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76章

    怎么出了罗成章的书房,又是怎么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里的,乔月蝉记不太清楚了。

    她看到她的女儿在房里等她,讶然地站起身过来搀扶她:“母亲,究竟怎么了……您这是……”

    乔姨娘坐在罗汉床上,望着窗扇外,刚才回来的时候还没有发现,外面竟然开始飘小雪了。也是,已经快要十一月了,到了下雪的时候了。

    “今年的雪来得早了些。”乔月蝉轻声地说。她发髻凌乱,脸颊红肿,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那一巴掌中回过神来。

    她想起当年在扬州的时候,她第一次看到罗成章的情景。三月的扬州,湖水绿波,画舫周围非常热闹。说笑声、摇桨声。她看到罗成章和一群人走进画舫来,那个时候他还很年轻。却长得比别人清俊一些,她一眼就看到了他。

    当时只知道是富贵人家,却不知道是新来的官老爷,而且是进士及第出身。他又这么怜惜自己,捧在手里宠。乔月蝉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打自己的时候,也会这么毫不留情。

    乔姨娘捂了捂侧脸,深深地吸了口气:“叫丫头打水进来。”

    她要重新梳洗。

    雪渐渐地下大了。徐妈妈终于从厨房领了银丝炭回来,屋子里烧了炭便是暖烘烘的。

    宜宁是畏寒,穿了夹袄都还觉得冷。缩在被子里望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雪,宽阔的院子里很快就积雪了,北风吹得雪满天乱飞,棉絮一般。雪地里似乎有个人渐渐地走近了。宜宁才看到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肩头落满了雪,眉眼冷峻而俊秀。

    他在屋檐下收了伞,解开斗篷递给了旁边的小厮走进来。而宜宁已经侧头叫雪枝去给他泡杯热茶了。

    罗慎远见她屋里没什么动静,不由皱眉问道:“怎么不收拾东西?”不是说明日就要走了吗。

    宜宁笑着喊了他,又摇头低声说:“不必收拾了,上次从母亲那里出来,本也没有带多少东西。”她突然直起身,帮他扫了肩头的落雪,因雪有些融了,他肩头也被打湿了。罗慎远抬起头看着宜宁的侧脸。

    宜宁突然与他对视,隔得这么近,总觉得看他就不是她熟悉的三哥了,他的眉眼更清晰,这么仔细看了是很好看。

    难怪人家高小姐孙小姐什么的非要嫁给他。

    罗宜宁坐了回去,心想她离开罗家以后,与罗慎远自然不再是兄妹,再亲密的动作是不能有了。

    罗慎远看到小丫头已经缩进被窝里了,便把热茶捧在手里道:“不收拾也罢了。我来是跟你说英国公府的情况,免得你到了那里什么都不知道。”罗慎远拿了本小册子给她,“这是魏凌给的,你仔细看看。”

    里头说的是英国公惯常来往的人家,还有英国公府的人丁。前英国公只娶了魏凌母亲一个,魏凌是单传。到了魏凌这里,许是也记挂着顾明澜,也许是战事太忙,他到现在都不曾娶亲。一开始郑老太太还会逼迫英国公成亲,后来英国公的一个通房丫头生下儿子之后,郑老太太就没有再管了。英国公的人口非常简单,除了郑老太太、英国公之外,宜宁还有一个亲弟弟,今年才五岁();。再有就是打小养在老太太身边的赵明珠了。

    提起这个赵明珠,想到她那个排场,罗宜宁自然是印象深刻的。

    几个月前刚看到那赵明珠的时候,她可想不到会有这一天。她一向在英国公府被娇养,上上下下只当有她这么一个表小姐,突然有个她被英国公寻了回去,也不知道她究竟会如何。

    “英国公家人丁少,便少了许多麻烦。听说郑老太太也是个脾性好的,你又是她的亲孙女,必然不会太难为你。宜宁,你可想好了带哪几个人去?”罗慎远问她。

    雪枝要嫁人了,不能跟着她去。徐妈妈年老体衰了,宜宁想放她回乡荣养,思来想去的竟觉得没几个能带走的丫头。

    罗慎远看了看她房间里的丫头,说道:“松枝你带去吧,她为人谨慎,又伺候你多年了。”

    站在罗宜宁身后的松枝听到这句话,突然惊愕地抬起头。她看到三少爷的神情像平日一样的淡定从容。她又缓缓地低下头。

    自然是带她的,宜宁暗想,她只带两人就够了。一个是松枝,还有一个她要带青渠走。青渠对罗家本来就是无所谓的,她没有签卖身契,宜宁到哪儿她跟到哪儿。原来她跟着郑妈妈,就一心一意地跟着。她是郑妈妈捡回来的,郑妈妈让她跟着宜宁,她认了死理,宜宁到哪儿她都要跟着。

    “宜宁,等我会试的时候就去看你。”罗慎远看着她沉思,便跟她说。

    从今天开始,这个小丫头就不能被他庇护了。英国公府再怎么说也是王公贵族,不会比罗家轻松多少。

    罗慎远眼看就要会试了,那很快就能看到他做官了。宜宁觉得屋内气氛有些沉闷,笑着说:“那你要考了第一甲来,我就能向别人炫耀,我有个厉害的哥哥了。”

    罗慎远也笑了笑,缓缓地答应:“好。”

    他自然任宜宁去炫耀,只要她高兴就行。

    那边刚听说罗宜宁曲折身世的林海如却被吓到了,说要过来看她。丫头婆子们看到这么大的雪,怎么敢让她过来,要是在路上摔跤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叫人来给罗宜宁传了话。罗宜宁想到明日就要离开罗家了,恐怕从此就少见继母了,叫丫头撑着伞去了正房。

    林海如把宜宁接进来,她看宜宁的眼神依依不舍。

    宜宁叫她看得发毛,谁知林海如却捧着她的手说:“你被罚到鹿鸣堂去的时候可是吓死我了!如今好了,你是英国公府的小姐,我看着罗家谁还敢轻慢了你,你可不知道。你大伯父刚都叫人给你包了一千两银子过来。”

    宜宁看着她问:“您……不嫌弃我的出身?”

    林海如让她坐下来,搂着这个自小看大的女孩儿,叹道:“我都活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明白吗!管什么出身不出身的,计较那些就是让自己痛苦的。只要你过得好,有人疼爱你,我就为你高兴。我家原来有个管家娘子,丈夫去寻花问柳回来就要休了她,后来她又嫁了个小她几岁的庄稼汉,叫人指指点点的。但那娘子性格泼辣,从不俱别人说她什么,生了一儿一女过得和和美美的。”

    她是商贾出生的,家里没这么多规矩,什么市井的百态都见识过了。

    “再说你母亲……”林海如抚着宜宁的发说,“她也是个可怜人啊。”

    林海如很想让宜宁把她送的金丝楠木罗汉床、象牙镶嵌的梳妆台搬走,但这显然不现实。她最后只给了宜宁一些银票,宜宁看到上面的数额也惊到了。就算继母再怎么有钱,也不该给她这么多!她连忙推拒:“这个您要收回去,白天您就给了我三千两,已经足够了。”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你……”林海如说着就难受,眼眶微红,“没有什么别的给你();。跟你大伯母比,娘不懂什么孔子孟子的,只知道给你些俗物了。银子多给你一些,有总比没有好。我在家里也用不了多少银子。”

    她真怕宜宁在外面被欺负了,想想这孩子就可怜。她恨不得自己能跟她去英国公府。

    宜宁抱了她很久,闻着继母身上的味道觉得无比安心,听到她的哽咽声,也忍不住跟她哭出来。这一别,恐怕许久都不能见到了。

    *

    巡抚衙门里,魏凌半夜未歇,吩咐侍卫准备一辆舒适的马车。早上从保定出发,明儿个一晨就该到京城了,算来总有一天一夜的路程,怕累着了女孩儿。心腹也派回了英国公府先准备着,不能怠慢了她。“……点心、炭炉什么的,可准备好了?”

    想到是接女孩儿回去,这次他还带了两个常伺候他的丫头过来,以后就拨给宜宁使唤了。如今正在问其中一个。

    丫头屈身道:“国公爷放心,奴婢都准备妥当了。素点十种,荤点五种,还有干果蜜饯等零嘴。”

    魏凌点了点头,细想有没有哪里不妥当的,似乎也没有了。

    他又叫了侍卫进来:“……先派人去通知五成兵马司指挥使一声,怕是要凌晨进城。”

    这般吩咐完了,想到就要接孩子回去了,以后就有个女儿了。魏凌长长地吐了口气,突然有些期待。他得回去好好问问有女儿的,这突然有了个女儿究竟该怎么照顾着,定北侯不就是有好几个女儿,回去就问问他。免得没把女孩儿养好。

    该给她准备什么样的院子,选什么人伺候。日常穿的衣裳,吃的东西。女孩要娇养着,不能对付。

    魏凌甚至连女孩儿的婚嫁都想了一想。

    要说青年才俊的话,谁都比不过他认的外甥程琅。京城里多少大家闺秀想嫁他,他年纪轻轻就是吏部郎中,长得又是玉树临风的。不知道宜宁会不会喜欢这样的……不过程琅平时有些风流,似乎不太好!

    想来想去,魏凌觉得女孩儿还是不要太早谈婚论嫁了,他这才找回去,总得先养几年再说。

    第二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魏凌就带着人上门去了。

    罗大爷和罗成章穿着官服在影壁等他。

    宜宁也一大早被雪枝叫了起来。穿了件水红如意纹缂丝夹袄,梳了挑心髻,戴了莲花头金簪,装扮整齐。

    雪枝和徐妈妈十分舍不得她,要不是早已定好了亲事,雪枝肯定要跟她离开。宜宁看她又开始哭了,就跟她说:“我已经跟三哥说好了,你的亲事他会给你办的。”她给她擦眼泪,“要做新娘子的人了,快不要哭了。”

    她握了握徐妈妈的手,才带着松枝和青渠离开了鹿鸣堂。雪枝站在庑廊下踟蹰片刻,又追了上来,把手里的盒子递给松枝:“姐儿最喜欢这个糯米薯团子,我连夜做好的,你给她带着路上吃……”

    松枝与她们分别也不舍,眼泪直流。只有青渠没什么反应,她的所有财产——三十八两零五钱银子已经打包收拾好了,就在她的包裹里,别的就没什么牵挂的了,反正宜宁去哪儿她肯定去哪儿的。

    宜宁要去向林海如辞行,她恭敬地给林海如磕了头。

    乔姨娘抬起头看着罗宜宁,心里情绪复杂。

    这是落在罗家的遗珠,英国公府的小姐。她却一直以为是个卑微的下人的孩子();。以为罗宜宁配不上罗家嫡出小姐的身份。说得对,的确是配不上,但也是罗家配不上她罗宜宁,而不是罗宜宁配不上罗家。

    宜宁看到了乔姨娘,她轻声道:“姨娘今天来得有些迟,可是晚上没歇息好?”

    乔姨娘这时候怎敢得罪她,笑着说:“不如七小姐睡得安稳。”

    宜宁看到她脸颊微肿,淡淡地继续道:“那是姨娘操劳过度的缘故。以后可要少一些心思,免得又睡不好了。”她笑了笑说,“姨娘最明白我的意思了,是不是?”

    说完宜宁与乔姨娘对视片刻,乔姨娘先低下头。宜宁牵着林海如的手去了影壁。

    宜宁远远地就看到了魏凌,他坐在高高的骏马上,身后是簇拥的侍卫和马车。

    魏凌微微一笑,他翻身下了马,走到了宜宁面前,低头向她伸出手说:“眉眉,爹爹是来接你回去的。”

    他的笑容十分的俊朗,清晨的阳光洒在凹凸的影壁上,洒在他高大的身影上。俊朗的侧颜甚至是熠熠生辉。

    宜宁看着他温和的面容,突然有点好奇,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小名的?她握了英国公的手片刻放开,走到罗成章面前,向他屈身道:“我还您教养之恩,以后就此别过,望您珍重。”她是不喜欢罗成章,但是养了宜宁这么多年也有恩情,便还他个礼吧,以后再无瓜葛了。

    罗成章笑容有些僵硬,看到那一众的侍卫和丫头都围上着马车,他突然想起乔姨娘曾说罗宜宁是“鱼目混珠、滥竽充数”,他自己甚至也说过什么一个“护卫的女儿配不上他嫡出小姐的身份”之类的话。如今看来倒真是有些可笑了,魏凌的身份岂是他能比的,甚至宜宁的身份也不是他可比的。

    他叮嘱了罗宜宁两句,送了仪程。罗宜宁自然也没有要,随后被丫头扶着上了马车。宜宁放下帘子之前,又回头看了看……不是她看错了,罗慎远的确没有来。

    宜宁深吸一口,放下了帘子。已经没有时间耽搁了。

    从此之后,她便不再是罗家的七小姐了。京城里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她,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人,都要进入她的生活了。恐怕最逃避不过的就是陆嘉学了,魏凌多次跟陆嘉学出生入死,两人私下其实交情不浅。往来也不少。

    其实骑在马上的魏凌也在想这件事,他带着亲生女儿回去。老太太见到亲孙女应该会高兴吧,她最喜欢女孩儿了,赵明珠都那么养着,何况还是亲生的。前些日子她精神不太好,要是知道自己还有个孙女流落在外并且被找回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好些。当然这事儿还要谢谢陆嘉学才是,多亏了他告诉自己宜宁的事,回去要请他来府里吃个饭,就是不知道他最近忙不忙。

    马车便这样走远了。

    罗慎远这时候才从影壁后面走出来,平静地看着马车走远。

    乔月蝉走过罗慎远身边的时候,突然听到罗慎远低声叫她:“乔姨娘。”

    罗慎远很少跟他说话,他是二房的庶长子,自然不会跟她多说话。所以乔月蝉听到他和缓的声音时,竟然怔了怔。

    她的脚步顿了顿看向罗慎远,发现罗慎远直视着前方,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声音还是很低沉:“你以后可要小心些,我怕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他看也没有看她,提步往前院走了。

    乔姨娘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罗慎远年少的时候,死在恶犬爪牙下的那个血肉模糊的丫头。

    这个庶子的凶狠她一直都知道,她也一直忌讳着他。但是如今……好像是真的惹到他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