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去抓小三儿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望着那道孤单单薄的背影,匡雪来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百度搜索""每天看最新章节.)

    摇摇头,周燕辰找到她。

    “好了吗?”他搂住她的肩膀,沉声问道。

    匡雪来点点头,“可以走了。”

    过去和蒋经涛、jc打了个招呼,周燕辰载着她离开葬礼现场。

    她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心情似乎有些受影响。

    周燕辰看她一眼,选择给她空间,让她自我调整。

    ……

    在酒店住了几天,程画在网上找了一间公寓。

    她以前的公寓,在她出国的时候就已经退租了。

    联系了房东,她去看了公寓,两室一厅,房型不错,而且里面的家具也都可以直接使用,非常方便。

    最好的是,价格适中。

    现在她手头没有那么多钱,这间公寓再合适不过了。

    跟房东定下来,拿了钥匙,她就准备搬进去。

    周显来房间找她的时候,又发现她在收拾行李。

    这一次,他压着火,心平气和的问道:“怎么又收拾行李?”

    程画抽空回答他:“哦,我租了一间公寓,要搬过去,住酒店每天太贵了。”

    “公寓?你什么时候出去找的公寓?”

    “昨天晚上找的,今天上去看的。”

    “确定了?公寓怎么样?在哪儿?”

    听了程画说的地点,周显皱眉:“那里太偏僻了,换一间吧。”

    程画放下衣服,抱肩看着他,“换一间?你知道找到这间公寓多不容易,要不是房东着急出国,也不会这么便宜租给我。”

    “我给你租一间,地理位置好一点的,你不是还要找工作,那就应该在商贸区租。”

    “喂!打住!”程画瞪他一眼,冷哼:“我干嘛要你给我租公寓,我们什么关系啊。”

    这话,又把他们的关系弄远了。

    周显怎么可能同意,走向她,他一把抱住她,“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嗯?”

    “放开我。”她挣脱开他,推了他一下,“别打扰我,我要赶紧收拾好,搬进去,明天还要面试呢。”

    “工作找到了?”

    “嗯。”

    她还是一贯的雷厉风行,和一般女人不同。

    独立惯了,这样的程画,要她从身到心依赖依靠一个人,会有点难。

    更何况,她对自己还不是完全的信任。

    叹息一声,周显拉过她一个收拾好的行李箱,“我送你过去。”

    程画没反对,也知道反对无效。

    退了房,他们打车到了程画租住的公寓。

    坐电梯上楼,程画用钥匙开门,让周显先把行李拎进去。

    地理位置不好,不过这公寓倒是不错。

    周显转了一圈,点点头,“挺不错的。”

    程画往沙发上一坐,挑眉,“那当然。”

    周显看着她,笑米米的问:“那么,我住哪间?”

    程画一听他话,愣了一下,“什么你住哪间?”

    “一共两间,我住哪一间啊。”周显摊摊手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说的话,很难理解吗?”

    “是的,很难理解。”她冷笑,“这是我的公寓,哪里有你的房间,你傻了?”

    “我不是说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必须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当然要住在这里。”

    说着,周显凑过来,坐在她身边,搂住她的肩膀,“我们同居吧。”

    “同居?”程画冷嗤,“没门!”

    “喂,你不能丢下我。”周显蹙眉,“我必须住在这里。”

    “我说了,不可能。”

    两人就这么争吵起来,最后周显发挥无赖精神,硬是赖住一间卧室,就是不走。

    程画快要被他气死,却只能看着他低笑侧躺在床上看着自己。

    从最初的气恼,渐渐转为平静。

    美丽的脸庞,五官立体漂亮,抿唇的时候,有一种令人心醉的you惑。

    突然笑了,程画抱肩靠在门板上,对周显说道:“好,你要住下来,可以,不过你要给我交租。”

    这有什么难的。

    周显立刻同意,“可以。”

    “还要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

    “对。”

    “哪三章?”

    “第一,不许碰我。”程画伸出一根手指。

    周显面容一凝,这第一条,就这么难做到。

    咬牙,他点头:“可以。”

    “好,第二,饭我不管你,你自己做自己的。”

    “好。”大不了就蹭吃蹭喝。

    “第三,我的房间,你不许进。”

    “好。”

    三条都这么痛快的答应,程画反而有些怀疑他,“口说无凭,我们立个字据,你要是违反其中一条,就马上搬出去。”

    然后,程画就真的贯彻自己雷厉风行的作风,马上手写出协议,给周显签了字。

    于是,两人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

    *

    付明锐已经冷着自己几天了。

    一开始只是猜测,后来,沐暮已经在心里落实了想法。

    付明锐他,一定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可是就算这样,她能怎么办?

    直接去质问他吗?

    心情烦躁,实在没有人可以说,沐暮只好打电话给季陌。

    她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唯一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

    季陌在那边听了,很生气,当天晚上就来到沐暮家。

    沐暮给她开门,看见她,立刻委屈的红了眼睛。

    “有点出息。”季陌戳戳她的脸颊,拉着她的手进门。

    两人坐在沙发上,季陌问她:“付明锐几天晚上没回来了?”

    沐暮回答:“四天了。”

    “公司呢?他去吗?”

    沐暮点头:“去的。”

    “那在公司里呢?他也对你爱理不睬吗?”

    沐暮摇头,轻声说:“没有,和以前一样。”

    没人的时候,还会抱着她,亲吻她。

    季陌听了,摸摸自己的下巴,冷笑:“看来,他还想吃着碗里,望着锅里啊。”

    “陌陌,你说是不是因为我一直没有答应和他,和他那个,所以他生气了。”

    “傻。”季陌气死,抱住沐暮,“要是因为这个,那就证明付明锐就不是真心喜欢你,你没有答应他,没有吃亏,那就对了。”

    一顿,她又说:“虽然,爱爱确实是情侣之间情不自禁会做的事情,但也不是全部啊。”

    “不是爱她,才会要她吗?”

    “是这样说没错,可是因为不能要,就不爱,这还叫爱吗?”

    季陌捧住沐暮的脸蛋,望着她的眼睛,“明天下班,我带你一起去抓小三儿!”

    “什么?”沐暮惊讶的瞪大眼睛,“去做什么?”

    “抓小三儿啊!要是被我抓到了,看我不揍死他!”

    季陌挽袖子,做了一个杀人的手势,满脸愤恨。

    有这样一个为自己出头的朋友,沐暮心情好了不少。

    第二天下班时间一到,付明锐就说有事,让沐暮不要等自己。

    沐暮忍不住,拉住他的手臂,“明锐,你这么多天都在忙什么?”

    付明锐眼神微闪,拍拍她的肩膀,捏住她的下颌低笑,“怎么了?想我了?”

    沐暮点头,说:“嗯,我想你了。”

    这下子换付明锐愣住,他可没想到他的小木头突然表白,弄得他不知所措的。

    “嗡。”突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

    他轻轻推开沐暮,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那个,小木头,我真的有事,我保证,很快就结束,好不好?”

    沐暮心内苦笑,垂眸轻声说:“知道了,你去吧。”

    付明锐吻了吻她的发顶,快步离开。

    “铃。”

    自己的手机响起,她接起,那边季陌问道:“小沐沐,下班了吗?”

    沐暮说下班了,拿起自己的挎包,“我这就下去。”

    “嗯,我等你,就在周氏门口,一辆白色的车子。”

    “好,知道了。”

    出了周氏大楼,就看见季陌朝自己招手。

    沐暮走过去,问她:“车子哪儿来的?”

    季陌还带着墨镜,此时把墨镜往上推了推,一偏头,“借的,上车。”

    两人坐上车子,正好看见付明锐开着车出来。

    季陌启动车子,跟上去。

    沐暮紧张的双手在腿上缴紧,死死盯着前面的车子。

    季陌侧目看她一眼,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别紧张,没准真的有事情忙,这不是什么都还没发生呢。”

    “嗯。”

    付明锐的车子驶向一处高级公寓,在门口,接上了一个穿着打扮都时尚美丽的女人。

    “该死的!我杀了他去!”季陌吼着就要下车。

    沐暮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小脸苍白,“再看看,再看看好吗?陌陌。”

    季陌快要心疼死,看沐暮样子,只好咬牙,“那就再看看。”

    然后她们跟着付明锐的车子,一直到了商贸大楼。

    付明锐和那名女人下车,进了大楼。

    季陌停好车子,也拉着沐暮跟上去。

    他们进了几家品牌店,选了一个包,一双鞋子。

    沐暮的脸色越来越白,季陌都担心她可能会坚持不住。

    沐暮有多喜欢付明锐,她知道,而且以沐暮的家世,要喜欢付明锐这样的豪门公子,本来就很辛苦。

    “好了,好了,小沐沐,我们不跟着了。”再也看不下去,季陌把沐暮拉到一边。

    她的眼泪落下来,无声的流着。

    季陌赶紧拿出纸巾给她,轻声安慰:“小沐沐,别怕,有我呢。等我收拾他去!”

    “不用了。”沐暮摇头,“没有必要。”

    “那,那你准备怎么办?”

    沐暮还是摇头,“我不知道。”

    晚上,拒绝季陌陪着自己,沐暮一个人回了家。

    寂静的屋子,她在沙发上坐着,一坐就是一晚上。

    突然,大门传来响动。

    付明锐开门进来,就发现屋子没有开灯。

    难道小木头不在?

    按亮玄关的灯,他换鞋子,喊道:“小木头,小木头。”

    没有人应声。

    走进客厅,付明锐吓了一跳。

    “小木头!”

    沙发上一道人影,正是沐暮。

    他开了灯,蹙眉说道:“怎么不开灯呢?”

    还是没有应声。

    这才感觉不好,他快步朝她走来。

    看去,才发现她双眼红肿,显然哭过。

    “小木头,你怎么了?怎么了?”

    握住她的肩膀,他焦急问道。

    沐暮抿着嘴唇,微笑看他:“你回来了。”

    “小木头。”付明锐心疼不已,将她抱住,“怎么了?快点告诉我?哭了?谁欺负你了?还是一个人害怕了?嗯?”

    沐暮靠在他怀里,伸手抱住他精瘦的腰肢,贪恋此刻他怀里的温度。

    咬咬唇,她主动往他唇上吻去。

    付明锐一惊,已经被她压上来。

    她的甜蜜就是最佳you惑,他含住她的唇,反客为主。

    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她的肌肤。

    眼看着战火就要一触即发,付明锐想起什么,突然直起身。

    沐暮苦笑,望着他,“不要吗?”

    不要?

    天知道他多么想要她。

    可是,现在还不行。

    他的治疗马上结束了、

    “小木头,你不害怕了?”

    他故意放轻语调逗她。

    沐暮只觉得满心悲凉,闭了闭眼,她推开他,坐起身。

    “明锐。”

    “嗯?”

    “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

    瞠目结舌的看着她,付明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小木头。”

    沐暮吐出一口气,看着他,一字一顿:“我说,我们分手吧。”

    “分手?为什么要分手?就因为我这几天没陪你,你就要闹分手?”

    闹分手?

    在他眼里,她是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