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0018、医院的麻烦

0018、医院的麻烦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唐钦没有什么认床的毛病,哪怕是沙发,他也能睡得十分安稳,这一觉足足睡到下午五点。若非旁边跟他一样呼呼大睡的陈锋兜里手机响起的话,怕是两人还得在沙发上睡上半宿。

    唐钦揉了揉眼睛,摸了摸发胀的脑袋。

    刚好看到陈锋这时走到角落里,神情正色地接起了电话,想必应该是医院里来的电话。

    挂了电话后,他抬手看了看表。

    “小唐,吃个晚饭再走吧----医院里有事,我得先过去一趟了。”

    说完他就去找他的皮包,神色挺是匆忙。

    “陈叔,医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唐钦就问道。

    两人刚才一块儿喝酒,聊了许多,他发现陈锋这人一点也没有架子,为人也很和善。况且他又是陈雅诗的父亲,兴许他能帮上点忙不是?

    刚好孙如和陈雅诗也从房里走了出来,听见了两人的对话。

    “爸爸,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很严重吗?”

    “是啊老陈,说说吧。”

    陈锋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事情是这样的……”

    他带的一个挺喜欢的实习生,前阵子给一个高中生做了一台手术,结果给做差了,现在那个高中生和他的家属正在医院里闹腾个没完,说要让医院方面负责。

    倒也不是手术做失败了,而是那个刀口划得位置不对,而且过大。

    归结原因,主要还是因为诊断不到位。

    那高中生吃饭的时候有同学给他开了个玩笑,他就笑起来了,这么一笑他就感到胃特别痛,端着饭碗在食堂里蹲下了。大家就问他怎么回事-----刚才还有说有笑的,现在怎么就这样了。过了一会儿仔细一看,才发现不对头,他的脸色苍白,大汗珠子也冒出来了。于是众人就赶紧把他送去了医院的急诊,当时也正是陈锋带的那实习生在急诊室里当班。

    到急诊室后,他就是肚子痛,实习生没多少经验,叫来其他几个实习生也都诊断不了什么病,过了几个小时,他肚子疼得更厉害了,而且腹部压痛,反跳痛,肌紧张似乎都存在。因为没有胃病史,那实习生就给他按压肚子,他说满肚子都痛。又从肚脐上划了一条横线问他上面痛的厉害还是下面痛的厉害。他想了想说好像下面痛的厉害。再划了一条竖线问他,左边疼的厉害还是右边疼得厉害,他说右边疼的厉害。于是实习生下了诊断认为是阑尾穿孔。

    阑尾穿孔手术是一种相对简单的小手术,实习生和几个搭档就在手术室里把他的肚子打开了,打开一看结果阑尾好好的,但腹腔内有渗出物,腹腔还有不少血液,这肯定是什么地方穿孔,而且穿孔处还有小血管的断裂。

    只是这穿孔在哪儿呢?刀口太小了!没办法下实习生只能挨着扩充刀口,将刀口顺势上拉,后来才发现是胃的穿孔,穿孔的那地方原来有胃的溃疡,伴随小血管的断裂,所以腹腔也有血,消化道里也有血。

    当然这个手术是个简单的问题,把胃做了个修补。当时手术做的是腰麻,麻醉可能有点过头,所以肠胃蠕动很慢排气也很慢,手术之后的一个礼拜排了气就一直没有大便。刀口愈合的不错,腹膜炎的体征也消失得不错,一个星期后也就是前两天线也拆了。

    到了晚上这高中生性情就变得十分狂躁,睡不好觉。

    实习生性情天真,也不懂得手术操作失误应该保密,他不小心就把刀口失误的事情暴露给了那个高中生患者。

    这两天一到晚上,那高中生就骂那实习生,骂他的医院,甚至骂带实习生的老师,也就是陈锋。说他们是什么外科医生,诊断都没清楚就乱拉刀口。整晚他都狂躁不宁,骂骂咧咧。

    他的家属也感到奇怪,他平时不是个性格暴躁的人,相反是个内向安静的男生,怎么做完手术之后一到晚上就变成了这样,因为这个,他们甚至都想把医院给告上法庭去。

    医院方面就请西医大夫问这是怎么回事-----知道他在穿孔以后有一些出血,这些血液在肠道里淤积,加上手术过程中由于麻醉,导致这些东西没有排出体外,这些血液分解以后,产生了大量的氨进入血液循环,氨对大脑产生刺激,这才会导致他的这种精神狂躁。

    他们用新霉素抑制细菌,没怎么管用。灌肠解下来几个粪球,也没怎么管用。

    白天他神智很清楚,只有夜里才变得异常。

    现在那实习生哭哭啼啼地来找陈锋求助,作为他的老师陈锋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帮忙,可他一个外科医生,人家刀都动完了,现在找他他又能帮个什么忙?

    要是能把病人狂躁的情绪安抚下来就好了!

    因为这个事陈锋都快头疼死了。

    “唉,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他将事情的起始经过完完本本地讲了一遍后,心里的沉闷总算得以发泄,舒服了许多。

    “行了,其实也没多大事儿,让那小子给他好好道个歉应该可以做个了结,我先走了。”陈锋拿起皮包准备出门。“小唐,陈叔叔就不送你了,本来还想载你一程来着-----”

    不想唐钦却将他给一把拉住,道:“陈叔,我觉得恐怕不行。”

    “哦?”

    陈锋一愣,不知道唐钦指的是什么。

    “道歉也没那么容易了结。”唐钦如是说道。“陈叔,如果你信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到他。”

    “你说说看。”

    如果在没接触过唐钦之前,听见一个高三生说这种话陈锋恐怕会一笑置之。

    “烦躁谵语,至夜发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当是下焦蓄血的表现。”唐钦下了判断,随后对陈雅诗问道:“有纸和笔么?”

    “有。”

    陈雅诗随机拿来一张纸和一根水笔。

    唐钦迅速在纸上写下几行字。

    ‘桃核承气汤。

    桃仁、大黄、甘草

    桂枝、芒硝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

    字迹飘逸洒脱,力透纸背。

    陈雅诗都在一旁看呆了,她只见过唐钦的英文字----不怎么样,也没见他交过语文作业,所以她还是第一次见唐钦写中文,怎么也没想到他竟能写得出一手如此好看的字!

    唐钦想了一想,又把最后这句话给划掉,重新用通俗的话翻译了一遍,最后附上药量、用法和用量等。

    “陈叔,你就按这个方子去抓药,就吃这一付药吧-----按这上面的煎服法煎药,今晚让他先喝一次,明天中午也是。”自信在唐钦的眼底跃动,如果陈锋刚刚的描述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他对自己的判断,是相当有把握的。

    “这…”

    “陈叔,我从没有小视过西医,正相反,我本人认为西医的技术在现代相当被需要,很多东西都值得中医借鉴学习。中西医结合也是种非常前卫并且科学独到的医学模式,去糟粕,取精华,何乐不为?不过我也知道,很多现代的西医医生都看不起中医大夫,认为中医是一门伪科学。

    “但华夏中医从古传承至今,总有它的道理------有的时候西医不能解决的东西,中医未必不能解决。”

    唐钦说这番话的时候眼中迸发出强烈的神采。

    陈锋眼带深意地看了唐钦一眼,随即将那张纸收好。

    “小唐,叔叔虽然不懂中医,但信得过你。”

    唐钦知道,他这句话终归还是透露着不太相信中医的意思,不过唐钦也并未再说什么。

    有些事,只有等到结果出来,才会让人心服口服。

    其实中医近年被一再地贬低和逐渐不被认可倒并非是它真实的疗效不好,追其原因-----追逐市场和经济效益的缘故而逐年不再地道的药材是其一,这些年来有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将中医的招牌砸烂是其二。后者更是罪魁祸首。

    国粹的萧条实属国人的悲哀!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好在唐钦自认不是什么好人,更不会是什么狗p侠士-----他学中医纯粹是为了身边人和他自己,从没想过要去从事这一行,更不是什么将中医大旗抗在肩上的伟人。

    要不然的话,他早就气得吐血而亡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