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72章

    宜宁在指挥丫头清理昨夜被风吹断的树,残枝残叶压了一地,还压坏了些院里的花草。

    看到是罗慎远房里的大丫头过来,宜宁放下剪刀抬起头问道:“究竟找我何事,三哥没说?”

    侍绿屈身:“七小姐,您跟奴婢过去吧。怕是事出紧急,三少爷才来不及说明白的。”

    如果不是紧急的事他自然不会这么匆忙,但究竟是什么事?他的丫头说他匆匆去了父亲那里,乔姨娘也过去了。想到今晨乔姨娘看着她的笑容,宜宁总觉得有些不舒服。那种冰凉的,甚至带着一丝怜悯的笑容。

    宜宁回头对雪枝说:“你亲自去父亲的书房那里看看,若是有什么不妥的……立刻回来跟我说。”

    她回房收拾了两本书带去罗慎远那里();。主人不在,他的书房里静悄悄的,摆着的那盆绿萝长得不太好,宜宁给它浇了点水。门外似乎有丫头在窃窃私语,她凝神去听,却又什么都没有听到。

    宜宁吐了口气,拿出当年练字练出来的定力,端着本书在他的书房里看。

    罗成章的书房里,他正在见一名管事,听说乔姨娘要求见的时候,其实他是很不想见的。今天是寒衣节,想到母亲生前最不喜欢的就是乔姨娘,他自然也不怎么想看到她。但她说是有要紧的事,非要见他不可,罗成章还是让她进来了。

    乔姨娘进来之后看到罗成章在喝茶。

    她带着丫头跪下说道:“老爷,妾身要告诉老爷一件事。恐老爷听了不喜,但妾身为了罗家却是一定要说的。妾身先请老爷饶恕了妾身的罪过,妾身才能继续说下去。”

    罗成章听了就皱眉,乔姨娘这么吞吞吐吐的做什么。他点头:“你有事说就是了,我怎么会因此责备你。”

    乔姨娘苦笑道:“要是老爷听完之后还这么想,那我绝无话说。”她没有拖延,而是立刻道,“这事本是妾身几日前便知道了,但是心里一直在犹豫可否要说出来,毕竟这事实在是太大了。但今日妾身看到老太太的牌位,看到咱们锦衣玉食的七小姐,再想起妾身听到的传言,真是悲从中来!要是不跟您说,妾身恐这辈子都良心不安。”

    她的表情凝重了一些,语气也微沉:“都道老太太是因病得太重,却不知这背后是另有隐情。妾身知道的时候也是十分震惊,咱们老太太……那是被气死的啊。亲手养大的孙女,却和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她老人家也不知道在天之灵能不能安息!”

    罗成章手里握着的茶杯搁在了高几上,他走上前一步。“乔月蝉,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乔姨娘的头微微抬起,目光诚恳:“妾身说的绝无半句谎话。咱们七小姐,不过是个鱼目混珠的嫡出身份,根本就不是您所亲生的。是原来的二太太……与一个低贱护卫私生来的。”

    罗成章一时脸色非常的冷,他低下头一把掐住了乔姨娘的下巴,语气也很冷硬:“你莫要昏头了!明澜她一向温柔娴淑,端庄慎重。如今她已经是故去的人了,死者为大!你要是这时候编了话来说,还是质疑府中小姐的身份,我定不会饶了你!”

    乔姨娘被他掐得生疼,但她却知道罗成章在乎。

    对于罗成章来说,早逝的顾明澜是他心头的明月光。就算他并不是这么爱,但他也会感叹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深情,怀念自己曾经有这么好的一个妻子。从而深深地把她记住,但是现在乔姨娘要打破他的这种怀念,他怎么能忍。

    乔姨娘反而越发的决绝了:“就是知道死者为大,妾身才要为老太太说一句公道话。老太太见了郑妈妈之后便病重不能起,那是因为郑妈妈告诉她,七小姐非她的亲生孙女。老太太气急攻心才会如此。后来又在徐妈妈的主持下,把老太太的东西全部留给了七小姐,恐怕老太太才是最心寒的人!”乔姨娘身子一直,“妾身绝非信口胡言,老爷这么多年未必就没有怀疑过?”

    “七小姐的长相跟您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当年二太太莫名其妙的早产。甚至还有当年二太太莫名其妙地对您热情起来……”乔姨娘看着罗成章慢慢地松开手,就知道他在迟疑。

    罗成章以前没有在意过这些,因为这个推论实在是荒唐可笑的!今日乔姨娘把这些事一件件地摆出来了,他似乎才有了怀疑。

    乔姨娘继续说:“妾身也不是来信口雌黄的,妾身这次带了原来伺候二太太的一个丫头过来,您亲自去问那丫头。当年二太太是不是因看上了一个护卫,才借口去寺庙幽会他,而绝非是为了避妾身的胎,您和妾身当年还为了太太的举动自责不已,如今看来是我们太可笑了。太太与这护卫有了首尾,怀了孩子,因想要遮挡才对您热情起来,您对太太和她的女儿万分的好,殊不知这是太太与别人所生的();。根本配不上罗家小姐的身份……”

    “你给我闭嘴!”罗成章厉声说,乔姨娘看着罗成章,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激怒了他,终于没有继续说下去。

    罗成章深吸一口气:“去把……你说的那个丫头带进来。”

    罗慎远站在书房门口,父亲的房门紧闭着。罗成章吩咐过了,谁都不能进去。

    跟着他的小厮看到三少爷刚才明明走得这么急,现在到门口了却反而平静地看着房门不说话,有些不理解。

    “三少爷……您不是要和老爷说话,要不小的去通传。老爷别人不见,却肯定是要见您的。”

    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这个时候再进去也没有用了,没有把乔姨娘拦下来,说什么都没有用。罗慎远淡淡道:“不必了。”他转身看着远处的金乌西沉,眼中一片阴冷。乔月蝉此人,恐怕是再也不能留了。

    但宜宁的身世究竟要怎么办,他现在却没有头绪。

    这时候书房里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之后粉碎的声音,又是愤怒又是急促。罗成章阴沉的声音响起:“来人,都给我进来!”

    守在门口的小厮立刻就要进去,罗慎远拦住了他们,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等我喊的时候才准进去。”

    他跨步入内,先对罗成章行了礼:“父亲,儿子有话想跟您说。”罗成章扶着桌沿,气得额头突突直跳。好个顾明澜,居然和一个下人私通,还敢拿这个孩子来糊弄他!他定要把罗宜宁赶出去,对外就说这个女儿发急病死了。以后让她去自生自灭去!她也配罗家嫡出小姐这个身份吗?他罗家书香传世,没有一个护卫的孩子来当小姐的道理!

    “你今天不说,我有事情要处理。”罗成章心里的愤恨还是按捺不下,亏他还觉得顾明澜对他深情一片,觉得顾明澜是因为嫉妒他偏爱乔姨娘的缘故,才忧思过重死了的,原来是为了她那奸-夫!

    他似乎就看到顾明澜就站在对面,脸上带着她惯常有的微笑,正看着他。好像在冰冷地嘲笑他。

    嘲笑他把一个野种当自己的孩子,当成一个嫡出的小姐看待。

    这个淫-妇!他要把她请出祠堂,从族谱里除名。她居然死了都不安生,都要让他蒙羞!

    “父亲是为了宜宁生气,那必然要听一听。”罗慎远淡淡地道,“此事不能张扬。孙大人早就说了,他与顾大人一起给您上了调任的折子,您半年之内或将升任。若是这个时候闹出了这件事,那罗家与顾家之间的裂隙必然无法弥补。且宜宁被牵连,那远在京中的长姐也会被人诟病,长姐如今在定北侯府地位稳固,这样一来长姐在定北侯府必然无法呆下去。再者两月之后,我就要去京城参加会试了,您还打算让我求娶孙小姐,要是孙大人一家知道了此事,又会怎么想。”

    乔姨娘听了忍不住握紧手帕,罗慎远果然不愧是北直隶的解元!他这番话精彩漂亮,处处都是罗成章的死穴。

    罗成章也知道他不该愤怒,他该从长计议。但是这种屈辱谁能忍得住!虽然儿子罗慎远说的都很对,但他决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不可能忍得下这种事。

    “就算不能外传,罗宜宁也决不能再是嫡出小姐的身份了。”罗成章阴沉地道,“你不必再说,但以后二房的人都该知道。谁才是正经的小姐,”他看向一旁伺候的丫头,“去把她们都给我叫过来,我要把这事说清楚!”

    罗慎远平静地道:“父亲,宜宁在我那里。今日寒衣节祭祖大家都累了,且大房那边还有外家在,您不如明日再说把。”

    罗成章听了冷冷地看着儿子,他知道罗慎远一向护着这个妹妹,他也乐于看到他们兄妹和睦();。但现在罗宜宁已经不是他的女儿,他对此只觉得厌烦:“半个时辰,把他们都带过来。不用叫太太,她现在有孕在身恐动了胎气。”

    罗成章说完之后拂袖而去。

    乔姨娘站了起来,屈身道:“三少爷,老爷现在正在气头上。恐怕您说什么都是无法改变的。”

    罗慎远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沉默地看着罗成章离去的方向。

    寒衣节今天的夜晚格外阴寒。罗宜宁觉得出门的时候穿得有些单薄,总不见罗慎远回来,居然让她等了这么久。她抬起头,想让雪枝给她拿一件披风来。刚想喊她,就到雪枝站在门外,脸色苍白。

    罗宜宁从未在雪枝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雪枝一向都是处事不惊的。

    她招手让雪枝进来,笑着问她:“怎么了?把我们雪枝吓成这样,可是舍不得出嫁了?”

    雪枝看着她,久久地看着宜宁。她这样的好看,少女的娇憨,甚至还有些孩子的天真。她想起刚才听到的话,慢慢地半蹲下来,握住了宜宁的手,那双手这么细小,手背甚至还有浅浅的小窝。她看得越来越难受,忍不住埋在宜宁的膝头哭起来。

    她的姐儿还这么的小这么的软,怎么能经受得住风雨。

    这吃人的罗家,会因此把她撕成碎片的。

    宜宁有些惊讶,连忙扶她起来安慰。雪枝是她房里的大丫头,谁都会失态,但绝不会出现在她身上。这究竟是怎么了?

    雪枝知道自己不应该哭,但她就是忍不住了。想到刚才小丫头跟她说的话,她就觉得一阵阵发寒。她终于还是擦干了眼泪,抬起头捧住宜宁的脸:“姐儿,奴婢接下来告诉您的事,您一定要好好听着。您不要哭,您也不要愤怒——如今那外面的人,都等着看您的笑话呢。您一定把身板挺直了,就算不是罗家的小姐……您、您还是顾家的外女。只要熬得过这关,总会有办法的。”

    “不管别人说了您多难听的话,都不要在意……”

    想到这个还没有十三岁大稚嫩的少女,立刻就要面对迎头而来的风暴。雪枝就鼻酸得直想哭。

    罗宜宁的心迅速冷下来,能让雪枝说出这样的话,那一定发生了非常严重,可能是她根本想象不到的事。她无意识地掐住了雪枝的手臂:“雪枝,你说清楚,究竟怎么了?”

    雪枝看到她稚嫩的眉头微皱起,眼泪就直往下掉。“姐儿,您不是老爷亲生的孩子,是乔姨娘……带人去老爷那里说的。说您是太太……和别人生下的。老爷正要找您过去……您记得奴婢刚才说的那些,您不要在意别人的话!一定要记住!”

    罗宜宁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扯着雪枝的袖子道:“雪枝,你可莫要玩笑。你刚才说什么?”

    雪枝看她的表情也带着一丝怜悯。

    宜宁突然想起来,相似的怜悯曾经在乔姨娘脸上出现过。

    罗宜宁本来以为,像她这样前世活过的人,这一世对什么灾祸都能面对了,毕竟玉簪子里的二十年,她看尽了这么多的悲欢离合。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别人的事是别人的事,自己永远无法对别人的悲痛感同身受。只有当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才能真的感觉到那种痛苦。

    罗宜宁不知道这半刻钟的功夫里她究竟想了有多少东西,前世的有,雪枝刚才的话也有。她终于平静了下来,当她站在罗成章的书房外面的时候,她抬起头,发现罗宜怜正站在她面前。

    “罗宜宁。”罗宜怜轻声跟她说,“你要记得,这是你最后一天被叫七小姐的日子了,以后都没有了();。”

    本该就是个平凡的命,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姐,其实已经足够了。

    “谢过六姐。”宜宁对她淡淡一笑。

    她走上台阶,能感觉到那些丫头都在看她,有偷偷瞥的,有大方地直视的。若是以前肯定是没有的。宜宁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进了书房。

    宜宁知道罗慎远看向了她,但是她只是平视着前方挂的那幅画。

    书房之中还站着乔姨娘,刚到的罗宜怜,郭姨娘带着轩哥儿也在这里。

    罗成章慢慢走到了她面前,他冷漠地看着她,他道:“你可知道我找你来为了何事?”

    宜宁轻轻地道:“父亲,我知道。”

    “你称我为父亲?”罗成章冷冷地说,“你不过是你母亲与一个护卫私生,装着我罗家嫡出小姐的名号活了这么些年。敢叫我为父亲?这么些年了,我怜惜你母亲的死一直待你好。若不是如此,你现在就跟你身后站的奴婢没有什么两样。你敢高攀,我可不敢承受。”

    “你祖母死前,怕也得知了你非她亲生孙女,因此才气急攻心去了的。如此这些,你还叫我父亲?”

    宜宁听了抬起头,她不去看众人看她的眼神,她只是说:“那我不称您为父亲吧,反正这么些年了,您也只当自己是六姐的父亲。我从未觉得您有半点宠爱我的地方,如今看来还是有道理的。”

    罗慎远走到宜宁身边,小丫头依旧只到他的肩高,脸蛋还有些肉,身子却这么纤细,看着实在是娇弱。

    “父亲,这些事宜宁何尝做错过什么。”他语气低沉,“您再恨也不该恨宜宁,她一向尊敬您。去年冬至的时候,她还给您做了一件斗篷,怕您穿着不暖和,她改了三次。”

    罗成章慢慢的冷静下来,心仿佛被针一扎。那个站在堂中的女孩确实娇小,他不由得想起她还小的时候,笑着伸手让他抱。罗成章侧过头,淡淡地道:“从今后你就搬出二太太那里吧,住到鹿鸣堂去。”看到罗宜宁,他就会想起顾明澜,实在是不想看到她。

    宜宁低头应是,她举步慢慢朝门外走去。罗慎远想拉住她,却被她挣脱了手。

    宜宁抬头看着罗慎远,他的眉毛本来就浓郁,此时越发的阴郁了。

    “三哥。”罗宜宁跟他说,“我以后搬去鹿鸣堂住了,今晚恐怕就要搬了……”

    “宜宁,你若是难受,可以哭一哭。”罗慎远看着她的眉眼,明明十分冷静的,却这么的可怜,他几乎是想触上去安慰她。把她抱进怀里,这样她便能如小时候一般,放心地在他的怀里大哭。

    罗宜宁摇头,她不想哭,至少现在不能。总有人等着看她的笑话,但是她不能让别人笑话。

    宜宁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去了,丫头跟在她身后,没人敢说一句话。林海如听说了这件事,又是震惊又是不信,哭得差点断气,一定要来找宜宁。但罗成章不要她去,她腹中还有个孩子,再没有一个月就要临盆了,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差错。

    林海如气得直哆嗦,她捏着瑞香的手道:“宜宁那孩子,她该有多伤心……她该怎么办啊!”

    瑞香跟着林海如掉眼泪,她紧紧握住林海如的手:“太太,来日方长,再不济还有三少爷呢。您要想着肚里的孩子,不要着急……七小姐的事总能解决的!”

    林海如却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鹿鸣堂破败了一些,但是打扫一下还能住,这里离祠堂近,少有人至();。宜宁的事也只是二房的几个主子、主子身边有头脸的丫头知道,但她房里的丫头或多或少听了些风声。未必知道是七小姐的身世,只觉得七小姐或是犯了大错,被老爷厌弃了,搬东西的时候也懒懒的。

    宜宁望着鹿鸣堂院子中那棵大树,她突然很庆幸是自己。

    如果是那个七岁的小宜宁活到了现在,她该如何承受得住这一切。宜宁回头对徐妈妈说:“徐妈妈,您说这个时候祠堂开着吗?”

    徐妈妈眼眶发红,宜宁一向都是被宠着的。如今却到了这样个地方:“还开着呢,但是都太晚了……”

    “我想去祠堂看看。”宜宁说,“或许明日,他就不会让我进去了。”

    徐妈妈听到这句话更是想哭,还能如何反对。徐妈妈还是带她去了,她守在祠堂外。宜宁一个人走进祠堂里,她走到了罗老太太的牌位面前。罗老太太是这两世以来对她最好的人,她心里最挂念的一个人。想到罗成章今天说的话,她心里那股隐痛就无法忽视。

    “祖母。”她轻轻地拂去上头的一点灰尘,说道,“真是因我不是罗家亲生的孩子,所以你才气病了?”

    宜宁觉得鼻尖发酸:“祖母,我从未遇到过您这样好的人。如果您是因为我而病的,我该如何是好……”她抱着罗老太太的排位,那股委屈突然涌上心头。她想起罗老太太以前如何护着她的,如何任由她抱着撒娇的,如何无奈又慈祥地看着她笑的。宜宁渐渐地哽咽了,“您不要这样……祖母。我最喜欢的便是您,我记得最深的也是您……他偏要这么说,他偏偏说您是因为我死的……”

    “眉眉。”背后有人轻轻喊她。

    宜宁泪眼朦胧地抬起头,看到他边走近边说:“祖母已经知道你非亲生。她临走的时候,叫我帮着掩藏。她让我一定要护着你……眉眉,不要伤心,三哥在这里。”

    还没反应过来,她突然被这个人拥进怀里。她揪着他的衣服,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罗慎远紧紧地抱着她,让她紧紧靠着自己的胸膛:“乖,不要担心,好好地哭吧。明天就没有事了。”他还半跪在地上,却承受着宜宁的重量,让她能在自己怀里好好地哭。

    站在祠堂外的徐妈妈,几乎是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半晌后她深吸了口气,退到了一旁去。

    送宜宁回了鹿鸣堂,罗慎远却连夜写了封信,让人送去了巡抚衙门。罗成章能这么愤怒,肯定是因为乔姨娘还跟他说了些颠倒黑白的话,所以他要请郑妈妈来对峙,就算宜宁的事情无法扭转,但也不能看着乔姨娘信口雌黄。当然这封信不是给郑妈妈的。

    宜宁不该在罗家呆下去了。

    罗慎远早在半个月前就知道,英国公派人在这一带暗中打探宜宁的事了。他甚至还知道,英国公现在就住在巡抚衙门,而且一直在等。但是现在不用等了,宜宁能离开罗家挺好的。她应该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去,而不是在罗家被人欺辱。

    *

    这夜罗成章是自己在书房睡的,没有叫任何一个人伺候。

    乔姨娘被丫头懒洋洋地扶起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一边被伺候着穿衣裳,一边问罗宜怜:“你父亲一大早叫你过去做什么?”

    “嘱咐我的课业。”罗宜怜扶了乔姨娘起来,“宜宁昨晚就搬去了鹿鸣堂,自己的女儿变成了别人的。他总是想好受些吧。”

    “要不是有罗慎远在,你父亲真的生起气来能把罗宜宁赶出府去,对外就说突然得急病没了。顾家未必能开棺验尸不成……”乔姨娘懒洋洋地说,“她如今可是落魄了吧?”

    “是落魄了的();。”罗宜怜轻轻地说,“我看早上厨房送过去的,就是白米粥和几碟饼。她也没怎么吃,原样送出来了。”

    “别人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看她搬去了鹿鸣堂,自然知道是犯了大错。外头那些人啊,最是捧高踩低的。”乔姨娘看着镜子中女儿的模样,笑了笑说,“倒也算是便宜她了,顶着小姐的身份活了十多年了。明明就是个低贱的命。要是生在外面,她这么大该成日地做针线贴补家用了,等嫁人了还要伺候公婆与孩子,不遭人白眼都算是好命的。”

    “我的儿啊。”乔姨娘拍着罗宜怜的手,“你才是个金贵的命,以后找夫婿不能差了,有你父亲在,怎么也要给你找个进士及第才行。”

    刚说到这里,外面突然有人进来禀报:“姨娘,老爷说太太有孕,让您帮忙操持宴席。府中有贵客来,老爷吩咐了,一切都要最好的。”

    “是谁来了?”乔姨娘已经穿戴好了,让丫头服侍着戴了耳铛。

    来报的下人有些犹豫:“说……似乎是英国公。老爷也被吓到了,连忙前去迎接了。奴婢看了,外头站在好些官兵呢!”

    英国公?

    罗宜怜道:“我记得上次,英国公的侄女随着长姐到我们这儿来过,只不过是个远方的侄女,却娇养得不得了。”

    乔姨娘也记起来了,这英国公常年跟着陆都督征战,如今又统领神机营,做过宣同总兵。在那簪缨世家中也是一等一的。这等人物怎么会突然上门来?乔姨娘没有多想,扶着丫头的手连忙去厨房吩咐了。

    罗成章还对宜宁的事耿耿于怀,但经过一夜的思索他已经想好了,就当自己养了个闲人在那里,只不过是给口饭吃而已。但在她手上那些老太太留的东西,他是想收回来的。正在思量着,居然有小厮来传话说英国公魏凌递了拜帖来访。

    罗成章吓了一跳,英国公这种人物之罕见,就是他进京一趟,都未必能求见到人家。如今怎么会突然上门来?

    他忙换了官服,到影壁去迎接。

    马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刀凿斧刻般俊朗的男子,他穿着灰鼠皮的披风,看着十分气度不凡。身后还跟着一群侍卫。

    魏凌这些天一直在等,直到昨晚收了一封信。信上未有署名,却告诉他,罗成章差点把罗宜宁赶出府去,并要对外称暴毙了。后来虽被劝阻,却也让她迁居了荒僻之处,似乎是根本不想再见到她。他那女孩儿才十二岁大些,在这府上被姨娘拿捏着,又叫下人忽视着,看到这里他几乎暴怒。总算还强忍着回了信,但却再也按捺不住,今天就上门来了。

    他的女儿那是什么尊贵的身份,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受人侮辱。

    罗成章笑容恭敬地道:“不知国公爷要前来,迎接未免仓促了些,还望国公爷不要见怪。”

    “自然不见怪。”魏凌淡淡地道,他边走边看,只觉得罗家处处都局促。罗成章领着他进了前厅,低声叫人去吩咐乔姨娘了,这才坐下来问道:“不知道国公爷这次来有何贵干?听闻国公爷如今在御前行走,比原来更忙了。可是奉了圣上的旨意出来巡按的?”

    魏凌端起茶喝了口,他已经解了斗篷,今日穿了一件右衽圆领袍,腰系玉带,上面雕刻麒麟纹。他说道:“这次来,却是要把我失散已久的女孩儿带回去的。还望罗大人能成全。我那女孩儿留在你们家,的确是要给你们添麻烦的。”

    罗成章下意识地就要应是,但又突然意识到魏凌说了什么,心里猛地一跳,面上笑了笑道:“国公爷客气,只要您想让我帮忙,下官是义不容辞的。只是下官还不知道——您竟然有个女孩儿流落在外,可是在我府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