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外面的雨声依旧淅淅沥沥,却小了很多。

    宜宁握着钰哥儿的手教他画画,钰哥儿乖乖地埋头看纸,突然抬头稚嫩地问她:“姨母,你看钰哥儿画得好不好?”

    宜宁亲了亲他软软的脸,说:“钰哥儿画得最好了。”

    钰哥儿被她亲得痒酥酥的,拿脸蹭了蹭她的衣襟,靠在她怀里更专心致志地画画。

    这孩子几天便和她亲热极了,昨晚还闹着要和她睡。罗宜慧哭笑不得地教训他:“……半夜可不准吵着回来!扰了姨母睡觉我可是要揍你的。”

    钰哥儿想了又想,这才没跟她回去睡。

    林海如在旁给她们俩剥花生,去了一层红衣,花生米粒粒饱满,白嫩诱人。这花生都是刚挖出来的,比晒干的花生好吃些,宜宁就挺喜欢吃的。

    但现在她却对这些都提不起兴趣,她看着回廊的方向。长姐去请赵明珠了,听说是陆嘉学过来了,赵明珠当即就去了前厅();。

    那边丫头簇拥着罗宜慧撑着伞走近了,到回廊下收了伞。罗宜慧跨进门来跟林海如说,“……来的的确是陆都督,说是巡按的时候路经此地。大伯父在长房摆了筵席,叫大家都过去。”

    宜宁突然问道:“他不是过来看明珠姑娘的?”

    罗宜慧笑着摇头:“我带明珠过去的时候,他才知道明珠在这里。听说咱们照顾明珠周到,还让下属送了些珍贵的山珍。如今正在长房跟大伯父说话呢,还赏了宜玉和宜秀东西。”

    林海如把剥好的花生都放进小碟里,拍拍手上的花生屑笑道:“我正好奇这陆都督究竟是什么模样,外头传得神乎其神的,又是杀兄弟又是夺候位的。我还以为长了三头六臂呢!宜宁,你快去换一件衣裳,跟我一同去吧。”林海如又想了想,对瑞香道,“去郭姨娘那儿,把轩哥儿也叫上。”

    腹中孩子无事,她忘性又大,早就不计轩哥儿的仇了。

    宜宁捡了几粒花生嚼,香甜的味道弥漫开。她道:“不用这么麻烦,这件衣裳不是挺好的吗。”

    陆嘉学特别擅长看人识人,这几乎就是他的一种天赋。你若是重新打扮了去看他,他瞥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就知道你如何对待他了。

    她才不想换一件什么衣服,叫陆嘉学看了,还以为她们有多看重他!

    林海如也没有勉强她,反正宜宁穿什么在她看来都挺好看的。

    长房要穿过竹苑外的竹林,再过一个洗砚池才能到。路上雨还是淅淅沥沥的,雪枝给宜宁撑着伞,她慢慢走在路上,陆嘉学的护卫林立在花厅外。宜宁还没有跨进花厅,就看到隔着雨幕和花厅种的竹枝,端坐在花厅中的陆嘉学。

    他生得很高大,因年过三十了,那种锋利和冷漠被温和了不少。身上穿了一件右衽袍子,他常年征战沙场,坐姿都是端整的。英挺的五官轮廓深邃,眉骨微凸,熟悉而又十分的陌生。

    仿佛这个人只是出现过在她的梦里。

    远远传来大伯父和大伯母说话喧闹的声音,丫头摆茶碟的声音,偶尔一声低沉的应和。宜宁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走过去,等到了真正面对他的时候,她还是想转身就跑。

    宜宁做簪子的这么些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长嫂为什么说是陆嘉学杀了她?她每天跪在佛前诵经的时候,除了为自己早死的丈夫陆嘉然诵读,还为自己早死的弟妹诵读,因为他们都是死在了陆嘉学的冷漠和贪欲当中。

    但是宜宁想起陆嘉学年轻的时候,想到他笑着逗自己的时候,还是不太明白。

    他跟宜宁说:“你对对子不行罢了,写字怎么也不好看?还比不过我。”

    太夫人让她们几个媳妇手抄佛经,她找了自己的贴身丫头当枪手,结果被他发现了。陆嘉学就夺了她手中的笔说:“来来,我帮你写几篇。我看就你的丫头都抄不过来了,但你的字太不好看了。拿出去会丢我的面子的。”

    或者是后面她跟小丫头玩百索被他发现了,他盯着宜宁叹息:“我当初娶你的时候,以为自己娶的是个端庄贤惠的。这才娶回来多久就露陷了……怎么你在外人面前就这么贤惠呢?”

    宜宁瞪他,冷冷地道:“若是不喜欢我,我就回去了!”

    她让丫头把他的被褥搬去了书房,不准他回房睡。

    陆嘉学好脾气地睡了三天的书房,他缩在躺椅上睡得腰酸背痛。后来拿着百索过来笑着说:“我陪你玩,你别让我睡书房了。家里的护卫都在笑话我了!”

    宜宁那个时候满心的酥麻,她觉得这个人英挺年轻的眉眼怎么这么好看,笑容好像带着钩子一样勾着人心();。她觉得这样真是快乐,他虽然每日跟她笑闹,不务正业,但是他真是这么对她好。

    后来她跌落山崖死了,宁远侯府剧变,他提着滴血的剑走进侯府里,那种麻木而冷漠的表情,身上穿的带铁腥味的铠甲,他的随从都是如此的训练有素。那是宜宁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陆嘉学。她怀疑这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陆嘉学,这明明……这明明就是完全不同的人啊!

    再后来她听到长嫂谢敏跟丫头说:“陆嘉学……果真让我们看错了!这样的狠心,他连陆嘉然都能杀……宜宁门第不高,她的死敢说不是他动的手。竟还嫁祸到了我头上!这事他占了多大的便宜,以妻子被害这个名头,便顺理成章的抢了候位……”

    后来陆嘉学就成了宁远侯爷,陆都督,权倾天下。他所表现的一切都跟宜宁认识的那个人不一样,那个陆嘉学会半夜拉她起来,跟她说自己偷偷养了一株昙花,今晚就要开了。两人蹲在花前守了一宿都没开,她打他,陆嘉学一点都不疼,笑着说:“你打我解气了,可就不要生气了!”

    或者在她跟小狗玩耍的时候,给她画了画像,让人裱了挂在她的书房里。宜宁看了又好气又好笑。

    这些也不过只是伪装而已,而她就是他最好的伪装工具。没有人怀疑过陆嘉学的安分守己,包括她自己。要不是曾亲眼所见那些变迁,宜宁也不会相信。

    但是陆嘉学那冷漠而麻木的眼神,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让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活得就是个笑话。连自己的枕边人都看不清楚。

    但陆嘉学为什么非要借她的死来发难,她死后他为什么不再娶。他究竟在想什么……

    宜宁不知道,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想再深究下去。那些事已经与她无关了。

    罗宜慧领着宜宁进了花厅。

    赵明珠还在陆嘉学身边跟他说话,笑得十分明媚:“侯爷,您可去了大慈寺了?我觉得那处风景最好。不知道叔父近日可还好?我走了两天了,他没有生气吧?”

    罗宜玉和罗宜秀在旁僵硬地笑着,心里万千的吐槽默默忍了,坐姿规规矩矩,只坐了板凳的前三分之一。

    陆嘉学的声音有种奇特的低沉,但是语气淡淡的,“你叔父近日在忙。”

    赵明珠看到罗宜慧过来,这才起身拉住罗宜慧的手说:“这位就是我跟您说的慧姐姐,她是罗家的长女,待我可好了!我回去一定为她多说些好话。”

    罗宜慧屈身给陆嘉学请安,陆嘉学只是点了点头。他的目光一转,落在站在一旁的小女孩身上。

    ……果然是她。

    小小年纪,竟然出落得几分姿色了。五官空灵而让人惊艳,眉梢却有颗殷红小痣……她低垂着头没有看他。

    “这位也是贵府的小姐吧?”陆嘉学突然问道。

    宜宁袖中的手掐着手心,才抬头道:“都督大人安好。”

    别人都称他为‘侯爷’,这样既恭敬又亲近些。她却喊自己陆都督,平白生出三分的冷漠。

    陆嘉学不知道那天自己跟道衍的谈话,她究竟听到了多少,当他得知那日的小姑娘是罗家人的时候,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他做的是大逆不道之事,但罗家勉强与他算是同一阵营,至少他们不敢自断前程。

    下人端了盘新鲜的桃门枣上来,这枣子是从南直隶运来的,格外的香脆可口。

    罗大爷立刻伺机笑道:“侯爷,这枣倒是可以一尝();。还是我托人从金陵买来的。”

    陆嘉学看着宜宁许久,才移开目光与罗大爷说话。

    陆嘉学不好吃枣,宜宁突然想到,他嫌枣的味道怪。喝粥的时候若是有枣,会一并挑到她的碗里来,反正宜宁喜欢吃。

    她却看到他拿起一颗枣,慢慢地吃下去。不是好吃或是不好吃,他吃了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

    然后又拿了一颗。

    “宜宁,你不是念着要吃桃门枣吗?”罗宜慧突然从丫头的托盘里端了一盘,放到了宜宁面前笑道,“这一盘都给你,好生多吃些。”

    陆嘉学的动作突然一停。他转过头问道:“你唤宜宁?”

    罗宜宁放下盘子站起身,轻轻地问:“都督来之前,未曾知道我的名字吗?”

    陆嘉学肯定是查了之后来找她的,他按捺不动,但宜宁却不想陪他演下去了。

    陆嘉学突然笑了笑,那英挺的五官似乎又是她熟悉的样子,好像长了钩子一样眉眼都是英俊:“我不知道。那你料到我要来找你了?”

    罗宜慧听到宜宁这么跟陆嘉学说话,顿时手心就冷汗出来了,这人可是陆嘉学!宜宁在干什么呢。罗大爷和陈氏也不知道该怎么是好。都看着罗宜宁。

    赵明珠道:“罗宜宁,你怎么跟侯爷说话的!”

    罗宜宁走到陆嘉学面前,看着他那张熟悉的脸,顿了顿直接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听到。陆都督尽管放心,我一个普通小姑娘能懂什么。”

    陆嘉学历经这么多的血腥和风雨,亲人的离世,人生的大起大落其实已经让他很难有波澜。这个小姑娘实在很聪明,她知道自己来找她是为什么,而且直言不讳。他换了个姿势坐着,继续问道:“你若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怎么知道我要来找你。”

    宜宁忍了又忍道:“我猜的。”

    别人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只是为罗宜宁捏了把汗。

    陆嘉学听到的时候,却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性子……倒真是有点像,名字居然也是一样的。陆嘉学的眼光深远了一些,记忆中有个人就是如此,莫名其妙发他脾气,给出的解释也让人哭笑不得,他那时候时常逗她,她气恼起来谁都不管,像小猫的爪子。明明没有什么杀伤力,却非要挠你一下不可,总要让你也痛才好!

    他喜欢的不得了,怜爱极了,但最后还是不能留在身边。

    有时候他甚至是愤怒和绝望的。

    这么想着,他突然对面前这个姑娘宽容了些。毕竟是罗家的人,算了吧。封口这种事也是麻烦,既然她聪明,想必不会惹祸上身的。

    “宜宁,你叫宜宁是吧。”陆嘉学再次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居然有些陌生,他说,“你到我面前来。”

    赵明珠怔怔地看着罗宜宁。

    陆嘉学是个非常喜怒无常的人,这一刻跟你笑语晏晏的,下一刻暗刀杀人都是可能的。她以为罗宜宁冒犯了他,必然会遭殃的,但是不知道罗宜宁是哪句话讨了他的欢心,他反而不怎么生气的样子。

    这时候有人匆匆地走进花厅,脚步声近了。

    罗宜宁听到三哥有些紧张的声音:“宜宁——”

    他和罗成章赶来之前,已经大致弄清楚了陆嘉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知道他打探过府中的十二三岁的小姐();。想一下不难猜到陆嘉学是过来找罗宜宁的,而且目的不善。

    罗慎远弄清楚之后就去了正房,但是罗宜宁已经跟着林海如离开了,他又匆匆赶到大房来。

    听到陆嘉学喊宜宁过去,他立刻就开口叫住她。

    宜宁回过头,已经被罗慎远跨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他把宜宁放在自己身后,给陆嘉学行礼:“都督大人,久仰大名。”

    宜宁一直觉得罗慎远有个非常奇怪的地方,无论在谁面前,他都是不卑不亢的。原来在祖母面前是,现在在陆嘉学面前也是。他似乎从来不惧任何人,一向都是隐忍而平和的。

    罗慎远抬头看了陆嘉学一眼,以后政坛上的对手,这一刻地位是悬殊的。可能是她的错觉,罗宜宁总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而三哥抓着她的手紧得有些疼。

    她能感觉到罗慎远急促的呼吸,知道他必定是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立刻就赶过来找她了。

    陆嘉学看到罗慎远保护般的把宜宁挡在身后,便知道这是来给她救场的。他当然知道罗慎远,十五岁的解元郎,要不是因为祖母服丧,说不定还能再出十六岁的进士。这种读书做官的和他们世家弟子向来是两个泾渭分明的派系。唯有程琅两者兼备。

    “罗三公子的名号我也是听说过的。”陆嘉学摩挲着手指上的扳指,笑道,“只是有份薄礼送与贵府小姐,实在不必紧张。”

    他让下属拿了个盒子来,罗慎远直接接过去了,也没有让宜宁碰。颔首道:“我代舍妹谢过都督大人。”

    罗成章让罗慎远带着女儿退后,他上前给陆嘉学行礼:“下官保定府通判罗成章。”

    陆嘉学身为上位者,只是点点头,淡淡地与他说话,不再理会罗宜宁了。

    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既然没有威胁了,也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宜宁站在旁边,看到罗慎远抓着自己的手还没有放开。穿堂凉风一吹,她才觉得后背发冷。刚才对陆嘉学说那些话实在是冒险,如是陆嘉学一个不高兴,她都有可能遭殃。虽然她对陆嘉学也算是有几分了解,凭着她的直觉做事。但现在回味起来,还是觉得在鬼门关晃悠了一圈。

    陆嘉学看不出她来,应该是看不出来的。

    陆嘉学是到保定府来巡按的,罗成章与罗大爷自然要陪同。陆嘉学临走之前对赵明珠说:“明珠,你也早些回去吧。郑太夫人心里念着你。”

    赵明珠站得笔直,笑容却有些撒娇的味道:“我知道了,我后日就回去。”

    罗家的人送他上了马车,宜宁看到他那辆青帷乌盖的马车不见了,而随行的护卫都跟了上去,才算是松了口气。

    宜宁不禁看了看远处的赵明珠,她发现赵明珠正看着她,目光似乎有些冰冷。她带着丫头婆子朝宜宁走过来,低声道:“侯爷不是你们可以高攀的,你可不要生出什么歪心思。”

    “明珠小姐什么意思。”宜宁只是笑了笑,“我不太明白。”

    “像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赵明珠淡淡地说,“世家贵族不是你们能想的。”

    赵明珠随即带着人离开了。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的千金小姐,”罗宜秀和赵明珠结了梁子,忍不住奚落道,“那小人得志的样();。不就是陆都督的义女吗!”

    宜宁笑了笑,只是道:“不管她就罢了。”

    两人边走边说话,气氛倒是挺好的。

    那边罗慎远送了陆嘉学出门,脸色就难看起来。大步走上前抓住了宜宁的胳膊:“宜宁,你跟我过来。”

    宜宁从没听到过罗慎远这么生气。

    罗宜秀都被吓到了,结结巴巴地道:“我还在和宜宁说话……”

    宜宁摆了摆手,想让罗宜秀等等自己,但已经被罗慎远拉走了。

    罗慎远的书房里,他坐下来喝了口茶。

    槅扇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他似乎有点焦躁,或者是恼怒。宜宁觉得这一天能在自己这一向面无表情的三哥身上看到这么多情绪,也不容易。他大概被自己逼急了吧……不声不响招惹了陆嘉学,他在外面查了这么久才查出来。

    “三哥……”宜宁低声道。“你可是生气了?”

    罗慎远笑了笑,问她:“你还知道我生气了?”

    宜宁站在原地垂着手不说话,只看到她的发心,那缕发还是沿着她纤细的脖颈垂下来,肩膀瘦削,脸颊还是带着稚嫩的粉。她一副倔强不语的样子,让他更生气了。

    “你知道我生你什么气?”

    宜宁点点头:“我没有告诉你……我在大慈寺遇到了陆嘉学。”

    “你遇到他没什么,”罗慎远语气冷静了一些,“你能遇到他和道衍谈论如何围猎的时候杀了大皇子,简直是你的运气。你没告诉我也就罢了,为什么后来你也不跟我说?”

    罗慎远走下位置,步步逼近她:“要是陆嘉学再狠些,暗中杀了你都是小事。你可知道?”

    随着他的逼近,宜宁后退了一步,她觉得三哥的语气有些凌厉,几乎是直面向她扑来。

    无论经过多久,她还是倾向于把事情藏在心里,自己去解决。因为没有人会帮她解决,这几乎是她的本性了。而且可能因为这个人是陆嘉学,她更不愿意让罗慎远牵扯到这种争端中。

    小丫头可能被他吓住了,半晌都没有说话。浑圆的眼睛看着他,似乎还有些紧张。罗慎远叹了口气,低声道:“宜宁,我是你的三哥。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他希望宜宁受到威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甚至不是她自己。

    “三哥,你说那个和尚……就是道衍?”宜宁半晌才反问道。

    罗慎远冷冷地瞥她:“这就是你听到的重点?”

    “不是。”她立刻挽住他的手,讨好道,“我不知道那个人是陆嘉学……”

    “不知道,那你遇到他的时候跑什么?”罗慎远又冷冷问。

    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连她跑了都知道。

    宜宁瞒不过去了,只能说:“三哥,我下次不会了……你不要生气了吧,不如我给你做双鞋?”

    她抬头看着她,目光清澈又明亮。这让他想起罗宜宁小的时候,明明就一副拼命想讨好他的样子,却总是装得若无其事();。非常可爱。

    他那种莫名的生气又不知道如何说出来,毕竟宜宁就算有错,但又不是错得离谱。她其实非常聪明,在寺庙的时候认出了陆嘉学,在罗家面对他却临危不惧,甚至坦率直言。

    在这种情况下,坦率是最好的办法。

    他不应该过于生气,她已经做得很好了。

    宜宁还是很关心道衍:“三哥,你快些告诉我,那个和尚你认识?”

    道衍可是陆嘉学派系的人,而且还是平定倭患的英雄,受到沿海渔民的供奉。

    “道衍……算是我的师兄。”罗慎远才淡淡地道,“我们师承同一人。只是他已经出家,照见五蕴皆空。要不是陆嘉学逼迫他出山,应该还在云游四方。”

    罗慎远居然与道衍是同门师兄弟,难怪他会有道衍亲手所制的琴。

    宜宁惊讶了好一会儿,毕竟前世的她可不知道罗慎远跟道衍有这么层关系。

    “你快些回去吧。”罗慎远的气生过了,又叹了一声说,“我这里算过了,长姐应该在等你。”

    今天她做事这么勇猛,还敢当面跟陆嘉学顶撞。恐怕回去有得被收拾的,罗宜慧肯定不会放过她。

    *

    驿站里点了烛火,陆嘉学在看文书。

    下属端了酒上来,陆嘉学端来喝了一口,突然把文书合上,闭上眼冷笑说:“汪进是个蠢货,打草惊蛇,这下麻烦了。”

    下属笑着安慰他道:“您歇一会儿再看吧。”

    陆嘉学把手里的文书扔开,看到院外林立的侍卫许久,突然说:“乔林,你觉不觉得罗家七小姐有些眼熟……”

    下属仔细想了想说:“属下还真觉得有点!咱们英国爷魏凌,眉梢就有一颗痣呢!那七小姐长得虽然不像,那颗痣的位置却是分毫不差的,要是论起来的话,似乎眼睛的轮廓也有些像。”

    下属这么一说,陆嘉学倒是想起来。魏凌曾经说过,他十多年在外面有过一个女子,应该还生了个孩子。他十分喜欢。后来还回去找过,但是人家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当年他还在保定找了好久……

    似乎还真的有点像,特别是眉梢的痣,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有点巧合了,同样在保定,年龄也对得上,居然长得这么像魏凌。

    但人家明明就是罗家的七小姐,看那样子还是嫡出的。

    “你写信给魏凌说一声吧。”陆嘉学也没想太多,只是吩咐道,“魏凌为了找那女子多年不成亲,说不定还能有个线索。”

    下属应喏退下去了。

    陆嘉学复又闭上眼睛躺在太师椅上,心里默念那个名字。

    罗宜宁……阴阳一隔,该有十年了吧。

    居然有十年了。

    他念这个名字的时候,似乎都能感觉到其中带着血气的酸楚和深沉。这十年里,从一开始的愤怒绝望到现在的平静,他自己都忘了曾经有个这么喜欢的人。

    但罗宜宁已经死了,他再也找不回来了。那种阴沉的绝望,他一直都不想去想,这种情绪会把人逼疯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