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99章 外番外二:程琅

第199章 外番外二:程琅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199章

    严寒冬日,程四太太的屋子里烧了地龙。()

    小小的程琅是被婆子牵到四太太房间外的,他还没有走近,就看到身形单薄的母亲跪在程四太太的门前。母亲长得很漂亮,轻盈盈的眼神,嘴唇又薄又软,像花瓣一样。这样的好看就像人家说的那般,灵气十足。只是低垂着头,一语不发。

    程琅拽紧了婆子的手,叫婆子轻轻拍了一下手背:“琅哥儿,快去抱着娘子哭。你父亲在里头,不一会儿就听到了。”

    程琅眨了眨眼睛,他清嫩的小脸如母亲一般的好看。他细声问:“嬷嬷,姨娘为什么被罚跪啊?”

    “娘子再怎么也是宁远侯府出来的庶女,”婆子悠悠叹了口气,宁远侯府的庶女可过了去了,谁能管得到这里来,虽府中还有个兄弟扶持她,但那兄弟也是个没什么用的,人家程家半点没放眼里。这话说着她自己都心虚。

    “你姨娘是良家聘来的,再怎么也是贵妾。不似那等可以随意打骂发卖的贱妾,若不是犯了七出之罪,何必被罚跪。”婆子低声说,“你只管上前去哭,把你父亲的心哭软了,娘子也就被饶恕了……”说罢婆子又嘟哝了起来。

    大致是:谁又不喜欢美人呢。

    六岁大的小程琅慢慢上前,怯怯的,他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父亲的心哭软,站了会儿又哭不出来,茫然地看着前面。那婆子走上前来,直叹没用,伸手就在他的小手臂上用力一拧。

    严冬下,棉袄包着小孩的细皮嫩肉,一拧就生疼。小程琅终于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婆子总算是松了口气,不是她心狠。若真的是没有娘,这孩子在程家还不被生吞活剥。

    虽然这个娘对他……爱理不理,但总还是有的好。

    孩子的哭声总算是吸引了屋中之人的注意,陆姨娘却是眼睛都不抬,执着地看着门内。

    婆子看着那道孤独倔强的身影,心中这般那般的滋味。

    傻,蠢!

    她一个侯府庶女,虽受不得宠。但嫁个殷食人家做平妻总是好的。偏生就是喜欢个有妻室的,偏生又孤独又倔强,早年程三老爷还疼爱她,这两年美人看腻味了也就那么回事。她要是有个这样的出生,过得不知道比她好了多少去。不是傻还是什么!

    谁知这哭了几声,门内先出来的不是程三老爷,而是个小胖子,比小程琅大一岁,却比他高了一个头。穿着厚厚的裹毛边的茧绸袄,黑绸裤子,戴虎皮的六安帽。与程琅的单薄比,他裹得跟球一样。

    那小胖子面露凶狠,冰天雪地里,他呼出的全是白气。他上前对着小程琅就踹了一脚,嘴里嚷着:“我让你哭!让你哭!吵死人了!”

    靴子底站着雪,小程琅两下就被踢倒了,沾着雪的靴底冷冰冰地压在他的脸上。

    他哭得更大声了,雪地又冷,他不住地挣扎着。

    婆子先没有管,看到屋内又走出一串人影,才忙上前去拉:“我的二少爷!四少爷身子骨刚好,可打不得啊!”

    快步走在前面的那男子一看此景,脸色黑成一片:“程珅,你给我住手,谁教你的规矩,还敢打弟弟了!”

    又有个美妇人跟在身后,看男子要去打自己儿子了,心疼得直喊:“老爷,珅哥儿不过是孩子不懂事,跟弟弟闹着玩。珅哥儿,快把弟弟扶起来,跟爹爹认错!”

    在小程琅的眼里,这一切都很混乱,好多人在说话。父亲动了怒把小胖子二哥拉过去,却由于程三夫人阻拦,再加上闻讯赶来的程老夫人护孙,拳头捏了半天也没下得去手。他的姨娘自然不必再罚跪,而他呢。

    他只记得踩在他脸上的,冷冰冰带雪的靴子。

    等回了自己的小院子,陆姨娘坐在桌边喝茶,她正在训斥婆子:“谁让你带他过去的,丢人现眼。”

    婆子说:“姨娘,若不是这般,您这身子都要跪废……”

    “我就是跪废了,也不向那贱妇低头。”陆姨娘冷冷地说,“那贱妇在崧郎面前诋毁我,量我是个妾不如她……”

    婆子心里暗道,你本就是个不如她的妾。

    但这话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说,她要靠陆姨娘混饭吃,无论如何,这位姨娘还是侯府庶女,还生了个男孩,只要她自己不去犯拧,谁会来为难她。总比那些整天唯唯诺诺,生怕祸从天降的贱妾好多了。

    她耐心地绕着弯子劝陆姨娘,两个人私语起来。而那个大病初愈,被打了一顿,饥肠辘辘到现在还没有吃饭的孩子,却没有人管。

    程琅觉得听到的声音渐渐的模糊了起来,婆子、姨娘都变成了虚影。

    后来他又累又饿,就这么蜷缩在烧得太热的炕头上,昏睡过去了。

    他混乱地听到那些人说话:“崧郎,若不是二少爷那一顿拳打脚踢,我琅哥儿怎么会高烧不退……二少爷什么事都没有,我琅哥儿就这般烧傻了可怎么办。我就这么一个孩儿……”

    这哭泣的声音竟然是他姨娘的声音。

    程琅茫然地睁开眼,看到有个小丫头跪在他床前,正在喂他喝药。

    随后父亲拍板定了主意,那小子罚了一顿鞭子,而陆姨娘呢,她得到了一次回娘家的机会。

    妾室是没有娘家的,但谁让陆姨娘是从侯府出来的呢,谁让陆姨娘受了委屈呢。回娘家呢,就是向程三太太示威,陆姨娘很欢喜。

    再次大病初愈的小程琅,就被抱上了马车,跟着姨娘一起去了宁远侯府。他知道自己在宁远侯府有个舅舅,舅舅刚娶了妻。这都是婆子告诉他的。他不知道宁远侯府是怎么样的,会有人打他吗?他会生病吗?

    生病了好难受啊。

    婆子抱他下了马车,她们领他穿过了一片小竹林,又穿过一片腊梅石径,被领进了门。

    侯府自然比他们小院宽敞明亮得多,他看到她站在门口等他们。

    她穿了件粉底白兰的长褙子,墨蓝色的挑线裙子,腰间挂了三四个香囊。笑眯眯的,她笑起来的时候左颊有个梨涡,只有一边有。

    不笑还显得端庄,笑起来只有一边的梨涡,显得年龄很小。

    “这就是阿琅吧。”她伸手来抱他。

    程琅躲闪不及,被她抱了满怀。她应该在屋内烤了好久的火,身上有炭火的味道。

    像被一个大暖炉给抱住了。长手的大暖炉。

    程琅眨着大眼睛看她,发现她也看着自己,并发出了惊叹声:“好漂亮的孩子啊!”

    从来没有人夸过他漂亮,程三太太看他就透着三分的冷,而姨娘呢,一心都扑到父亲身上去了。别的下人更不敢夸一个少爷漂亮了。

    她喜欢漂亮的孩子,小程琅长得跟瓷娃娃一样,还有些病态的白,真好看。真想养着,把他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吃穿都好好的,养得胖嘟嘟的。

    那是程琅第一次看到罗宜宁。

    这个人,罗宜宁。

    罗宜宁。

    日后想到,名字百转千回,沉暗于心底,一辈子都无法从这个人这里解脱。

    陆姨娘要去找兄弟说话,把小程琅留在她这里。宜宁看这孩子瘦瘦的,怯生生的,穿得也不好。心疼极了,这样的孩子若是她养着,不知道能养得多好!

    她拿吃食来逗他吃,把孩子的玩意儿给他玩,小程琅都不说话。她于是把他抱在怀里,给他读书上的故事。

    呀!被大暖炉抱在怀里,大暖炉香香的。

    小程琅浑身紧绷。听着她念书,抬头看她。咦,不笑就没有梨涡了。

    他不由自主地拿小手去戳,然后反应过来又很怕,缩成一团。家里他若是动了姨娘的脸,姨娘是会不高兴的。

    她却一把捉住了他的小手:“你竟然戳我的脸啊,要挨打的哦!”

    说罢轻轻打了他的屁股一下。不疼啊。

    小程琅想着,大暖炉打人不疼,痒痒的。她还不生气,捏着他的小手去指书上的画。

    侯府真好,这里的下人也不会拧他,她们都笑眯眯地、慈祥怜爱地看着他。他若是自己爬上小几吃东西,她们就会集体过来围观,发出阵阵惊叹。

    “哎呀,真可爱!”

    “拿东西还拿不稳啊!”

    “他不喜欢吃皮,把皮咬掉了呢。快把那碟栗子拿来给他吃,看他怎么咬开栗子吧!”

    好像看着什么可爱的小动物吃东西,若是他的屁股滑下去了,她们就会立刻围过来抱他上去:“表少爷可别摔着了!”

    小程琅不知道,这是高颜值小孩的优待。他在程家并没有享受过。

    若是等她进来了,下人们就恭敬地垂手站到一边,罗宜宁抱起他,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包子脸。“阿琅,她们有没有欺负你啊?”

    围观别人吃东西,并且笑算是欺负吗?

    小程琅摇头,抱住她的脖颈细细地喊:“舅母,我吃饱了。”

    啊!他真可爱啊,说话都这么可爱。宜宁心都要化了,怎么能这么可爱!

    这时候,那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了。他笑着说:“你怎么这么宠这小孩?”

    宜宁理所当然地说:“你看他多漂亮啊。”

    小程琅知道这个是舅舅,他和舅舅还不亲近。只见舅舅大笑说:“罗宜宁,我服了你了!”他走过来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我要是不好看,你是不是还不要我了?”

    “你不知道,我给孩子换衣裳,看到他身上有许多淤青。”罗宜宁侧头和陆嘉学低语,“一个少爷,怎么会身上有淤青。在程家不知道过的什么日子,姐姐也不管他……”

    “姐姐本就不喜欢小孩,要不是为了巩固地位,也不会生他。”陆嘉学逗弄小程琅说话,“小东西,你在这儿你舅母都不喜欢我了。快叫舅舅!”

    小程琅觉得这个人话好多哦。

    “你带他‘骑马马’。”罗宜宁把孩子给他,“这孩子都不爱笑的。”

    把他驮在颈上到处走,就是骑马马了。陆嘉学不想干,被宜宁看一眼,只得狠狠地叹气,把这小子从宜宁怀里接过来带他骑马马。

    他好高!他坐得也好高。小程琅有点怕,但这个男人驮得很稳。他回头看她,她在原地对他笑眯眯的招手。

    舅舅于是也笑:“我一会儿就回来!”

    小程琅疑惑了,她是对他挥手呢,还是对舅舅挥手呢?

    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这么好,舅舅虽然话有点多,但对他也从来都是笑眯眯的。小程琅不想回去,等陆家的婆子们来找他,要把他带回去的时候。他藏到了衣橱里去。

    陆家的丫头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头上顶了一件毛茸茸的斗篷,像个动物拱来拱去的。

    宜宁把他抱出来,他哭得震天响,紧紧地抱着宜宁:“不回去……不回去……”

    婆子掐他,哥哥打他,姨娘不喜欢他,他不喜欢程家。

    小程琅从来没有这么激烈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从来没有哭得这么撕心裂肺过。

    他知道自己被抱回去之后,很可能再也来不了了。

    敏感而脆弱。

    他扒在大暖炉身上,抽噎地说:“喜欢舅母,不要回去!”

    大暖炉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去找陆嘉学商量。

    陆嘉学沉默了很久,程琅毕竟是程家的孩子,姐姐又只是个姨娘,不太合规矩。但看到宜宁不舍的样子,还有小外甥怯生生、噙满泪水的眼睛。他还是叹了口气:“好,你别担心,我去程家说。”

    小程琅留下来了。

    在陆家过年。

    说好了过完年回去。

    但是过了年他没有回去。陆嘉学去打仗了,而春天来了,院子里出现了几只野鸭子,领出一串毛茸茸的小鸭子。宜宁给他做春天穿的衣裳,比了比,两个竟然长高了半寸呢。他看着那些毛茸茸的野鸭子,靠在宜宁身边,又看她给自己记尺寸。

    “我喜欢舅母。”他说。

    “阿琅要长大啦!”她笑着摸他的头,“以后等你长大了,就不喜欢舅母了,我就老了。”

    他执着认真地说:“我会一直喜欢的。”

    小孩子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宜宁让人去捉一只野鸭子来给他玩,毛茸茸地捧在手里,扑着翅膀想逃,呱呱地叫,小程琅喂了点食又放回去。

    他看到它焦急地投入了母亲的羽翼之下,他感同身受地想,如果有一天离开了舅母,被人捉走了。他肯定比这只小鸭子还要难受一千倍,一万倍,因为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她带来的。所以心存怜悯。

    后那日府中宴席,陆嘉然得胜归来。

    一同归来的还有舅舅。

    陆嘉然享受了所有的荣膺,而舅舅呢,他冷冷地站在人群的角落里,阴鸷地看着兄长的方向。

    但他朝她走过来的时候,溢满了笑容。

    “我回来了。”他把她整个人紧紧地抱在怀里,低沉地说,“你看,我还是活着回来了。”

    满园宾朋,恭贺声,喧哗声,杯酒声。

    但好像世界上也只有这两个人。

    小小的他牵着她的裙子,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后来他得了权势,没有人敢再忽视他了,但是她却早就不在身边了。他的大暖炉没有了,那只小鸭子最终失去了母亲,仓皇,绝望到麻木,多冷啊。

    他在亲手弄死自己二哥,弄死程三太太之后。母亲顺势被扶正,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敢得罪陆嘉学了。

    母亲得到了正室之位,得到了她最想要的东西,开始试图挽回两母子的关系。

    程琅坐在夜色中喝茶,他放下茶杯笑了:“母亲,实在是不必了。你不喜欢,我想……我也不需要了。”

    他不再需要眷恋和爱,一个成年的孩子,他内心充满了不可告人的**,悖伦和自我毁灭。

    但是这些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他走出了程家,远远的离开了母亲住处的灯火辉煌。

    他在旷野的院子里抬头看天空,满天繁星,闪烁着。很多这样的时候,让人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是何等的孤独。

    何等的孤独。

    作者有话要说:  网络版正式完结了,这本书真的要和大家说再见了!下本《嫡长孙》再会,我一定会改正坑品的,长孙的性格跟宜宁、锦朝又不一样了。还有一个罗慎远(黑化)、陆嘉学、以及一个陆嘉然的番外会放在出书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