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0019、匪夷所思

0019、匪夷所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白墙白布白床,典型的医院布景。

    办公桌前围坐着一群人,中央处正是陈锋。

    “这真的是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家小五又变好了。”

    “自从昨天小五吃了那付药之后,到了半夜这小子到厕所里拉,医院厕所不是那种蹲式嘛,据他说,一拉就是半坑污浊的粪便,奇臭无比。”说话那人是个大妈,说起话来表情和肢体语言丰富,两道眉毛一拎一拎,语气要多夸张有多夸张,就好像蹲坑的是她似的。

    “还别说,昨晚拉过之后小五那叫一个酣睡如雷啊,再也不骂人了。”这应该是小五的叔啊或舅的。

    “陈大夫,你开的那张方子真是太神奇了,陈大夫你太神了!”

    “是啊是啊陈大夫,你到底怎么办到的?”

    这些人大多都是小五的亲戚朋友,小五就是那个开了刀的高中生。他们本来是应小五爹妈的要求过来医院闹事撑场面,可是昨天陈锋一来之后开了一付中医的方子,给小五吃下去之后,小五夜间狂躁不能安眠的症状竟然直接好了!这如何让他们不心喜!

    “我以前也看过中医,但都没这么厉害,陈大夫,我还从没心服过哪个医生,不过昨天的事情过后,您是一个-----您看看我这多年的老风湿有的治不?”

    “得了得了,你风湿有啥好瞅的,起开起开-----陈大夫,我媳妇儿常年痛经,您看看能不能给抓付药调理调理?”

    “----”

    陈锋位于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唾沫星子中央,满脸的苦笑,都快应付不过来了。尤其是这些人都在夸他‘中医真厉害’以及那张其实是唐钦开的方子,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尽管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他是真的有心想说明上几句----可那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么。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大不了往后也研究一下中医看看----经此一事,他对华夏传承至今的中医那是心悦诚服,开始真正觉得中医和西医一样,两者是同等的存在!

    这样一想,他又觉得唐钦这个高三学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都说老中医老中医,中医向来越老越吃香,但是唐钦才这样的年纪啊-----陈锋想起昨日在自己家中唐钦那自信的目光,分明觉得当时他就已经胸有成竹,似乎早就料到今天的结果。

    匪夷所思!

    这唐钦,太不简单了!

    “诸位停一停。”陈锋示意让众人安静下来后,才继续开口道:“首先呢,我很高兴能帮到小五,见他恢复过来我很开心,真的。”

    “同时呢,手术刀口拉大这件事情却是是我们医院的责任,我代表我自己,以及我的学生向你们道个歉。”陈锋顿了顿后,又道:“你们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医院方面也愿意对你们作出一些赔偿。”

    那大妈立马就不乐意了。“陈大夫,您这什么话,我们这些人在医院闹了一两天了,这事儿都是你学生的错,跟您有啥关系。您大老远昨晚跑来一趟给开了药,治好了病,回头还得向我们道歉,这算什么事儿嘛。况且小五都原谅您的学生了。我们不要医院的赔偿。”

    “是啊是啊,不要赔偿。赶晚上小五都该出院了。”

    “这…那好吧,谢谢你们了。”陈锋笑着说道。

    能这样解决,自然是最好。

    自从小五好了之后脾气也温顺了许多,再也不骂人了,也变得没多少怨言。他就对自己的爹妈说让他们别再胡闹了,手术出一点小错他也完全可以理解。

    经过陈锋手底下那实习生的真挚道歉,小五今天就准备出院。

    …

    陈锋所在的办公室动静顿时搞得医院里其他科的几个主任也跑过来看热闹,于是他们就看到陈锋被人围在中间,一句又一句的夸着。

    好不容易将这些人打发走,陈锋长出一口气来。

    “哟喂,老陈,你可以啊,听说是用了一张中医的方子才把这桩麻烦事儿给解决了?”

    “老陈,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懂中医呀?”一个比陈锋还年长一些的主任疑惑地问他道。

    陈锋咕咚咕咚连着灌了几口茶后,才道:“快别提了,那方子根本不是我开的。你们知道的----我可不懂中医。”

    “哦?那是谁帮你开的?”

    “我女儿同学。”

    “别逗了,你女儿今年才高三吧?”

    “对----那方子就是一高三生开的。”陈锋苦笑着说道。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这么心里不平衡了。总感觉自己当了二十多年的医生白当了----都还比不过一高中生。

    几个主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旋即抱着茶杯‘切’了一声走了。“老陈也真是的,不愿说就不说作罢,这扯得也真够离谱的。”

    陈锋一脸苦笑。

    就知道这些家伙是不会信的,他也完全能够理解----要换作他在没碰上这事之前,也绝对跟他们一样,嗤之以鼻。

    ---------------------------

    ---------------------------

    今天礼拜一,浑浑噩噩上了一天的课,一群熊孩子们还都没从周一综合征里恢复过来。

    下午最后一堂自习课,各科的老师分别过来布置了作业。

    语文老师:一篇作文,800字。

    数学老师:今天的作业相对简单一些,你们就拿出两个小时做两套卷子好了。

    英语老师:一套卷子外加unit1--4的所有单词,万丈高楼也要从地基打起,当我求求你们了,就拿出一个小时来背背单词成不?

    班主任: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每天回去这么多时间都在干些什么,晚上就不能早点睡嘛?

    然后学生们一个个就bi了狗的表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已经无力去吐槽了。

    讲求逻辑性的一贯都是老师,可把要求弄得如此矛盾的永远也是老师。

    又要学生完成做不完的作业,又要他们保证充分的睡眠,第二天精神饱满地来上课。你当他们是无所不能的奥特曼啊-----就算是奥特曼胸口的红灯也会“bibubibu”响的好不好!

    这就是苦逼的高三,这时候无论是哪个德高望重的长辈跟他们讲‘等到往后你们回忆起高三这段时光都会很怀念的’,他们都会嗤之以鼻。

    教室里安安静静,偶尔有翻书声响起。

    唐钦当然是在睡觉,这些天来他逐渐多了个睡神的外号。

    在这个即将放学的关头,身旁的小胖却是不安分地站起身来,先左顾右盼了半天,这才放下心来大喊了一声:“狗日的,班主任终于走了,大家伙走起,打球去喽!”

    众人一脸惊呆地望向他。

    小雄压低声音道:“小胖,你死了!”

    唐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脸迷茫。

    只见班主任黄洁脸色巨阴沉,缓缓从讲台后站起身来。

    原来刚才她并不是走了,而是蹲下在系鞋带,正好被讲台给挡住了。

    “卧槽…”

    小胖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满脸死灰色。

    铃声刚好响起,黄洁压抑着怒气:“汪小胖,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其他人----可以放学了。”

    “----”

    哄堂的笑声是众人对小胖表达的由衷敬意,也是深沉的同情。

    以小胖最近一次月考的成绩,再加上刚才的导.火.索,黄洁这次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他。

    …

    放课后,唐钦独自踏上回家的道路。

    这陈雅诗也真是的,以两人现在的关系——都上她家吃过饭了,怎么放学明明看到唐钦是一个人,还不过来一块儿走呢?不知道一个人过马路、一个人坐捷运、一个人看风景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吗。

    唐钦轻叹了一口气。

    算了,毕竟人家是女生,更何况还有小琪的存在,她总不能抛弃小琪然后跟唐钦一块儿回家吧,那不就是重色轻友的表现么,要是她真的那么做了,唐钦反倒-----反倒个p,真要那样唐钦还不乐死。

    他在心里赞美着自己,你真是个体贴而又善解人意的boy。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