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生气了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从向阳高中的校门口到公交车站有一段机动车缓冲带,缓冲带的两侧则是露天停车区,这里停着的大部分都是校内老师或领导的私人轿车。

    唐钦放学回家的时候每天都能经过这里,于是他每天都不得不感慨老师们生活质量的优越。

    在华夏,所谓的小康大概就是有房有车有积蓄,吃喝玩乐有富余-----一部分老师显然是属于这个群体的。

    就在他快走出缓冲带区域的时候,一辆宝马车却突然开了出来,挡在了他的身前。车门打开之后,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率先从车上走了下来。

    之所以说他是青年,那是因为他没有任何学生的样子,反倒像是个社会上的人,一头长发颇具艺术家的气质。

    这人唐钦认识,可不就是被人叫做“庄少”的庄一鸣么。

    “老大,你说的就是这个人?”

    几个其貌不扬但身材高壮的家伙也从车里走了出来,刚踏出车门就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唐钦。

    这几个人面生的很,很显然不是向阳高中的人。

    唐钦无语,这辆宝马是紧凑型的,顶多能装四个成年男人的样子,可车里却愣是冒出来好几头大汉-----难道刚才后备箱里也塞了俩?

    “就是他。”庄一鸣点了点头,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上后吧唧猛吸了一口,他正在观察唐钦的表情,可惜的是,这家伙居然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

    装,继续装!

    庄一鸣自然而然地把唐钦的迷茫认为是他心中害怕所以在装傻。

    他之前派人调查过唐钦的底子。

    以他家里的背景,通过某些特殊的渠道,他早就将唐钦的底细查到一清二楚——唐钦的父母是工薪阶层,家里没什么背景。他母亲在一家服装厂上班做缝纫,父亲在某个电器公司上班做车床冲撞,两人一起供唐钦念书,住在一个60平米的小房子里,生活拮据。

    就这样一个再贫贱不过的东西,也敢跟他庄少抢女人?

    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凭什么?

    人总得会比较吧?陈雅诗家庭条件庄一鸣心里是有数的,但他没想到唐钦竟然丝毫不自卑地对陈雅诗展开追逐-----他难道就不想想他和自己的差距?

    像唐钦这样的,庄一鸣自认见一个能捏一个。

    他实在搞不懂上次老.胡是在那里瞎杰宝怕什么。经过上一次的事,他已经把老.胡从自己的船上‘裁’了下去。自己的手下只能是猛士,而不能是个怂蛋!

    “庄少,你真是-----就这货色,一个学生而已,你自己搞定不就得了,怎么把我们都给拉过来了?”陈金友是向阳高中附近一家跆拳道会所的成员,今年大三,和庄一鸣玩的也比较好。

    今天跟着庄一鸣的宝马车来的一共有五个人,陈金友就是其中之一,其余人岁数都差不多,基本上都是那家跆拳道馆里面的人。

    庄一鸣白了他一眼,也不理他,径直朝着唐钦走了过去。

    他今天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恐吓唐钦一下,让他知难而退。对付一个高三生他还有些不屑,在他看来,只要是识相一点的,自然会作出明智的选择-----不要和自己作对。

    “唐钦,还认得我么?”这是他走到唐钦面前之后的第一句话。

    傲气凌人,根本不把唐钦放在眼中。

    其余五人纷纷压了过来,六个对峙一个,气势上完全占据着优势。他们今天来,主要就是撑场面来的,也并非就是纯粹当打手,虽然他们也曾那么干过好多次。

    “不认识。”

    而唐钦的回复就只有淡淡的三个字。

    唐钦心头有种怪异的感觉,从前他总是听说一个梗——‘今天放学后别走!’,现在他竟然也碰上了,毫无疑问,他今天是被人给堵了。

    庄一鸣笑。

    “贵人多忘事,那我重新介绍一下,我叫庄一鸣。”

    他在说贵人两字的时候咬得很重,嘲讽的意味明显。

    “也没别的事,就是想告诉你,陈雅诗不是你能动得起心思的女人。从今往后,你最好离她远点。”庄一鸣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行。”

    唐钦认真地摇了摇头。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没有谁有权利剥夺一个男人追求异性的权利。

    唐钦直接拒绝了庄一鸣的要求。

    这个要求太过分了!

    不,简直是不可理喻。

    “找死?”

    陈金友还从没见到过六个压一个,还没威吓成功的例子。唐钦是第一个。没等庄一鸣开口,他就忍不住怒道。

    “你又是谁。”唐钦扭头望向他。

    “我是你爹。”

    他的话音落下,其余几人顿时哈哈大笑。连庄一鸣也是摸了摸鼻子,表情玩味。他今天根本不怕唐钦会一怒之下动手,因为在他身边的都是练过跆拳道的人。

    之前的老.胡顶多也就能打这里的两个而已,然而现在,算上他自己,这里足有六个跆拳道高手。其中跆拳道造诣最深的陈金友更是达到了红带的地步,之前还跟庄一鸣吹嘘着自己的跆拳道实力有多么多么牛逼哄哄,见谁都不怕,高中生之内绝对横扫。

    这样的阵容,区区一个唐钦,他能如何?

    难道还能和一个红带高手较量?

    见唐钦逐渐沉静下来的面庞,庄一鸣不由流露出笑容:“怎么了?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

    唐钦撇了撇嘴,喃喃道:“生气了。”

    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就该知道这时候的唐钦才是最最可怕的-----只可惜在这偌大的湘阳,怕是没多少人还认识如今这个唐钦。一切都是重新开始。

    “噗”

    这几人听到唐钦的话后顿时捧腹大笑。

    唐钦可不管几人的反应,一双眼睛紧盯着陈金友,撩腿直接横扫了出去。

    不动如山,动如雷霆!

    没人想得到唐钦会突然动手!

    这陈金友果然不愧为红带的高手,虽说也在捧腹大笑,但眼睛可没少注意唐钦的动向,在唐钦抬腿的同时他就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唐钦双目一凝,骤然将横扫出去的右腿收了回来,沉肩前倾。

    陈金友一楞。

    他没料到这个唐钦也是个练家子。

    唐钦的肩膀猛然撞上陈金友的上半身,陈金友已经抬手招架。

    可唐钦突然又变了动作,他的肩膀势头不变,近身过去的同时双手却已经架住了陈金友招架的双臂,双手一震下令得陈金友胸前空门大开。

    陈金友胸口被唐钦的肩膀猛.撞了一下,闷哼一声,倒退了好几步。

    这还没完,陈金友倒退的同时双手被唐钦抓住。

    凄厉的声音骤然从陈金友的口里传出。

    两条手臂无力地垂了下来。

    庄一鸣离得最近,他看得很清楚,陈金友短袖下的肩部直接塌陷了下去,两只手臂的根部有一个深深的凹陷----直接被卸了下来!

    “啪”

    清脆的巴掌声。

    陈金友的左半边脸颊多了一个深红色的手印。

    “年纪轻轻的,以后说话要注意素质。”

    淡淡的声音从唐钦嘴里传来,是说给陈金友听的。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在场的人全部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哑然地望着这样可怕的一幕。

    庄一鸣张了张嘴,看到唐钦不善的神色后又屏了下来没有开口,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他突然又想起了那天在红房子那里发生的事——原来刘建伟等人的手就是被这样给卸下来的……

    说好的跆拳道红带高手的威风厉害呢?

    说好的横扫所有高中生呢?

    说好的牛逼哄哄呢?

    一个跆拳道红带的高手,就这样被唐钦轻而易举地揍懵逼了?

    庄一鸣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十二万分的刺激,整个人都不好了…

    由于刚才的变化实在太过突然,直到现在,陈金友的那几个同伴都还有点愣神地站在原地,也没见有任何反应。

    短促的汽车鸣笛声响起。

    一辆宝蓝色的英菲尼迪g37突然出现在场内,驱散了一些人群。

    “是林女神来了。”

    有眼尖的人发现了车主的身份。

    从驾驶座上探出脑袋来的,正是唐钦的语文老师林纸鸢。她本要驱车回家,却刚好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她不是什么多管闲事的人,问题学生多得是,她可没有那闲情和义务管理。不过当她发现被堵的是唐钦后,仍旧将车拐了过来。

    唐钦怎么说都是她班上的学生。

    “唐钦,刚好顺路,需要搭你一程么?”

    美女老师相邀,唐钦当然不想错过,他知道林纸鸢是在帮他。

    “等下。”

    唐钦突然发难,一把拽住了不远处的庄一鸣。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反手就是一巴掌。

    庄一鸣可没练过什么跆拳道,本来就有些愣神之下,哪里能躲得掉唐钦的这一记大耳瓜子!

    清脆的响声过后,庄一鸣的脸上也跟陈金友一样多了个掌印,连位置都一模一样。

    “大多数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长这么大只做了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谁也没有剥夺别人追求自己心上人的权利,往后做蠢事之前先用你的脑袋想一想吧。”

    说完后,唐钦这才悠悠打开车门,钻进了林纸鸢的车里。

    两人扬长而去。

    留下一张张惊呆了的脸庞。

    今天他们见到的事儿,实在是太刺激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