏又落了下风。她只能咬牙道:“你……你真是不知所云。便是六小姐疼得要死了,用得着你去扶吗?等跟我回去了,你就给我去跪祠堂!”

    那边却传来一个声音:“……怜姐儿,你怎么哭得这般难受!”

    乔姨娘听了风声,带着丫头婆子姗姗来迟了。一来就把她委屈的女儿给拥住了,罗宜怜看着顾景明冷漠的背影,也不知是真的伤心还是假的,泪珠子扑簌簌地往下掉,低声道:“不怪明表哥,是我腿受伤了叫他扶着的();。叫人看了去是我不好……”

    顾夫人听到明表哥三个字,额头突突地跳。

    她罗宜怜一个庶出的女子,跟她顾家半点关系都没有,哪里来的脸叫表哥!

    乔姨娘听了女儿的话却更难受了:“你怎说得这般委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快跟姨娘说说。”

    宜宁淡淡道:“乔姨娘不要糊涂了,这里是花厅。为了六姐的名声好,我们还是回正房去说比较好。再把父亲也叫过来一并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总不会说不明白。”

    罗宜怜正想跟宜宁说什么,但抬头就看到罗宜宁冰冷而淡漠的眼神,突然叫她浑身一颤。

    她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罗宜宁这次也不想放过罗宜怜,这次她太过分了。她站在林海如面前,都不等林海如说话就道:“舅母,今天这事先不说,您带明表哥先去后院,免得让人发现您不见了。等我们问清楚了自然会去说明白的。”

    顾夫人看宜宁小小年纪却如此沉稳,看了林海如一眼道:“那我先去后院,要真是顾景明的错,你就告诉我,我一定好好罚他!”她看也不看罗宜怜。

    顾景明嘴角也带着一丝冷笑,拳头握得紧紧的,大步离开了花厅。

    大房那边还热热闹闹的,二房的正房里却屏退了下人,林海如坐下来,气得想把罗宜怜捏死。这不是她搞出来的鬼才怪!顾夫人还在罗家里,她这是丢的罗家的脸面!

    乔姨娘冷冷地看着宜宁:“七小姐,可没有您这样偏心的!只护着你外家的人,怜姐儿的声誉便不管了?我知道我们怜姐儿是庶出,没得您的尊贵,却没有这样欺负人的道理!”

    宜宁笑道:“我让舅母去后院,便是不露端倪,这怎么不是护着六姐姐了。”

    丫头正好来通传,说罗成章已经过来了。

    今日府中大喜,听闻出事之后罗成章就沉着一张脸,他跨步走进来,乔姨娘立刻就迎上去,跪在他面前哭道:“老爷,这事您可得为怜姐儿做主啊。太太和七小姐一昧的向着外人,见我怜姐儿可怜,却没有人肯帮她说话——”

    罗成章一抬头,罗宜怜确实跪在地上默默流泪。

    毕竟是亲手养大的女儿,他立刻就问道:“究竟怎么了?”

    乔姨娘把来龙去脉一讲,此时眼眶发红地看着罗宜宁:“虽然是怜姐儿伤了脚,但总也有顾家公子不顾及男女之别扶了怜姐儿的缘故。若是不讨个说法,怜姐儿这委屈岂不是白受了,怜姐儿以后可要怎么说人家。七小姐这般偏袒着顾家公子,可想过怜姐儿才是她的亲姐姐!”

    竟然出了这等丑事!

    罗成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顾景明竟然会去扶宜怜!这的确是败坏了宜怜的名声。

    他皱了皱眉道:“这事的确该叫顾景明过来说清楚,女孩儿的名节不能这么算了,何况还让下人瞧了去。宜宁,怜姐儿是你的亲姐姐,你也该想着她一些。”

    罗宜宁只是冷笑:“父亲,我是想着六姐的名声,才让顾家表哥去了后院的。”她向雪枝示意,拿了个酒壶出来,走到罗宜怜前给她看:“你认得这酒壶?上头的花样是刚烧出来的,一共只有三个。”

    雪枝上前一步屈身道:“奴婢去厨房问过,是六小姐的丫头前些日子借的,说拿来泡安神酒喝。”

    “这酒比寻常的酒劲更大,六姐让人送去了大房给顾家表哥,可是如此?”宜宁逼近了罗宜怜,静静地直视着她();。

    罗宜怜抬起头,她淡淡地看着宜宁。

    她发现罗宜宁今天居然有些锋芒毕露,丝毫不掩饰!看来是戳到她的痛处了!

    乔姨娘没想到罗宜宁居然找到了酒壶说事。她立刻道:“七小姐这是口说无凭……”

    “口说无凭?”林海如也笑了,“那乔姨娘可能告诉我?罗宜怜就这么恰好出现在花厅外面,恰好没有带丫头过来?又恰好让人看到了?她恐怕是想算计人家顾家公子吧,可惜人家半点不喜欢她,算计不出一分的怜惜来。反倒是在顾夫人面前出了丑!”

    宜怜默默地流眼泪,轻声道:“七妹从不当我是姐姐,今日都向着顾公子,我是理解的……可这的确绝非有意,我怎会拿了自己的名声来玩笑,你们真要是不信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罗成章听了这么多已经够了,他走了过去坐在林海如身旁。看到垂泪的女儿,缓缓叹了口气:“怜姐儿这事有错,但她毕竟是个女孩,该也是无心的。”

    宜宁却走到父亲身前,一屈身道:“父亲,六姐今日这日子选得好,若是大家都看到了。顾家表哥不娶也要娶了她。只是这样一来,我罗家女孩在外面也抬不起头了!刚出了这样的事,又在您与大伯要起复的关键时候,要是让今日在场的大人们听了去,会如何想我们罗家!”

    宜宁每说一句,罗宜怜的脸色就白一些。

    罗成章听得直皱眉,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之处,竟有种惊疑的冰冷。宜宁又缓缓道:“到时候,六姐是嫁去顾家了,却拖累了我们整个罗家!我还真是不知道六姐是无心还是有心了,这么狠的心思,我看谁都比不过她去!”

    罗宜怜听得浑身发冷,立刻就要拉罗成章的手:“爹爹,不是如此的——”

    罗成章挥开她的手,目光也有了些戒备。“你闭嘴!”

    乔姨娘立刻也跪下,护着她的女儿:“老爷,您可不要轻信七小姐的话啊!怜姐儿真没有这个心思!”

    乔姨娘有点急了,她可没想到罗宜宁的嘴皮子这么厉害!活活说得罗成章起了疑心。

    这时候终于有婆子带着轩哥儿来了,轩哥儿扑进了正房中,没有人说话,他就跑进了乔姨娘的怀里。

    罗宜宁看着更想冷笑,连轩哥儿都预备好了?

    轩哥儿搂着乔姨娘的脖颈,回头泪眼朦胧地看着罗成章,倔强地说:“爹爹,姐姐是我的姐姐,姐姐不会歹毒的,她对我好!”

    他又看着林海如说:“她才对我不好!每次我来请安她都对我不好!”

    林海如是不喜欢轩哥儿,但也从未针对过他,闻言站起身:“轩哥儿,我如何对你不好了?你可莫要随口乱说话。”

    宜宁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管轩哥儿。

    林海如才没有看轩哥儿,她自认自己平时对轩哥儿也是容忍了,此刻再忍忍也无妨。她道:“总之,怜姐儿这事不能放过,我看得请了婆子来教导才行。今晚之事只有个丫头看到了,便让那丫头不要胡乱说了,我们再与顾夫人说明白,就当没有发生过。”

    乔姨娘急道:“这如何能,岂不是让别人看轻了怜姐儿去!”

    罗成章摆了摆手,这事罗宜怜的确过分了。他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动静越小越不怕传出去,林海如说得有道理();。他淡淡道:“怜姐儿是该好好教教了,以后这事不要再提了!”

    罗宜怜抬头有些失望地看着父亲。

    一贯护着她的父亲,此时看着她的目光居然有些冷淡了。

    那她精心设下的局怎么办?就这么让罗宜宁给搅黄了。罗宜怜面上梨花带雨,却紧紧握着手,她应该让更多人看到的,这样罗宜宁想堵都没地方堵去,只怪她运气不好!

    轩哥儿看到罗宜怜都哭了,只见疼爱自己的姐姐和姨娘都默默不说话。那肯定就是被林海如欺负了,他不喜欢林海如。轩哥儿更紧紧地盯着林海如:“你就是不喜欢我的姐姐!我也不喜欢你!”

    林海如实在忍不住了道:“轩哥儿,你不要再说了。你小小年纪,怎能这么说话?”

    乔姨娘缓缓开口:“太太,你何必跟一个孩子计较……他也不过平日淘气了一些,只是孩子天性而已。你的话也太重了些!”

    罗成章被吵得有些烦了,揉了揉眉心:“海如行了,别闹大声了。”

    宜宁听了咬了咬嘴唇,父亲还是不喜欢林海如,说得好像是继母无理取闹了一样。

    林海如听后便不再说什么了,她觉得有点累了,正想让婆子把罗宜怜带下去。谁知轩哥儿却突然挣脱了乳母的手,朝林海如跑了推了她一下:“我不喜欢你!你欺负姐姐和我的姨娘!”

    林海如刚站起身,突然就被孩子推了个踉跄,撞到了小几突出的一角。

    本来孩子的力气并不大,她的脸色却变得苍白了,捂着小腹说不出话来。

    宜宁一看就急了,立刻让婆子拉住轩哥儿,她连忙去扶林海如:“母亲,你怎么了!”

    林海如的额头迅速出现细密的汗,她张了张嘴。

    罗成章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等状况,也有些惊讶。

    宜宁立刻让青渠过来看看,青渠半跪在林海如身边试了试她的脉搏,顿时脸色也变了:“七小姐……太太、太太已有孕两个月了!”

    宜宁深吸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鼻尖涌出股酸意。她回头冷冷地看着轩哥儿,咬牙道:“雪枝,把四少爷押去祠堂罚跪,我不说起,他绝对不准给我起来!”

    轩哥儿大哭着要挣脱婆子的手,却很快就被架走了。乔姨娘和罗宜怜可没有料到会变成这样,竟有些怔住了,有种大祸临头的恐惧。

    林海如肚子里的可是嫡出的孩子!真要是有个闪失,谁担得起责任!

    罗成章一听说怀孕,再看林海如脸色苍白的样子也慌了,立刻把林海如抱起来,放进内室的床上。“海如,你可还好!”林海如却推开了他的手,侧头勉强跟宜宁说:“宜宁……我信得过你。你保我的孩子,不要……不要他在我旁边!”

    她还没有接受孩子到来的喜悦,却要被迫接受孩子可能的离去。林海如觉得下腹绞痛,也比不上心里那种失望的痛苦。这是她盼了七年的孩子啊!

    宜宁本是个坚强的人,此刻泪水却夺眶而出。她立刻点头,握着林海如的手:“母亲,没有事的!青渠在呢,我立刻让人去找三哥,三哥也会过来了!你不要担心!”

    林海如缓缓闭上眼,似乎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罗成章站在一旁瞪着眼睛,手微微有些发抖,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宜宁也从头到尾都没看到他一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